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拼(二)
    面对秦毅那显得有些诡异的“连突刺”,一贯争强好胜的埃文虽然觉得连突刺透着几分不寻常,但对于连突刺如此直接简单的攻击,他并不想直接收刀格挡,而是凭借着巨剑本身加成的高力量而连续挥出数剑,在身前再度架起一道密不透风的剑墙。

     虽然埃文还没有达到战师那样能够战气出体的境界,但这道剑墙的威力却仍旧不可小觑。而埃文自信,以秦毅现在的能力加上他使用的是秋叶刀,现在是完全没有可能冲破这道剑墙攻击到自己的。

     而事实确实如此,秦毅看到这密不透风的剑墙,瞬间想到刚才自己还在埃文的这道剑墙下被逼迫的连连后退,他不得不收回连突刺的第二次攻击,改变自己的进攻方略。

     如果秦毅的实力能达到像杰拉德那个战师的境界,他完全可以凭借着战气出体的强大威力,直接撕碎埃文身前这道充当防御的剑墙,可是现在他还没有那个实力。虽然知道dnf中的游戏技能在异界有着一些奇异之处,但为了保险起见,秦毅却没有利用连突刺却接近这道剑墙,如果贸然进攻,他不知道埃文会不会将计就计,再度以巨剑对自身进行压制。

     不过在埃文看似密不透风的防御下,秦毅也不能坐以待毙,地下决斗场可不是闹着玩的,可能在秦毅的一个不注意之下,连自己的性命都会丢掉。所以,秦毅在放弃连突刺之后并没有闲着,而是迅速再找机会对埃文发起攻击,他到想看看,到底是自己的鬼神之力强大,还是埃文的剑墙更有胜算。

     “喝,鬼斩——!”

     虽然连突刺无效,但面对埃文身前的这道剑墙,秦毅当即撇开了体内的战气而催动左臂之中临近沸腾的鬼神之力,在这一段时间内,秦毅已经深知左臂中鬼神之力的强大威力,相信就算是埃文也无法与之争锋。

     “嗯?”埃文闷哼一声,他只见秦毅的左臂似乎开始向外挥发着一股极度诡异的黑色气息。见此状况埃文一愣,心中却隐隐感觉到了不妙,秦毅先前在他眼中,不过是铁血佣兵工会的一个小菜鸟,但是通过刚才那奇诡的连突刺和现在的状态看来,这个人似乎在任何方面都透着诡异,以至于让埃文现在无法对秦毅轻敌。

     望着秦毅的左臂现在正向外挥发着暗淡的漆黑气息,埃文在吃惊之下也顾不得其他了,若是放任秦毅就这么下去,鬼知道这个人还会搞出一些什么奇怪的招式。想到这里,埃文瞬间开始催动体内的战气,10阶高阶战职者虽然不能达到战气出体的境界,但利用战气却能够加强自身的力量,而埃文体内的战气似乎比秦毅来的更为浑厚,在他催动战气的片刻,手中的巨剑已经带着一道璀璨的白光向着身前的秦毅斩来。

     “哐——!”

     刀兵相接,不仅响起了金属的摩擦之声,更是在眼前激起了无数的绚丽火花。秦毅和埃文的这一击似乎都用尽了身体的全力,白色的战气和漆黑的鬼神之力融合在一起,瞬间在原地爆碎开来,秦毅手中的秋叶刀也与埃文的巨剑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不过,双方皆感觉到爆炸之后,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扑面朝两人袭来,埃文因鬼斩踉跄的退后几步极力稳住身形,秦毅却被埃文的这一击所蕴含的力量直接击退数米。

     望着有些麻木的双手,秦毅心中苦笑,鬼神之力看似强大,却还是无法以8阶的水平匹敌10阶的高阶战职者,埃文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他在力量和经验上面,却都远远超出的秦毅。

     “呼——”双方皆被震退,通过这一击,秦毅也深深明白道,利用鬼神之力要战胜埃文虽然还是显得有些困难,不过两人之间的差距却再度缩短。

     秦毅现在自信,利用鬼神之力和前世的pk经验,要想搞定埃文应该不成问题,他不顾还有些麻木的双手站定身形,向对面踉跄退步的埃文笑道:“10阶的高阶战职者,看起来也不怎么样。”话语中自是透着无比的轻蔑。

     言罢之后,秦毅并没有给埃文任何发怒的机会,而是提起秋叶刀迅速的再次冲向埃文,看到秦毅一脸严肃的表情,加上他身上那些若有若无的黑色气息,埃文心中那股好胜心也猛然暴涨了数倍。

     秦毅是铁血佣兵工会的战职者暂且不提,他一个8阶的菜鸟,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与自己决斗,而且,埃文隐隐的在秦毅这个菜鸟的手下吃亏,这就像一个巨大的耻辱,现在听秦毅这样数落自己,他更是暴躁异常:“菜鸟,现在得意未免太早了,今天老子要是不干掉你,老子的名字就倒过来写!”谩骂声中,埃文已经手持大剑盯紧疾驰而来的秦毅。

     两人的距离也就十米左右,在秦毅的全力冲刺之下,他与埃文之间瞬间近在咫尺,埃文怎么说也是一个冲破了10阶瓶颈的高阶战职者,秦毅知道自己虽然拥有鬼神之力和dnf游戏中的技能,但是要想取胜,恐怕也还有几分困难。不过,秦毅突然脸色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看到秦毅嘴角挂起的笑容,埃文先是一惊,在以命相搏的时候,他这个菜鸟竟然还能笑的出来,但转念一想,埃文的心中却莫名的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他却想不出这个秦毅这个菜鸟除了身上那些若有若无的黑色气息之外,他到底能有什么威胁到自己,要想赢自己,除非秦毅现在也达到了10阶的水平。

     而就在埃文心中惊疑不定时,秦毅手里的秋叶刀突然有了变化,根据七天的历练之中熟悉的基础攻击,秦毅起手便是一个横斩挥出,随着这一斩的挥出,他身上的鬼神之力也挥发得更为浓重,一道阴霾的黑色鬼神之力融合于秋叶刀之上,在前方划出一道黑色剑痕。而埃文看到那黑色剑痕时却突然脸色大变,神情中甚至有些惊恐。

     “战气出体?”看到秦毅斩击出的这道黑色剑气,一个恐怖的名词出现在埃文的脑中,但,战气出体是只有达到二十阶的战师才能够拥有的境界,秦毅所施放出的这道剑气,绝对不会是他体内的战气,但埃文仍旧想不通,为什么他发起的攻击与战气出体如此相似?而且还透着无比的诡异。

     秦毅却并没有埃文神情的变化而停下自己的攻击,在那横斩挥出并且形成一道剑痕之时,紧接着秦毅手里的秋叶刀猛然再度一转,火红的刀刃在那漆黑的剑气消失之后,他左脚踏出一步,在埃文的愣神之间,秦毅双手握紧了秋叶刀的刀柄,体内的战气值虽然不多,但却透着一股汹涌澎湃的气势。

     “地裂·波动剑——!”秦毅暴喝一声,战气加速在体内的流动,从身体各个角落聚集于手中的秋叶刀之上,在秋叶刀挥出的刹那间,土黄色的剑气夹杂着一股稀薄的白色气息在埃文眼前组成一道气势汹汹的气墙,危险的气息直逼他的脸颊。

     面对地裂波动剑,埃文似乎更加无法摸清秦毅如此诡异的武技,他在原地突然怒喝一声,体内的白色战气蠢蠢欲动,面对朝自己冲击而来的这道土黄色的剑气,埃文将力量提到了有史以来的极限。

     “裂石击——!”埃文几乎凝聚了体内手中的战气,他将手里巨剑猛的举起,随后跃起三四米的高度,宽大的剑刃狠狠的砸下。

     “轰——!”

     裂石击对抗地裂波动剑,在两个技能的相撞之下,顿时在原地产生了剧烈的爆炸,强烈的劲风横扫整个擂台,一股劲风猛然在两人眼前刮过,连擂台之下的观众似乎也睁不开眼睛,擂台之上瞬间爆出一个大坑,地裂波动剑的剑气席卷起擂台之上碎裂的木屑,随风飞舞。

     劲风散去之后,无数的木屑自空中坠下,一个漆黑的大坑已然在众人眼前成型,秦毅右手持刀静静的立在擂台之上,随着那无数碎屑飘散的映衬,他就如一个绝世强者一般傲然立于颓败的擂台之上,擂台之下所有的人仿佛都生出了这样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