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神秘男人
    这几年来的修身养性,杨炎清自认为自己的脾气修养的很不错了,至少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对看不顺眼的人动不动的就给一个‘钻心腕骨’了——只会在被人将人给阴死而已。

     对于日本人,杨炎清虽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但不知不觉的受到寸心的影响,对这些穿屎黄色衣服的人很看不顺眼,这几年在上海也没有少整治这些人的。

     看着闯入车厢间接导致阿布噎住的这一队日本人,杨炎清当然没有好感,但也不会傻不愣登的在众目睽睽的将这些人解决。但整治这些人的方法多的事,先弄清楚情况再说。

     相对于杨炎清表面上的平静,另外几个人就好不到那里去了,之前那个胆小好奇的小男孩,在看到出现的这一大群日本兵时就已经吓得钻进了一旁老妇人的怀里,但那两黑溜溜的小眼睛还是悄悄的打量着这一队人。

     那些工人装扮的衣衫褴褛的人也个个拘谨的站了起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安,现在是日本人最猖狂的的时期,而作为这个国家的真正的主人,看见这些‘外来者’却像老鼠见了猫一般畏缩或者像狗见了主人那般摇尾乞怜。

     很快那些日本人将这个车厢给包围了,杨炎清皱了皱眉,似乎又发生什么情况了。希望不要打扰到他的行程。

     那个肥头大耳的猥琐中年人,早在看清来人时就推开了挂在他身上的女人,谄媚的走向那队日本兵,对着前面军官打扮的人点头哈腰的问道:“太君,您吩咐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那个东西就在那个男人身上,我一直跟着他,看到他将东西放在皮包里!”,那个狗腿样,连盘在杨炎清手腕上的纳吉尼都要翻白眼。

     而那个军官摸样的日本人看都不看那个中年人一眼,直接推开他,目光直接定在了那个看报的男人身上。

     看到这一幕,杨炎清囧囧的想到了上一世,那个时候他的灵魂已经分裂了好几份,分裂后的后遗症是巨大的,做事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三思而后行,脾气变得暴躁,再也不懂得伪装,做事独断专行,不计后果,对待下属也没有了之前那般的心平气和,反而将他们作为奴隶一般对待,后来的食死徒更是良莠不齐,很多惧怕他暴戾的人都是像眼前的这个中年人一般。

     不过不同的是曾今对他点头哈腰的至少是他的下属,是食死徒这一阵营的,而面前的中国人,却对着一个侵略自己国家的人像狗一样摇摆乞怜。

     虽然这样的人不管在那个朝代,那个国家都有,但杨炎清看了还是有一种置身事外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感。——从旁观者的角度看,中国之所以会被侵略成这样,这些不知礼仪国耻的‘蛀虫’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阿布小狐狸好奇的看着这一幕,后面蓬松的小尾巴无意识的摇着。

     车厢很小,本来就容纳的差不多的空间,来了这一对日本人兵之后显得更加的挤,也更加的压抑。

     那个男人除了在那群日本人进来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外,就继续低头看报了,并没有将闯进来的人当回事,看着这个人的表现,杨炎清眼底露出一丝笑意。

     而且,这个男人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是一个没有任何法力的凡人,但身上却隐隐的透露出一丝的神力,这丝神力微乎其微,要不是天天和自己的父母呆在一起,杨炎清还真辨别不出来。这使得杨炎清对这个男人的身份产生了一丝兴趣。

     “你,抬起头来。”那个带头的日本人汉语说的不怎么好,很僵硬,但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

     闻言,男人放下了报纸,抬头望向站在他面前的日本军官,明明是一张正气平凡的脸,但挂着的那一丝邪笑,破坏了男人的整体形象。

     “这位太君,请问您找鄙人有什么事吗?”男人一改之前给人‘知识分子’的形象,也不站起来,而是吊儿郎当的将手撑着脑袋问道。

     这一句话下来,整个车厢的气氛降到了冰点,虽然男人的的语气还算还算恭敬,但这态度实在是说不上好,甚至是故意的敷衍。

     这是非常时期,日本人杀一个中国人根本不算什么事,这人这么嚣张,想找死吗?

     日本军官好似没有在意他的态度,而是上上下下的将他打量了一遍,然后看向他身旁的皮箱,直接命令道:“把这个,打开!”

     “太君,这是我的私人物品,您没有资格搜查。”男人部位所动。

     那个日本人也不指望男人自己动手,直接招呼手下,强行将皮包夺过来,男人也知道敌强我弱,只是意思意思的阻止了一下。

     皮包被强行的打开,一大堆的女士内衣,三角小库抖了出来。杨炎清就坐在男人对面,两人对峙的时候也没有像别人那样躲开,和阿布两人光明正大的‘看戏’,对于这戏剧性的一幕,也没有感到惊讶。

     男人一看就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怎么可能被这样一个肥头大耳的人跟踪而不自知,很明显,那个他们要找的东西已经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被藏在了更为安全的地方。

     看着这一对内衣裤,那个所谓的太君的脸色刷的一下变黑了,转身就给了那个中分头胖子一记耳光:“八嘎,没用的东西!”

     “太,太君,请相信小的,小的,真的看到他把东西放到皮箱里的,不然给小的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欺骗太君的……”胖子哭的很凄惨,左半边的脸颊已经肿起,本来就小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但嘴里不停的发着‘誓死效忠太君’的誓言,末了还总结上一句,“太君,这个人肯定有接应的人,我敢保证东西一定还在这火车上,我建议等一下我们将火车上的人全都抓起来检查一遍。”

     现在是非常时期,很少有人会乘火车前往外地,所以车上的人并不是很多,就前边几个车厢有着零零散散的几个,后面的几个车厢根本就没有人,要全部抓起来审问也不是难事,那个日本军官想了一下,也同意了这个建议。

     那些日本兵听到命令就出了这节车厢,紧接着另外的几节车厢出现了几声惊呼声。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告诉你们,这里是中国人的地盘,容不得你们这班放肆!”这是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愤怒中带着惊恐。

     “太君,我们什么也没有做,请放过我们吧!”这是一个柔弱女人的哀求的声音。

     “妈妈,妈妈,我怕!”小孩子懵懵懂懂的惊吓声。

     ……

     五花八门什么声音都有。

     但很快发出了一声枪响,之后就归于平静,显然大家被这一声枪响给唬住了。

     自然杨炎清的车厢也没有特例,整个车厢除了杨炎清,不管是那两个老妇人和小男孩,还是衣衫落魄的看似工人的男人,都能被捆绑了起来。

     那个日本军官显然有意识的忽略了杨炎清,毕竟杨炎清的外貌实在是太出色了,最近几年和杨戬两人在上海搞风搞雨,明里暗里的和日本过意不去,让日本人非常的头痛,日本上层已经拿到关于他们的第一手资料,其中就有他们的照片,知道这两人的身份复杂,并不怎么好对付,直接和他们作对,讨不了好处。

     虽然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杨炎清的身份,但对于这个出现在这里的英国男孩,他还是不敢得罪,而且今天要找的东西非常的重要,而且他也不相信那些中国人会把东西交给一个外国人,就算杨炎清有嫌疑,也是最小的,几乎等于零,他不想得罪杨炎清再让这件事节外生枝。

     对此杨炎清不做任何表示,看来这个日本人还是有点眼色的,只是他在不清楚的情况下已经得罪杨炎清了,就算在怎么小心,也不能免除杨炎清的报复——要知道魔王这种生物向来都是小心眼的。

     杨炎清抱着阿布销毁一起看着那些日本人翻箱倒柜的搜查,连人身上的衣物都不放过,有姿色的几个女人被吃尽了豆腐,却敢怒不敢言。

     但结果依然什么都没有找到。

     这使得那个日本军官有些恼羞成怒,随手抓起身边的一人将枪口对准那人的脑袋,向一旁的男人说道:“齐先生,如果您不想让你的同胞去见阎王,最好就乖乖的告诉我你将东西尝哪里了,不然我就开枪了。”

     日本人抓的正好是那个和杨炎清同一车厢的带着小孩的老妇人,小男孩本来就被这一系列变故吓懵了,就算被抓起来也一直靠着自己的奶奶,现在看到坏人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奶奶,差点害怕的哭出来。

     但被一旁工人摸样的男人给捂住了嘴巴,在这些中国人眼里日本人是最没有人性的,他们怕小孩的哭声让这个日本人注意到他,然后将枪口对准这个孩子。

     显然老妇人已经害怕的只打哆嗦,但并没有求饶,看到自己的孙子被人捂住嘴巴,反而感激的看那人一眼,只要自己的孙子没有事就好。

     那个男人也一反刚刚吊儿郎当的摸样,神情变得凝重,显然他低估了日本人的无耻,在他的设想里,日本人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多就是把他带走严刑拷打,但没有想到他们会拿自己的同胞来威胁自己。

     现在他也进退两难,只能尽可能的想尽办法拖延。

     “你们要的东西根本就不在我的身上,刚刚阁下想必也搜查过了,就算再问也是一样。”虽然这样说但额头上的汗珠却是不受控制般的毛了出来。

     “呵呵,齐先生,你们中国有一句古话叫——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今天不管你怎么狡辩,如果不交出那个东西,那么这个火车上的人一个也跑不了。”说着‘碰’的一声,毫不犹豫的开了枪,子弹从老妇人的脑门上穿过,带出一串血珠,落在在孙子的脸上。

     “奶奶——”小男孩懵了,这一切的变故太快,那个捂住男孩嘴巴的男人也惊住了,没有及时抓住男孩,以至于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男孩扑向了那个日本军官,拼命的打他的腿,“你放开我的奶奶,坏人,坏人。”

     很快那个军官将尸体向一旁一推,在小男孩想去扶住的情况下,单手将他拎起,眼神凶狠的看着那个男人——如果不说,下一个就是这个男孩。

     “你这个畜牲!”那个被日本军官称为‘齐先生’的男人咬牙切齿道。但话刚说完,就被一旁看管他的日本人一拳打在肚子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呦——”一直看着这边情况的阿布早就在那个军官杀死老妇人的时候,就想要出去和人拼命了,但却被杨炎清牢牢的按在胸口不能动弹。

     也是那个日本军官太过自大,虽然他忌惮杨炎清的身份不敢将他怎么样,但杨炎清从外表看就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他并不将杨炎清放在眼里,所以并没有将他‘请’出去,而是当着他的面残杀中国人,也是想给杨炎清一个警告,让他别多管闲事。

     当那个齐先生一口血吐出来的时候,杨炎清的瞳孔就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而阿布也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因为那口血尽然带着灵气!

     看到现在杨炎清也基本知道了这些日本人的目的了,而且也基本弄清楚那个‘东西’藏的地方了。

     杨炎清不动声色的看了齐先生一眼,能对自己这么狠,果然不能小看凡人。

     看在这个人对自己这么狠的分上就帮他一把吧!

     杨炎清一边想一边安抚怀中不听话的小狐狸,乖!我这就去救人,别动,不然等一下没有小银鱼吃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声明一下,杨炎清不是那种‘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的人,在他眼中所有的凡人就如蝼蚁,所以那个死去的老妇人本根就不能使他产生心里触动;而他后来之所以救人,是因为他猜到了那个日本人想要的‘东西’,所以顺便帮他们一把。

     还有这一章写的好纠结。

     而谜底下一章揭晓!顶锅盖再次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