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 身首异处
    对于埃文无用的恐吓,秦毅的脸上只是挂着一抹不屑的笑容,那些沾染的鲜血让他的笑容变得越发狰狞:“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今天就是你是天王老子,老子也要灭掉你!”

     他不等埃文有所反应,察觉到自己的重伤之躯似乎已经维持不了多久,秦毅当即出招。鬼神之力似乎完全没有像今天这汹涌澎湃过,还未等埃文彻底看清秦毅手中的动作,他千疮百孔的身体已经被一股漆黑的气息所包裹,一股无比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掀飞了他的身体,埃文飞出五六米的距离之后,重重的摔落在地,身上的防具彻底粉碎。

     一计鬼斩将埃文打飞之后,让他再度受伤一分,秦毅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狂暴之后,他的速度直线飙升,自己身上受到的伤害越重,秦毅的力量似乎就变得越发狂暴。这一击鬼斩不仅将埃文打飞,鬼神之力的余波还在擂台之上留下了一个漆黑的大坑,整座擂台似乎都要因此而坍塌。

     秦毅没有给埃文丝毫喘息的机会,鬼斩击飞他之后,他当即以一个“连突刺”追了上去,连突刺的两段攻击瞬间刺出,埃文见此大惊失色,本能之下,他拖着重伤之躯拾起了一旁的巨剑,横在自己的身前。

     秦毅冷笑一声,见埃文要格挡,他当即转过刀锋,改直刺的攻势为横削,只听得锵的一声,秋叶刀划过埃文手中那柄蓝色品质的巨剑,就连秦毅也没有想到,他这一刀,竟然直接斩断了埃文手中的巨剑,被斩断的那截剑锋哐当一声掉落在地面。

     巨剑秦毅被斩断之后,埃文面如死灰,秦毅的第二波攻击接踵而至,一个上挑直接在他的大腿处划开一道狭长的伤口,秋叶刀之上爆发的一股大力让埃文直接浮空。秦毅站在原地,笑容变得越发狰狞,他此时就如一个魔鬼一般立于埃文身前,手中的秋叶刀已经化作了死神之镰,在下一刻便会收割埃文的性命。

     “啊——!”埃文在浮空的刹那瞬间面如死灰,他不顾形象的惨叫一声,身体已然被秦毅高高的挑飞,淌血的身体再度遭受重创,断剑也从手心脱手,无力的掉在颓败的擂台之上。

     “你这个杂碎,就算是杀了你,也只是便宜你了,你现在就给老子下地狱去吧!”秦毅狰狞的笑着,口中怒骂着。昔日埃文对他的所作所为在这一刻全部涌上心头,脑海中埃文那猥琐的笑容再度浮现,以前埃文奚落秦毅的画面,全部在他的大脑中呈现。

     破天佣兵工会频频对自己的刁难瞬间让此时的秦毅再度暴躁一分,他站在原地,看着即将坠落而下的埃文,口中大喝一声:“地裂·波动剑!”

     秋叶刀挥出的片刻,所有人只看到一股土黄色的剑气夹杂着一白一黑两种气息一齐朝埃文坠落而下的身体汹去。秦毅这一击,已经使出了身体残留的所有体力,而埃文见到这一幕瞬间绝望。

     无匹的剑气似乎要将整个擂台都翻过来一般,铺天盖地的朝埃文的身体袭击而去,波动剑的一边是垂死挣扎的埃文,而另一边却是剑气卷起的类上上无数木屑的震撼画面。

     一股庞大的冲击波直接掀倒了秦毅的身体,而埃文所受的伤害,却比秦毅要来得重一百倍,所有人几乎没有看到埃文的身体此时处于何方,庞大的剑气已经将之吞噬,一声惨叫自濒临坍塌的擂台上传来。紧接着,一声爆炸的轰隆声响起,这方擂台彻底不堪负重,完全化为一片废墟。

     秦毅离于废墟之上,以秋叶刀支撑着即将倒下的身体,远远的看着埃文的身体如死狗一般的掉落在地,一口鲜血喷出之后,埃文已经一动不动,秦毅缓缓的接近他,待他看清楚眼前的情形之后,埃文早已经断气,他的面目已经完全扭曲,被鲜血沾染,已经不辨容貌,而他的身体之上,竟是遍布着大小伤口不小数百道,秦毅似乎还未甘心,他强忍住脑海中的眩晕,提起秋叶刀怒道:“像你这样的杂碎,死不足惜。”

     在他挥出秋叶刀的一瞬间,他的立场已经被确定下来,所有人在这一刻都知道,铁血佣兵工会已经和破天佣兵工会水火不容,铁血佣兵工会的8阶战职者秦毅,在众目睽睽之下诛杀了破天佣兵工会的高阶战职者埃文。

     秋叶刀落下之后,一股鲜血再度喷出,秦毅这一刀,直接切下了埃文的头颅,他的头颅如一颗染血的皮球一般滚落到擂台之下,所有围观的战职者纷纷退后,避开这颗滚落的头颅。

     擂台之上的那个人,真的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战职者么?他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残忍的恶魔,这是所有围观者的感觉。而人群之中的那个黑袍人,似乎对这样的结果早已知晓,他没有说话,只是唤来两名随行的战职者,对他们耳边低语几句,然后便离开了决斗场。

     秦毅一刀直接让埃文身首异处,整个地下决斗场突然爆发出一阵骚动,各种声音开始在秦毅耳边回荡。不过现在他已经听不清楚这些声音了,秦毅只觉得自己的脑海彻底的陷入了一片漆黑的混沌,眩晕的感觉瞬间袭来,他终于感觉自己体力不支,战气再一次透支之后,他终于疲惫不堪的倒下,连睁开双眼的力气都没有。

     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之中,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拖下了擂台,后面发生了什么,秦毅已经完全不能知晓了,他只知道,今天自己虽然与埃文两败俱伤,险些丧命,但是取得胜利的,终究是自己。他亲手斩杀了埃文那个混账东西,从今以后,再没有人会奚落自己,再没有人会再到铁血佣兵工会找麻烦,也再没有人敢对莉娜不敬,敢不把铁血佣兵工会放在眼中。

     当秦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传来一阵散架般的疼痛,定睛看去,自己的身体现在竟然被包扎得如同一个木乃伊一般,连动弹半分都显得异常困难。映入眼帘的除了那熟悉的场景之外,便是亚米。

     小亚米在空中扑腾的翅膀,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眼神,奶声奶气的对他说道:“你还真是脆弱啊,又睡了三天,亚米好无聊的说。”它的翅膀中捏着两枚金币,正在房间内无聊的盘旋。

     秦毅白了它一眼,并没有心情去理会亚米。虽然他现在已经转醒,但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身体更是裹得如同一个粽子,别说他现在没有半分力气,就是使得上力气,想必现在也不能动弹分毫,若不是身体传来极度的饥饿,恐怕秦毅再躺上几天也不会醒来。

     或许是察觉到房间之中有动静,那熟悉的酒馆服务生在此时推开了房门,他恭敬的向秦毅施了一礼道:“尊敬的战职者大人,你终于醒了。”

     秦毅回想着当日与埃文决斗的场面,在他斩杀了埃文之后,明明昏倒在了擂台之上,然后被地下决斗场的人拖下了擂台,现在自己怎么回到了酒馆,在疑惑之中,秦毅也用微弱的声音向服务生问道:“是谁把我送回来的?”

     那服务生迟疑一阵后道:“三天前你在地下决斗场与埃文决斗之后两败俱伤、昏迷不醒!是其他两位战职者将你送回酒馆的,既然你现在已经醒了,我马上为你准备稀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