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血统觉醒
    远在英国巫师界的一处贵族庄园,一位年轻的俊逸男子坐在书案前看着桌上的文件,神态从容,面如刀削,太阳的余晖从窗户上折射近来,悄悄的洒在他的身上,使他原本铂金色的头发染上了一层金光,显得更加的优雅而神秘,远远的看着如太阳神阿波罗降临一般。

     雷奥卡斯.马尔福一直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这一点毋庸置疑,有权有势、帅气多金,几乎是整个英国女巫的梦中情人,就算他已经结婚了,也不乏女人投怀送抱,毕竟情人什么的基本上是上流社会的一种潮流,如果你位高权重却没有一个情人来显摆,那是会被人看不起的╮(╯_╰)╭

     所以雷奥卡斯从来不缺情人,但不管这位贵族再怎么多情,家庭对于他来说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就算他对自己的妻子没有爱情,但相处久了,总会产生亲情的,对于马尔福来说‘爱情’这种东西太过奢侈,他们从出生起就注定要承担起整个家庭的责任,而理智的马尔福们很少有勇气去触碰‘爱情’这种东西,因为爱而不得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家族的荣耀永远是第一位的,而血脉的传承,血缘的羁绊才是永恒的,是谁也抹不掉的。

     所以说,一些通俗小说中出现的渣男搞外遇,小三挖墙脚,和谐家庭四分五裂这种事是永远也不会出现在马尔福家族里的。

     从这一方面来说,马尔福家的男人还算不是很渣的。

     今天,不知怎么的雷奥卡斯有点心绪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看了桌面上的文案有关于自己产业的,也有关于魔法部里面的,都和平常一样没有出现什么可以威胁马尔福这些古老贵族的新型贵族,或者出现新的势力来瓜分他们的领土。

     正当马尔福烦恼之际,整个马尔福庄园一阵颤动,紧接着整个庄园的鲜花争相开放,刹那间置身于花的海洋,亘古的乐章从庄园的深处传来,感受着庄园最真诚最庄严的祝福,雷奥卡斯感觉自己的身心都收到了洗涤。

     一切的异象虽然只维持了几分钟,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如果不是体内魔力的波动提醒着这一切真是发生过,雷奥还以为这一切只是自己的一个梦。

     “雷尔!”这在雷奥卡斯愣神的时候,老马尔福出现了书房的画框里。

     “父亲!”雷奥卡斯站了起来向自己的父亲微微行礼,“不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庄园会发生这种异象?”

     已经成为画像的老马尔福也算是庄园的一部分,刚刚的一切相信老马尔福一定清楚。

     “我的孩子,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你现在可以联系到阿布这个孩子吗。”

     “怎么今天的异象和阿布有关?”

     “不出意外的话就是阿布了,这是来自马尔福庄园的祝福,只有马尔福的直系血脉获得了无上的机缘,才能得到庄园的祝福,而且这种祝福在家族历史上也仅仅出现过两次,最近的一次也是在千年之前。”尽管成为了画像,但提到这种庄园的祝福,老马尔福的眼中还是出现了‘狂热’这种东西。

     “那阿布不会有什么事吧?”现在整个马尔福的直系血脉就只剩下他和阿布两个,很明显刚刚庄园祝福的对象不是自己,那么就是阿布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孩子了。

     “你说呢,如果出事了,庄园会出现‘祝福’吗?”老马尔福非常不华丽的白了一眼自己高大英俊的儿子,果然,不管马尔福再怎么阴险狡诈,一旦碰到和自家孩子有关的事智商就会下降。

     很明显,马尔福家主被自己的父亲嫌弃了。

     雷奥卡斯无奈的摇摇头,他当然知道阿布不会有什么事,但中国有句话是怎么说的——儿行千里母担忧——对就是这句,咳咳,这句话套在父亲身上也是适用的,毕竟儿子现在可是距离自己有万里远的中国,而且还是一个不到十一岁,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的小巫师(您确定?)。即使知道儿子身边跟着一个堪称人形兵器的小鬼,也是阻止不了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担忧的。

     让阿布跟着那神秘的一家是雷奥的一次豪赌,从阿布的只字片语中雷奥早已猜出里德尔一家并不一般,而且他们似乎也很喜欢阿布,秉着让阿布以后有一个强大的后盾,而间接的为以后马尔福家族的打算,所以雷奥放任了阿布的天性,并没有像以前的模式来教养他。

     虽然小阿布独在异乡,但两父子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用改良过的双面镜见面的,然后听着自家儿子用依赖的声音汇报着自己在中国的经历。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步步的成长,雷奥欣慰又遗憾——欣慰的是自己的孩子变得越来越出色,遗憾的是儿子的成长自己并没有陪在他的身边。

     从善如流的拿出与自己儿子联络用的双面镜,只是对接的并不是他的阿布,而是那个拐走他们儿子的小鬼。

     “下午好啊,里德尔先生!”楞了一下之后,雷奥卡斯很自然的打招呼,这个自家儿子的玩伴的实力可不像他的外表那样看起来那么无害。

     “下午好,马尔福叔叔,你是来找阿布的吗?”对于自己未来的泰山大人,魔王大人还是不敢得罪的,也知道对方是不会来找自己的,很识相的切入主题。

     “噢,是的,阿布那个孩子呢?”对于一开始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雷奥还是感到很奇怪的,要知道以前每次一拿起双面镜,第一时间出现的永远都是阿布的身影。

     杨炎清看出雷奥卡斯的疑惑,无奈的将身子移到床的一边,露出一坨,哦不,是一团被子,这是什么情况,雷奥卡斯疑惑的看着镜子另一边的乱七八糟的床铺。

     “好了,阿布,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了,而且马尔福叔叔来看你了,你这样他可是会担心的。”看着还在闹脾气不愿从被子里出来,杨炎清只能继续哄到,尽管他差不过已经哄了一个小时也没有一点成果。

     “阿布出来什么事,他为什么躲在被子里不出来?”看到这个情况,即使知道自己的孩子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也会忍不住担心的,毕竟阿布一直以来都是很尊重礼仪外表的,再人前这样任性撒娇是从来没有的事,至少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出现过。

     “呃,别担心,马尔福叔叔,阿布知道觉醒了血统,但一时接受不了自己的新造型,所以躲在被窝里生闷气呢?”看出雷奥的担忧,杨炎清连忙解释道,笑话,这人是跟着他们出来的,若真的让这位马尔福家主误会自家儿子跟着他们受了什么委屈,那以后还怎么拐他家儿子啊。

     随着杨炎清的解释,那被子神秘的一角终于被掀开来了,露出了一个毛茸茸的铂金小脑袋,而最奇怪的是脑袋上长了一对银色的狐狸耳朵,塔拉着,看得出主人的情绪不怎么高,小脑袋专出来后,看了一眼一旁守护的杨炎清,然后很傲娇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将后脑勺背对着他,看到双面镜里的自家父亲后,很乖巧的叫了一声“父亲!”

     当雷奥听见杨炎清说阿布觉醒了血脉之后,就被这股惊喜给炸蒙了,要知道在经历千年前的魔法的鼎盛时期之后,现在已逐渐步入衰落,早就没有巫师可以觉醒了,但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可以将血脉觉醒,雷奥从心底流露出一丝欣慰,他相信马尔福的将来可以再阿布的手上走的更远。

     当阿布将自己血脉觉醒后的小身子展现在自己眼前,并且暖暖诺诺的叫自己‘父亲’的时候,雷奥突然觉得自己要被自己的儿子萌呃满脸血了,天哪,没想到,阿布血脉觉醒的状态原来这么可爱,可能是因为能量的储存关系,所以小阿布本来就不高大的身材再一次的缩水,变成了四五岁的样子。当然最耀眼的还是那对尖尖的银色小狐耳,以及小PP后面那条晃来晃去的银色小狐尾。

     自己的孩子肿么可以这么可爱,好像抱在怀里揉揉肿么破?o(≧v≦)o←_←这是外表英俊,内心儿控闷烧的马尔福的心里活动。

     “咳咳。”雷奥猛的咳了几下,制止自己不华丽的冲动,勉强将自己的视线从自己萌翻了的儿子身上移开,转向一旁的守护者自居的杨炎清“能告诉我,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得到什么,就得付出相对的东西,觉醒血脉的代价,是什么呢?

     杨炎清看了一眼还在和自己尾巴较劲的阿布,无奈的摇了摇头,“昨天我想让阿布锻炼一下独自面对危险时的能力,但我低估了敌人的战斗力,让阿布独自一人面对了一些不太好的场景,最后导致阿布魔力暴动了,暴动之后魔力消散一空,之后就这样了。”这样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杨炎清老实的交代。当然其间省略了寸心看到阿布觉醒血脉后双眼红心抱着阿布不愿撒手,最后将阿布吓得不敢出被窝的事情。

     雷奥听了点了点头,虽然听上去就这么几句话但其间的凶险雷奥自然了解,但没有表示什么,这也是一种锻炼,危险与机遇相伴而生,马尔福家的孩子不是温室里的花朵,不需要被保护的太好。

     而一边小阿布满脸的愤恨,对于能够觉醒血脉阿布还是很高兴的,但是,为啥米那个小鬼觉醒血脉后身体像吃了增龄剂一般,蹭蹭蹭的往上涨,变成十四五岁的少年;而他却是要缩水到四五岁的小P孩——这也太坑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阿布其实是来卖萌的

     猜猜看,阿布觉醒的是什么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