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灭
    “噗!”

     “噗!”

     两名黑衣人都没有想到,自己虽然达到了战师的实力,但眼前这个双眼泛红的六阶战职者竟然在此时扭转乾坤,让他们重伤不说,刚才秦毅放出的地裂波动剑,在这一个完全在地面撕扯出一条巨大的裂缝,整个地面都随着那股庞大的剑气而颤动,连一旁围观的莉娜和杰拉德以及铁血佣兵工会的其他战职者,皆备地裂波动剑这股强大的冲击波震得跌倒在地。

     “轰!”

     地裂波动剑直接吞噬了两名黑衣人的身体,将他们的身体狠狠的冲击到到十米的距离之外。

     “轰!”

     又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丛林周围被地裂波动剑炸开了一片大坑,土石飞溅,杰拉德和莉娜以及其他人纷纷捂住了自己的面容,一股热量扑面而来,烧毁了这片地域周围的大片植被。

     “轰!”

     第三声轰隆声想起,两名黑衣人的身体再度被剑气冲击出十米远的距离,在空中爆碎开来,无数的源力纷纷被鬼手吸收,他们身上散落的残破装备皆被秦毅精神空间中的亚米完全拾取回来,连天空都好似被他们二人的鲜血所染红,白色脑浆混合着猩红的鲜血如雨点一般自天空洒落而下,所有人皆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震倒了身体,还有残存的几名黑衣人见老大都死在了秦毅的手中,当即丢掉了手中的武器想要逃走,但是杰拉德和莉娜怎么会放任离去,二人迅速一个闪身追了上去,紫丸在他们的脖颈处闪过一片紫光,两名黑衣人瞬间魂归地府,而杰拉德也从他们身上搜出了破天佣兵工会的徽章。

     刚才施放地裂波动剑,秦毅似乎已经将身体内的所有战气和鬼神之力都放了出去,大战过后,虽然他的情绪有所缓和,眼眶中的血光消失不见之后,连身体似乎也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一阵眩晕自大脑袭来,秦毅隐约的听见一道阴霾的声音在自己身前响起:“真是弱小的承载体啊,才只是这样牛刀小试一番,就险些……!”

     “扑通!”秦毅还未来得及听清这一句话语,身体上挥发的鬼神之力彻底消失,鬼手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右臂、大腿和后背,也瞬间传来一阵濒死的疼痛,感觉大脑一晕,手中的秋叶刀哐当一声掉落在地,连同秦毅的身体也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杰拉德和莉娜回购头来,见浑身染血的秦毅昏倒在原地瞬间无比焦急,杰拉德捏碎了破天的那枚徽章,扶起虚弱的秦毅,将精神空间中的所有治疗药剂全部为他服下。

     “他怎么样了?”莉娜也取出了自己身上所携带的治疗药剂,其他的战职者见秦毅伤成这样,也纷纷将自己千辛万苦攒下了的药剂取了出来。

     杰拉德眉头紧锁,秦毅伤成这样,竟然还有呼吸,这倒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在暗叹这个战职者生命强大之后,他再度为秦毅服下了几瓶治疗药剂,并且对丽娜和其他的战职者道:“他失血过多,将这些死去的兄弟们买了,将马车赶到赶到隐蔽的地方去,秦毅伤成这个样子,已经无法赶路了。”

     刚才秦毅以全力激发出了身体中所有的力量,导致战气完全透支产生了极度虚弱,加上他身受重伤,失血过多,若不是刚才杰拉德及时将治疗药剂给秦毅服下,恐怕他真的就永远也不会醒来了,而在杰拉德的眼中,刚才秦毅的状态的所施放出了地裂波动剑,似乎透着无尽的诡异,地裂波动剑威力之强大,隐隐透着一股山崩地裂的气势,就算是杰拉德耗尽自己身体内所有的战气,似乎也不可能造成那样强大的伤害,足以秒杀两个二十阶的战师级人物,但是秦毅却做到了,。

     想起秦毅身上刚才散发出的黑色气息,杰拉德也充分肯定,一定是自己交给他的心法产生了问题,秦毅修炼不得当导致战气逆转,走i火入魔,险些丧命。

     而莉娜对于刚才的情况也无比清楚,在秦毅斩逼迫他的那三个黑衣人之时,似乎完全没有花费任何力气,他的样子看起来的确和走火入魔很相似,但是作为女人,莉娜却始终感觉到秦毅身上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见杰拉德说秦毅是战气逆转导致了走火入魔,她也只好不再追问,而是带领着铁血工会剩余的九人赶着五辆没有受到损失的救济粮在丛林之中找了一个隐蔽之地,搭建起了帐篷。秦毅的眼前不是一片漆黑,而是一片猩红的血红色,白日那些无比残酷的杀戮画面一幕一幕的涌上他的心头,他如看电影一般将白日杀戮的场景看得清清楚楚,在这一刻,他也在那片血红色的画面中看到了自己,当时的自己浑身染血,一头白色的短发也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他在血雨之下狂舞,将一个又一个黑衣人残忍的分尸,那些溅起的鲜血和脑浆瞬间传来一股作呕的感觉。

     但是,他也看到此时的自己竟然控制不住左臂中的鬼神之力,而鬼神之力在这一刻似乎也变得无比狂暴,威力比先前增大了千倍万倍,秦毅浑身都挥发着一种异常阴霾的黑色气息,整个人看起来阴森无比,然后,他挥出了一个强威力的地裂波动剑,铺天盖地的土黄色剑气夹杂着黑白两种颜色的强大气息,将那两名二十阶的战职者完全掀飞,爆成漫天的血雨。

     在昏迷之中,秦毅的瞳孔已经从血红的颜色恢复成了深邃的漆黑,他似乎听到耳边依稀传来稀疏的声音,那似乎是莉娜和杰拉德的声音,莉娜道:“他怎么还是在流冷汗,杰拉德,秦毅不会有事吧。”

     杰拉德望着面色苍白的秦毅,此时他的额头正不断渗出冷汗,连身体也传出一种滚烫的感觉,杰拉德转过自己的视线,将双目锁定在了秦毅的左臂之上,那漆黑的袖套之外,依旧在缓缓散发着黑色的气息,虽然没有先前那般凝重,但似乎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杰拉德只以为是昨天自己将战气心法送给秦毅之后,他修炼不得当而导致的走火入魔,但眼前这样诡异的状况虽然与走火入魔有几分相似,但杰拉德也无法完全肯定,如果秦毅还能够醒来,他的身体就应该没有大碍,毕竟他身上的伤口经过一晚上的治疗,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这是战气操纵不得当导致的战气逆行现象,之所以他现在会昏迷不醒,完全是因为秦毅身上受了太重的伤,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莉娜,你在这里呆了一夜也累了,先去歇息片刻吧,天亮之后我们还要赶路。”杰拉德在一旁坐下,示意莉娜去休息,莉娜听杰拉德这么说,她也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太过疲惫,她是怎么也不会离开这里的,但考虑到明日还要护送救济粮前往南城,莉娜也只能去休息了。

     铁血佣兵工会的二十名战职者经过昨天的那一战,现在除了莉娜、杰拉德和秦毅之外,只剩下八名战职者,而且这八名战职者中海油一半都都受了一些伤,好在离南城的距离已经不远,杰拉德也没事,丛林中的一些魔兽应该还对救济粮构不成威胁,在秦毅昏迷之中,杰拉德也在一遍一遍的回忆着白日他施放出的那个地裂波动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