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2 最后的选择
    这名蛛女的确与其他不同,不论体型还是装饰。不过此时的她,似乎是受了严重的伤势,生命快要奄奄一息。

     “被诅咒了吗?”感觉有些蹊跷,弗洛里格斯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根据多年来的经验判断,身前的这名蛛女并非遭受物理打击而昏迷,而是体内潜藏的巫术诅咒触发所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弗洛里格斯的心中突然多出一个疑问,究竟是谁想要害她?为何将如此狠毒的诅咒,施加在她的体内,还等到战时才触发!

     这么关键的时刻,不仅让一名黑铁五阶的强者彻底丧失战斗力,还让整个蛛女群失去了指挥者。不得不说,蛛女的溃败与这个诅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仿佛在他们出征之前,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

     “大人,杀了她吧,以绝后患!”萨洛德不明白督军大人,为何蹲在蛛女前发呆。

     沉思被萨洛德打断,弗洛里格斯这才回过神来,随即看向身后的维拉斯与萨洛德,“不,这个不能杀。派一百名守卫,将这些蛛女关押起来!”

     “啊?”

     “是的,大人!”

     看着维拉斯组织人手,将蛛女俘虏关进牢实的仓库房,弗洛里格斯并不理会萨洛德的追问,而是暗思起来。

     “如果所料不假的话,陛下应该可以……”

     ……

     “为了索瓦纳斯,我们绝不能放弃!”看着身高体壮的蜥蜴人,冲破伏蛛的层层防线,一路径直杀了过来,亚瑟夫咬牙坚持。

     不知道师傅的第二军团,什么时候才能赶来支援?但伐木厂绝对不能沦陷,这里不仅是索瓦纳斯唯一的资源生产地,还是一个战略要点!如果被敌军占领,将直接威胁着首都索瓦纳王城的安全。

     “为了索瓦纳斯!”将箭搭在弦上,亚瑟夫试图瞄准一名正在肆意杀伐的蜥蜴人。

     这些绿色皮肤的蜥蜴,实在太可怕了。尽管亚瑟夫调集了伐木厂所有的守军与蛛群,又设下了重重埋伏与陷阱,但依旧阻挡不了他们进攻的步伐。

     所过之处,无一蛛生还!

     双方的差距不仅仅是黑铁六阶与黑铁二阶的等级,还有那奋不顾死的勇气,直接击溃了亚瑟夫派出的守军。

     “嗯?呃!”忽然察觉到一丝异样,但什么都没有看见,亚瑟夫刚一转身,脖子上便出现一道恐怖的割痕。仅仅只差一点,就是致命伤害,如果不是刚才的那个转身,或许现在已经说拜拜。

     周围有不少的哥布林突然身亡,仔细检查后发现,他们的脖子上有着一道致命伤痕,一击割喉!

     抬头看向天空,乌云密布、闷雷滚滚,阴沉沉的一片。据说战争出现这种天气,象征着国破家亡。

     《骑士的悲歌》、《贵族与美酒与衰落》、《王权之殇》,这些都是吟游诗人传唱的史诗,其中所描述的天气,亚瑟夫依旧记忆犹新。

     “为了索瓦纳斯,为了国王陛下!最后的信念,我不能放弃!”

     突然举弓反转向后,亚瑟夫果断一箭射出。空无一物的前方,箭只悬浮在半空之中,许许绿色的浓液,从箭镞消失的没端,流淌出来。

     亚瑟夫心中大惊,这攻击竟然没将他们的隐身打破,实在可怕!要知道就算是库鲁西,只要遭受丁点伤害,他的【潜行】隐身效果,便会荡然无存。

     尽管如此,但箭矢暴露了这名隐身者的位置。伴随在亚瑟夫身旁的丛林狼,立即【猛扑】而上;准备多时的哥布林步兵,也抡起狼牙棒猛砸。

     终于,在众人的围攻之下,一名绿色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这是一名蜥蜴人,体格虽然没有伐木厂外面的那些蜥蜴人强壮,那这隐身技能实在让人惊栗。

     “嘎啦呱哇!哇啦噶!”一名哥布林守军,跑到亚瑟夫身前焦急的大喊大叫。

     虽然听不明白,但亚瑟夫知道前线的局势不妙。现在伐木厂可谓内忧外患,外面是攻势凶猛的蜥蜴人,里面又是看不见身形的杀手。

     两千多只的蛛群,包括毒蛛与巨蛛在内,不是被这些蜥蜴人斩杀,就是被击溃逃跑;而实力在黑铁二阶的哥布林步兵,更是不堪一击。往往蜥蜴人一击双刃横扫,必有哥布林或蜘蛛身首分离。

     想要守住伐木厂是不可能的,蜥蜴人犹如一把利刃,而伐木厂只不过是一块嫩肉而已,想要割下不过是时间问题。而亚瑟夫心中仅存的希望,是尽可能的坚守,等待第二军团的回援。只有拖住这支蜥蜴人精锐,才能为索瓦纳斯争取更多的时间。

     那些没怎么训练过的哥布林苦工,见人数压制占不到丝毫便宜,反而死伤更多。心中的意志不由崩溃,纷纷丢下武器向北逃亡。

     亚瑟夫阻挡不住这一系列后果所带来的结局,那些逃走的猎户、哥布林与丛林蛛,不是蜥蜴人,没有那死战到底的决心和信念,精锐与杂兵的区别显而易见。

     “陛下,对不住了……”从包囊中取出一份卷轴,这是希尔德临行前赠予亚瑟夫的次品烈焰卷轴,打开使用后,能向四周施放大量的火元素能量。

     看着卷轴,亚瑟夫突然明白了希尔德的意思,想必他早已料想到了这个结局,所以临行前赠予自己一个选择。用不用取决于自己,他并非出于恶意。

     绝望的时候,有个选择总比没有选择好,而希尔德的这个卷轴,给予了亚瑟夫一个满意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