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8章 夕阳见证的义气
    “扑通——”

     “扑通——”

     “扑通——”

     三声跪地之声连续传来,马尔斯、艾德文以及秦毅先后双膝跪地,面向夕阳,三人狭长的背影投在身后的丛林之中。马尔斯拱手抱拳,粗犷的声音似带着一股惊涛拍岸的气势,他的声音在此时也如同宣誓一般面向眼前妖娆的夕阳道:“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我马尔斯——”

     “我艾德文!”

     “我秦毅!”

     “请苍天厚土与我们见证,今日在此结为生死之交,从今以后,我们兄弟三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

     三分纷纷磕头,秦毅抬起头后,马尔斯口中再度喝道:“如有违背誓言,我们必受万箭穿心之苦,魂灵永堕九幽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如有违背誓言,我们必受万箭穿心之苦,魂灵永堕九幽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如有违背誓言,我们必受万箭穿心之苦,魂灵永堕九幽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三人异口同声同时叩头,宣誓般的浑厚声音回荡在南部溪谷的每一寸土地,久久也无法散去。与这雄浑之声相伴的,唯有苍天厚土以及那悬挂在天边的妖娆夕阳,为它们见证着三人之间的兄弟情义。

     ……

     “从今以后,我们便是兄弟了!”马尔斯站起身,向两人伸出被厚重板甲包裹的手,艾德文率先将自己的手与马尔斯握在了一起,秦毅点点头,也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与他们二人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这一刻,秦毅感觉自己浑身的鲜血似乎都要因为“兄弟”二字而沸腾。直到数年后,秦毅再临大陆,每每想起这一幕,心中便会再度涌出无限的激动。

     “我们是兄弟!”三人再度异口同声的喊道。

     他们之中,马尔斯的年龄最大,所以他是当之无愧的大哥,而秦毅的年龄是三人之中最小的,自然做了老三。今日与马尔斯和爱德文结拜,让秦毅不由得想到前世中的刘关张三兄弟桃园结义。

     “想不到,今日我秦毅,也来了个‘南部溪谷结义’!”他在心中胡乱的暗想。结拜之后,马尔斯提议现在马上离开森林,到巴尔托斯城交付任务之后晚上便去喝酒庆祝,大醉一场。他的提议得到了艾德文和秦毅的一致赞同。

     三人本是为了成为战魂级强者的弟子而竞争,现在因为一种叫做“义气”的东西无比奇妙的成为了兄弟,这一点是秦毅没有预料到的。一路走来的说说笑笑也让秦毅了解到,马尔斯和艾德文两人听说巴尔托斯城来了一位战魂级的强者,本是想去凑凑热闹,顺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让战魂指点一二。

     如果秦毅现在不是迫于破天佣兵工会的压力,他现在恐怕会没有丝毫犹豫的弃权,将这个机会让给马尔斯与艾德文两人。但马尔斯和艾德文一听到秦毅现在有说不出的苦衷必须要成为那战魂级强者的弟子时,他们竟然都选择了主动退出,两人这样的做法再次让秦毅一阵感动。

     这两个兄弟,秦毅已经是认定了的,不管今后会发生什么,他对于这两个兄弟,都会把义气放在首位。

     走出南部溪谷的宽阔丛林,秦毅的视野也逐渐变得宽阔,他最担心的事情似乎在今日没有发生,只要顺利的返回到了城镇,破天那帮人估计也不敢对自己轻举妄动了。

     “终于出来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得赶回去交付任务了!”秦毅轻松的长舒了一口气,马尔斯和艾德文也站定身形,神色早已完全放松。

     “既然三弟你如此看重这次机会,那我这个做大哥的也不好意思跟你争了,回到城镇之后你自己去交付任务吧,我和艾德文先去酒馆等你。”马尔斯爽朗的笑道。

     艾德文也不再与秦毅去争这次入选的机会,秦毅心中感动,也不再是像以前那般矫情,这兄弟二人如此重情重义,倒是秦毅在以往没有体会过的。也罢,他们不跟自己争这个机会,那么自己的胜算就更大一分。

     三人有说有笑的跨过了这条溪谷,巴尔托斯城高大的城楼已经隐隐的出现在了几人的视线之中,而秦毅刚才还是为破天没有抓住自己这次机会发起偷袭而感到侥幸的时候,他最为担心的事情,在此时却还是发生了。

     几人刚刚跨过这条溪谷,前方的开阔地上便从两边涌出了二十多名来者不善的战职者,这些人直接拦住了秦毅三人的去路,马尔斯和爱德文因此皆停下自己的脚步。秦毅此时站在他们二人的最前面,离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战职者如此近的距离,他自然不会没看见这些人胸前的徽章。

     “破天佣兵工会”这几个字再度清晰的映入他的视线之中,秦毅现在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破天的这伙杂碎肯定不会放过这一次机会,本以为自己将他们的残影剑偷天换日之后,破天这些人就不会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可秦毅现在又怎么会知道,现在破天和哈里森那帮人根本就还没有打开那个武器盒子,他们也自然不会知道,那把名为残影剑的20级粉色神器巨剑已经被秦毅给掉了包。

     而秦毅盯着眼前这些有些面熟的战职者猛然想到,这些人不就是那天跟德里克那厮前往铁血佣兵工会捣乱的那群人么,他们的等阶虽然都不是太高,但都保持在10阶上下,而且身上全部是清一色的蓝色品质重甲防具,手中全是一模一样的巨剑,全是近战型的巨剑战职者。

     这帮小杂碎既然到了,德里克那个大杂碎自然没有不出面的道理。果不其然,那二十多名战职者向两边井然有序的散开,为中间即将露面的人让开一条道路,自中央走出的那人手提一把十阶的稀有级大剑,身上也都穿戴着几件紫色稀有级的重甲防具,秦毅将视线扫向那人,不是破天的少爷德里克还会有谁。

     “大哥,我们恐怕有麻烦了!”看到德里克在此时出现,秦毅后退两步靠近马尔斯低声道。

     马尔斯和艾德文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看不出眼前这群战职者皆来者不散,而且在破天佣兵工会这二十名战职者在三人前方出现的同时,他们的后方也出现了好几名手持巨剑的战职者,将溪谷给堵住,似乎截断了秦毅三人的退路。

     艾德文也更加靠近两人一分:“他们阻住了溪谷的道路,好像是怕我们回头逃向森林。”

     秦毅冷笑一声,他怎么会不知道德里克这样的做法意味着什么:“这帮杂碎,竟然是有备而来,要是我们回头逃向森林,他们就拿我们没办法了。”

     “那现在怎么办?这些人是冲你而来?”马尔斯有些疑惑的问道。

     秦毅点点头:“我跟他们有一些过节,现在整个破天佣兵工会,估计都想置我于死地!”

     马尔斯闻言,当即取下了背上的十字架护在身前道:“他们人多势众,以我们三个的实力恐怕斗不过这些人,三弟,我和艾德文掩护你先走吧,我们跟破天没有过节,他们兴许不会为难我们。”

     听到马尔斯这样说,一股暖流再次从秦毅心中划过,但他对破天的一贯作风了如指掌,马尔斯和艾德文现在都已经算是和秦毅一伙了,破天既然不会放过秦毅,就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两人。

     “不行,你们当我是兄弟,我也不能让你们落入险境,硬拼是不行的了,我现在和那个人谈谈,看他能不能放我们一马。”

     秦毅当然不会天真的想着德里克在此时能够放自己一马,但此时破天人多势众,而且这些战职者差不多都达到了10阶左右的水平,一旦双方打起来,就算秦毅与他们两个联手估计也不会有半点胜算。

     德里克立在原地,似乎摆起了一个poss,在外人眼中看来,很帅,在秦毅眼中,装b。见秦毅朝自己走近,德里克只恨得牙痒痒,上次在铁血因为那个战魂导致他没能杀掉秦毅,而经过破天多天的观察,秦毅今天总算是出来了,在秦毅与马尔斯兄弟二人进入森林的那一刻,德里克就已经带人在这里射下了埋伏,秦毅这次就算是插上了翅膀,恐怕也飞不进巴尔托斯城。

     “你还想说什么?秦毅,很特别的名字,这个名字我记下了!”德里克走出几步,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示威性的将手中的巨剑深深的陷入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