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3 村卫队
    要知道秘密一旦说了出来,就永远不再是秘密,顶多是转移到私底下的话题。不用派遣人出去探查,吴道就从王宫侍女的口中,套问了出来。

     可能是当时在场的某个守卫,或许是某个助农,听到后回家跟妻子家人说了这事,然后他的妻子又跟哪个八婆说了这事。

     然后一传十,十传百,虽然明面上没人敢说,但这已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而这,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秘密,你以为没人知道?实际上别人只是不当着你的面,说出你的秘密来而已。

     而吴道也正是算准了这点,所以当时才借他们的口,间接性的传达这个所谓的‘秘密’。

     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如果自己宣称自己是神之子的话,那谁会信?但如果是听别人在私底下说,那么可信度就大幅度提高。吴道正是抓住人们心理的弱点,从而间接有效的宣传自己,用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

     国王陛下是神之子,这个特殊而高尚到耀眼的身份,在索瓦纳王城的四个百户区渐渐传开。再加上突然出现的五百袋黑麦粉作证明,索瓦纳斯的所有人类,没人质疑其中的真假。

     突然间,索瓦纳斯的所有人类臣民,包括弗洛里格斯等丛林猎人在内,忠诚度基本满百!封建力量的统治手段,也渐渐生效。

     这对吴道来说,简直是插柳成荫!政治玩弄的是掌控局势,谋略玩弄的是智商欺骗,这两样虽然吴道并不出色,但起码成功了,而且也有不小的收获!

     看着漆黑的夜空,吴道叨叨自语:“看来,王国也应该要有一个合适的宗教信仰才行,这样才能有利于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

     诺德拉斯世界的信仰很多,不可细说。大到神圣教廷、萨满教会,小到随便乱搞一通,一下子就忽悠出一个不知所云的‘神明’来。

     ……

     乌云密布的天空,渐渐遮挡了明月的光辉,使得黑夜更加阴暗。按照某些迷信的说法,这种现象会出现不详之灾。

     此时已是夜深人静,人们早已陷入沉睡,而村庄里的一所隐秘阁楼,却散发出淡淡微光。

     “嘭!”

     一名大汉猛力一拳,砸在桌子上,他看着桌上放置着的破烂陶器口,还有几枚银币,心中越想越来气。

     此人正是卫队长弗里德,他辛辛苦苦、东征西抢所搜集来的钱财,竟然不翼而飞!

     “玛德!一定要找到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小崽子干的!”端起葡萄酒杯一饮而尽,弗里德恶气狠狠:“要是被老子逮到,一定剥了他的皮!”

     军务官和教官见弗里德正在怒火上,也不敢多说什么,默默的站在一旁等着他消气。

     虽然早就猜想到大人藏有私钱,可没想到等被窃了才告诉自己这些心腹,令军务官和教官心中不由鄙视起来。只见他许诺多好的待遇,却未曾给予自己那些待遇,如今钱财丢失,恐怕自己也会有所牵连。

     待弗里德又痛饮了几杯葡萄酒后,心情稍有平复,那军务官方才上前汇报:“大人,萨洛德派人送来了一封信!”从长袍中取出一卷羊皮纸,军务官小心翼翼的递上前去。

     弗里德瞟了一眼,罢了罢手,心中不仅有几分薄怒,借着酒意就更加明显。

     军务官见状一惊,他知道弗里德不识字符,但这种事也要禀报一下才行。

     楞了一下后,军务官在教官的示意下才反应过来,急忙将羊皮纸拆开。看了一眼内容后,突然又支支吾吾起来:“大…大人,是萨洛德催…催粮食……”看了一眼弗里德的脸色,军务官犹豫要不要说下去。

     “他要多少?”弗里德斜眼盯着军务官,冷声问道。

     军务官犹犹豫豫,他清楚弗里德的臭脾气,稍微哪里不合他意,随时可能发怒。

     “说!”见军务官半天不出声,弗里德厉色质问。

     “要我们…尽快运输…五…十…袋…黑麦粉…给他们……”

     “嘭!”

     弗里德猛然一拳,砸在木桌上。这一击,木桌彻底损坏了,而上面的葡萄酒也洒落一地。

     看着大人这番模样,军务官与教官都低着头不敢出声。

     弗里德站起身来,双手叉在腰间来回走动,越想越气愤,“玛德,老子的钱刚被哪个杂种偷了!他一个强盗,又来向我催粮食,找死是吗?”

     说起粮食,弗里德突然想起一个小道消息,随即转问军务官,“听人说,你把民兵营里储备的粮食,卖给了普利芬,还赚了一笔钱!”

     面对长官的质疑,军务官吓得瘫坐在地上,他一直以来最怕他问及此事。

     而一旁的教官见状,也心知大事不好,偷卖粮食的事他也拿了分成,随即急忙替其掩饰:“大人,普利芬出高价大量收购粮食,所以我们想乘次一举,为您小赚一笔……”

     “你们俩个狗东西把粮食卖了,那老子吃什么?村卫队的民兵吃什么?还有外面养的那群‘狗’吃什么?”弗里德揪住教官的领口,对其大吼,口水喷得他满脸都是,恶心的口臭差点让教官当场晕倒。

     “大…大人,我们只卖了一…一小部分,可以等市场价恢复后,再买回来!”军务官见状,支支吾吾的解释。

     他卖之前就有计算过,本打算等市价恢复过来后,再买回来,然后就这样瞒天过海的赚上一笔小钱。可没想到…是哪个该死的畜生,把消息传到弗里德耳里!

     “你们两个狗东西知不知道,他把那些粮食运往哪了?”派人追查后弗里德发现,普利芬与东南面荒山脚下,一个突然出现的小国有密切联系。

     虽然不明白这个小国的源头,但村庄内的粮食大量流向那里,总令他有种不安的预感。

     “要不是村政官那老头子,叫老子把村庄封锁,你知不知道就要闹粮荒了?”松开揪住教官领口的手,弗里德将他投掷在地上,怒目相视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