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8 君权神授
    这是第一批武器装备,短时间内不可能生产出太多。发往克里苏堡后,先交由部分士兵穿戴训练,如果合适的话,就依照这个模板进行大量生产;如果不合适的话,则立即改良。

     吴道伸了个懒腰,将葡萄酒杯递给侍女。这个年纪不过十七岁的多洛克小姑娘,急忙小心翼翼的接过国王陛下递来的木杯。

     “陛…陛下…需…需要揉揉……肩…吗?”小姑娘声如细蚊,越说越小。她鼓起了全部勇气,极力性的讨好语气,柔声询问。

     听闻妈妈的教导,如果得到国王陛下的宠爱,那么全家人都会过上好日子。小姑娘为裁缝家出生,平日里帮爸爸整理线团,小小年纪便从妈妈那里学会了【刺绣】技能。

     吴道听闻一愣,回首看了一眼这身后的小侍女,她是五名侍女中年纪最小最内向的一个,想不到今日在家人的鼓励下,竟然也像其他侍女一样,百般…嗯,应该算是百般诱惑了吧……

     吴道眉头一皱,从小木桌上拿取另一份文卷,一边翻开查阅,一边随口应道:“恩。”

     听到陛下的回应,小姑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红着脸迟疑了一小会儿后,小步上前,犹犹豫豫的伸出洁白幼嫩的小手,轻轻放在吴道的双肩上,小心翼翼的揉捏起来。

     这文卷是库鲁西向吴道做的汇报,说的是这几日里,荒山鼠人部落已经掀开内战,无法顾忌荒山脚下日渐成形的索瓦纳斯王国。

     吴道一直疑惑,按照系统任务给出的时间,鼠人部落的入侵应当早已出现才对,但这几日的提防里,却迟迟未见他们的身影。

     “会不会延后了?”看着文卷,吴道叨叨自语,不过最好不要来才好,让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到时候索瓦纳斯捡现成的。

     ……

     除了荒山鼠人部落的内战外,还有一个地方,酝酿着的危机正在上演。

     “安静!安…咳咳咳……各…位,我还有话要说!”村议会上,村政官老头极力出声制止,嘈杂一片的议会厅这才渐渐平静。

     村政官看了众人一眼,这里坐有的除了官吏外,还有三名庄园主,今天将所有人召集过来,是要宣布一个事。

     “咳咳咳……”身体有些不适,村政官咳嗽了几下后,终于说出:“对于那个小国,我已经派人前往城镇,请示镇政官,然后由他来做决断,你们就不要再有异论了!”

     “大人,要不先派人前往交涉一下,探查一下对方是什么来路,友不友善?”一名官吏出声提议。

     “对呀,为什么不派人去?”立即有人随声赞同。

     村政官老头自然明白他们的想法,但经验丰富的他见识过很多小国崛起,然后被灭。被灭的原因有很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与他们接触的人会受到连累,所以村政官不敢妄自行动,还是先交由镇政官做决定稳妥一些。

     “有什么好交涉的!”弗里德作为村中一霸,什么事都要插上一脚,这种谋划多时的阴谋,自然要出面引导局势,“这是一些逃亡的流民和强盗,聚集在一起组成的,让老子带兵过去灭了这群家伙,然后再向镇政官请功,到时候大家都有赏赐!”

     “弗里德,这不是你以前打下的异国,据情报说,他们有上千人!”村政官当即厉声反驳弗里德,弗里德如今的行为,他越来越看不惯,动不动就是征兵征税出兵。

     弗里德不屑村政官的面子,当即脚踩木桌,一手叉腰一手大拇指指向自己,自鸣得意,“老头子,你也不数数,这几年来流民和强盗组成的异国,有多少死在老子手上!要不是有老子在,你们难道还有现在?”

     八年前,弗里德为卡阿奈王国步兵团的一名小队长,因为随兵团出征异国,踩到狗屎运,刚好碰到王城沦陷逃跑的国王。弗里德将以多围少,砍下那名小国王的头颅后,得到了奖赏,才成为如今的村卫队长。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因为他的自鸣得意,抢了团长的功劳,从而惹怒了团长。团长煞费苦心,贿赂了上面的官员,将弗里德原本的军官晋级,变更为远调村庄任职卫队长。

     然而,被调遣到村庄的弗里德却毫不知情,还以为是莫大的赏赐。当然,这与团长有意封锁消息是有一部分原因。

     弗里德因斩杀异国国王有功而做了官,在往后的日子里,这样的场景又上演了三次。

     当时城邦联盟的边境不在这里,常常有一些边境的流民和逃兵,流亡在这。他们汇集在一起,有心思的人,就拢合众人,组建为国。

     这种国家是不会被神圣教廷所认可,也就是属于异教徒或异国、敌国。至于为什么,还得从光明信仰和城邦联盟说起。

     城邦联盟又叫神圣联盟,是由上百个人类城邦王国组成,有多洛克人、有克罗斯人、有约莫尔人、有石锤矮人、有黑炉矮人、有侏儒、有野蛮人、有巨人。而神圣教廷就是联盟的中枢,以光明神王的名义约束着他们成为一体。

     而教皇为了巩固宗教的地位,国王为了巩固自己对臣民的统治,两者联合利用光明信仰和虔诚的信徒支持,制定了‘君权神授’的政治理念。

     教皇代表光明神王在凡间的使者,由教皇任命国王,也就等同于光明神王授予他担任国王职位。而国王的权力,也被这种政治手段,间接改变为神使的权力,这对下面的臣民来说,产生了一种不可抗拒的思想。

     【感谢胖子二师兄的打赏,谢谢二师兄成为本书第二个舵主!感谢舵主小旭的打赏,还有感谢血泣无痕的打赏,谢谢各位书友的支持,香蕉一定要好好写,攒存稿爆发回报一下,并坚持两百万以上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