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卖纸花的小女孩
    杨戬和寸心两人一左一右牵着自家儿子的手,走在伦敦的大街上,此时已过黄昏,夕阳早已西下,天却没有完全黑下来,路上行人匆匆,似乎是刚刚下班,急着赶回家,路灯已经亮起,昏昏暗暗的,有着独特的静谧。

     三人漫步走在街上,与匆忙的路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杨炎清从孤儿院出来之后,显得一直很兴奋,心中的一块大石落下,之后的渡劫就不会受心魔影像,现在的心境越来越接近这个身体的年龄,那时铅华洗尽的蜕变,似剥茧的飞蝶,将会飞向更广阔的天空。

     第一次这样毫无目的的逛街,杨炎清觉得很新鲜,记忆中从没有逛过麻瓜的街道,虽然在上一世从出生到11岁都是在麻瓜世界中度过的,但那时整天都在为着生存忙碌,从睁开眼睛开始就计划着怎样从那抠门的玛丽(负责孤儿饮食的厨房女工)那里弄到更多的食物,然后到附近那家灰暗的图书馆中打工,报酬却只是每天一个黑面包以及随时可以借走那些本面破损的《圣经》(别把这家伙想到那么虐诚,他只是想认字而已)。还记得那一世教自己的认字的是一个差不多一只脚要踏进棺材的老牧师。

     那个时侯老牧师似乎很喜欢他,说他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还想让他继承自己的衣钵。

     那个时候,他也想急切的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所以对劳牧师特别的殷勤,老牧师布置的作业总是在第一时间完成,更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不断的努力学习,就连别的孩子因嫉妒而起的挑衅,都没有理会,只是这一切都在一次魔力暴动之后都毁了,事情的起因,时间过了这么久,他也差不多忘了,好像比利(孤儿院的一个孩子)的宝贝兔子被人吊死了,然后所有的孩子都说是他弄死的,有的人还说是亲眼看见,那时的他真的只是一个孩子,受不了被人这么冤枉,一时气急,引起了魔力暴动,四周的玻璃窗瞬间破损,变成渣滓直直刺向那些针对他的孩子,那时很多孩子都受了伤,甚至有一个孩子因为伤口感染,没钱医治,在那个冬天离开了这个世界。

     从那以后“恶魔”之名传开,老牧师再也没有找过他,当初送给他的希腊文的圣经却一直被他收藏着,和那些从别的孩子那里抢来的“战利品”放在一块,却在邓布利多来时,为了显示自己的魔力,表示自己不是骗子或者更像是给他下马威一般,将橱柜毁之一炬。

     想起邓布利多,也就想起了霍格沃茨,不知今世还能不能收到霍格沃茨的通知书,毕竟现在的他已不是巫师了。

     回想一下,这件事应该也在这个年龄段发生的,现在他的人生轨迹已改,那么那个孩子是不是也不会死了,其实那时他只有6岁,碰到这种事,他更吓得说足无措,所有孤儿院的大人都去照顾被玻璃划伤的孩子,而他被科尔夫人关进了小黑屋,魔力暴动所引发的后遗症让他足足发了三天三夜的烧。期间没有人想起过他,似乎所有人都默契的将他遗忘了,只有纳吉尼这个小姑娘陪了她三天三夜,之后他从小黑屋里出来,直到见到邓布利多出现,他没说过一句话。

     虽然还是很讨厌那只老蜜蜂,但不得不承认,那个老家伙的确在他最迷茫阴暗的时候,出现拯救了他,带他去了霍格沃茨,上辈子拥有最美回忆的地方。

     感受着双手所传递过来的温暖,杨炎清从回忆中回到现实,无奈的笑了一下,即使完全的放下了,却还是忍不住去回想,只是这样的回想不复以前那般沉重,有时候回忆,仅仅只是在提醒自己更要珍惜现在的生活。

     “宝宝,现在买冰激凌的都关门了,怎么办,妈妈还想和你一人一个冰激凌吃着玩呢,真是的,宝宝都这么大了,妈妈一次都没买过冰激淋给宝宝,看来我这个妈妈做的不够称职。”

     “不用了,我还是喜欢母亲亲自做的糕点,比冰淇淋好吃,尤其现在特别相吃。”

     “哈哈,宝宝真识货,妈妈也觉得自己做的比较好吃,等一下回去就给你做,今天就做给你一个人吃,你爸爸都没分。”寸心说着猛地在杨炎清脸上亲一口,乘现在宝宝还小多吃点小豆腐,等以后长大了就没机会了。

     杨戬乘着寸心“揩油”的这段时间,朝自家儿子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杨炎清立即心领神会,开口道:“我喜欢一家人一起吃,所以母亲你做多点,像以前过中秋节我们一家人在天台上吃月饼一样,好不好。”

     第一次见到儿子这样的请求寸心哪有什么不答应的,立即化身“儿控”状态:“宝宝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等一下我们回去妈妈就做。”

     得到寸心的肯定回答,杨炎清小心翼翼的抬头看自家父亲的脸色,可惜自家父亲的功力太深,杨炎清没看出什么来,不过唯一确定的是,自家父亲刚刚吃醋了。

     呵呵,有家室的男人是很容易幼稚的哟。

     就这样三人在伦敦大街继续的溜达,因为这一家人都比较宅的原因,所以从没有这样一起逛过街,对于这一次,大家都比较珍惜。

     相较于杨炎清这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来说,杨戬和寸心两人都是“域外来客”,这里的一切都和他们以前生活的地方千差万别,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习俗……

     这一切对于这两夫妇都有一点点的新奇,而的逛街经验他们比起自家儿子来也没有多多少,可以说两人唯一一次逛街就是新天条出来以后,杨戬从西海将寸心接了出来,那时他们想普通百姓一样穿着麻衣布衫,穿梭在人群中,杨戬还给寸心买了一个冰糖葫芦,那是寸心最美的回忆,之后就是魔神的降临,杨戬作为战神,领兵去讨伐,寸心像封神之战是一样偷偷的尾随……

     现在不是什么节日,科技什么的也不像后世那么发达,当然夜晚也不如后世喧嚣,走了一段路之后,行人渐渐减少,偶尔也会出现一对小情侣,相互依偎,很是亲密。也有一些饭后出来散步的一家三口,像寸心他们一样夫妻两一左一右拉着自己的孩子,而有的更顽皮的则自己松开父母的手,自己跑到玩具店门口张望,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看出自己眼里的“祈求”从而给他买他盼望已久的玩具——当然这些一般都是有钱人家,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闲的,这个时代更多的人都在为着生活而忙碌,还没有学会去享受生活。

     天空灰蒙蒙的,不久飘起了雪花,黑夜白雪,展示这30年代伦敦独有的风情,寸心下意识的伸出手,接住了飞絮般的雪花,有一丝丝的微凉,转瞬间就已融化,这是飘落人间的雪花,没有仙界可以制造的飘雪那般唯美,却多了一份随意。

     行人渐少,直至不见踪影,望着那孤零零的路灯,那昏黄的灯光照着隐隐白雪,这样的画面让寸心想起了21世纪无意中看过的一张非主流的贴片,有一段时间“非主流”这一个词曾流行一时,特别是在那些十六七八的少男少女,那个年纪的少男少女总是带着一些普通人难以理解的情绪,一种明媚的忧伤。

     寸心觉得自己也开始文艺了,当然这个女人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老的,她的自认她的心态永远的只有18岁,所以她能理解那些少男少女的心思,所以她总会隔一段时间文艺一次。

     “这位先生,买一朵纸花送给这位夫人吧,很便宜的,两朵纸花只要1便士。”声音很稚嫩,寸心寻声望去,是一个看起来的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发出的,正拦着一对急着躲避风雪的情侣,小女孩的“拦截”使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只是这对情侣看上去并没有很多钱的样子,而且1便士对生活的低沉的人来说可以维持一天的。很明显英国人没有法国人那般浪漫,那个男的并不想出这个钱。面对女友的不满,男的恼羞成怒的将小女孩推看,拉着女友快步往前走。

     可能这种情况小女孩遇到了很多次,这样的拒绝并没有打击到她的信心,揉了揉已冻得通红的小脸颊,两只圆圆的大眼睛不停的向四周扫描,寻找下一个目标。

     很快望见了这边耀眼的一家三口,立即向他们跑来,期间她脚下明显大上几号的单鞋拖了不少的后退,有一次差点摔倒。

     “漂亮阿姨,请问您要要买纸花吗,很便宜的,两朵只要1便士,如果您还喜欢,我可以在送您一朵哦!”或许寸心的脸太具有欺骗性,赢得了小女孩的好感,让她额外的赠送了一朵。

     小女孩长大不是特别的漂亮,头发乱蓬蓬的,脸色蜡黄,身上的衣服特别的单薄,即使在和他们说话小小的身板一直在发抖。

     寸心蹲□,抚摸着小女孩的头,“这些纸花是你折的吗,真漂亮?”其实纸花是用最普通的报纸折的,不精致,更没有什么特色,难关没有人会买。

     “嗯,是的,都是我折的,阿姨你能不能买两只,不多的,您可以送给这个小哥哥。”说着两眼期盼的望着寸心。

     “你的爸爸妈妈你,你天天都来买纸花吗。”“没有爸爸,妈妈在家照顾小弟弟。”小女孩很聪明,知道如何最大限度的博取他人的同情心。

     这让寸心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姑娘》,这个故事是寸心8岁的时候自己看的,是上上辈子的事了,上上辈子真的没什么好回忆的,因为是个女孩,从生出来就爹不疼娘不爱,6岁是老爹有了外遇,老妈领着她去小三家里撒泼,讨到了“分手费”,之后就将她扔给了乡下的外婆,外婆也因为她是个女孩,很看不上她。可以说她的童年也不是很美好,在同龄孩子玩闹嬉戏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躲起来看被表哥表姐丢弃了的童话故事,也曾在那段年少无知的时光想象的王子的来临……

     话题扯远了,那个时候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孩子了,可是在看到《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并不是很糟糕,至少不用挨饿,也不用挨冻,还可以上学。

     所以以后每次一遇到不顺心的时候就拿自己和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比,就这样一直长到了20岁,还没有长歪,还考了一个不错的大学。

     现在让她遇到了一个“卖纸花的小女孩”,不自觉的带入了儿童时期的情感,“那手里有几多纸花,阿姨全都想要。”

     “真的吗,谢谢阿姨,我这里有30朵纸花,卖给您便宜点就13便士够了。”看来这个小姑娘还很会做生意。寸心接过纸花,一直当空气的杨戬这时候出来付钱。

     接过钱,一共15便士,“谢谢,这位先生,您真慷慨。”面对杨戬小女孩显得有些拘谨,然后转头面对寸心,“阿姨,您真幸运,能遇到一位舍得为您掏钱的丈夫。”

     然后转身跑开了,跑到一半又择了回来,跑到一直没有说过话的杨清面前,从衣兜里摸出一朵已经变了型的纸花:“送给你,你长得真帅,长大后我能做你新娘吗?”

     作者有话要说:愚人节快乐!有人向V点求婚了!

     对于纳吉尼,不好意思,本文要稍稍的修改一下,所以这妹子要稍晚一会出场,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