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深夜!

     日本驻上海基地!

     “情况怎么样了?”房间里有点昏暗,白底红日的旗面占据着正中央,旗面之下摆设这两把武士刀,三本冈田穿着传统的武士服盘坐在正中央,两旁个盘坐着龙套‘甲乙丙丁’,哦不,是下属甲乙丙丁!

     “启禀大佐,属下不负所望,事情已圆满完成,‘猎物’已落入陷阱?”下属‘甲’毕恭毕敬的回道。

     “很好,这次我倒要看看那个英国人还能有什么能耐。”显然这样的答案,山本很满意。

     “大佐……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下属‘乙’有些迟疑的问道,显然对这次的计划还是没有那么大的信心。

     “八嘎!你这是在质疑大佐的能力么?”然后下属‘丙’很快的出来制止,其中不乏拍马屁的嫌疑。

     “不是,属下只是觉得这次的任务进行的太过顺利……”下属‘乙’紧张的快速为自己开脱。

     “怎么,这样也有问题!”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半道截了去,很显然这人‘懦弱’的性格不怎么受到同伴的支持,下属‘丁’也看不惯这人婆婆妈妈的表现。

     不过山本很快罢手制止了下属丁的话,示意‘乙’继续讲下去。

     得到上司的支持,‘乙’也不在似刚开始的小心翼翼了,语气也变得平和,刚刚开始稍稍停顿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接着道:“众所周知那个英国人很是狡猾,能在短短一年之内,进入上海权力中心内部,分割整个上海,其能力不可小旭,这固然有他身后的英国撑腰,但期间我们多少也和他明里暗里的对上过,每次我们都没占上什么便宜。”

     “你说这么多就是为了‘长他人志气’吗,再厉害又有什么用,马有失蹄,总会有他顾虑不到的,这不他小儿子不是落在了我们手里了吗?”

     “大佐息怒,属下讲的就是这件事,以我们不是没有找人暗杀过他们父子两,但没有一次成功,偏偏这次我们一次就得手了,属下怕有诈!”

     “呵呵,佐佐木说的的不错,事情当然没有那么简单,那个英国人的确不简单,本来我也是不想和他为敌的,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威严不可损,既然他一定要和我们作对,我们也不介意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 。。。。。。

     上海某公馆地下室

     一群最新培养的特工,皆白色衬衫、黑色底裤、长靴,聚在一起。

     “日本人出手了?”领头的一个张过目即忘的脸,但双眼睿智沉静。

     “是的,他们最近被英国人打压的狠了,早就沉不住气了。”回答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丹凤眼、薄唇,“不过好戏才刚刚看场,我倒要看看那位伯爵怎么破这个局。”

     “不要小看任何人,最近先不要这么活跃!”

     “是,先生!”

     “还有让红狼、黑蝎他们分别注意他们那边各自的情况,一有什么动向立刻汇报给我。”

     “是!”

     。。。。。。  。。。。。。

     英国大使馆

     “看来他们已经出手了,事情越来越有趣了!真期待Riddle先生知道儿子被绑走时候的表情啊。”酒红色头发的女人茗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笑的分外妖娆。

     “哦,亲爱的,你似乎忘了一件事,在你的男人面前想别的男人,要我怎么惩罚你呢,宝贝!”一庞的是一个长相粗狂的男人,双眼犀利,满脸胡渣。手一用力将女人扯到自己身边狠狠的吻了下去,女人也毫不示弱的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勾人的回吻。

     “啪”盛着红酒的酒杯落地,迸溅出鲜血般的酒色。

     。。。。。。 。。。。。。

     英租界里德尔公馆

     今天整个公馆的人都很压抑,女佣们连脚步都放的很轻,就怕惊扰了他们的主人,现在这个公馆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小少爷被人绑架了——那封恐吓信寄来之后,女主人已经一天没有下楼了,一直都将自己关在房间中。

     李嫂端着一碗粥在夫人的房间门口徘徊,犹豫着是否需要端进去,虽然夫人早已经吩咐过不让他们打扰,但夫人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这样下去小少爷没有被就回来,夫人的身子就先垮了。

     想了想李嫂还是敲响了房门。

     寸心此时正无聊的躺在床上,翻看着这个时代的一些流行的书籍,这是一个特殊的年代,人们主动或者被动的接受着新旧文化的交替,每个文人都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文学世界,也塑造了一群文学巨人: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郁达夫、徐志摩、程乃珊、张爱玲、苏青、柔石、丁玲、夏衍、施蛰存、阿英、柯灵、师陀、傅雷、包天笑、周瘦鹃、张恨水、郑振铎、潘汉年、叶灵凤、穆时英。

     很早很早以前寸心就看过他们之中很多人写的文章,现在自己却和他们生活在了同一个年代,真是一件不错的事。

     而那封歹徒寄来的所谓的恐吓信,就摆在一边,寸心粗粗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无非就是说你们的儿子现在正在我的手中,识相的话就拿很多很多的钱来交换,还有就是叫她的丈夫怎么怎么样,不然的话就撕票。

     里面的字并不是手写的,是机打的,那些人还算有些脑子,信上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这封信是今天她放学之后又一个小孩给她的,小孩子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后来经过盘问,是因为一个雪糕的引诱,才答应怪蜀黍将信给‘漂亮阿姨’的。至于怪蜀黍长什么样,小女孩就说不出来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情节还真是老套啊,不知是哪个缺心眼想出来的,(正在做下一步计划的某个‘缺心眼’打了一个喷嚏),不过虽然老套了一点,但一般家庭还真hold不住。寸心庆幸自己的孩子并非普通的小孩,不管怎么样有杨炎清这个浑身上下都开满金手指的小子在身旁,小阿布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

     真心的蛋疼啊,别的母亲知道自己的孩子被绑架之后都会吓得六魂无主,或者哭的死去活来,但现在轮到她却真心没有什么,要说担心的话,寸心还是比较担心绑架他们的那伙人,义无反顾的将自己献给反派boss当枪使用,勇气可嘉。

     对手太弱,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实在是有点无聊╮(╯_╰)╭

     不过装装样子总是要的,不然儿子被绑架了,你还开开心心吃好喝好的话,会让人怀疑你是后妈的。于是寸心就躲到房间里看小说了。好吧,现在她就是在得瑟,谁叫她老公厉害,儿子厉害,自己也厉害(当然这个的话有待参考),这个世界能威胁他们的实在是太少了←_←大家一起鄙视这货!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夫人,我是李嫂,你已经一天都没有出房间了,我给你端了一些粥,您先填一下肚子吧,不然小少爷回来,看见你廋了会伤心的。”

     李嫂很适时的打断了寸心无聊的游魂状态,寸心迅速的打理了一下自己,‘无力’的靠在床头,将刚刚看的《呐喊》整理好放在了一旁。然后拿起弃置在一旁的‘恐吓信’,露出悲伤憔悴的样子。

     “进来吧!”寸心‘有气无力’的说道。

     李嫂闻言将粥端了进来,看着自己的夫人憔悴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以前的夫人一直都是自信光彩的,从来没有看过她这么伤心过,想想也是,小少爷今年才几岁,一直被家人宠着,没吃一点苦,现在落在那些坏人手里,可真有的受喽。

     “夫人,你别太担心了,老爷这么厉害,肯定能将小少爷找回来的。”李嫂尽量开解这这个‘可怜的母亲’。

     “知道了,李嫂,你下去吧,我没事。”寸心还真装不来病弱女人,生怕李嫂发现她的异样,尽量低着头,不过这样的效果很不错,看起来还真有这么回事。

     很不容易将李嫂打发走了,寸心也无心在看书了,闭上眼睛,将神识扩散寻找着两个小崽子的下落,以前身旁天天跟着阿布这个小尾巴,现在突然没有了还真有点不习惯。算起来他们之中算她是最清闲的了,就算做了教师也一样,大学的课程并不紧凑,有时候一天都排不到课,她就会去逛逛街喝喝茶什么的,虽然她自誉为‘宅女’但来中国之后真的不宅,特别是老公儿子都有事业要忙的时候,她也会自己找乐子,比如会匿名像申报投一下稿,当然内容是她通过神识‘偷窥’来的一些东西,乱七八糟的都有,登出来也会扰乱一下那些‘大人物’的生活。

     她有自知之明,不会不懂装懂的乱参合杨戬的事,但这次的绑架事件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但看来二哥也预料到了这类情况的发生,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或许,他也想经过这次将那些人一网打尽,来中国已经三年了,是时候应该回去了。

     寸心隐隐的感觉自己要突破了,现在的状况很不稳定,毕竟这具身体并不是真正的壳子,她的元神可以化龙,但真身却不可以,这次的渡劫很危险,她必须回到最初他们设立的海底宫殿,毕竟那里的灵气最足,也更接近她本源的力量。

     等这一切告一段落,他们一家子也要回去了,对了,再过两年阿布也要到霍格沃茨上学了,不知道这辈子他们家的小清清(LANMAO:好肉麻啊)会不会接到通知书呢。

     。。。。。。  。。。。。。

     另一边,两个苦逼的.爹不着急.娘不担心的孩子正饱受着饥饿和寒冷,咳咳,其实也没这么惨,杨炎清的实力已经变态到冷热不侵了,而小阿布,他正再为自己将要做的事而兴奋,身体上的一些不舒服也暂时忘了。

     阿布毕竟只是普通的小巫师,不能随便的使用魔力,不然的话会遭到魔力反噬,而且如果用魔法作弊的话就不好玩了,也幸好,那些人因为他们两是小孩子的原因,并没有用绳子将他们捆绑住。

     但他们并没有急着找出路,虽然这个地方看着简陋,但四面都是墙壁,唯一的出路也有人把守,两个小孩的力量闯出去很难——当然这是在隐藏实力的情况下。

     毕竟在没有弄清楚具体的情况下,贸然行动会打草惊蛇,既然对方将他们弄到这里来,就不会养着他们吃白饭的。

     果然,那些人在将他们饿了差不多一天之后,就来了,杨炎清,悄悄使用了忽略咒,将自己的容貌隐藏了起来,毕竟,接下来他们会见到的人不简单,不排除他以前在一些场合见到的,到时认出他来比较麻烦。

     来人是一个女的,而且还是老熟人,三年前刚刚来中国的时候,寸心在白乐门和这个女人发生过冲突。叫什么已经忘了,反正是一个日本人。

     日本女人扫视了一圈,看到阿布的时候,那张鲜艳的红唇勾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然后对身边的人说到:“就那个英国小孩,你们给我把他带上。”

     阿布呆萌的望着这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炮灰女,有一种蛋疼的忧伤——这就是所谓的“母债子偿”吗,可问题是你们搞错了喂!旁边的才是她儿子啊!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中秋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