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9 今夜动手
    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加冕,但却有着诸多收益,比如同信仰的教徒,就会认可你这名国王。而你的臣民,也会极力顺从你的命令,他们会认为这是光明神王的指示,从而不遗余力的服从效劳。

     如果没有得到教皇的加冕,也就等于不被城邦联盟的人所认可,他们自然是不会承认有你这么一个国王和王国存在,两者之间兵戎相见也是显而易见的事。

     在这个世界上,不,就单说说神圣教廷所笼罩的范围内,就有许多自立小国。而这些小王国,很难得到教皇的亲自加冕或大主教的加冕。

     没有神圣教廷加冕的国王,属于非法国王。先不说王国内没有神圣教堂这个宗教建筑,更没有牧师和圣骑士,而城邦联盟也不认可有这么一个存在,并定义为异教徒和异国。

     面对弱小的异国,自然是要发起审判之战,如果国王和大臣被活捉到的话,绑在十字架上用圣火烧死也是常有之事。

     当时的村庄附近,经常有流民出现,他们没有食物、没有钱币、更不可能有土地。面对他们的只有三条路可以走,一是奴隶、二是亡命的强盗、三是最糟糕的死亡。

     奴隶不仅失去了自由,而且连生命保障都没有。虽然有奴隶保护法,但哪个法官会为几个毫无价值的奴隶,去得罪一个奴隶主?

     往往累死累活,还不一定会得到填饱肚子的食物,途中不免遭到奴隶主或其他人的殴打和迫害,如果是女**隶的话,可能还要被……

     所以只要有点胆魄的人,或是在别人的引诱下,他们大都会选择强盗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而一个强盗头子,也可以聚集起一群人来,自称国王。当然这个国王,外人是不会承认,顶多算是他们的自娱自乐。

     如果管理的好,底下的‘臣民’会继续跟着你干,如果你沉迷于这种虚假的荣耀中,他们要么离去,要么揭竿而起。

     曾经村庄周围,就先后出现过三个这样的王国。

     第一个王国是由一名落魄的贵族子弟,携带几名家族仆从,组织流民所建立,人数大约有二百多。弗里德组织民兵三十多人,就击溃了这个毫无战斗力和组织纪律的‘王国’,而弗里德也得到了镇政官的赏赐,初次尝到了甜头。

     第二个王国是由一名强盗头子带领十多名强盗团伙,威胁路过的流民加入,所组建的强盗王国,数量大约接近五百人,也是弗里德面对的三个王国中,最强有力的一个。

     强盗头子原来也是一名士兵,一名逃亡的战士。他的作战经验相对丰富一些,管理上也还行,再加上他的那帮强盗兄弟,是他强有力的支持者。

     弗里德面对这个强盗王国,曾两度被他们击败而逃回村庄,要不是遇到粮荒和荒山鼠人部落的攻击而崩溃,弗里德根本就捡不到这个便宜。

     由于这个王国人口数量较多,持续时间也相对较长,影响自然大一些。他的意外崩溃,弗里德却忽悠成自己的功劳,从而得到了镇政官的青睐,在权限上也有所放纵,才有了后来敢擅自征税征兵的胆量。

     第三个王国不说也罢,但这个一百人不到的王国,被弗里德的村卫队击败后,让弗里德各种荣耀加身,从而变得更加狂傲自大。

     所以弗里德等人,对于荒山脚下的新兴小国,大都带有敌意和藐视。

     但根据情报所探,这个新兴王国的人数至少上千人,处于安全考虑,村政官坚决要先汇报镇政官,等候上级的指令。如果镇政官同意,上面自然会派遣兵团下来围剿。

     但弗里德醉翁之意不在酒,攻打新兴小国不过是个借口,他的阴谋是想要间接夺权独掌村庄,所以必须得找个借口,将具有防守力量的村卫队转移出去,让萨洛德动手,而自己又可以名正言顺的当一次英雄。

     萨洛德是一名落魄的流浪骑士,多年前在军务官的谋划下,他成为了弗里德养在外面的‘狗’,从而苟且偷生的活着。

     平时萨洛德的强盗团伙,打劫一些过往的商队或贫民,为弗里德赚取一份额外的财富。当然,萨洛德有个规矩,只抢劫财物从不伤人。

     每当弗里德需要时,萨洛德就率领强盗团伙打击村庄,从而使得弗里德有扮演红脸角色的机会,以显著自己在村庄中必不可缺的地位,从而使得权力得到更多纵容。

     村政官并不清楚弗里德的心思,但也不认可他这样的鲁莽行为。但弗里德坚持已见,而整个议会,也渐渐划分为两个派系。

     一个是以村政官和财务官为主,坚持等候镇政官的命令;另一个是以卫队长弗里德为主,主张像以往那样,先打下来再说。

     双方争执不和,最终不欢而散。

     回到民兵营后,弗里德一拳打在木桌上,冷哼一声。教官与军务官立在身后,等候命令。

     弗里德犹豫了一下,随即向军务官询问:“萨洛德那边准备得怎么样?”

     “大人,随时可以动手!”军务官阴阴一笑,回答长官的问话。

     “好,让他今夜就动手!那老头子和死胖子,先掳出村庄再杀,千万不要走漏任何消息!”弗里德小声嘱咐军务官,然后转向教官,“你快去聚队,黄昏之前,所有村卫队必须离开!”

     “放心,大人!”

     “是,大人!”

     ……

     深夜,拉尔庄园,大厅内普利芬焦急不安的来回走动。他花费大量金币高价收购来的谷物,现在因为弗里德将村庄封锁,根本运输不出去。

     如今听闻弗里德要攻打那个新兴小国,普利芬心急如焚,他这么做是要断了自己的财路!

     小国的兴亡,他自然是管不着,但他明白一点,自己能从那小国中获取高额的利润回报。小国的灭亡,就代表着一条高利润的财路被腰斩。

     看着这堆积如山的粮食,普利芬心中满是忧愁,如果倒卖不出去的话,这次可要血本无归了!

     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吵杂动静,普利芬叹了口气出门查看,只见不远处的村庄内部火光四起,哭声喊声混杂一片。

     “这是怎么回事?”普利芬慌慌张张拉过一名仆从,厉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