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第 13 章
    第一次大战之后,英国再也不复以前的强盛,国力也逐渐衰落下去,经过战争的洗礼,平民窟也像雨后春笋般多了起来,在这个代表着贫穷与饥荒的年代,流民孤儿到处都是,孤儿院更是变成了不可缺少的机构,整个伦敦大大小小的孤儿院,不管是政府支持的还是私人建立的,都不在少数。

     沃尔孤儿院,是伦敦一家不大不小的孤儿院,换句话说,就是里面人数不少,规模却不大,更没有什么名气,孤儿院的院长是一个嗜酒的老女人,在那一带的口碑也不好,据说她经常克扣孤儿院的经费来给自己买酒。

     但也没人来彻查,毕竟现在人人自危,哪有时间去管别人死活,人总是自私的,这种自私说不上谁对谁错,富则接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也是处世之道。

     杨炎清随着记忆来到这家不起眼的孤儿院,大门已经锈迹斑斑,推开时还发出了刺耳的声响,初春的天气还是很冷,两边的树木依然光秃秃的,给人一种寒冬的萧瑟,此时已经是傍晚,出去找“赞助”的孩子也一个个的回来了,基本上每个孩子胸前都挂着一个大大的捐募箱,和那些因长期营养不良而显得瘦弱异常的身子完全不成比例。

     曾今他也是他们中的一员,那时他埋在最深处的记忆,他一直认为那是最不堪的回忆,甚至一直否认那段时光的存在。

     每一个魂器都代表着一段记忆,他童年的记忆封存在了那本厚厚的日记本里,最后却丧生在了海波尔(霍格沃斯密室的蛇怪)毒牙之下,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讽刺。

     这一世的记忆是完整的,从他的出生到死亡,在睡梦中,他冷眼旁观着前世的一切,童年时期的艰辛与困苦,加深了他对富有美好生活的渴望,那时的他还傻傻的等待那个所谓的“强大富有的父亲”接他出这个贫穷的牢笼,想让那些嘲笑或恶意讽刺过他的那些人承认他的与众不同。他不是什么“恶魔的孩子”,那些人只是嫉妒他有神秘的力量,因为嫉妒,才会肆意的去嘲笑与迫害。

     后来是属于霍格沃斯的回忆,不管经历几次轮回,杨炎清不得不承认,那段时光是他永远无法忘怀的,那里是他梦想的起点,在那里他的才华发挥的淋漓尽致,收获了为人处事的智慧,别人尊重,志同道合的友谊还有出乎意料爱情,这些也滋生了他对权利的**,斯莱特林有着与生俱来对利益的追求,他们不甘平凡,渴望站在金字塔的顶端。而他更是典型的斯莱特林。

     他不甘被命运所掌控,他的人生只有他可以支配。

     随着他的强大,他的生世也逐步浮出水面,原来原来所谓的“强大富有不知道自己存在所以没来认回自己的父亲”只是可笑的臆想,真相尽然是:懦弱的哑炮母亲因爱上外表俊朗,实者草包的麻瓜父亲,从而对他下了迷情济,使其与之私奔,最后的最后他的母亲怀孕了,以为能用孩子绑住他的父亲,所以停用了迷情济的使用,而他的父亲清醒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从而弃他们母子而去,母亲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导致了她在孤儿院门口早产,最后失去生的意志,选择死亡,抛下还是婴儿的他。

     多么可笑的故事,多么可笑的爱情,而不幸的是他正事这个故事主角们的儿子,是那个所谓爱情的“结晶:——真TM的恶心。

     后来发生的事超出了他的预料,他竟然杀死了他的父亲一家,嫁祸了他的舅舅,使那个疯子再次进了“阿兹卡班”。这一切都在意料之外,却加速了他那微薄的良心的腐蚀,从那之后,他从Tom Marvolo Riddle变成了Lord Voldemort。

     在那几十年的时间他一步步踏上了权利的顶端,成了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

     从游故地,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杨炎清也说不上来,现在的他早已超脱这个世界的法则之外,这是上辈子到死也无法超出的成就,两世的人生,一个天,一个地,想想就好笑。

     可现在却无悲无喜,其实两世加起来他都没有活过百岁,但经历的事,也足以够他大彻大悟了,凡人修的是体术,神修的是心境。

     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缅怀过去,更是对过去的一刀两断,有时候最想要遗忘的往往也是最无法忘怀的,他的人生之初是在这里度过的,在他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这里的生活在那白纸上画下了最浓重的黑暗色彩。

     如今的他已新生,不再执着于前,就应该学会坦然面对。

     那一张张稚气的面孔与记忆中的慢慢重合,面对这一切再也没有了以前的不屑与不甘,但也没有置身事外的同情与重生而来的庆幸,该是他的他会牢牢拽住,不该是他的他亦会努力争取。

     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抵就是如此。他的本性天生就是掠夺,这也是他以后所悟的“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即使他现在的所悟与天道截然相反,最后还是会不得善终,他亦不会退缩。

     前世的失败只能证明他的能力不够,他是执着的疯子,因为想要永生所以就用灵魂做实验,不过可惜,最后失败了,而且一败涂地,失去所有。

     或许这被很多人嘲笑,强悍的黑暗公爵竟然连灵魂的重要性都不的,尽然傻傻的去分割自己的灵魂,比格兰芬多都莽撞,一个被名利所蒙蔽的可怜虫。

     但那又怎样,从来一次,他对灵魂的认知比所有人都深刻,人生有很多次失败,只要没有死,失败了就从来。

     这一世,他不需要自己徘徊摸索,传承的记忆,父亲的教导。一步一步,再也不会出现以前的差错。

     虽然脑中思绪万千,但也只是一瞬的时间。

     “请问,这位少爷,您来沃尔孤儿院有什么事吗?”来人正是孤儿院的院长科尔夫人。那满身的酒味,让杨炎清不可察觉的邹了一下眉头。这个人不管在哪个时空都是讨人厌的存在啊!

     科尔听到有人汇报今天孤儿院独自来了一位孩子时并不觉得什么,这不稀奇,孤儿院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孩子,本来没打算亲自去看,但听说,这个孩子看起来并非一般的孩子,就穿戴方面来说,这个孩子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就是不清楚这个孩子是跟父母走丢了,还是怎么回事,如果是前者,那么说不定,会给自己带来一笔意想不到的财富。

     当她跟这那些小鬼头来到大门口时就看见一个穿着华贵,长相精致的孩子对着门口的大树发呆,在他的周围聚集着三三两两的孩子,或有意或无意的朝这那个孩子身上看。两相对比更加显示了那个孩子的与众不同。不仅仅是外貌衣着穿戴上,更是那种气势,仅仅往那一站,就把所有人比下去,只有大贵族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孩子吧,尽管她自己也没有见过真正大贵族里的少爷。

     下意识的,科尔放轻了自己的脚步,拿出自己所学到的蹩脚的礼仪进行问候,作为对话的开场。

     杨炎清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和记忆中的没什么区别,矮胖的身材,高高的额头,刻薄的嘴唇,还有那满身的酒味。只是那印象中朝天的鼻孔现在塔拉着,臃肿的身材也卑微的弓着。

     这就是个现实的世界,当两人的差距微小的时候,那么稍差的人会嫉妒那个出色的人,但当两个人的差距是天壤地别的时候,那么差的人就会从骨子里就感到卑微,从而城府于那个人。就像现在的科尔,与孤儿院的孩子,趋利避害的本能提醒着他们,眼前的孩子并不一般,不是他们能招惹的,所以不敢去挑衅。

     这也是前世他这么追求权利的原因,他受够了看人眼色的生活,讨厌那些挑梁小丑对他的挑衅,享受着别人对他的膜拜,和面对着他时的恐惧,不得不说,那时的他真的很幼稚。

     不过现在对于这些早已没有那种感觉了。境界的提升,相对眼界也会提高,再也不会产生那种无所谓的虚荣心。

     “这位夫人,我有一件东西遗忘在这里,所以想要把它找回来。”杨炎清随便编了一个借口,对于曾今这位经常关他禁闭不给饭吃的院长,也没有了当初的仇恨。既然新生,那么关于以前的一切,都一笔勾销。

     “鄂?”这位胖妇人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答案,东西遗忘在这里,那么眼前的这个孩子应该在这里住过,可是她一点印象也没有,这样出色的孩子,看一眼想让人忘也忘不了,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待过。

     “那么这位少爷,能否说一下是什么东西呢,我可以让这些可爱的小天使帮您找找。”

     杨炎清的嘴角不可察觉的抽抽,“可爱的小天使”,是指她身边帮她带路的那些人吗,他可记得这些人中的许多面孔,在前世仗着科尔夫人的宠爱,没少欺负陷害过他,让他在大冬天的时候关小黑屋。

     “谢谢您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想我会很快找到的。”和自家父母相处多了,越来越讨厌现在的说话方式了,杨炎清只想尽快结束现在的话题。

     “恕我冒昧的问一下,您的父母呢,要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您独自出来,可不是一个明确的选择,没有大人在身边,很可能出事的。”科尔想继续套话,在她看来,这位少爷应该是迷路了,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就随便编了一个借口,要知道这些贵族少爷的自尊心可是很高的。

     如果把迷路的贵族少爷带回家,收到的报酬一定很可观。要知道这种意外之财可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

     不得不说这位夫人的脑部水平很强大。

     杨炎清不耐烦的皱眉,考虑着需不需要使用法术,将这里的人迷惑,又觉得有的“杀鸡用牛刀”的感觉。

     正在这是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Voldy,东西找到了吗,现在快傍晚,没找到的话下次再找吧,现在吃饭的时间到了哦!”随着说话生,大家齐齐望向大门口,只见,一位极其美丽的夫人向这边走来,身穿一件修身的墨绿色长袍,肩上披着一件同色坎肩,这样暗的颜色却将这位夫人衬托的极其高贵优雅,美丽不可方物。

     作者有话要说:别拍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发的漫不是我的错,我已经一个月都没休息了,都是工作工作,现在我在考虑要不要把工作辞了,安心回家码字。

     还有我无意间看到了几张关于主角的图片,但不知道怎么上传(羞 )还有封面也一直空着,各位看文的亲能指教俺一下不,俺的QQ995443980

     p.s文写好后没时间检查,里面虫虫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