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前黑魔王的保父生涯一
    虽然早已告别前世,但几十年来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重生后的杨炎清依然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喜好,房间的装饰依然以冷色为主,主色调一贯沿袭着斯莱特林风格的银绿色。

     此时已是深夜,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还没有像21世纪那般有着‘夜猫子’的习惯,即使有“十里洋场”之称的上海也一样。所以除了一些零星的娱乐场所还灯火嘹亮,其他的地方一片漆黑。

     里德尔公馆的也是一样,整个公寓只有一个房间闪着微弱的光,估计其他的人都已经睡下了。

     杨炎清靠在床头,整个房间只有床头那盏台灯发出微弱的光亮,一直以来的习惯使他无法这么早快入眠,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达到大圆满境界,身体根本不需要睡觉这种事。

     马上要回英国了,阿布也快要十一岁了,再过一年他就要到霍格沃茨上学了,其实杨炎清也想过直接带阿布去闯荡更加广阔的修真世界或者是神魔世界,而不是呆在这灵气稀少的二次元界面。

     但这也只是想想,阿布毕竟不是他的附庸,他有他独立的思想以及人格,他有他的责任,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或者事没有办法割舍,他的人生在这里起步,那个在这个世界将是他成长的第一个站点,他会陪伴这着他的小伴侣经历接下来的人生,所以他会陪伴阿布去霍格沃茨。

     但现在阿布的情况实在是不适合出现在他的家人面前。望着胸前睡得四仰八叉的小狐狸,杨炎清无奈的摇摇头,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小家伙睡得这么‘霸气’呢?

     还记得上一世的他们刚刚确定关系的时候,两个人也曾如胶似漆过一段时间,每次完事后,阿布都睡得很含蓄,有时候侧卧,有时候就枕着他的手臂睡过去,一个晚上连翻身都没有几次,和现在霸道的小家伙完全不一样。

     杨炎清替阿布小狐狸整了整下滑的小被子,越来越感觉自己是将这个小家伙当儿子养了,每次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杨炎清都会很兴奋,他一直想将阿布这个宠着,虽然这并不利于阿布的成长。

     在回英国之前必须先解决掉阿布血统觉醒的后遗症,如果现在将阿布交给他的家人,他敢保证会收到阿布父亲一个有好的‘阿瓦达’。自从阿布变成小狐狸之后就没有在和雷奥克斯用双面镜联系过,因为时间也短,再加上回英国的时间已经临近,所以并没有引起这位马尔福家主的怀疑,一直以为自己的儿子血统觉醒后适应的很好。

     。。。。。。

     而另一边,杨戬和寸心也没有睡,两人做完某种运动之后,寸心就靠在杨戬身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二哥,你说我们是不是和狐狸很有缘的,想当年伐纣的时候苏妲己也曾钟情过你,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曾亲自前往战场,其实被我们抓起来了还是要往你身边凑,还有狐妹以及她的女儿小玉都和我们有着剪不断的纠葛,现在又加上阿布这个小东西,四个人刚好凑成一桌麻将了。”寸心抓起杨戬胸前的一缕卷发,无意识的转着圈圈。

     杨戬打断了妻子在自己身上的点火动作,一个翻身,又将寸心压在身下,要知道男人的前胸地带也是很敏感的,寸心这样挑逗,明显是在暗示他再来一次,杨戬又不是什么柳下惠,娇妻在怀自然不会无动于衷。“亲爱的,你是在吃醋吗?苏妲己狐妹什么的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靠!二哥你不会被人穿了吧……”寸心真的被杨戬那句‘亲爱的’给HULD住了,虽然在英国这句话很平常,但二哥在单独相处的时候都是和保守的,从来都不会说这么肉麻的话,要知道杨戬一直都是那种表达方式很含蓄的闷烧派!

     最后寸心的话语沉默在杨戬的法式热吻中!果然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很重要,一直和那种‘上流人士’接触,杨戬在情爱方面也更加的‘热情’了,可喜可贺!

     当然这是夫妻间的情趣,这样的杨戬,除了寸心谁也看不到。

     。。。。。。

     第二天一早,杨炎清就带着阿布小狐狸和美女蛇纳吉尼前往了青丘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山海经海外东经》。这和原来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同。

     之所以想带阿布去那里看看,也只是想去看看那里有没有遗址留下,毕竟在寸心和杨戬并不是什么妖修,很多事情也不敢贸然解决,就怕会断了阿布的修行之路,既然阿布能觉醒九尾狐的血统,就证明在这个世界真的有九尾狐的存在,让他们两个小的去见见世面也是并不错的。就当是一次小小的游历,增长一下见识也不错。

     青丘山位于基山再向东三百里的地方。具体在哪里还真说不上来,这个世界也有着九尾狐的传说,记载着关于九尾狐的传说最早是出现在《山海经》。“青丘之山杨炎清是乘火车去的,现在的阿布魔力很不稳定,如果杨炎清使用法术,阿布也会受到影响。

     按照寸心所给的记忆,青丘山应该在山东这一带,1931年9月18日在中国东北爆发的一次军事冲突和政治事件。日军以中队炸毁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为借口而占领沈阳。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与中国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这次事件爆发后的几年时间内,东北三省全部被日本关东军占领,而相对的山东省这一带也受到战争的影响,这一地区并不太平。

     当然现在人类的战争已经威胁不到杨炎清了。这也是他敢单独带阿布出来的原因。

     纳吉尼小姐环在了他的手腕上,阿布则窝在他的怀里休息,因为要维持强大的魔力,阿布现在连动一下都会消耗很多,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阿布都在睡觉。

     对于阿布现在的状况杨炎清有点心疼,但又无能为力,这也使得他迫切的想要成长,现在的他依然很渺小。

     上海是目前中国最发达的城市,所以暂时并没有受到战争的影响,但出了上海的地界,从窗口看外面的风景就显得很萧条了,到处都是残垣颓壁,偶尔看见的行人也衣不蔽体,面黄肌瘦。

     对于这些,杨炎清一点心理波动都没有,这就是战争,上一世他还发起过,死亡和萧条是在所难免的。

     和杨炎清同一个车厢的人还是比较多的,他的对面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戴着一个宽边礼帽,低着头看着手中的一份报纸,看上去像一个有着‘先进思想’的知识分子。

     在这节车厢中,就杨炎清和他穿的最体面,另外的几个分别是穿着老式花布衣的老妇人,她带着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男孩,两人的身上都打着补丁,但看上去很整洁;老妇人的对面是一对看上去很亲密的男女,男的也穿着西装,但可能是他体型比较大的原因,啤酒肚、双下巴,外加中分头,使男人看上去特别的猥琐,而那女人身材苗条,穿着时下最流行的旗袍,笑的风姿错约,丝毫不在意男人摸着她大腿的手;另外几个都是男人,好像都是同一伙人,都是短衫打扮,看上去像是工人之类的。因为几个位置都坐满了,所以有几个人站在,用方言聊天,对此杨炎清在博学也没有听懂。

     可能是第一次做火车的缘故,小孩显得很拘谨,双手缠着身边的夫人一直没有放下,但那看上去很机灵的大眼睛,不住的往杨炎清身上瞄。

     这不能怪他,毕竟杨炎清虽然是黑发黑眸,但他的眼眶深邃,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他是一个外国人,而且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加上出色的外表,在这个车厢里显得鹤立鸡群。打量他的人并不单单这是这个小男孩,只是那些人的眼神比较隐晦,一般人感觉不到而已。

     要是以前杨炎清早就丢几个阿瓦达过去,让这些敢打量黑暗君主的人去见上帝or阎王了,但重获一次杨炎清对这些东西也看淡了,并没有在意这些人的目光。

     坐车是一件比较无聊的事情,特别是一个人坐的时候,没有人聊天时间就会过得很慢,杨炎清假装从身后的背包里——实际是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本小说,来打发着无聊的时间。

     这本书叫《红与黑》,杨炎清很喜欢这本著作,小说主要围绕主人公于连个人奋斗的经历与最终失败,尤其是他的两次爱情的描写,广泛地展现了“19世纪初30年间压在法国人民头上的历届政府所带来的社会风气”,强烈地抨击了复辟王朝时期贵族的反动,教会的黑暗和资产阶级新贵的卑鄙庸俗,利欲熏心。因此小说虽以于连的爱情生活作为主线,但毕竟不是爱情小说,而是一部“政治小说”。——摘自度娘!

     这本书的文笔和犀利,里面的世界其实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有时候看看这些名著也有利于思想境界的提升,尽管四周很吵闹,但杨炎清看的很入迷,和对面的那位先生一样,一人看书一人看报,隔绝了车厢里的喧哗。

     “呦——”阿布醒来的时候发现置身与一个陌生的地方,但抬头就看到了杨炎清看书的身影,本来阿布并不想打扰他的,但没办法,他的肚子饿了!

     听到小家伙的声音,杨炎清也发下了书本,出于对自己小孩的了解,杨炎清嘴角挂上了宠溺的微笑,放下书本,双手将阿布托起:“小家伙这么快就饿了?再这样下去你快要变成小胖纸了!”

     “呦——”小狐狸傲娇的将小爪子往杨炎清脸上拍,什么吗,马尔福是最在意外貌的,竟然这样说伦家,伦家也只是吃的稍微有点多而已。

     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杨炎清当然舍不得让自己的小伴侣挨饿,手伸进包包里,用包包作掩护将空间戒指里寸心提前做好的一份小银鱼拿了出来,阿布看到杨炎清手中的餐盒,自动的跳到面前的桌上,与杨炎清面对面,等着他投喂。杨炎清自然而然的做起了老妈子的工作。

     在旁人眼中就是一个有钱少爷温柔的喂养自家宠物的画面,特别是那只看上去像狐狸的小家伙,每次吃到小银鱼的时候身后的双眼就会眯成一条小缝,小耳朵抖一抖,小尾巴就会摇一摇,很有做萌宠的自觉——因为阿布的魔力太低,现在他只能维持一条小尾巴,这也是杨炎清让他出来的原因。

     这样的画面诡异而温馨,虽然很多人觉得在这个饭都吃不饱的年代,这位外国少爷竟然喂宠物吃鱼很奢侈,但碍于杨炎清无形的气场,也没有人说什么,最多就是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往他瞟几眼。

     那个七八岁的小孩也一脸垂涎的看着杨炎清手中的鱼,不过显然他的家教很好,并没有做出让人反感的动作,杨炎清就无视了,如果是寸心在的话还会给他一些小零食什么的,但对于前魔王来说,他并没有‘尊老爱幼’的习惯。

     正当阿布吃的很专心的和投入的时候,车厢的大门被扯开,发出一声很大的声响,于是,不出意外的——小阿布噎住了!杨炎清快速的放下手中的银鱼,将阿布带入怀中轻巧他的背,发觉阿布缓解之后才咪起深黑色的双眸,看向闯入的那群嚣张的穿着日本军服的人。

     的保父当的还不错吧,小阿布继续向萌宠发展!作者有话要说:杨炎清还有在挖几个日本人来溜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