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1 伪重装剑盾骑兵
    “督军大人,敌军一共有三百二十八人!”

     库鲁西来到弗洛里格斯身前,向其汇报所侦察到的详细情报:“黑铁一阶轻装短矛兵二百一十四人,黑铁一阶轻装斧盾兵四十八人,黑铁一阶轻装短弓兵三十三人,黑铁二阶重装剑盾兵二十一人,黑铁三阶伪重装剑盾骑兵九人,黑铁四阶战士训练师教官一人,黑铁三阶火系魔法士军务官一人,黑铁五阶重装大剑士卫队长一人!”

     轻装短矛兵,手持一根约两米长的短矛,防具为一套轻皮甲套装。他们是城邦联盟中最廉价的兵种,通常作为民兵的首要职业出现,其主要任务为执勤守卫、维护村庄地方秩序,战斗力低弱,连持有武器的强盗都打不过。

     轻装斧盾兵,左手持小型圆木盾,右手持单手斧,防具为一套重皮甲套装。相比轻装短矛兵来说,他们才是民兵中具有战斗力的兵种职业,主要职责为保护村庄的安全、清除村庄周边的强盗魔兽外族群落。

     轻装短弓兵,左手持木制小型轻弓,后背负一壶箭矢,每壶十支,防具为粗亚麻布衣。多洛克人不擅长射箭,这只是他们弥补没有远程物理攻击系的民兵职业,战斗力也就可想而知。十箭九不中,只能用来骚扰敌人,作战起来连哥布林投石兵都不如。

     另外再提一点,克罗斯猎人使用的都是中型重弓,背负三壶箭矢,每壶二十支,副武器为单手斧,防具为重皮甲(训练一下可装备锁甲)。除了精灵外,箭术排名第二的就属克罗斯猎人,而且他们还有魔兽宠物,可以骑乘射击,两者之间的战斗力不言而明。

     重装剑盾兵,左手持方形铁皮盾,右手持单手剑,防具为一套粗制的锁子甲套装。他们是城邦联盟中,数量最多的基层常备兵,战斗力中下,属于正规兵种。这支重装剑盾兵是弗里德多年心血所凝集,同时也是他强有力的支持者,村卫队的中坚力量。

     伪重装剑盾骑兵,此为弗里德的‘特殊杰作’,是重装剑盾兵走骑士路线的搞笑升级版。

     弗里德从重装剑盾兵中挑选九名黑铁三阶的精英,下血本买来马匹,希望将他们武装成骑兵。不过可惜的是,他并没有骑士训练师,就算这些黑铁三阶的剑盾兵,勉为其难的学会了初级骑术,但也不会在骑乘状态下作战。

     可以说,这支骑兵部队只能用来吓唬一下村政官等人,或是在村民面前摆摆威风耍耍酷,除此之外,作战起来真的不如下马步行。

     “什么!他竟然扩充了这么多民兵?”弗洛里格斯听闻当即震惊。想不到现任的卫队长,竟然如此劳民伤财,不仅破坏村庄经济和生产,还强行编制了三百多名民兵,给村庄带来了沉重负担。

     要知道一支正常的村卫队,民兵数量最多为五十人。超出五十人为溢出状态,属于资源浪费,会让村庄背负沉重的经济负担。同时大量的村民加入村卫队,会减少农业人员的生产效率,农业生产也将遭到破坏。

     弗洛里格斯三十年前担任卫队长时,预备兵数量连十人都不到。周边哥布林和狼群侵犯,都是他带上几名猎人解决,根本犯不着编制那么多士兵。

     泛滥的征召士兵,固然能提高村庄的安全系数和防御力量,但从中也破坏了村庄的经济和生产。

     预备兵虽然没有正规军饷,但每年的补贴和军粮、装备物资,还是一笔不小的财力消耗。这对财政官来说,犹如附骨之蛆,不停吸噬着村庄的经济储备。

     “督军大人,敌军士气低落,纪律松散,此时正在搭建帐篷避暑!”库鲁西轻描淡写,汇报出了村卫队此时的真实详情。

     “避暑?”弗洛里格斯眉头一皱,想不通怎么会让这么一位庸才来担任卫队长。

     “督军大人,第二批武器装备已经运到!”

     一声仓促响亮的声音,打断了正在思索中的弗洛里格斯。抬头一看,原来是内政大臣汉姆斯,将第二批武器装备运送过来。

     “大人有劳了!”

     弗洛里格斯道了谢,随即吩咐凯伦负责分配。此时的三个兵团,武装起来的不到半数人,战斗力自然达不到最佳状态。不过对付弗里德这种下三滥,也处处有余。

     抚摸着狼宠的毛发,弗洛里格斯沉思起来。一名合格的将领,是打胜这场战争;一名优秀的将领,是在打胜这场战争的前提条件下,将损失缩减到最小。

     这是弗洛里格斯从军时,一位盟军的高级指挥官,说的名言。弗洛里格斯一直将这句话牢记在心,并成为心中的座右铭。

     如今据情报分析,村卫队的主要力量为重装剑盾兵和伪重装剑盾骑兵,他们不仅是弗里德强有力的支持者,还是村卫队唯一具备战斗力的部队。

     索瓦纳斯一世陛下亲自下令,要活捉弗里德。如果想要活捉弗里德的话,就必须先击溃这两支部队!

     抚摸着丛林狼的毛发,弗洛里格斯似乎想到了一个好战术。

     ……

     “大人好酒量,再来一杯如何?”一名花言巧语的士兵,笑嘻嘻的骗取酒喝。

     “好!”弗里德一直被他说的心中愉悦,端起酒杯示意再来。

     那士兵先帮弗里德倒满,然后也给自己的酒杯满上,这葡萄酒可不是想喝就能喝到的。

     “大人,听说前段时间,有一名国王亲自过来求你,然后被你一脚就打趴下了?”那士兵露出灿烂的笑容,寻找新的马屁,把故事的原委说得黑白颠倒。

     “那当然!那孙子,老子一脚就踹飞了出去,还国王呢?哼!”弗里德脸上尽显得意,在小弟的夸赞下眉飞色舞起来。

     那士兵觉得似乎找对了路子,继续话题:“大人,他说他的王国在荒山脚下,会不会是我们要征讨的那个异国?”

     弗里德听闻一愣,之前还真没把这两个联想到一块,他根本不认为,那个黑袍青年会是什么国王。在他的映像中,那些异国国王都是五大三粗的强盗头子,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没点本事,真的没人会服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