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抢装备
    秦毅现在可不管那个以十万金币买走这个6级手镯的人是谁了,从炼金术师到拍卖行,他已经浪费了不少的时间,现在自己有钱了,他必须马上赶回去与那个战职者交易,想到自己只要用两万八千金币就能买到一柄紫色稀有级的巨剑,他就笑得合不拢嘴嘴,就算自己不用这把剑,不过照这个行情看来,一个6级的装备都能买到十万金币这样的价格,要是秦毅再转手一次,必定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连路朝铁匠铺的方向赶过去,秦毅远远的就看见那个想要卖掉断水巨剑的战职者,除了他之外,那战职者的身前似乎还有一个人,正在与他说些什么,秦毅再度走近几步,终于看见那张熟悉又反感的脸,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破天佣兵工会那个不可一世的埃文,看到埃文,秦毅又不自觉的想到两日之前在南部溪谷中虐杀的那三个破天佣兵工会想要夺宝的战职者,还好这个埃文不知道这件事,要不然,他必然会抓住这件事咬着秦毅不放,兴许还会借着这件事情对铁血佣兵工会发烂。

     南部溪谷中危险重重,谁能不保证那三个杂碎是不是被魔兽吃了,秦毅想到这里倒也松了一口气,但此时埃文却对那个想要卖装备的人说道:“怎么样,小哥,你在这里干等着也是等着,还不如把这把剑卖给我算了。”

     听到他这句话,秦毅瞬间明白这个埃文原来也是冲着断水巨剑来得,他当即怒不可遏,自己跟破天佣兵工会还真是冤家路窄,买个装备都能碰见麻烦。

     那战职者倒也有几分信誉,听到埃文这么说,他虽然也有些动容,但是还是摇头道:“我已经答应人家要在这里等他,如果反悔的怕,恐怕不好吧!”

     埃文大笑几声,对他的话不以为然:“说不定他是放你鸽子呢,根据你的描述来看,那个战职者估计也穷得一塌糊涂,要想在一个小时之内筹齐三万八千金币,恐怕有些天方夜谭啊。”断水巨剑,埃文似乎志在必得,如果不是城镇执法队有规定城镇内不得发生私斗这样的事,秦毅不敢保证以埃文的人品会不会直接杀人夺宝。

     埃文和那个战职者说的话都被秦毅听在耳中,这个埃文竟然瞧不起自己,这是秦毅所无法忍受的,要是换做以前,秦毅恐怕真的没有金币来购买断水巨剑,但是现在不同,有谁知道他的精神空间中现在有十万金币呢,所以,他当即微笑的靠近前方的二人,嘲讽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破天佣兵工会的埃文啊,这把巨剑是我先看中的,你现在的做法,不是夺人所爱么?”

     听到声音,埃文和那战职者顿时转过头来道,从埃文的表情来看,他似乎流露着不敢吃惊,而后道:“你?就凭你,当初你可是为了生计还加入铁血佣兵工会的,短短的三天时间,你有那个钱来买断水巨剑么?”

     秦毅并不想对埃文再说些什么,他直接走到那战职者身前,微笑着说道:“现在交易吧,按照约定,还没有超过一个小时,你不会把装备卖给这个人吧!”

     那战职者看了秦毅一眼,又看了看埃文,然后连连点头:“那是当然。”

     【对方请求交易,是否接受】精神空间内传来他发起交易的提示,秦毅忙想应声“是”的时候,一旁的埃文却阻止道:“慢着。”那战职者一惊,交易也暂时被取消,秦毅疑惑的望着他,心道:“看来这个埃文今天抢装备是抢定了,破天佣兵工会果然没有一个好人。”

     埃文摊开双手,笑道:“我说小哥,你就这么把断水巨剑卖了,恐怕得亏不少吧。”

     那战职者无奈的叹息一声:“我已经答应了要卖,人也不能失去信誉是不是。”

     “埃文,难道你想跟我抢装备么,我可是早就与人家说好了,断水巨剑,我志在必得。”秦毅的申请已经有所不满。

     埃文对他的话不以为然,看了秦毅一眼后不以为然道:“不如这样吧,我出三万金币,买你这把巨剑怎么样?”

     “埃文你……。”秦毅瞬间有一股想要暴走的冲动,只不过,那战职者听到三万金币这个字眼,瞬间又有所犹豫,不知如何是好。

     埃文转过头,望着秦毅:“价高者得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卖主当然那有权选择将装备卖给出价更高的人,我看你这一身穷酸样,想必是为了这把巨剑借了不少的债吧。”说吧,他还不忘打击秦毅两句。

     埃文公然奚落自己,秦毅怎么能忍受,况且这个人还是曾经三番两次找自己麻烦的破天佣兵工会内的人,秦毅当时就与他杠上了:“你什么意思,要抢装备,也不是这个抢法吧?”他的双眼似要喷出火花。

     埃文见秦毅有发怒的冲动,当即笑道:“怎么?想要打我?城镇执法队可是有规定,城镇内不得私斗。”

     “如果你的无耻超出了我的限度,打你也不是不可能。”秦毅握紧了拳头,已经和埃文撕破了脸皮。

     听到秦毅的话,埃文笑意更浓,仿佛是听见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般:“那好啊,我接受你的挑战,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三天之后,我在决斗场等你,你要是赢了,这把巨剑便送给你。”埃文话锋一转:“但你要是输了么,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向我认个错,并且承认铁血佣兵工会是垃圾,永远赶不上破天。”

     “我呸,你这个无耻之徒。”秦毅刚想反驳,他的身后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子声音,转过头一看,来人正是风姿飒爽的丽娜,她满脸鄙夷的盯着埃文:“你如果要打,就跟我打,欺负我们工会的新人算什么本事?”

     埃文不以为然:“是他自己要找死,再说了,我怎么可能对我心爱的丽娜出手呢。”

     “你……!”丽娜怒不可遏。

     秦毅的拳头却是握得更紧,他现在真想上去给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一刀,但是顾及到城镇执法队的约束,秦毅也只好打消了心中的这个念头,以两万八千的金币买下断水巨剑之后转身对埃文道:“我接受你的挑战,如果我输了,你要我怎么样都行,但是,如果你输了,从今以后不许再找铁血佣兵工会的麻烦,还有,不许再对丽娜不敬。”

     丽娜转过头,望着秦毅,想说些什么却又无从开口,埃文笑道:“这把剑就暂时放在你那里保管吧,三天之后我在决斗场等你,若是你不来,你知道后果。”埃文从秦毅身旁擦身而过,临走之前,他还不忘在秦毅耳边低语道:“最好趁着三天的时间好好练联,别说到时候我没给你机会欺负你。”他扬长而去,莉娜望着他的背影,顿时极不淑女的骂道:“简直就是个人渣,破天佣兵工会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专门出产人渣。”

     “他们明摆是借题发挥,仗着铁血佣兵无人就打压我们,我咽不下这口气。”秦毅将断水巨剑收入了精神空间之中。

     莉娜转过眼神盯着秦毅:“但是刚才你为什么要接受他的挑战啊,虽然决斗场是公正的,但是等阶的差距还是免不了的,以你五阶的水平,恐怕不可能战胜埃文。”

     秦毅咧齿一笑:“放心吧,我不会给工会丢脸的,如果不找机会杀杀他的威风,这个破天迟早会爬到我们头上。”

     “但是,你也不该接受他的挑战,万一输了的话……!”莉娜对于秦毅也不是没有信心,在当初测试的时候莉娜就已经发现,秦毅发挥出来的武技非常奇妙,加之他一天的时间就冲破了五阶的瓶颈,将来的前途肯定不可限量,但是即便是这样,埃文怎么说也是冲破十阶的大战职者,秦毅若想取胜,恐怕很是困难。这个无耻之徒。”秦毅刚想反驳,他的身后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子声音,转过头一看,来人正是风姿飒爽的丽娜,她满脸鄙夷的盯着埃文:“你如果要打,就跟我打,欺负我们工会的新人算什么本事?”

     埃文不以为然:“是他自己要找死,再说了,我怎么可能对我心爱的丽娜出手呢。”

     “你……!”丽娜怒不可遏。

     秦毅的拳头却是握得更紧,他现在真想上去给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一刀,但是顾及到城镇执法队的约束,秦毅也只好打消了心中的这个念头,以两万八千的金币买下断水巨剑之后转身对埃文道:“我接受你的挑战,如果我输了,你要我怎么样都行,但是,如果你输了,从今以后不许再找铁血佣兵工会的麻烦,还有,不许再对丽娜不敬。”

     丽娜转过头,望着秦毅,想说些什么却又无从开口,埃文笑道:“这把剑就暂时放在你那里保管吧,三天之后我在决斗场等你,若是你不来,你知道后果。”埃文从秦毅身旁擦身而过,临走之前,他还不忘在秦毅耳边低语道:“最好趁着三天的时间好好练联,别说到时候我没给你机会欺负你。”他扬长而去,莉娜望着他的背影,顿时极不淑女的骂道:“简直就是个人渣,破天佣兵工会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专门出产人渣。”

     “他们明摆是借题发挥,仗着铁血佣兵无人就打压我们,我咽不下这口气。”秦毅将断水巨剑收入了精神空间之中。

     莉娜转过眼神盯着秦毅:“但是刚才你为什么要接受他的挑战啊,虽然决斗场是公正的,但是等阶的差距还是免不了的,以你五阶的水平,恐怕不可能战胜埃文。”

     秦毅咧齿一笑:“放心吧,我不会给工会丢脸的,如果不找机会杀杀他的威风,这个破天迟早会爬到我们头上。”

     “但是,你也不该接受他的挑战,万一输了的话……!”莉娜对于秦毅也不是没有信心,在当初测试的时候莉娜就已经发现,秦毅发挥出来的武技非常奇妙,加之他一天的时间就冲破了五阶的瓶颈,将来的前途肯定不可限量,但是即便是这样,埃文怎么说也是冲破十阶的大战职者,秦毅若想取胜,恐怕很是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