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圣约翰
    上海圣约翰大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所高等学府,四周环境清幽,建筑很有西方的风格,这里云集着中国年轻一辈的众多人才。

     此时,圣约翰的64岁的老校长卜舫济正坐在位置上查看着自己手中的一份简历,简历上的名字赫然写着Merope Riddle(梅洛普里德尔),女,34岁,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

     初略的浏览了一下,老校长放下简历:“你说这位想来我们这里任教的女士就是前几天投资我们学校一大笔钱的里德尔公爵的夫人?”

     “是的校长,上个月里德尔夫妇带着自己的儿子来到中国,据说里德尔伯爵在英国的地位非常的高,而且他手里的资产非常的丰厚,这次来中国就是来投资做生意的,而且他和日本人的关系似乎不太好,不管是生意上还是别的事情上总是会有意无意的与日本人做对。而且手腕很高,常常弄得日本人措手不及,但又拿他没有办法。”

     “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他的儿子更不简单,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手腕和能力一点也不逊色与他,和他打交道的几个老狐狸都恨不得将他抢过来当自己的儿子养。”

     “十三四岁,怎么这么小的孩子就让他管理公司了?”老校长显然不认同这样的做法。

     “我说,我们学校只是要招收一名老师教授孩子们学业,不需要这么隆重的召开一个会议去讨论吧?”在场的唯一一位女教授调侃到。

     “如果是一般人我们也不用这么麻烦了,只是这位夫人的身份太不一般,现在的上海就想是一块肥肉,被几个巨头分割着,而这位夫人的丈夫就是其中之一,这样的人来学校的话,肯定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但如果公然拒绝,也会得罪里德尔公爵,毕竟不管从哪方面来看公爵夫人来这里任教都是绰绰有余的。刚刚我也向大家介绍了,他们一家都不简单。”

     “说起这位夫人,我到有点映象,前几天上流社会一直在传的‘百乐门事件’,好像她就是里面的女主角。”这次说话的是一位看起来很不羁的男人,三十来岁,如果不是坐在这里,还以为他是一位有钱的花花公子。

     “哦?怎么这位夫人也不简单?”

     看着周围一群满脸写着‘求八卦’的同事,袁杰也就是这位看起来像‘花花公子’的教授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最后掩饰性的咳了一声:“说起来这件事也发生在一个星期之前了,日本的一个大佐在百乐门被暗杀,当时日本兵很嚣张的封锁了凶案现场的路口,不让任何人出入,而里德尔夫人正在其中,这位夫人看不惯日本人的嚣张,从而与领头的女兵发生口角,甚至当着众人的面扇了那个女兵一个耳光。”

     “这么帅!”

     “别打岔,小袁你继续说。”

     “那个日本女兵当时也被打蒙了,待反映过来之后立刻不顾及那位夫人的身份,下令将那位女兵抓起来,但真正让人惊讶的是那位夫人的身手,竟然轻轻松松的将那几十个看起啦很凶狠的日本兵给撂倒了,还躲过了那个女兵的偷袭,顺便再给了那个女人一巴掌。”

     “真的假的,这么厉害!最后怎么收场,毕竟日本人可不是吃素的。”

     “最后里德尔伯爵赶来了,日本人碍于他的身份最后不了了之了。”

     “看来现在的上海就想暴风雨的前奏啊!”

     “何止是上海,估计再过一段时间,整个中国,甚至整个世界都将发生战乱。”

     …….在场的人一阵沉默!

     “好了,这些事不是我们能掌握的,大家也不要想太多。讨论到这里,我们也对这位夫人有一定了解了,怎么样,支不支持她来这里任教?”老校长饶有趣味的看着在场的年轻人,“这样,如果愿意就举手。”说着自己先举起了手。

     之后陆陆续续的人将手举了起来,之后超过一半的人同意,于是事情就这么觉定了。

     “好了,我这就去写信通知里德尔夫人。”那位袁教授起身道。

     “怎么,你似乎对这位里德尔夫人很感兴趣。”立刻有同事调侃到。

     “当然,我对一切美人都感兴趣,那是一位很美丽的女士,很难想象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寸心他们一直宣布将阿布当成自己的孩子),而且那位夫人很喜欢中国的文化,对于那些诗歌的解读比我这个真正的中国人还要透彻,,而且琴棋书画都有涉猎。她有着西方女人的高贵优雅,也有着东方女人的神秘委婉。会让每一个见过她的男人着迷。”

     “能让我们袁教授这么称赞的女人,我到是想要见见。”

     “会有机会的,而且等你见到她之后,就会认同我的观点了!”

     “收起你那一套,先说好了,这里是学校,可不是你们老宅,你给我收敛一点。”一旁看起来五十几岁的男人象征性的在他头上一拍。

     而此时他人口中的高贵优雅、神秘委婉的里德尔夫人,正带着自己的‘小儿子’——阿布小萌物,毫无形象的在街边吃着葱油烧饼,“怎么样,没骗你吧,这个东西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吃起来很美味是吧?”

     “嗯。”小阿布两只小手拿着烧饼津津有味的吃着,贵族形象荡然无存,现在和寸心混久了,阿布也学会了阳奉阴违了,人前温和有理文静可爱样貌精致的小贵族,人后是喜欢撒娇好吃懒□玩游戏的呆呆小蠢萌。

     至于纳吉尼和斑比这两个小家伙杀伤力实在太过强大,为了不让无辜的人收到波及,寸心没有一点愧疚感的将他们两人扔到了空间,并嘱咐不修炼到人性,不准出来——太残忍了有木有?

     “寸心妈妈,现在我们去哪?”消灭掉了一个烧饼,阿布左右偷瞄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人关注他,就顺便添了一下自己白白胖胖的小手指,真好吃,好想再吃一个啊。

     “阿布~”寸心的声音在头上传来,阿布快速的将两只小胖手放到身后,朝寸心露出一个‘无齿’的笑容——每错,阿布小朋友掉牙齿了,正好前面的大门牙掉了一颗。说到这又不得不说杨炎清的好运气了,本来他也是要经历长牙——掉牙——长牙的阶段的,但这小子在掉了第一颗牙之后,就经历了天劫,然后吸收了劫雷之力,身体像吃了激素般的抽长,‘掉牙’的阶段直接跳过,直接长成了一个翩翩美少年。

     小阿布那个羡慕嫉妒恨啊!

     但还是那句话:每件事都有它的两面性,虽然很毁他那英俊?的形象,但也有一个好处——他每次做错事的时候都会抬头露出一个“招牌笑容”,来博得‘敌人’的好感度,以免受到惩罚——打PP!

     果然,寸心被萌到了,蹲□捏了捏小家伙两边的小嫩肉,再拿出纸巾,拉过阿布躲藏的小肉手,擦掉了手上的油脂,:“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多毁形象啊,不要抱着侥幸以为别人看不到。当然在家里或者没人的地方可以这样。”——就这样巫师界的小花骨朵在寸心的浇灌下,毁了!

     再拿出纸巾,拉过阿布躲藏的小肉手,擦掉了手上的油脂,“今天我们去妈妈的学校看看怎么样?”

     “学校?”阿布眨了眨眼。“妈妈面试成功了?”

     “没有,不过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才他们不录用我,是他们的损失,所以接到他们录用的通知信只是时间的问题。”这家伙从来都不知道谦虚为何物。

     “我怎么觉得,让你去教书是在误人子弟。”阿布小喷油和他的寸心妈妈相处的久了,已经看出了寸心的本质。

     “嘻嘻,小阿布你在说一遍,刚刚妈妈没听清楚。”寸心笑的很温柔。

     “没,没什么,对了,妈妈到学校教什么?”小阿布立即改口问道。

     “你猜猜!”寸心发现看阿布小盆友撒娇谄媚变脸炸毛都特别有趣,怪不得自家儿子这么喜欢捉弄他。该说他们不愧是母子吗?

     只是可怜了阿布小盆友,为他掬一把同情泪,这年头做人家媳妇不容易啊!

     阿布歪着头想了一下道:“教英语?”

     “不愧是阿布,一猜就猜到了?”

     “那当然!”小阿布傲娇的抬起他那粉嫩嫩的小脑袋。于是寸心伸出毫不客气的在她脸上夹了一下。

     “里德尔夫人,您怎么来了?”寸心刚到圣约翰门口,就听见有人在叫她,说起来刚刚开始的时候她可是很不适应 ‘里德尔夫人’这个称呼,在以前大家都会叫她‘三公主’或者‘杨夫人’的,所以导致了在陪杨戬出去应酬的时候,大家就她‘里德尔夫人’她却没反应过来这是在叫她自己——从侧面反映出她是一个粗神经的人。

     现在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基本上可以在别人叫出‘里德尔夫人’的时候给出反映,所以寸心很自然的转身,正看到了上次给她面试的那位年轻的教授,好像性袁。

     “你好,没想到刚来这就见到你了。”在寸心的映像中‘教授’一般都是年纪一大把的老学究就像邓布利多一样的,或者是严肃一丝不苟的老女人,代表人物就是麦格(虽然现在她还是一个小姑娘)。所以寸心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比较深。

     “是啊,真是巧,正好我刚写了您的录取信,本来是想邮寄给您的,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这个给您!”说着将一封信从包里拿出了一封信,递给寸心。

     寸心很自然的接过,“那么以后我们算是同事了,以后可要请袁教授多多指教了。”

     “夫人客气了,对了今天正好有空,我带你参观一下我们学校吧!”

     “那麻烦了!”寸心也不推辞,以后来这里教书了,当然要多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寸心的学历并不高,第一世的时候只读到高中就被迫退学了,过了那么多年那些东西造就忘光了,之前的那些个学历什么都是假的,咳咳!以二哥现在的身份弄一个很简单。但怎么说在英国生活了那么多年,而且自己的壳子又是一个英国人,所以英语还是信手捏来的。

     “这边请!”袁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了这是您的女儿吗?长的和您一样漂亮!”

     阿布的太阳穴一凸,寸心竟然在他小脑门上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个“#”字,看来小阿布火了,虽然这小家伙很爱臭美,但是真心不喜欢别人将他当成女孩子看待的。

     “呵呵,他是我的小儿子,你可千万别说她向女孩子,不然他可是会和你急的。”寸心将阿布抱起,揉在怀里,防止这个小家伙一个不小心扔一个火球过去。

     “哦,抱歉,实在是这孩子长的太精致了。”弄了这样一个乌龙,袁杰也很尴尬,“走吧,我先带你去教学楼看一下。”

     “嗯,好的!”

     袁杰家境很好,父亲是一家纺织厂的大老板,在这上海滩也是排得上号的,加上他长得颇为英俊,又风趣幽默,在这所学校非常的受欢迎,走到哪都有学生问号,之后带着好奇外加惊艳的眼神望着寸心“母子”。

     “快点,前面广场上有人要自杀,快去看看!”

     “真的假的,不会是在排练话剧吧!”

     “不知道,还是去看看吧!”

     两人正走到一般的时候,就发现前面一片骚动,接着陆陆续续有学生往广场那边跑。寸心粗略的听到好像有人玩自杀,思索了一会就对一旁的袁杰说到:“我们也过去看看。”

     “嗯!”袁杰也正有此意。

     但刚刚转身就不小心与人撞了一下,寸心虽然抱着阿布,但她的身体强悍,一点事也没有,倒是另一个撞她的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寸心为不引人注意,也顺势倒在一边的墙上。

     “您没事吧,夫人!”袁杰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连忙走了过来。

     “没事!”本来就是装样子的。

     “对不起,对不起,您没事吧!”这是撞他的那个人站了起来,连忙道歉,是一个长着娃娃脸的男生,只是他还没道歉完就喊起来:“啊,我的相机!”地上是一只破损的相机,明天刚刚的撞击之下造成的。

     “杜飞,你在干嘛,快点过来!”

     “哦,马上就来!”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袁杰看着那个男生走了之后,无奈的叹了有口气:“现在的孩子真是……”太冒失了。

     寸心看着他这个样子好笑的摇了摇头,貌似他也大不了多少。不过‘杜飞’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想了,看热闹要紧!想着放下怀中的小阿布,三人一起往广场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更,我更,我更更更

     虽然交了辞呈,但要五月底走人,要做好交接工作,所以最近比较忙,大家担待一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