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袭杀(二)
    卡赞加持的力量虽然不多,但是起码有能够让自己变的更为强力一些,刀魂之卡赞这个技能与游戏中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秦毅在这是却发现,他身体中流动着的那道白色气息虽然不多,但是却无比浑厚,而当他再度施放鬼神系的技能时,那些纯白的战气好像听从了指挥一般迅速在他体内散开,似乎为鬼神之力让开了一条道路,黑色的鬼神之气也通过左臂的鬼手朝着身体的各处涌去。

     这方土地之中突然传出一声阴冷而恐怖的咆哮,一阵阴风划过,在秦毅的前方,一道黑色的鬼神之气逐渐实质化,一个狰狞、呲牙咧嘴的虚影缓缓浮现在空中,虚影呈现着半透明的状态,生着尖锐的獠牙和爪子。

     眼前这样的状况正是领域鬼神卡赞被施放出来的结果,这个技能与游戏中并没有什么区别,以卡赞的虚影为圆心向四周缓缓放射出一个黄色的领域,一方奇异的圆形法阵在地面闪闪发光,领域之中鬼气森然,直径达到了五米,刚好将秦毅的身体也笼罩在内。

     【鬼神系——领域鬼神刀魂之卡赞】处于刀魂之卡赞的领域内,力量天赋增加30,灵魂天赋增加20。

     瞬间得到了30点力量和20点智力的加成,虽然不是很多,秦毅却觉得自己的身体也充满了力量,那已经陷入狂暴中沃伦见前方突然出现一个虚幻的东西着实一惊,但是他似乎并不知道这是秦毅所施放的技能,他一如既往的抬起巨剑,直接冲入了卡赞的领域,一个夹杂着狂暴气息的裂石击瞬间朝秦毅所在位置的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

     不得不说,这人发疯之后的确要比先前来得强力许多,就连秦毅想借助格挡的空挡施放出一个上挑来找机会,似乎也完全不可能了。

     格挡虽然成功的抵挡了破山击40%的伤害,但是余下的60%伤害,也让秦毅叫苦不迭,除了手臂酸痛之外还得消耗生命值之外,连秋叶刀的耐久度也开始直线下降,如果再让这厮继续发疯,恐怕自己真的会葬送在这里。

     “哼?想故技重施么?我可没有那么蠢!”沃伦见秦毅没能抓住攻击自己的机会,不由得轻蔑笑出声。

     秦毅也不言语,只是摆出一个战斗的姿势,他的心中也在盘算着,不能跟沃伦继续这样耗下去,最好能在卡赞持续的时间内将之搞定。虽然在前世从他从来没有杀过任何活物,但是在异界呆了这么多天,秦毅也深深了解到,这个世界完全不向当初那般,在这里,如果要努力活下去,唯一的方式就是让自己的实力变得强大,或许要杀人,还不止一个,在今天,秦毅已经杀掉了破天的四个人,而沃伦,很可能会成为第五个。

     在一个后跳技能躲过秦毅的一次上挑之后,沃伦又挥舞着手中的巨剑狂暴的朝他冲了过去。秦毅站在原地,将眼前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他站在卡赞领域的边缘处,努力享受着力量和智力的加成,随后,他的双手握紧了秋叶刀的刀柄,在那人发疯似的咆哮声中,爆喝道:“鬼斩——!”

     鬼神之气彻底冲散体内的战气,在秦毅的身体各处急速流转,他可以断定,这个鬼斩技能的威力比先前自己对付地狱猎犬都要强大几分,狂暴沃伦在距离秦毅还有一米的距离内,伸出自己的巨剑直刺秦毅的软肋,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秦毅在他眼中施展了无数次的技能,自己竟然没能躲过。

     自他秋叶刀上竟然瞬间迸发出一道漆黑的实质化鬼神之力,巨剑的剑锋还未触及到秦毅分毫,他的身体却已经被鬼斩的气息完全吞噬。

     “轰——”

     由于出剑的片刻僵直导致沃伦失去了躲避攻击的最佳时机,而他没有躲过这次攻击的代价便是鬼斩带出的黑色鬼神之力完全命中在他的身上,他身上的肌肉也完全被一种阴霾的漆黑颜色所包裹,一身爆炸似的声响在整个森林中响起,沃伦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已经被鬼斩的鬼神之力给击飞了出去。

     在鬼斩施放出的刹那,秦毅只感觉一股热流扑面而来,定睛一看,竟然是沃伦再度喷出的一口鲜血,完全溅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之上,若不是他早先在南部溪谷之中虐杀魔兽之时早已习惯了这种血腥的味道,恐怕秦毅会马上作呕,甚至呕吐。

     事实证明,现实在残酷的,一个鬼斩技能让对方倒飞出去之后,秦毅并不敢懈怠,如果不能良好地压制到他的攻击,他很可能会步入被追杀的覆辙之中,思及此,他来不及多做考虑,身体在原地化作一道残影,急速的朝那倒飞出去的沃伦冲了过去,鬼剑士的体制加上4%的移动速度让他健步如飞,几米远的距离眨眼即至。

     “破天佣兵工会欺人太甚,如果我今天不杀你,明天你便要杀我!”秦毅的嘴角扯过一抹冷笑,只依靠鬼斩似乎完全不可能让沃伦重伤,但是秦毅的心中却无比清楚,在沃伦利用霸体强行冲撞自己施放出的技能时,他的生命值和体力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现在又吃了一个鬼斩,可谓雪上加霜,新伤旧伤一并发作,秦毅自己的状态虽然也不太可观,但好歹在沃伦倒下之前,他还是站着的。

     谁先倒下,谁就得死。

     秦毅努力的支撑着即将虚弱的身体,冷眼望着已经重伤的沃伦,现在,他只需要用身体残余的体力对沃伦补刀,便可以结束这一场以性命相搏的残酷决斗。

     “上挑——!”

     在沃伦即将落地的刹那,秦毅瞬间施放出一个强威力的上挑,但因为秦毅的力量不够,沃伦并没有像游戏中那般浮空,但饶是如此,秋叶刀的刀刃还是划破了他的背部,切碎了他身上的重甲,一道恐怖的伤口瞬间形成,秋叶刀附加的火属性的攻击更是在沃伦的背部爆开一片刺眼的火花,鲜血喷涌而去,血腥味再度扑面而来,鲜血如小型瀑布一般完全浇在秦毅身上,将他再度染成一个血人。

     一个上挑技能再度让沃伦受到沉痛的伤害之后,秦毅连续的后跳几步,以身体残存的体力施放出了地裂波动剑。

     一道黄色的战气自刀刃上喷涌而出,秦毅瞬间感觉自己身体所有的体力都因地裂波动剑而被抽空,再看自己的状态,生命值还剩下残存的50点,而战气值,却只剩下可怜的30点。

     那黄色的波动剑径直的命中了垂危的沃伦,一道无比强大的冲击力掀起地面的扬尘,只听见沃伦一声惨叫,重重的摔在地面,无数的光粒在空中飞舞,而后窜入秦毅的鬼手之中。

     【获得源力值1500点】

     秦毅立在原地,终于感觉有些体力不支,连视线也开始变得不清晰,这一次他虽然没有倒下,但也被沃伦压迫得元气大伤,望着满身是血的沃伦,秦毅心中生不出半点的罪恶感,或许,在异界中就是这样的残酷,他不招惹任何人,别人去想取他性命,刚才他已经将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了极限,以五阶全力击杀了六阶的沃伦。

     大战过后,秦毅的身体传来一阵疲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上沾染的鲜血更是散发出一阵腥臭,他很累,在这样腥臭的味道之下,他甚至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加之刚刚经历那样残酷的战斗,秦毅的胃部就一阵翻腾。

     若是换做前世,别说是杀人,就算是一只鸡秦毅也不敢杀,现在自己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杀了破天佣兵工会的五个人。不过转念一想,这些人如果不贪自己的装备的话,秦毅也不可能会杀掉他们,沃伦和那名为保罗的弓箭手也不至于会丧命于此。

     况且,现在的铁血佣兵公会与破天佣兵公会势不两立,秦毅这么做,非但没有错,还为铁血佣兵会长了威风,他一想到埃文那张丑恶的脸和破天的风气,心底的那种罪恶感也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