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第 42 章
    阿布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阴暗的仓库,身旁是正在活动自己的手脚颈骨的杨炎淸,以及……一些和他们差不多年纪的孩子,有男有女。

     这是——传说中的绑架?

     好吧,这是一件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绑架,望着一旁悠哉悠哉的的杨炎淸,小阿布有种揍人的冲动——如果他打得过他的话。

     这个小鬼,刚刚那些麻瓜用蒙汗药的时候尽然不提醒他一下,害他很丢脸的中了招。这件事决不能让父亲母亲知道,不然的话他能保证他的一身都将会生活在悲剧之中。

     杨炎淸一遍揉着自己的手脚,一边观察着躺在他旁边的小阿布,从他醒来时的’迷惘’,到’了然’,再到’愤怒’以及’无可奈何’,全都落在了他的眼中,看着气鼓鼓的小脸,杨炎淸自然而然的伸出了他的‘魔爪’……

     手感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幸好刚刚在麻袋里的时候将他护在怀中,不然的话一路上的磕磕碰碰,准得把他白嫩的皮肤印上几块紫青不可。想到这里杨炎淸的黑眸红光一闪而逝,被人用药放到,然后用麻袋背回来这样的事,两辈子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当时自己是假装昏迷,但被人这样对待真是……不爽!

     “甘姆(干嘛)……”脸颊被袭击的阿布‘恶狠狠’?的瞪着一旁的小鬼。什么时候了,还来捏他,到现在他都没搞清状况呢?

     不过唯一肯定的是这次的绑架并不简单,不然的话他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而是躺在软绵绵的床上,不是他对自己有信心,能对付得了那些绑匪,而是对旁边那位,好吧虽然他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现实就是这么残忍——那个小鬼比自己强,而且强很多。

     阿布知道自己的魔力和巫师界同辈人比起来要高出他们很多,但再强大也只是‘小巫师’,力气没有大人的大,魔力也无法自由控制,魔咒根本没有系统的学过,虽然跟着寸心阿姨学了一些功法,但那也只是刚刚开始学,还只是学到‘运气’,而且前期根本没有多少攻击力,所以说,现在的他其实和普通的麻瓜小孩没什么区别,跟了杨戬一家相处了那么久,阿布这点自知自明还是有的,不会像以前一样认为麻瓜像蚂蚁一样脆弱。

     但那个开了外挂的小鬼就不一样了,两人相处了这么久,杨炎淸的能力,阿布虽然不能全部知晓,但对付抓他们的那些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最后的结果是两个人都被关了起来,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想针对他们,而杨炎淸打算‘将计就计’。

     想到这里,阿布很愤怒的白了那个在他脸上为所欲为的小鬼一眼。

     感受到了阿布的直白的眼神,杨炎淸和识趣的拿开了自己罪恶的手,虽然小阿布炸毛的时候很可爱,但真的生气了,就不好玩了,况且现在也不是玩的时候。

     阿布只是一个正常的孩子,虽然聪明,也从小接受贵族精英教育,但再怎么早慧也不可能像他一样有着几十年的战斗经验,所以当时那些人想要用喷了蒙汗药的手巾捂住他们时他就知道了,尽量忍住对那些人出手的本能,假装晕倒,目的就是引出幕后黑手。

     而阿布他这几年还是被保护的太好了,虽然不舍得看到他受伤,但这是成长的过程,他以后的道路会十分艰难,阿布是他选择陪伴在身边的人,他不允许阿布成为他的弱点,上一世的阿布给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的成熟与强大,英国巫师界最富有的马尔福家主,黑魔王座下第一人,魔法部部长候选人,俊美、优雅、狡诈……这是他朋友以及敌人共同的认知,如果不是他的连累,他会活的更加的肆意。

     这一生的阿布有了他的引导,会变得更加的完美强大,而不是成为温室里德花朵,所以一些必要的磨难他会让他经历,而不是将他护在羽翼下。

     当然现在的阿布是不可能理解杨炎淸的苦心的,对于年龄只有9岁左右的阿布来说现在的情况并不怎么害怕,对于生活一直很安逸的孩子来说,在陌生环境下的冒险会另他们很兴奋,每个正常的男孩心中都有一个‘勇士斗恶龙’的梦,关于冒险,往往更能激发他们血液里的热血因子。

     不管以后阿布会变得怎样矜持高贵优雅,现在的他还是一个小毛头,对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隐隐的有着兴奋的期待。

     “这段时间,日本人变得很嚣张,他们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惹我们,但因为我们经常给他们明里暗里德下绊子他们也是知道的,在吃了几次亏之后,不敢正面和我们对上,但他们的手段一直很下作,也曾买杀手暗杀过我和父亲,但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前几天我们埋伏在日本人身边的探子跟我们汇报说那些人在我们身上讨不到好处,就把目标定在了你和母亲身上。”杨炎淸知道现在他们的处境,并没有说多余的废话,先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阿布交代了一下。毕竟,这次主要是为了锻炼阿布而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出手。

     阿布在地上躺了一会儿,缓解了一下蒙汗药的后遗症,才缓缓的坐了起来,对于杨炎淸并没有扶他起来这件事还是感到委屈,几年的相处,杨炎淸对他真的很好,虽然年纪比他还小一岁,但处处让着他,有一点磕着碰着的地方都会用法力为他疗伤,甚至他想吃什么,穿什么他都会为他准备效劳,若是以前发生这样的事杨炎淸早就将他扶起来,让他靠在他的身上,为他按压太阳穴,缓解他的不适。

     突然之间的冷淡让阿布很难适应。

     “如果他们的目标是我们的话,那为什么这里有那么多另外的孩子?”阿布疑惑的问道,毕竟是男孩子,感情不像女孩子那般细腻,虽然对现在的杨炎淸的态度有些不舒服但并没有闹别扭,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些人要绑架他无非就是在杨戬叔叔那里讨不到便宜,就从他这里下手,毕竟绑架一个一个落单的小孩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一直以来杨戬他们对外宣称阿布是他们的二子,虽然外表不同于里德尔他们的黑发黑眸,但与之交好的人都知道他们一家对小儿子的宠爱,像大部分家庭一样,因为长子需要继承家业,所以对长子的教育通常是严厉的,不容他做错一丝一毫,但对小儿子又格外的疼爱与纵容。

     按照正常的绑架方式一般是他们把阿布绑起来,之后向杨戬他们提出要求,然后再给阿布吃一点苦头,在还回去。

     但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就单单这一次绑架不知有多少势力参与,但很显然日本人的主谋,并且在谋划很大的一盘棋,上海的势力错中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英国伯爵幼子在中国的地盘上被绑架,毫无疑问中国政府会牵扯在内,而绑架的人大都是从事黑帮交易的,那些三教九流的

     帮派势力也逃不掉,还有杨戬他们生意场上的竞争者也不乏卑鄙无耻的……

     总之,日本人就是想搅浑这趟浑水,然后坐收渔翁之利功成身退,他们并不想让阿布活着回去,动不了老的,他们就只能拿小的出出气。

     显然,现在阿布的处境很危险。

     “对于这次绑架,他们主要针对的是你,毕竟你虽然很少出现在人的面前,但你的特征太明显。”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在大都会的上海依然很少见。

     他们要抓的只是阿布一人,而正主杨炎清——里德尔大少爷——伯爵的下一任继承人——经常给他们找麻烦多的ViRiddle反倒成了顺带的了。

     这也难怪,正常人是绝对想不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突然之间变成一个□岁的孩子的,而且那些绑架的人毕竟是一群生活在底层的人,与杨炎清并没有交集,根本不知道杨炎清的相貌。

     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在政商两界素有小狐狸之称的,另无数人谈起来咬牙切齿的,被年轻一辈称为‘恶魔征服者’的ViRiddle也被他们抓来了。

     对于现在关押他们的地方杨炎清明显很感兴趣,没想到因为一时兴起,假装昏迷被带到这里,还真让他发现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早就听说这几天经常有一些孩子失踪,没想到都到这里来了,只是不清楚那些人抓这些孩子到底是为了什么,看上去并不像是拐卖那么简单。刚刚来这里时他透过麻袋看清楚了他们走来时的路径,他们现在被关押的地方是在一个山洞里,而且还路过一个重兵把守的地方,执勤的士兵都戴着防毒面具,看上去里面应该是一个病毒实验室。

     而这些和他们一样大小的孩子,他们的眼神呆滞,个个面黄肌瘦,看上去像是活死人一般。杨炎清的眼神闪了一下,事情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好玩。

     “你怎么了,问你半天了,怎么不回答我?”望着陷入沉思的杨炎清,阿布小动物般的第六感告诉他——事情大条了,不过这小家伙并不紧张,事情越难就越有挑战性,更何况小鬼还在他身边呢,直觉告诉他,小鬼是不会让他受到伤害的。

     望着一脸兴奋的小阿布,杨炎清突然感觉很无力,果然,自己精心设计的‘成长计划’阿布并没有太当真,反而把他当成一次闯关游戏对待,看来自己一直呆在他身边,阿布是长不大了。

     但放任他一个人,他又不舍得,就怕小孩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受到什么委屈,杨炎清郁闷了,这种养儿子的心态是从何时出现的,好憋屈来着。

     “阿布……”过了好一会杨炎清开口道,“事情现在已经超出我的预料,很明显,那些人并没有打算让我们活着回去,这次的事件参与的人很多,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能在上海这个地方说得上一句话的都有参与,上海平静太久了,那层窗户纸即将戳破,这次事件就是导火线,而我们这两年高调的出现在人前,嚣张的打破了上海的局面,很多人看我们很不顺眼了,但有忌惮我们的势力并不敢拿我们怎么样,只是无意中我们也成了别人的靶子,只要有事,我们将第一个陷入其中…….”

     阿布似懂非懂的听着,但也知道他们现在四面楚歌的局面,只是做大事本来就是要胆大,杨戬他们并不怕树敌,甚至连绑架这种事他们自己也参一脚,现在他们家就阿布最弱,所以才来这么一钞实战演习’,让这个小家伙从在吸取经验。

     “他们并不清楚我的身份,从一开始我就对自己用了忽略咒,他们只是将我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孩子,我并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所以接下来的事,就看你的了,我的小阿布!”

     差不多忙完这一阵,他们也该回英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