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你个仙人板板
    “怎么样?小菜鸟,准备乖乖的受死吧!”埃文见秦毅在自己手底下吃了个大亏,他当即拔出陷入秦毅肩膀的巨剑,试图再次对秦毅发起猛攻。

     秦毅再度喷出一口猩红的鲜血之后,竟然没有如埃文心中所预料那般直接栽倒在擂台上。秦毅浑身散发的漆黑气息变得越发浓重,已经不再是像刚才那样若隐若现,血腥的味道在整个地下决斗场中飞速蔓延。

     秦毅强忍住身体传来的剧痛站起身,他缓缓的抬起头,当他的眼神与埃文接触的刹那,埃文不仅直接打消了心中试图再对秦毅发起攻击的念头,而且还情不自禁的退后两步,他的脸上似乎似乎已经写满了不知所措。

     “你……!”对于眼前的这诡异的一幕,埃文除了不敢置信和吃惊以外,再没有其他的表情。

     鬼神之力无法被压制,在分神期间再度遭到埃文的偷袭已经让秦毅怒不可遏,体内两股气息疯狂的涌动更是折磨的他苦不堪言,直欲爆体。秦毅的双眼已经由原来的黝黑化为了血红的颜色,他瞪着眼前的埃文,双眼竟然射出两道暗淡的血光。

     “杂、碎!你、给、我、去、死!”秦毅一字一顿,肩头被埃文造成的伤口在他撤去剑锋的刹那如喷泉一般溅出血水,但是秦毅现在却感觉不到肩膀传来半分的疼痛,他的脑部先是一阵空白,随后完全被一片血红的颜色给填满。口干舌燥的秦毅因为这样的状态显得暴躁不安,现在他只想杀戮,只想将埃文剁碎,似乎只有这样做,才能缓解他心中的不快。

     鲜血的气息让秦毅变得更加狂暴一分,极度痛苦中的他,似乎只有用埃文的鲜血才能止住身体传来的阵阵痛苦。

     见秦毅似乎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埃文有些恐惧的咽了一口口水,他的身体也因秦毅眼中那两道暗淡的血光而再度后退两步。但秦毅似乎并不想给他半分的喘息时间,他当即抬起手中的秋叶刀,还未等埃文有所反应,秦毅已经在原地化作了一道残影。

     快,好快!这样的速度,已经不像是一个8阶的战职者能够发挥出来的,但是秦毅却做到了。这是埃文现在唯一的感觉,而秦毅的速度越快,他心中的底气就越发下降一分。

     “我****个仙人板板……!”秦毅在气急败坏之下,口中竟然吐出了一句所有人都听不懂的怒骂声,他的面目也随之变得越发狰狞,在靠近埃文的刹那之间,手中的秋叶刀迅速朝埃文的胸膛直刺而去,速度之快甚至连10阶的高阶战职者也无法比拟,埃文甚至只在眼前看到了一道火红的残影。

     从气势上秦毅已经压倒了埃文一分,秦毅的这一刀虽然直接,但是秋叶刀的灵活配合上他此时的狂暴状态,速度和攻击力瞬间爆增。虽然埃文此时想要格挡,但在秦毅的速度之下明显有些力不从心,只听到“扑哧”一声,秋叶刀火红的刀刃瞬间没入了埃文的胸膛,秦毅再度暴喝一声,鲜血顺着埃文胸前的伤口喷涌而出,直接溅在秦毅的面部,但秦毅似乎并不想就此罢休,见埃文已经露出十分吃力的神色,他更是加大了手中的力度,直接在刀柄上加持一股大力将埃文的身体推拒出去。

     “噗!”埃文的身体在踉跄退后的刹那当即喷出一口鲜血,望着眼前双目血红的秦毅,他虽心有忌惮,但认输却不是他的一贯作风,在自己重伤的同时,埃文也提起了手中的巨剑,朝秦毅的胸膛刺去。

     秦毅并没有分神去抵挡他的攻势,他现在只想干掉眼前这个人,没有任何理由。在他拔出秋叶刀之后,瞬间又朝浑身是血的埃文砍出一刀,在埃文胸前造成一道伤口的同时,秦毅的胸膛也再度被埃文的剑锋重创。

     两人都已经杀红了眼,秦毅甚至因为血腥的味道变得更加的狂暴,他面目狰狞,如同恶鬼一般,对于埃文的攻势他不闪不避。埃文给他一刀,秦毅便还埃文两刀,双方连续砍出数十刀之后,已是两败俱伤。

     埃文疲惫的躺在颓败的擂台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各处伤口都开始向外涌出鲜血,而秦毅却感觉不到半点的疼痛或者疲累,在埃文倒下的后一刻,秦毅再度闪身来到他的身前。此时,他已经被染成了一个血人,身上有埃文的血,而更多的却是秦毅自己的鲜血。

     在接连的以命相搏中,埃文俨然大势已去,身受重伤的他现在是完全不可能再爬起来对秦毅发起猛烈攻击的。但是秦毅却与他不同,虽然他身上也有数十道伤口,而且状态也陷入了极度糟糕的地步,生命值所剩无几,但是现在,他至少还站着,而埃文,却已经倒下了。

     “桀桀……!”秦毅疯狂的狞笑着,似乎已经完全在杀戮之中迷失了本性。能站到最后的,就是胜者,现在埃文已经倒下,他便是最后的赢家。

     现在的秦毅在众人的眼中,似乎俨然成为了一个强者,他浑身染血,如浴血修罗般傲然立于擂台之上,秋叶刀的刀刃之上还在向下渗着血水,秦毅的双目中放射出两道暗淡的血光,此时已经提着太刀一步一步的朝躺在地的埃文接近,虽然步伐不算太沉稳,还隐隐有些轻飘飘的感觉,但是这已经够了。

     “你……你……你要干什么?”见秦毅接近,埃文的心中已经彻底被死亡的恐惧填满。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刚才还处于上风,只在转眼之间就被秦毅扭转了局势。

     埃文现在就如砧板时尚的鱼肉,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由秦毅宰割,秦毅子在他眼中根本就是一个疯子,他和自己一样都身受重伤,但是这个疯子却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

     见埃文面露惧色,秦毅再度加快的脚底的步伐,埃文见此迅速在地面挣扎着退后,妄图避开秦毅血红的目光,但是秦毅怎么可能会给他闪避的机会,他现在已成强弩之末,若不趁自己还没倒下之前将埃文置于死地,那么最后死的,很可能就会是秦毅自己。

     “干什么,送你下地狱!”秦毅疯狂的怒吼着,直接举起秋叶刀,看准了埃文的心脏部位狠狠的朝目标刺去,鬼神之力和他体内的战气值彻底融合在一起,两股气息让秦毅直欲爆体,他现在唯有在埃文身上发泄这股狂暴的力量,才能让自己的痛苦有所缓解。

     伴随着埃文的惨叫声传来,秦毅这一刀已经狠狠的刺了下去,但因为埃文的极力挣扎,秋叶刀没有直接命中埃文的心脏部位,而是偏离的五寸的距离。但饶是如此,秋叶刀仍旧在他千疮百孔的身体上再度造成一个喷血的伤口,埃文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现在再度中了秦毅这一刀,性命已经危在旦夕,但就算是这样,一贯争强好胜的埃文依旧不想任命。

     他狰狞的面目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比起秦毅受的伤,丝毫不分伯仲,然而,也不知道埃文是哪里生出来的底气,就算是失去了反抗之力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他依旧口中不饶人。

     “我……我警告你,你最好……咳……最好不要乱来,就算你杀了我,以后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埃文开始恐吓他,不过他又怎么会知道,秦毅非但不会害怕他的恐吓,反而会因为他的话而变得更加狂暴。

     这个地下决斗场本就是埃文带他进来的,生死状也是埃文让他签的,现在秦毅略占了上风,埃文就必定会在他手中丢掉性命。

     “****个仙人板板,到现在还敢恐吓我!”秦毅拔出秋叶刀,再度接近埃文一分,双眼射出两道血光,一股压力瞬间如泰山压顶般让埃文有些喘不过气。

     “你别过来……你这个疯子,你今天要是敢动我,我……我保证你今后没有好果子吃!”埃文的语气已经没有先前来得那么趾高气昂,说完这句话后,他在气急之下更是忍不住再度喷出了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