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贵族
    贵族一般都是一些自视甚高的生物,因为他们不需要幸苦劳作,就能享受到安逸的生活——可以拥有华丽的庄园,成群的仆人为你服务;还有高人一等的地位,走到哪里都有人仰视你;可以有几段不错的艳遇,当然如果这个贵族还长得英俊的话,那是非常抢手的……

     总之他们可以享受到很多平民享受不到的权益。

     但相对来说贵族也是比较无聊的一群生物,因为他们的生活已经很完美了,不需要像奴隶或者平民那样艰苦劳作,或者过那种慎吃俭用,一个硬币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生活。所以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和金钱来挥霍。

     于是他们想到的各种各样的社交聚会来打发时间,既可以和很多表面上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规划接下来的人生,又可以从中来几段艳遇。

     在所谓的上流社会,贵族阶层,在各式各样的社交性聚会当中,若以号召力最强、最受欢迎而论,恐怕要首推舞会了。

     舞会也的确是人际交往,特别是异性之间所进行的交往的一种轻松、愉快的良好形式。所以这样的聚会连巫师界也很受追捧。

     这场舞会的主办者是巫师界与马尔福家族齐名的布莱克家族族长,名义用的是自家女儿的生日宴会。

     所以今天来的很多都是青少年,大多都是就读霍格沃茨的学生,如几个布莱克的旁支,还有同为斯莱特林的马尔福,帕金森,扎比尼等等,当然,还有隶属于格兰芬多的波特,隆巴顿,虽然是不同的两个学院,但现在相处的还是比较和谐的,并没有后世的不是不休。

     对于贵族来说,没有什么所谓的正义与邪恶,只有利益才是至上的。还有对家族的信仰。

     会场主题为银绿色,很符合斯莱特林的色彩,高贵,清冷。因为只是小辈的生日宴,到场的大人不多。

     当然贵族也是分等级的,而且非常的森严,如果你的能力不够或者地位不够,你就不可能挤进更上等的圈子,毕竟是自己虐的生日宴,不可能庞大,只是几个与Black交好的家族朋友来参加,不过,能与Black交好的当然是地位与之差不多的几个家族,那个时候贵族还是很“团结”的。至少还没分出什么“正义”与“邪恶”。

     其实贵族之间都有一定的联姻的,总的说起来一句话——大家都是亲戚。所以在这样的私人舞会上大家都比较的随意。

     阿克图卢斯布莱克现任布莱克家主,为人很是爽朗,现有一子一女,女儿柳克丽霞.布莱克,今年刚满11岁,再过几个月就要到霍格沃茨上学了,这一个舞会也相当于一个小小的“成人宴”,主要目的就是让那些已经就读霍格沃茨的学长学姐认识一下这个将要进学的小学妹,从而往后对她多多照顾,也促进一下斯莱特林之间的情谊。

     “噢,雷奥,我的朋友,我有多长时间没见到你了!没想到,你这个大忙人,今天也会到场。”对于马尔福家主今天能到场阿克图卢斯显然很吃惊。这个舞会只是并不是什么重大的交际盛宴,来的人仅仅只是布莱克内部成员和一些小辈,像马尔福这样的大忙人今天回来这里确实是让人吃惊。

     对于这位小他一届的学弟,阿克图卢斯还是挺敬佩的,不仅在学校期间,隐隐压他一头,成为斯莱特林的领衔人物,后来更是在他父亲突然离世之后,挑起整个家族,手段雷霆,毫不手软,让一干想乘此机会分割马尔福的吸血鬼们收起了他们的爪牙。

     “如果你说两天前的格拉尔(地名)归属权会议,到今天算是很久的话,那我只能说是的。”马尔福与布莱克的关系一直不错,两个家族都是留有这古老的巫师血脉,这是传承的骄傲。而且他们一直都保持着联姻,所以两位家主的私交一直不错。

     但对于布莱克家族,马尔福的历代家族都会对布莱克有有着隐隐的羡慕嫉妒恨。

     因为相对于布莱克家族就是“枝繁叶茂”,马尔福就是 “一枝独秀”了,别的先不说,先不提他的两个弟妹,就莱克家主,单单他就有儿女双全,女儿是今天晚会的主角——柳克丽霞.布莱克,还有一个和阿布同岁的奥赖恩。反观马尔福家就阿布一根独苗,连个旁支兄弟都没有。

     这使得马尔福有点嫉妒。不过好在自己的阿布很是优秀,在数量上不能超过,就只能在质量上压过了。

     “对了,我听我家莱尔说很久都没见到阿布了,怎么,把你儿子藏起来秘密训练了?”这只是贵族间最普遍的试探,有些习惯他们早已出于本能,从小的贵族教育,有些礼仪以及说话方式已刻入骨血,有人会说这也是贵族的悲哀,但更多的人引以为豪。

     其实上一次阿布离家出走的是他们也有耳闻,不过还没等一些人有所行动,阿布就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之后就一直呆在家中,没有出来和同龄人交流。

     不过布莱克与马尔福两家一直走的比较近,一些隐蔽的消息还是瞒不过的,比如阿布失踪的这段期间,好像接触到了某个隐世家族,这可是了不得的消息,要知道有些隐世家族可是有着媲美梅林一般的能力。如果能与之交好……光想想就让人激动。

     “这小子,他最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两人挺投契的,天天腻在一起,你知道的,对于马尔福家的独苗,家人一直很溺爱他,只希望阿布以后不会让我们失望。”有些话点到即止,对于这两个老狐狸来说,这样的交流已经够了,该了解的也已经了解了,这是格兰芬多永远也学不会的。

     之后两人继续这一些无聊的话题。

     相对于平民,贵族由于传承的需要知道的一些更多的东西,比如比梅林时代更加遥远的时代,那个神秘的充满着传奇的年代。但传承的书籍早已被历史尘封,即使有也只是只字片语,而且没几人能看懂。

     但一些古老的贵族,还在不断的探寻着关于巫师的起源,即使知道那只是无望无望。

     巫师其实真的算是一个很古老的种族,追溯的历史也比较复杂,也可能是上古时期的巫族,盘古涅磐,天地混沌五行成灵,其一为上古巫族一派,有十二祖巫,外界也称十二魔神,天生肉身强横无匹,吞噬天地,操纵风水雷电,填山移海、改天换地。

     但西方的巫师似乎只认准梅林一个神,只是不知这个梅林是不是十二祖巫之后,还是什么,时间太过遥远,杨戬也实在无法查证这里的巫师是不是有巫族血统,不过即使有也稀薄的和空气没什么区别了,没有逆天的奇遇,是永远不可能激发出来的。

     而此时被人讨论的主角——阿布小朋友,正一个人无聊的坐在角落,舞会什么的其实真的引不起阿布的兴趣,可能现在他真的还太小,不明白舞会的“妙处”,在他的印象里似乎进入斯莱特林的前辈,都热衷于这项活动。

     不知道杨炎清那个小鬼怎么样了,上一次自己手贱送了他一条蛇,那个家伙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叫自己“媳妇”了,有事没事就会拉他出去玩,寸心阿姨也对自己很好,就像是自己的另一个妈妈。不过阿姨的话太深奥了,他很多都听不懂。

     上一次他们去海底探险之后,那个该死的小鬼就再也没有找过他,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真是的,也不知道跟他打个招呼,现在害他这么担心,讨厌思他了。

     等一会舞会之后,还是去一趟里德尔庄园吧,去看看寸心阿姨,也好久都没见他了,好想阿姨的点心啊!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担心那个小鬼才去的呢,太没面子了。

     “嗨,阿布,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最近都没看到你,听说你离家出走了,兄弟你太酷了。对了你离家的这一段时间去了那里,也不和我联络一下。”这是奥赖恩,在这一群贵族子弟中,与阿布的交情是最铁的,小孩子的问话明显比较随意,毕竟还小,做不来大人之间的试探。

     “怎么你也想出走一下?”对于杨炎清的事情,没有经过他的同意,阿布不想对外人提起。而且阿布也有点自己的小心思,就怕杨炎清见到同龄的小鬼,就不会在像以前一样把自己当最好的朋友了,他才不要那个小鬼和别的小鬼玩呢。

     “呵呵,我没你那么悲惨,布莱克的教育相对马尔福来说还是比较宽松的,而且我姐姐要上霍格沃茨了吗,以后很难在见她一面了,这段时间当然要好好相处了。这是你这种独生子女不会明白的。”布莱克家子女众多,是贵族中出了名的,所以他们童年也相对的不像别的小孩那么孤单。

     “哼!”对于奥赖恩明显的炫耀,阿布懒得理睬。

     “你们再说什么呢?”这是别的孩子也挤了进来,对于两个大家族的继承人总会有人来有意或者刻意讨好的。

     “哦,阿布,听说你前几天离家出走了,玩的怎么样,听说你去了麻瓜的地方?”阿尔法德.布莱克算是贵族中的异类,相对于贵族的保守与矜持,他更加的活泼,对于阿布最近的“壮举”他深深的敬佩着。

     “哦,这是真的,我还以为这是传言呢,这可不像你会干的事,阿布。”多瑞亚.帕金森,已就读霍格沃茨,斯莱特林一年级。

     “我亲爱的多瑞亚,很多时候人的品性外貌是看不出来的,就比如我们的小马尔福。”沃尔布加,又一个布莱克,有着布莱克家族特有的黑发黑眸,和多瑞亚同岁。

     其实布莱克家族的很多人并不是黑发黑眸的,就想奥赖恩,他的眼睛就是棕色的,而阿尔法德的头发也不是全黑色,像沃尔布加这样的反而很少,沃尔布加也因此为荣,这更加显示了她的纯粹。

     11岁的沃尔布加已经极具少女的雏形,身材精巧玲珑,一身量身定做的黑色礼服,宛如夜晚的精灵。

     望着这样的沃尔布加,阿布不由的想起了杨炎清,同样的黑发黑眸,但体现着不同的意蕴,不同于沃尔布加的表面,杨炎清是灵魂深处都涌现这黑色,似乎天生就是黑暗王者。

     “嘿,哥们,这样望着以为淑女是极其不礼貌的一件事,或者,你更愿意请她去跳一支舞。”一旁的肯特.扎比尼起哄到。

     这是马尔福才惊觉自己竟对着一位女士发呆,还非常青涩的阿布不由的脸红了,“哦,你真是太可爱了,阿布,你要是女的,以后我肯定娶你做我的新娘!”阿尔法德.布莱克也跟着调侃。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孔雀一样的阿不来克萨斯脸红的表情,今天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那我真该庆幸自己是男的!”阿布撇嘴。

     “你真绝情,我的小阿布!”

     “滚!”

     “嘿嘿,阿尔法德,什么时候换口味了,不过马尔福家的小主人,可不是你能肖想的。”多瑞亚.帕金森连忙圆场。小孩子什么的最容易炸毛了。

     望着这样的调侃,阿布觉得好无趣,不知怎的,特别想那个小鬼,该死的,以后见到他一定要让他好看,敢这样丢他一个人在这里。

     远处刚刚度完劫,想找媳妇安慰的杨炎清猛的打了一个喷嚏,用刚刚化形的尾巴揉了揉鼻子,肯定是他家阿布想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