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所谓小三(一)
    寸心赤着脚慵懒的躺在客厅巨型的沙发上,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拿着一张报纸面无表情的看着。

     报纸上的一张照片占了很大的比例,虽然是一张黑白照片,但显然拍照的人技术很好,画面很温馨,上面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微笑的抱着一个精致的孩子,洁白如玉的手温柔且宠溺的捏着孩子小小的鼻尖……

     这是今天的报纸,而上面报道的是昨天在圣约翰发生的事,其中包括郑海生激情的演讲和自杀表演,杜飞和袁杰的英勇抢救,以及寸心最后的霸气侧漏的救场。看完后寸心将报纸随手放在一边,无聊的伸了一个懒腰——这人已经懒得无药可救了。

     “夫人……”李嫂站在一旁有些欲言又止,每天主子们定的报纸都是由她和老李整理的,所以今天报上的内容她也清楚。今早老爷和少爷看到这份报纸时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在身边伺候的两夫妇明显的感到了室内的气温降了好几度。

     李嫂早年是一位王府格格的贴身丫鬟,更是从小和格格一起被教养,可以说格格学什么她也跟着学什么,学识见识一点也不比一般的大家闺秀差,对于自家夫人登报这件事她也不可能傻乎乎的觉得是一件荣幸的事。

     “嗯,什么事?”寸心心不在焉的问着李嫂。好麻烦啊,再过几天她就要去圣约翰任教了,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当成‘名人’被瞻仰的感觉可是很蛋疼的,而且突然来了这样一出,二哥和宝宝的工作量也会加大的!当时她肯定脑抽了,才会去上台出风头,啊~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啊!

     “那个,我们府外有一大群记着候着,说是想采访您!”那些个记着不是一般的讨厌,这样大摇大摆的堵着人家的家门口,算个什么事啊?

     “噢!门口的守卫是吃干饭的?”再怎么说这里是英租界,那些记者够嚣张的啊?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堵截日本人的窝。

     “那个守卫只能将他们堵在门口十米之外,吓唬吓唬他们,但并不管用,他们并没有喧哗吵闹,只是安静的守在外面,守卫不能将他们怎么样?”而且一般这种报社都是有靠山的,谁也不想将事情弄大。

     “嗯,知道了!”寸心听后依然没什么表示,仿佛是一个局外人一般。

     其实,这件事寸心真的没放在心上,她本身就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人,加上有自家老公做靠山,做起事来更加的肆无忌惮——应该庆幸她不是一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人,不然二哥就什么事都不用做了,直接跟在她身后替她擦PG就行了。

     偶尔的一次‘出风头’就引起了这些不必要的麻烦,寸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着寸心拿起旁边的电话,熟练的拨了一个电话,过来一会儿电话接通了:“您好!”是一个很清脆甜腻的女声。寸心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我找Tom Riddle!”为什么她嗅出了小三的味道。

     “请问您是?”

     “我是他的妻子。”看来自家二哥的行情不错吗!

     “不好意思,夫人,董事长在开会,现在恐怕不太方便!”话筒另一边的女声有些迟疑,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没关系,他什么时候开完会,到时我再打来!”寸心拿起一旁的一个苹果咬了一口。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

     “这个我不大确定,要不这样吧,等董事长开完会,我会转告的。”听起来越来越像挖人墙角的小三了。

     “好的!”寸心挂了电话。

     三两下啃完了手上的苹果,寸心转身去了厨房,快中午了,做点爱心午餐给二哥送去!走到一半,想了想又转身,对一旁的李嫂说到:“中午多准备点吃的,到时就分给外面的一些记者。”

     “好的,夫人!”虽然不清楚自家夫人想干什么,但主子吩咐的她会照做,聪明人不会去问太多的‘为什么’。

     一盘酱牛肉,一份玉米骨头汤,黑米蒸莲藕,最后一叠青绿菜心,三菜一汤,寸心吩咐一旁想帮忙却插不上手的老王(他们家的厨子)其打包好,自家回房间去换衣服。

     刚到楼上就看见睡眼朦胧的阿布穿着大白兔睡衣揉着眼睛从的房间里出来:“呀!阿布小宝贝,你不是昨晚回家了吗?”昨天这小家伙听了寸心讲的话,就想自家的爸爸妈妈了,于是昨晚寸心就让自家儿子带‘小媳妇’回‘娘家’了,怎么今天又看见他从自家儿子房间里出来?

     “寸心妈妈早!”这小家伙刚刚睡醒,自己还在云里雾里,看见寸心只是习惯性的叫了一声。

     寸心叹了一口气,将这个越来越迷糊的小家伙重新抱回了房间,虽然小家伙穿睡衣的样子很萌很可爱,但等一下肯定会和自自己一起出去的,除了他们一家谁也不能看到这么萌的小东西。

     直到阿布被寸心扒下大白兔睡衣只剩下一条小内内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现在自己的处境,窘迫的用小胖手捂住自己的草莓小内内。

     “寸心妈妈,你怎么在这里?”

     “清醒了?醒了就换衣服,还有这个问题是不是应该由我来问你?”阿布只是一个小巫师,体制和普通的人类小孩并无多大区别,所以寸心也没怎么逗弄这只呆萌小包子,边说边给他穿衣服。

     这些衣服都是寸心做的,布都是冰蚕丝编织的,本来是留给自己的怪胎儿子的,但现在他用不上了,正好稍稍修改了一下给他媳妇穿。这小家伙,可不像他儿子,穿个衣服像要他命一样,而且恰恰相反,每次寸心给他做衣服,都屁颠屁颠的在寸心面前晃,顺便提出自己的一件,等衣服一做好,不需要睡的丰富,马上拿回自己房间里换了。

     阿布虽然个子小小,但身材比例什么的都是一等一的,穿起来特有小王子范,对于自己身上的白色小小西装还是很满意的,特别是知道这件衣服的材质以及作用之后,就更加喜欢了,前面的前面已经说了,阿布是一个小财迷,咳咳,虽然他自家不承认,但这是事实,所以对于寸心时不时的拿出一些宝贝当日常用品,并且给他用的时候,阿布是最高兴的,自己用不完还会拿回家给自己的父亲母亲祖父祖母用,看多孝顺的孩子(马尔福一家还能有更加丢脸的事吗?)。

     将阿布整理好,就吩咐李嫂带阿布下楼吃点东西,自己再回房换衣服。

     “寸心妈妈,这是怎么回事?”当寸心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阿布也差不多吃好了,正拿着那份被寸心随手摆放的报纸看,因为人矮,两只小腿在椅子上晃来晃去。

     “这个啊,因为妈妈的一时的间接性抽风然后得到的应。”(╯3╰)╭寸心无所谓的耸耸肩。“放心吧,你妈妈会摆平的。不要担心哦。”

     阿布抽了抽嘴角,继续浏览报纸。

     “好了,我们该走了。”将布抱下椅子,牵起他的手走了出了门,后面跟着拿着饭盒的丫鬟A。

     到了门口就看见门口‘望眼欲穿’的记者同胞们,还真敬业啊!寸心默默的吐了一下舌头。

     “夫人需要先坐到车里去吗?”李嫂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用,你去开门好了。”寸心无所谓的说到。

     “这……是,夫人!”李嫂虽然有些迟疑,但并不敢违背自家夫人的话。

     门口那些记者看到‘里德尔公馆’的大门总算开了,于是大家都拿起自己的‘武器’——笔纸相机,准备来一场奋战,就算拦不下伯爵夫人的车,也要拍下一张照片。

     但是这是什么情况?一般那些‘大人物’遇到这种事,不是应该对他们‘避如蛇蝎’的吗?但这位伯爵夫人怎么没事人一样的大摇大摆的出门,看到他们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表情,反而大方的向他们露出一个闪下眼的笑容。

     于是严正以待的记者卡机了。

     啊,现在的记者还很嫩啊,不过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大家守了一上午应该没吃饭吧,我叫厨房给大家做了一点吃的,一会让李嫂带人送过来。”

     “谢谢,夫人。”过了好一会那个记者才说到,相对来说现在的记者还是很纯良的,并不像后世那些狗仔队那样一定要挖‘名人’那些见不得人的**,然后使其身败名裂,作为普通人的笑谈。

     但现在是一个敏感的时期,寸心这样的身份说的那样的一番话,实在是太让人想入非非了,而且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些蠢欲动的野心家们都会将事情弄大,这无疑是将寸心推到了刀尖上。

     不过遇到不安常理出牌的寸心,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寸心别的不行,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本事是三界公认的。

     “好了,我现在要出门一下,大家有什么问题就问吧。不过要抓紧时间哦,我的丈夫和儿子正等着我去给他们送饭呢。去的晚了的话他们要饿肚子了。”

     “呵呵。”这位夫人比想象中的平易近人,一点架子也没有,寸心这样的表现毫无疑问的赢得了在场的人的好感。也因为她的那番话让这些人不敢拖延太久。

     “夫人你好,我是申报的记者,叫做何书桓,您叫我书桓就行了,我想请问您一下,您对于当今中国的局势有什么看法呢?”这时离寸心最近的一个男记者问道,但他问话的方式,不知怎么,寸心觉得非常的别扭,又不是单独的访谈,你自我介绍干什么。

     呵呵,何先生为何会突然问我这么严肃的话题,对于中国现在的局势,我想在场的人比我更加的清楚,您这样问,不管我怎么回答,都会将我带来很多的麻烦,毕竟我的身份摆在那里,今天早上的报纸我也看了,虽然贵报社的摄影记者将我拍的很漂亮,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将我的照片作为版面放上去,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寸心说话这么直白,一时接不上话。

     “这件事就让他这么过去了,但还请你们将我和孩子的照片底片全都交还与我,这次可不要在骗我了。”

     “呵呵,夫人,对于这件事的确是我们的不是,请您原谅,其实这次真的只是一次意外,昨天……”一个年长的记者不好意思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显然对于寸心间接的说他们没信誉,实在是一件丢人的是,但他又不能反驳,因为的确是他们的失误。

     “夫人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这时李嫂领着一堆仆人,拿着饭菜出来了。

     “嗯,好了,现在是吃中饭的时间了,大家可以先吃饭,以后我会在圣约翰任教,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大家不必将我想的太过复杂。”说完寸心就拉着阿布上了车。

     留下的那些记者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怎么会这样呢,等了大半天,只问了一个问题,而且对方并没有明确的答复,那么多人连照都没拍一张,实在是太丢记者的脸了。

     “各位先生,我们夫人说了,大家在门口吃饭太有损各位的身份了,所以我们在花园里摆好了座椅,大家可以到那边吃饭。”

     “这……”在场的人都不知道今天来干什么,要采访的人走了,自己却大摇大摆的在人家的地盘上吃中饭——这是要演哪出啊?

     不提那群纠结中的记者,这边阿布问着寸心刚刚发生的事情:“寸心妈妈,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嗯!”寸心的心情挺不错的,忽悠了这么一大帮‘文化人’,这证明她的智商还挺不错的吗。

     “可是,他们这样做太虎头蛇尾了,我还是没看懂。”这些麻瓜做事比他们这些斯莱特林都隐晦,明明是一件小事却能将它弄的很大,又可以将一件大事变成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其实昨天妈妈说到话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现在妈妈在这里的身份,事情就变得复杂化了,其实这方面的是我也不懂,但妈妈一向的处事风格就是不懂装懂,然后那些人就会懂装不懂,然后事情从简单变为复杂,在然后从复杂变为简单。”

     “???”阿布脸的问号,本来有些眉目的但被寸心妈妈一解释,就不懂了。

     “好了,总归一句话:生在红尘中,不理红尘事。如果我在意这件事,那么我会因为这件是忧心;但我不在意这件事,那么这件事就不会打扰的我的生活。事情就是那么简单。好了,我只会这么解释了,你不懂的话就去问你杨戬叔叔,或者你爸爸爷爷,杨炎清他们解释的都比我好。对了,你昨天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回来了。”

     “昨天小……Voldy带我回家的,但父亲母亲都不在,父亲去了法国,母亲去了帕斯夫人的茶会,祖母去了她老姐妹的俱乐部,家里只有家养小精灵,所以我又回来了。”想起昨晚的是阿布的情绪就不高,任谁满怀期待的回家看父母亲人,结果大家都各忙各的不在家,谁都不好过。

     寸心摸了摸小阿布的头:“你昨晚没有和你父母用双面镜聊天吗。”

     阿布摇了摇头:“我想给我父亲母亲一个惊喜。”

     “以后可别这样了,大人可是很忙的,没看见杨戬叔叔天天在外面工作吗?”

     “可是寸心妈妈就不忙啊!难道寸心妈妈不是大人?”阿布理所当然的说到。

     寸心脑壳弹出了一个“#”字,不要说她‘游手好闲’说的这么直白好不好,她也要脸面的,“咳咳,那个,下个星期寸心妈妈也要上班去了。”

     “那我以后怎么办?”

     “阿布当然幸福的玩耍了,如果无聊了可以找你的Voldy,他不会扔下你的。”

     “我还想回家一趟!”

     “好的这次回家先和家人打个招呼,你可以带阿清回马尔福家多住几天。”

     “这样可以吗?”

     “当然!”

     杨戬的公司寸心只来过一趟,她并不是事业型的女强人,可以说对于商业什么的她一窍不通,其实寸心的性格比较孤僻,很多时候表现出来的精明只是在演戏而已,偶尔一次的耍耍人寸心很愿意,但时间久了,就会厌烦,她讨厌勾心斗角的生活,可以说寸心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宅女’。

     车在“中英证券商行”停了下来,司机先自己下车,然后开后车门,寸心领着阿布下了车,看着眼前这座宏伟的大厦,寸心忍不住自豪——她如今也是董事长夫人了,太有范了,哈哈哈哈哈!

     因为来过一次所以公司里的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位美丽的外国女人就是自己的老板娘,所以对寸心很恭敬,前台的经理亲自带着寸心到董事长办公室,每个路过寸心的人都会问声:“夫人好!”多有礼貌的年轻人啊!

     很快就到了董事长室,那位前台经理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位十分漂亮的女人,青春中带着妩媚:“有什么事吗?”因为门没有全开,而寸心又站在那位前台经理的后面,所以这个女人并没有注意到寸心。虽然这个女人问话的语气很平和,但寸心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屑与高傲。

     “你好,尹小姐,董事长夫人和小公子来了!”同样作为女人的前台经理当然也感觉出来那个女人的不屑,但脸上看不出一丝不悦。

     那位‘尹小姐’听到董事长夫人也稍稍惊讶了一下,脸上的那丝不满还没来得及隐藏,就听见一个女声:“可以麻烦这位尹小姐先将门打开么?”声音很温柔但明显带着一丝威严,那位‘尹小姐’下意识的将门拉开,这时她才看清了这位传说中的董事长夫人的模样,真的很漂亮,比早上报纸上的那张照片还要美上几分,这是一个让女人看了就自惭形愧的女人。

     但她不能认输,就算她长的比他漂亮又如何,只是一个没有内涵的‘洋娃娃’,根本对里德尔先生起不了任何的帮助,想里德尔这么完美优秀的男人,就应该找像她这样的集美丽与智慧于一身的女人,而不是空有美貌的花瓶。

     寸心没有使用读心术,所以并不知道这个出现在自家丈夫办公室里的女人的想法,不过从刚刚那两个女人的对话中,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尹小姐’就是电话里的那个女人。

     寸心嘴角扯出了一丝弧度,不过很快就被她掩饰住了。

     “请问夫人有什么事吗?”这位尹小姐跟在寸心身后,语气和电话里的一样甜美,甚至有点腻人。

     寸心没有理她,只是自顾自的来到杨戬的桌前,将放在盒子里保温的饭菜取出一一放在杨戬的办公桌上。

     “抱歉夫人,这里是办公的地方,不能摆放这些东西。”那位尹小姐看到寸心的举动立即前来阻止。

     “董事长和大少爷还在开会吗?”寸心依然用心的摆放着碗筷,虽然阿布来的时候吃了一点东西,但并没有吃多少现在肯定饿了,四个人三菜一汤好像少了点,不过反正除了阿布他们都到了辟谷期了,吃饭只是一个应景还有享受,到不在乎这些。

     “是的,今天又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董事长们肯能要开到下午,没时间是午饭了。”尹小姐开口说道。

     只是她刚刚说完,办公室的们开了,“母亲,没想到您来的这么快,看来那件事不需要我们出手了。”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接着门口出现一大一小两个俊美的男人。

     看到来人,阿布小朋友皎洁的笑了一下:“爸爸,哥哥,阿布等你们等的好饿啊!”

     作者有话要说:前两天,大姨妈来看望我,我不知道,吃了三个冰激凌,加一碗麻辣烫,然后“痛经”来袭,一个人在外,没人帮忙,只能自己捂着肚子流眼泪,下身大出血,当时吓死了,搞得和流产一样,在床上窝了两天,基本上没吃东西。

     今天先把这张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