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女人
    离上一次的校园事件已过了一个星期,除了第一天的暗潮汹涌之外,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寸心当然清楚自己的斤两,那些‘鬼见愁’的记者不可能被自己三两下给忽悠住的,至于是谁摆平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晚上的时候寸心表现的很是主动#^_^#。

     日子还是这样过着,寸心继续做她的家庭主妇,不过不像原来那般‘宅’了,偶尔会参加一些上流社会的聚会,和那些和她一样有钱有闲的贵妇聊一聊家长里短,上流圈子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所以总是会发生一些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总是会毫不意外的扩散开来,比如说某某某的女儿和哪个穷小子私奔了;或者是谁谁谁的儿子看上了哪个歌女要死要活的想要和她在一起;还有就是某个倒霉鬼死了,小三带着私生子来抢原配和女儿的财产……

     寸心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偶尔也会插上一句,这会让那些聊八卦的人更加的卖力,现在的上海明显洋人的地位更高一点(虽然没人愿意承认这点),而寸心的身份又摆在那里,只要聪明不自命清高的都会想方设法的巴结。

     “诶,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啊,大家说出来分享一下!”这位是上海巡捕房的局长夫人,已近四十多岁了,保养的还算不错,但毕竟人家的年纪摆在那里,眼角的鱼尾纹怎么也掩盖不了。不过说起来这些聚在一起的女人大多都三四十岁了,搁在那个时代也算是人老珠黄的年龄了,于

     是他们的丈夫也可以明目张胆的找小三、养戏子了。

     在其位谋其职,丈夫搞外遇什么的很正常,只要不损坏她们的利益,不玩出火来生下什么私生子私生女,一般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得不到爱情,那么只能抓住现有的利益,有得有失,她们看的很开。

     我倒是有一个,不过是关于里德尔伯爵的,不知……”这位是她们圈子里有名的‘消息通’沈夫人,丈夫是做煤矿生意的,哪里有八卦,哪里就少不了她,而且对于上流生活这些乌七八糟的事了如指掌,现在听说她又有新消息了,一旁打马吊的人都不打了,全都为了过来,但听到关于里德尔伯爵的事,大家都下意识的看向寸心,此时寸心正在剥荔枝,看到大家都往她身上喵,寸心毫不在意的向他们笑笑:“继续说下去,没关系,我也很好奇我丈夫在我看不见的时候是怎么样的?”这些女人在一起除了聊别人的八卦,有时也会打听自己的,比如自己的老公被那个狐狸精勾走了,或者儿子和哪个女人走的近了,那个女人又是什么样的家世啊等等。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身在这样的家族中又有几个过的随心的,还不如早早的了解情况,然后防范于未来,以免事情闹大。

     寸心在她们这一群里看上去是最年轻的,当然也是最漂亮的,但人家生得好,老公地位高,儿子能力强,即使这些人羡慕嫉妒恨也不能真的对寸心做什么。

     女人天生就有着嫉妒心,虽然表面上很尊敬寸心,心理难免还是期望寸心会碰到她们一样的事,在她身上寻找平衡,再说这个世上那个男人是不偷腥的,即使老婆再美再漂亮,整天对着还是会腻的。

     现在终于听到关于她丈夫的八卦了,虽然说的人很为难,在说之前还看了一下寸心,征求她的同意,但眼中明显的‘幸灾乐祸’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只是寸心懒得计较这些,一口吃完已经剥壳去核的荔枝,然后一脸趣味的看着她,等待着下文。

     “咳咳!”被寸心看得不太好意思的沈夫人勉强的咳了两声:“听说,只是听说啊,最近尹家的那位从海外归来的小姐正在追求里德尔先生,而且为了接近他,还靠关系进了里德尔先生的公司,做了他的贴身秘书。”

     “啧啧,可真够不要脸的,还读过书呢,简直跟戏子没什么两样!”那位沈夫人还没说完就有人发出感慨,来打抱不平了,请不要误会这句话是真心的,女人本来就是奇怪的动物,自己不好过的时候,也就期望着别人和自己一样,而当别人和自己一样惨了之后,就会产生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这话说的我爱听,那尹家呢,就由着她胡闹?”如果自己有这样一个女儿,她就一巴掌扇死她。

     “知道又怎样,这个‘尹小姐’可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那说的话可是一套一套的,说什么现在已经是恋爱自由的年代了,她不在乎他有妻儿,她愿意为他付出所有,啧啧,这些话我这个已经嫁人的老太婆说起来都觉得臊,都说不下去了!”

     “真的假的,搞得你好像亲耳听见的一样。”

     “当人事真的,我女儿的奶妈的妹妹的小姑就在他们家做帮佣,那是她去主人家打扫房间的时候亲耳听见的,然后告诉了她的嫂嫂,她嫂嫂就告诉了我女儿的奶妈,然后女儿的奶妈有告诉了我。”

     “说来说去,都在说那个尹家的小姐,没怎么说里德尔先生怎么样啊?”明显失望的语气,寸心在一旁翻了一个白眼,请问你们到底在失望什么啊!

     “这个到没怎么听说,不过有哪个男人会拒绝送上门来的女人!”

     “那倒也是!”附和完,女人偷偷的看了一下寸心的反映,可惜什么表情也没有。

     “那个,里德尔夫人,这几天您的丈夫有什么反常吗?”看着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眼神,寸心顿感压力极大。

     “这个,我没怎么在意,你们也知道过几天我要去圣约翰了,都忙着整理文件呢。”

     “呵呵,是我们多虑了,夫人不管出生长相学历都比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强,伯爵大人怎么可能看上她呢?”凡事都会有个度,这些女人很聪明,过犹不及,见好就收,还会看人脸色,说你喜欢听的话——明知道并非是真心话,但听着让人舒服。

     “对对对,你没发现现在尹夫人都不常来了吗。她侄女不嫌丢人,她都觉得丢人了,要是我造就打死那个臭不要脸的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自古儿女都是债!”

     “这我可不同意,要说以前也就罢了,现在看到里德尔夫人的孩子,啧啧,谁看了不眼红,小小年纪作风处事一点也不疏于那些前辈,青出于蓝,再和自己的孩子比比,这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沈夫人,谢谢你对我孩子的夸赞!”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孩子的,.对于自己的孩子寸心从来不会谦虚。

     “哟,今天什么风将尹夫人吹来了!”正当这些‘太太们’聊天聊的开心,就有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很响,寸心知道外面的人是在提醒她们,刚刚她们在讨论的主角来了,不过也正是这句话让在喝茶的寸心差点将茶水喷出来,因为这句话让寸心想起了某种职业的接待语——哟,今天

     什么风将xx老爷给吹来了,我们还以为您将我们忘了呢!

     虽然没喷出了,但寸心也被呛到了,看来果然不能在背地里说人坏话啊,就算是怂恿人说也不行。

     这位尹夫人是书香门第出生,虽然身穿时髦的旗袍,但还是带着一股江南的柔美,她一向自喻是一个有思想有内涵的女人,所以这些夫人聚会她很少参加,在圈子了人缘也不是很好。

     “呵呵凌夫人说笑了,我今天来只是想带我的侄女来见识一下,慧兰,过来,叫凌姨!”声音也很柔和,但还是带着不易察觉的高傲,高傲个啥呀高傲,不就是有个银行董事长的老公吗,来这里的女人有哪几个是没有背景的。

     没等大家吐糟完,就听见一个更加柔软的声音:“凌姨好!”,听的里屋的几个女人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然后默默的对视一眼,这位应该就是她们刚刚口中的主角了。

     “真是乖啊,几年不见都变成大姑娘了,让凌姨好好看看,几岁了,有对象没?”得从老鸨转化为媒婆了,不过在场的人除了刚来的两位,都知道凌夫人在借机嘲讽。

     “已经十九了,想当年我像她这样一个年纪的时候连孩子都有了,可这妮子到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还嚷嚷着说什么年轻什么的,现在的孩子真是……”尹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好像很无奈。

     这是里屋的几个女人憋着笑,最后还是忍不住了,沈夫人走了出来:“我说你们干嘛都在外面说呢,最近几天你没来,我们这里到来了一位稀客,正好介绍给你认识,我知道你嫌我们没读过书,没文化,可这位不一样。”说着将尹夫人和尹慧兰来了进去,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原配和小三交锋的场景了。

     看到寸心这位沈夫人明显的愣了一下,也难怪,虽说她们算是上流圈的贵妇聚会,但和一些洋人有私交的还是很少,归根结底还是语言交流和文化问题,通俗的说就是说不到一块去,所以在一个中国人的聚会中突然冒出一个洋人还是很奇怪的。更重要的是这个洋人还是自己侄女的情敌。

     “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看着发愣的尹夫人,一旁唯恐天下不乱的几个女人过来凑趣到。

     “不用了,没想到里德尔夫人也在,我们前两天刚刚见过面,不知夫人还记不记得我。”或许这个尹小姐被人重视惯了,又或者受到西方的新式教育,反正这位小姐一点也没觉得长辈在说话的时候自己插话有什么不对,依然落落大方。

     但在场的人都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只是没教养,只不过是一个死了爹妈的小孤女,要不是看在她叔叔婶婶的份上在场的人谁会离她,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抱歉,你也知道,我刚刚来到中国,可能是中西方的面貌差异,我还没怎么适应,对只见过一面的人没多大印象,请问你是?”寸心也不喜欢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不过拿来逗逗挺好玩的。

     不出意料这尹小姐,精致柔和的面部出现了几丝裂痕,不过很快的掩饰过去:“呵呵,我是里德尔先生的现任秘书,夫人您贵人事忙,对记得我也是正常的,说起来夫人真的很少去公司呢?”明里暗里的讽刺寸心不关心她的丈夫。

     真是一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孩子啊,怎么办呢,寸心有种手痒的感觉,但场合不对,不能抽人,“哦,是吗!”懒得和她说,寸心考虑着要不要买通几个小混混在月黑风高夜将她套上麻袋,狂殴她一顿。

     一旁的因夫人,可没她侄女那般脑残,看到气氛不对,马上来救场:“既然是你老板娘,小慧你今天可要抓住机会好好的巴结巴结了,呵呵,夫人您好,我这侄女从小给我们惯坏了,希望您别和这小孩子置气。”

     “婶婶~”尹慧兰不依的摇着尹夫人的胳膊撒娇,寸心森森的蛋疼了,还有点想阿布那个小萌物,但昨晚回家看他自己的爹妈了,当然自家的儿子也跟着去了。

     “尹小姐有说什么吗?”寸心当作听不明白的问道,反正他是‘洋人’,中国语言的博大精深体会不到。

     “你……”那位尹小姐还想说什么,但被她婶婶猛的拉了一下,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世界上最郁闷的事是你将对方当你人生的敌人,对方却根本不将你放在眼里了。

     而一旁的几个女人看到津津有味,有几个狗腿的还帮寸心剥荔枝,说起来寸心最喜欢的水果就是荔枝了,个中的缘由只是杜牧的那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寸心想做女人做的这么霸气也无憾了。

     寸心魂游天外的时候,不熟悉她的人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只觉得她深不可测,因为寸心不说话,现场陷入了尴尬的气氛。

     正在这时,想起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一旁的侍女连忙去接电话:“你好,请问找谁?”这里是一下贵族夫人聚会聊天的地方所以设施是很齐全的,电话在上流圈也不是那么稀奇。

     “里德尔夫人,这是您丈夫的电话。”侍女知道谁打来后就将电话,将电话转给了寸心。

     “怎么了,亲爱的,你想我了?”寸心很自然的接过,开口就很肉麻的来了这一句,另一边的杨戬无奈的笑了一下,“是的,想你了,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寸心这人就是外强中干型的,本来很彪悍的,但听到杨戬这样说,脸立马红了,最后说了自己的地址,就满面含春的挂了电话。

     在侍女说刚才的来电是里德尔伯爵的时候,在场的人都竖着耳朵听她们夫妻两的电话,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她们一句也没放过,最后寸心挂完电话转身的时候,收到了一大堆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其中那位‘尹小强’最为突出。

     寸心心情很好的无视了,有个好老公就是好啊!

     当杨戬的车刚刚来到门口的时候,寸心就很开怀的飞奔出来,杨戬很绅士为寸心开门:“今天那两个小鬼不在,这位夫人可否愿意陪在下吃烛光晚餐。”

     寸心高傲的抬头:“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我答应了!”

     两人相视一笑,进了车!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我未来的老公在哪呢?

     我要求不高,找个向二哥一样的就行了

     众人:那你这辈子别想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