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5章 鹿死谁手
    原本惨淡的局势在一瞬间便因为德里克的“血气燃烧”而扭转,刚才还处于上风想要与秦毅同归于尽的德里克在现在已然绝望,他完全没有想到,秦毅竟然会将自己以生命为代价凝成的血气全部吸收,然后化作他的体力。

     德里克身上的鲜血在刚才激发血气燃烧的那一刻便已经流干,秦毅手中的秋叶刀没有半分迟疑的朝他刺去,只听到“扑哧”一声响起,秋叶刀没有任何偏差正中心脏部位,德里克没有发出惨叫,确切的说,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可以惨叫了。

     无比普通的一刀刺入德里克的心脏之后,虚弱的秦毅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些稍稍的吃力,趁着自己现在还残留有一丝体力,秦毅连忙拔出的秋叶刀,再度刺向了德里克的心脏。

     秦毅第二刀直接从德里克的前胸刺入,刀刃自德里克的后背穿出,因为火属性的加持,德里克胸前的伤口顿时一片焦黑。秋叶刀那火红的刀刃之上似乎也沾染了斑斑血迹。

     德里克虽满脸都写着不甘,但现在大势已去,心脏连续被秦毅重创,体内早已没有了战气的存在,但饶是如此,德里克却也没有当即暴毙。

     秦毅再度拔出秋叶刀之后,他顺着意识中那道杀戮的意识微微扬起了自己的嘴角,血红的双目扫视在德里克千疮百孔的身体之上:“还……有什么遗言?”

     这个畜生杀死了艾德文和马尔斯,又利用血气燃烧险些与自己同归于尽。秦毅在山穷水尽之下扭转乾坤,自然不会再让德里克有任何反扑的机会。我不杀人,人必杀我,在第一次遇到破天工会想要抢夺装备的佣兵战职者时,秦毅就已经深深的明白。

     在秦毅眼中,破天佣兵工会的战职者与地痞流氓、杂碎盗匪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他们全部死不足惜,唯有杀戮,才能发泄自己体内的那股愤怒,唯有破天的血,才能缓解他心中的痛苦。

     不过,现在德里克就算想要反扑,他也没有任何力气了,除了秦毅这个穿越者之外,阿拉德大陆的每个战职者几乎都知道德里克刚才使用的“血气燃烧”意味着什么。那些血剑自然拥有着无比强大的破坏力,但要催动出血气燃烧,就必须耗尽施放者体内的所有鲜血和生命机能。

     一般来说,一个战职者如果已经下定决心要跟敌人同归于尽,那么他就会以自己生命为代价将自身的鲜血和战气完全燃烧从而发动最后一击,但是德里克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血气燃烧”不仅没有对秦毅造成伤害,反而还为他送上了一把足以杀死自己的尖刀。

     “杀了……我……破天必定……必定让你死无全尸!”最后一句话已然耗尽了德里克所有的力气。然而,秦毅生平最受不了的便是有人威胁他,德里克这样说无疑是在他熊熊怒火中再添了一把干柴。德里克话音刚落,秦毅却猛然大笑,笑声虽然低沉,却在整个南部溪谷中回荡,久久不能散开。

     “让我死无全尸?那我就先把你碎尸万段!”无尽的杀气自秦毅身上蔓延开来,秋叶刀自半空中划过一道赤眼的弧线,细小而锋利的刀锋直接斩向德里克的颈项。

     伴随着秦毅手起刀落、无比犀利的一刀,德里克如先前的埃文那般瞬间身首异处,他的头颅直接与身体分离,如一颗西瓜一样从原地滚落出去六七米远的距离。

     德里克的无头尸体之上瞬间窜出大小不一的绿色源力值,秦毅沐浴在源力值之中,逝去的体力并没有因为源力值的加成而恢复半分,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不多,自己又斩杀了破天佣兵工会的少爷德里克,如果不尽快离开这个地方,秦毅恐怕无法见到明天的太阳。

     秦毅以秋叶刀支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强忍住大脑传来的一阵眩晕,无比疲惫的朝巴尔托斯城走去。丛林之中的那两个黑袍人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直到秦毅的身影缓缓消失在他们两人的视线中,其中一名黑衣人才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叹道:“好雄浑的暗属性战气,竟然能够做到战气出体,他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普通的战职者!”

     一旁的黑袍人似乎见到了令他极为感兴趣的事情,他紧了紧身上的黑袍微笑道:“破天佣兵工会想必不会就此罢休,加上哈里森家族在他们背后做靠山,如果我们不出面的话,恐怕他难逃一死。”

     “那……!”旁边的黑袍人迟疑道。

     “末日之都的那两个家伙和哈里森家族似有来往,如果再不借此拉拢人才巩固势力,恐怕难保斯塔洛帝国不受迫害。”

     “得罪了破天,就等于得罪了哈里森家族,这个小子的天赋虽然不错,如果遭到哈林森家族的发难,他必定死无葬身之地,哎……也不知道父皇整天在想什么,都十几年了还对那件事耿耿于怀。”他似乎是在埋怨。

     一旁的黑袍人听到他的声音,不禁再度轻声道:“这也没有办法,上次父皇已经大发雷霆,我大概要在这里停留几天,如果事情顺利,斯塔洛帝国将再度多出一名精英。”

     “这次我可不能帮你隐瞒太久,上次父皇大发雷霆,我可不敢再惹怒他。”

     “放心吧,他已经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黑袍人的话语中透着无匹的自信,他径直的朝丛林的另一条路向巴尔托斯城内行去。

     ……

     当秦毅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巴尔托斯城时已是黄昏时分,沿途走来,由于大脑传出的强烈眩晕感觉,秦毅并没有闲心去考虑太多的事情,他现在唯一的目标,便是要前往那位战魂级强者所住的宅院交付自己的任务,或许只有成为他的弟子,秦毅今后才有一线生机。

     等他摇摇欲坠的赶到战魂所居住的这座宅院时,这里已经没有半个前来参加考核的战职者。或许是知道战魂级的高手脾气古怪,这些战职者心中也都失去了耐心。

     当秦毅走到这座宅院门口时,天色已经一片昏暗,这条街道本就不是巴尔托斯城的正街,所以这里也已经没有多少逗留的人。而除了破天佣兵工会在暗中派出的那些耳目之外,相信现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秦毅已经回城。

     当秦毅步入大门的那一刻,脑海中的最后一道意识终于离他而去,他的灵魂仿佛也随着意识的涣散而被抽离的身体。秦毅的身体“扑通”一声跌倒在门口,在诡异的夜色之下,他仿佛已经失去了任何的生命气息,早已成为了一具尸体。

     宅院之内的人似乎察觉到大门口传来的动静,一道黑影径直自房间中窜出,只在一瞬间便形同鬼魅般来到了秦毅身旁。秦毅在接连的大战之中早已耗尽了自己的战气和体力,在与德里克的拼死一战之中,连左臂中的鬼神之力也彻底离他而去。现在秦毅虽然处于昏迷之中,但整个身体上却浮现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漆黑死气。

     那如鬼魅般来到秦毅身前的人影见到这抹暗淡的漆黑死气,眉头顿时一蹙轻声道:“好像有些出乎老夫的预料啊,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小丫头还真是有眼光!老夫本不想理会这些凡尘俗事,即是如此……老夫便给小丫头一个面子吧!”

     若是秦毅现在还处于清醒状态,他一定会对眼前的情况大吃一惊。因为,那如鬼魅般的身影在言罢之后当即抽出一柄长剑,自他身上瞬间爆出一片朴实无华的光芒将这柄长剑所包裹,这柄看似普通的长剑竟然如拥有灵魂一般,直接以剑锋托着秦毅昏迷的身体随着人影朝另外一边的房间中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