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演讲
    寸心随着人流来到广场上,看到一个清秀的男生正站在升旗台上,正激情澎湃的喊着‘中国万岁’‘打倒列强’‘打到日本军国主义’……他的背面有一个白色的横幅上面写着:用我的鲜血唤醒愚昧的人民。

     不过说真的那几个字写的真不怎么样,但现在除了寸心应该没人会关注这几个字,男生喊得那几句话都喊到了在场所有中国人的心里,更有几个热血青年双手捏起了拳头顺。

     喊完后,那个男生继续演讲,声音依然慷慨激昂:同胞们起来,起来啊!各位同学,难道你们对中国目前的局势还无动于衷吗?看到东北已沦陷成了满洲城,看看日本,居然在哈尔滨的城外建起了移民村。”

     “我们中国人的土地让日本人占据,给列强瓜分,就连我们上海,又是英租界,又是法租界,我们中国人的尊严到哪里去了?我们的国家病了!可大部分的老百姓依然醉生梦死,上海还是歌舞升平,这种乱象我们能忍受吗,今天我要用我的鲜血,唤醒全国的注意,中国人,起来吧,不要做东亚病夫,中国已经病了,病入膏肓快要灭亡了。”

     “大家起来啊,起来救中国啊,打倒日本帝国注意,我们要战争,我们要抵抗,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我们要战争。”

     “我们要抵抗”

     ……

     演讲很成功,台下的人听的热血澎湃,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在举手附和,寸心如果不是顶着英国人的皮囊,说不定也会做这么傻缺的事。

     只是接下来的事急转而下,男生拿出一把匕首:“现在,我要用我的鲜血唤醒中国了,我要去了。”说着就要往自己身上捅。

     这是什么情况?

     兄弟,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完全破坏了刚刚严肃的气氛吗,你要死也应该拿这把刀去捅日本人啊,不是捅自己身上啊。

     看着台上一心要寻死,并且要和上台劝阻他自杀的人‘同归于尽’的郑海生同学——寸心觉得自己苍老了,跟不上这些年轻人的思维了。

     看着台上的那场闹剧,寸心不自觉的想要笑出声。

     那个上台劝阻的人是刚刚和她相撞的那个戴眼镜的娃娃脸男生,不过他的劝阻明显不怎么管用,反而使那个想‘以死明志’的同学更加的激动。场面有点控制不住。

     这时袁杰也乘机上了台,找准机会一脚踢开了郑海生手上的刀,在趁其不备反身制住了他,很好很帅气的回旋踢和擒拿手,只是还不等大家欢呼这次的‘有惊无险’,另一个意外紧接而来……

     袁杰也是怕郑海生手上的匕首伤到那个上台劝阻的娃娃脸男孩,情急之下才将郑海生手上的匕首踢飞的,但没想到这把匕首射向了台下的一个女学生,事情来的太过突然,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反映过来,呆呆的立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那个女生也被这戏剧性的变化吓蒙了,不知道躲闪。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修长纤细的手接住了这把匕首。全场的人目睹一切后,都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此时匕首的刃尖离这女孩白嫩的小脸还有0.5cm——这个例子告诉我们,在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不适合做这么帅气的动作,特别是对方手里还有危险物品的时候,这样很容易殃及无辜。

     寸心拿着手上的匕首,大拇指在刀刃上感受了一下,还挺锋利的。感受到周围崇拜的目光,寸心的虚荣心大涨。←^←这女人!

     本来很热血的演讲,竟然以这么戏剧性的方式结束,这无疑是给在场的众人头上浇了一盆冷水,熄灭了刚刚燃气的斗志。

     寸心拿着匕首上了台,看着被众人制住的‘想要用自己的鲜血唤醒中国人的’郑海生同志,或许寸心的眼神太过侵略性,这位热血过头的青年不自觉的有些躲闪。

     切!寸心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些孩子躲在学校的象牙塔里,并没有接受过鲜血的洗礼,有热血、冲动,但遇到真正厉害的人、严重的事都会下意识的躲避。

     “你几岁了?”寸心开口问道。

     “19。”虽然不知道寸心要表达什么,但现在恢复理智的郑海生还是摄于寸心强大的气场,不敢造次,乖乖的回答。

     “你父母可还在世?”寸心没有表达什么只是继续问道。

     听见寸心问起自己的父母,郑海生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他们在乡下!”

     “你的家境怎么样?”

     “……”这次郑海生没有回话,只是满脸通红。

     寸心也没在意他,自顾自的开口说到:“我是一个母亲,当我刚刚怀上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我欣

     喜若狂,我和我的丈夫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他,他代表这我们这个家庭的圆满,怀胎十月艰辛却幸福,孩子的平安出生带着我们的期盼和祝福,可以说每一个孩子身上都邮章父母的期盼,期望着他健康长大,期盼着平安幸福……”

     话说的很煽情,但全部都是寸心的肺腑之言,周围的人静静的听着,没有人开口。

     寸心直直的望着听了他的话有些羞愧的郑海生,“我不知道,你刚刚做样做有什么意义,你以为你是谁,你死了会有几个人为你心痛,在这的各位都是你的同学,但大家都不过是萍水相逢,他们都不过是你人生中的过客,如果你今天死在这个升旗台上,他们或许会为你惋惜,但不可能真的拿起枪杆子和日本人拼命。真正难过生不如死的是最爱你的父母。怎么,你想让体会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痛苦”

     “不过有一点值得肯定,你看清了中国的现实,但现在的中国人不需要‘众人皆醉我独醒’而自杀的屈原,死,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你认为你死在这里能改变得了什么?”寸心稍稍停顿了一下,给他思考的时间。

     “中国现在满面苍夷,正需要你们为国尽忠的时候,你们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选择报效祖国,但救国,不是让你站在这里表演自杀给大家看,也不是莽撞的拿着一把匕首去拼日本人的枪子。你们的责任是重大的,政治、外交、金融、商业、法学、建筑、医学、文学、电影、新闻、物理、化学等无数领域领域需要你们去专研,现在已不是冷兵器时代,强国更不是靠拼杀一条路。”

     “我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现在的一切并不算什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自然界亘古不变的定理,落后就要挨打,想要不让别人欺负,不是靠谁的拯救,而是强大自己本身。”

     说完寸心将匕首扔在了郑海生的面前,转身下了台。

     “等一下,里德尔夫人。”袁杰连忙喊道。

     寸心停了一下转身:“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哦不,谢谢,谢谢您点醒了我们!”袁杰真诚的说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啊,是自己不争气又有什么资格埋怨别人!

     “不客气!”

     寸心下台,却看到泪眼蒙蒙的小阿布。于是那张装B的表情挂不住了,连忙走到阿布面前,将阿布小朋友一把抱了起来。

     “怎么了,是谁欺负我们家小阿布了?”

     “阿布环住寸心的脖子,头靠着她的肩膀上:“阿布想父亲母亲了!”小孩子的声音暖暖诺诺,还带着委屈,寸心听了瞬间心就软了。

     “乖啊,等晚上了,我们就和你爸爸妈妈用双面镜聊天啊,如果还是不满意,就让杨炎清那个小子带你回去好不好?”相处了这么久寸心早将阿布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了,都忘了他还有自己的亲身父母这回事,真是罪过啊!

     “真的?”小阿布惊喜的回道。毕竟是小孩子,刚刚在台下听寸心讲关于父母的爱的时候,阿布也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也是用生命去爱他的。虽然有时后对他很严厉,但那也是为了他的将来

     “骗你的是小狗!”

     “可是回去之后还会在来吗?”听到能回去之后,阿布的离家的郁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还能不能回来的事。

     “你这个贪心的小鬼!”寸心又好气有好笑的捏了捏阿布的小鼻子。“只要你想来就来,你不是有阿清给你的吊坠吗,只要想我们了捏这个吊坠就行了。”对于寸心的‘惩罚’阿布没有反抗,乖乖的任由她捏。

     “咔嚓!”相机的声音。

     寸心和阿布寻声望去,原来是那个带着眼睛的娃娃脸,正对着他们拍照。看到寸心他们望过来,对他们憨憨一笑。

     阿布不自觉的皱起了小眉头,他不喜欢有人不经过他的同意对他拍照,这样很没礼貌,寸心到没什么,她知道一些美好的镜头需要瞬间捕捉,虽然很多人不喜欢这样,认为这样侵犯了他们的肖像权,也有人不喜欢别人对他太过关注,这样会引起一些不必要饿麻烦。

     寸心抱着阿布走了过去,那个男生看到寸心走来有些窘迫的抓了抓后脑勺,“你就是刚刚那个莽撞的男生吧?怎么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寸心很很自然的攀谈到。

     “不,不是,我是申报的记者,我的朋友来这里,我是来找她的。”

     这是寸心才发现他身边有一个长的很清秀的女生,“你好,我叫陆如萍!”女生很有礼貌的向寸心笑了一下,脸上有两个甜美的酒窝。

     寸心微笑的点头,转身对娃娃脸男生问道:“刚刚是你在拍我们的照片吗?”

     “是的,我是一个记者,爱好是摄影,是这样的刚刚您和您儿子在一起的画面实在是太温馨,太美了了,所以我忍不住将它拍了下来,我准备将它作为下一期报刊专栏的首页!”

     看着面前侃侃而谈的男生,寸心有种无语的感觉,她都在暗示了,这个男生还傻傻的当着她的面不经过她的同意就公开,话说记者就这么了不起吗?

     “先生,我想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因为我丈夫的原因,我不方便顺便登报,请你将底片交给我吧。”委婉的听不懂,那就来直接的,反正她也不喜欢磨磨唧唧的。

     “啊!”听了寸心的话这个男生显然很失望,但还是扭扭捏捏的将交卷取了出来,给了寸心,寸心接过交卷看都没看就说了一声“谢谢”,走了。

     这样一件小事,寸心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寸心没有想到今天发生的事,竟然出现在了申报的周刊上,包括那张她和阿布的合照。

     预知详情,请听下回分解!(读者:滚)

     作者有话要说:已经两张都没有出现杨戬父子了,下一张就将他们两人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