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1 契约奴隶与契约仆从
    吴道再看向独眼狼王的信息与自己的信息时,发现了一些蹊跷。

     独眼狼王(契约兽)

     黑铁五阶

     技能:【猛扑】、【疾奔】、【嗜血】、【变异】、【吸血】、【流血】、【狂暴】、【狼王】。

     索瓦纳斯一世

     黑铁三阶

     职业:契约师

     技能:

     lv3:【契约兽】:最多可与十头黑铁段位的魔兽,签订主仆契约。

     【变异】:所有契约仆从,实力提升一个阶级。

     【奴隶契约】:消耗一张羊皮纸卷和少许莘墨,制作一张【奴隶契约书】。

     仔细对比了一下三方的信息,吴道发现了几点:

     一、【契约兽】所签订的魔兽,归属于契约仆从分类;而【奴隶契约书】所签订的人形智慧生物,归属于契约奴隶分类。两个分类单独分立,互不统一。

     同时,就算与契约仆从无法进行语言上的沟通,契约师也能使用心灵感应;反之,如果与契约奴隶语言上沟通不了,奴隶主也没辙。

     二、【变异】等增益技能,只影响契约仆从,对契约奴隶无效。

     同时,契约仆从与契约仆从之间,可以互相感应,如独眼狼王能与巨蛛跨越种族与语言的阻隔,进行心灵感应交流,但却无法与契约奴隶进行心灵感应交流。

     而契约奴隶之间也无法像契约仆从那样,互相进行心灵感应交流,就算与奴隶主也不行。前者如同心灵连体,后者单独分立。

     三、基础技能【契约兽】会随着等级提升而升级,属于成长型技能,有数量限制,但契约师的其他技能如【变异】对其有增益效果。

     【奴隶契约书】没有数量限制,属于另类的生产技能。其【奴隶契约书】不仅可以出售,还能转让已签订的契约奴隶。

     四、契约仆从(如【契约兽】等)一旦签订契约成功,就无法摆脱或解除该契约,属于灵魂绑定类型,除非契约兽死亡自动解除。

     而契约奴隶(如【奴隶契约书】等)就算签订契约成功,依旧可以由奴隶主自愿解除契约,或【奴隶契约书】损坏、撕毁则自动解除,属于非绑定类型,同时契约奴隶死亡也自动解除。

     五、【契约兽】只针对技能效果内的魔兽,不能针对人形智慧生物;【奴隶契约书】只针对人形智慧生物,不能对魔兽、元素等生物使用。

     经过对比和深思后,吴道也算明白了两个技能其中的利与弊,【奴隶契约书】的出现,也不可能动摇【契约兽】技能的地位。

     总之一句话,【奴隶契约书】是获得大量非核心的单位;而【契约兽】则是获得少量主核心的单位。

     看着软塌塌爬在木桌上的哥布林首领,吴道立马让厨师取来清水与鹿肉、浆果,让其在木桌上食用。

     看到满桌的食物与水,哥布林首领急忙一头扑进装有清水的木桶里痛饮一番。食物就算让他饿上两天也无大碍,但水可就不行了,更何况刚才还被暴晒过,如果不及时补充点水分的话,恐怕就可以挂起来做哥布林肉干了。

     五名还被捆绑在木架上的哥布林,看着首领在木桌上大吃大喝,心急如焚的嚷嚷大叫。他们不知道首领与那些人类究竟是干了些什么?但此时的他们,早已忍受不住太阳的暴晒,也想让首领分予自己一些水源解渴。

     听到小弟们的叫喊,哥布林首领听到了也没有丝毫理会。一旁看在心里的吴道苦苦一笑,心说这些野蛮种族,落后于人类文明的可不只有科技与文化。

     小肚子撑得鼓鼓的,哥布林首领硬是将一大条烤鹿腿吃得精光,仿佛吃了这顿就没有下顿似得,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待哥布林首领吃饱喝足后,躺在木桌上休息,吴道拿着五张【奴隶契约书】来到其身前。因为语言不通,又不能进行心灵交流,所以只得指了指五张绘满符文的羊皮纸卷,然后又指向被捆绑在木架上的五名哥布林。

     最后吴道轻手中拍了一下桌子,努努嘴,指向桌上被吃剩的食物。意在让其传达自己的旨意,告诉他们只要自愿签订【奴隶契约书】,他们就可以享用这些美食和王国的庇护。

     不过,哥布林首领的反应,却出乎了吴道意料!

     他看完吴道的每一个动作后,也明白了是要干些什么,但他却什么都不做,依旧一头躺睡在木桌上休息。

     “吃饱了不干事吗?”见此,吴道嘴角勾出一丝坏笑,这可是【奴隶契约书】耶!如果是铭文师的【奴隶条纹】,且还奈何不了你,但【奴隶契约书】可以是附带精神攻击的!

     突然,躺在木桌上,正准备呼呼大睡的哥布林首领,浑身一阵莫名的剧烈疼痛,让他抱着头从木桌上翻滚下来,在地上哇哇大叫。

     终止了对契约奴隶的精神攻击后,吴道又在哥布林首领眼前,晃了晃手中【奴隶契约书】。

     精神攻击是一种极为少见的攻击方式,它直接攻击生物的灵魂和意识,让其感受到巨大的折磨与疼痛。据说当初威震天下的多洛克大帝,在其特设的王城监狱中,审判官就会使用一种精神攻击,用来折磨一些不忠心陛下或陛下想要杀死的人,无中生有出一些罪名,逼迫其承认。

     在承受了最折磨人的精神疼痛后,哥布林首领这才服从,缓缓爬起身子,走向木架。

     “呱啦哇!”一手指向吴道,哥布林首领一脸极不耐烦的对五名哥布林随口说了一声。

     吴道见此心中恼火,这不是还得让自己再吐五口鲜血的节奏吗?当即又使用了一次精神攻击,当做不敬王权的惩罚。

     再次遭受精神上的折磨后,哥布林首领不敢再有所大意了,用命令并附带祈求的语气,向五名哥布林耐心哇啦哇啦解说起来。

     见其中一名哥布林有了反应,想要签订契约后,吴道让亚洛基解开藤蔓,小心翼翼的在木桌上,与其签订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