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林仙儿
    等李寻欢他们回到梅庄的时候,就看到一幅幽美的画卷,只见一个穿着宫装的粉衣女子正坐在梅花树下抚琴,琴声悠远而飘渺,带着时代的厚重感,微风吹过,带着几枚花瓣散落在女子的身旁,这样的场景,似乎连那风都带有几分仙气。

     而女子的不远处是两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身形挺拔,冰眉霜目,正随着琴声在舞剑,阳光下那阵阵凌冽的剑气若隐若现。

     一旁站立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比起男人的衣着,少年的穿的太过简陋,但是这依然无损少年的风姿,少年的背挺得很直,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剑,他手里抱着一把怪异的铁片,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男人舞剑的招式,眼中好像有着一把火。

     这样的画面太过美好,梅大先生和梅二先生都带着小斯站在百米之外,不敢打扰。

     在一盏茶之后,琴声戛然而止,男子也将手中的剑收回,两人相视而笑,一种无法言语的默契回荡在他们之中。

     这时杨炎清拉着阿布走了过来,李寻欢紧随其后,寸心微笑的来到两个孩子面前:“你们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

     “我们出马,当然是已经解决了,他们想要欺负我师父,可没这么容易。”阿布眯着眼睛享受这寸心的‘爱的揉厉’,一边自得的回答。

     杨炎清扒拉着被寸心揉的乱翘的头发,无奈的看着阿布,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在享受什么,不过这个样子真的很萌,杨炎清看的心里暖暖的。

     李寻欢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寸心之后,之后目光转向一旁站立着的少年,他依然抱着剑站在梅花树之下,闭着眼睛,似乎还在回味之前的剑意,风偶尔吹起他额头上的刘海,李寻欢发现才几天没有见,这个少年变得成熟了很多,连他那精致的眉眼也变的刚毅了。

     过了一会儿,少年睁开了眼睛,眼中的锋芒一闪而过,之后转为平静,眼神依然倔强而坚定。

     “阿飞!”李寻欢开口叫了少年的名字,能再次遇到这个像狼一样的少年,李寻欢很开心,之前为了不让少年卷进他的是非,而狠心将少年赶走,让李寻欢始终感到遗憾。

     阿飞向李寻欢点点头:“大哥!”李寻欢是第一个向他示好的男人,并且救过他的命,虽然之后帮李寻欢杀了他的敌人,从此也互不相欠了,但是阿飞能感受到李寻欢对他的关心。

     这次来梅庄也是机缘巧合,他无意中听到李寻欢中了毒,来梅庄看病,却误伤了故友之子,这些消息来源或许并不十分的正确,但也并非空穴来风,这让阿飞有点担心李寻欢这个朋友。

     没想到来了梅庄之后竟然会碰到杨戬夫妇,李寻欢已经出去了,阿飞本来想去兴云庄的,但是那位杨夫人说,李寻欢并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不出意外,天黑之前会回来,让他在这里等等。

     一直以来阿飞唯一接触过的女性只有自己的母亲,对于这个很温柔亲切的杨夫人阿飞也很喜欢她的近亲,阿飞觉得某些时候,杨夫人很像自己的母亲,虽然她看上去并不比自己大多少岁。

     杨夫人说他可以叫她丈夫为杨大哥,叫她杨大嫂,这样显得亲切,对于这个称呼阿飞并不排斥,杨大哥看上去虽然不太好相处,但是他对杨大嫂很温柔,杨大嫂提出的要求他从来都不反驳,每次看向杨大嫂的时候,眼里总是满满的宠溺。

     杨大哥对他也很好,他知道他用剑,居然还教了他几手剑法,这种剑法看似简单,但是大巧若拙,里面蕴含的剑意,非常的深奥,杨大嫂为了能让他有更好的体悟,用琴声来帮助他感受其中的剑意。

     每次阿飞看到李寻欢和杨大哥两个人总觉的很奇怪,期初阿飞以为他们两个是兄弟,毕竟他们两个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当然除了性格。

     但是杨大嫂说他们并非是兄弟,阿飞说让疑惑,但也并不在意,不管是李大哥还是杨大哥,这两人对他都很好,阿飞虽然孤僻,但是对于这样真挚的感情依然很珍惜。

     只是再次看到李大哥之后,他发现他真的和杨大哥很像,不仅仅是外貌,也不是性格,阿飞突然觉得他们本来就应该是同一个人。

     这样的感觉让阿飞自己都吓了一跳,随后为了转移注意力,阿飞看向了寸心三人,阿飞并没见过阿布和杨炎清,但他知道那个黑发黑眼的是杨大哥的孩子,他们长得真的很想,如果这个孩子再长大一点就更像了,但是就算是再想,阿飞也不会将他们认为同一个人。

     当阿飞看向杨炎清他们的时候,杨炎清也观察这这个少年,他的眉很浓,眼睛很大,薄薄的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缝,挺直的鼻子使他的脸看来更瘦削。这张脸使人很容易就会联想到花岗石,倔强、坚定、冷漠,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甚至对他自己。

     第一眼杨炎清就对这个少年非常的顺眼,这种情况很少发生,毕竟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杨炎清都是一个极度自傲的人,能让他看的上眼的人少之又少。

     对于自己看顺眼的人,杨炎清一点也不吝啬表达自己的好感,他对阿飞点点头:“你好,我叫杨炎清,他叫阿布,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阿飞。”阿飞回答到,他还是第一次和这么小的孩子打交道,感觉很新奇。

     “你的武器是剑吗?”阿布也加入了对话,阿布就睡一个颜控,对于长得很的人本能的有好感,当然太过可恶的人除外。

     “是的。”阿飞觉得这个孩子的头发特别的好看,脸上也肉嘟嘟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掐一下。

     “vodly也会用剑,是杨叔叔教他的,我也会一点,但是并没他学的厉害。”阿布诚实的说道。

     “你可以和我比剑吗?”阿飞听到杨炎清也学过剑法,就眼前一亮,并没有觉得杨炎清年纪小就看清了他,很多时候同等级的高手都会有惺惺相惜的感觉,杨炎清看阿飞顺眼也未尝没有对他实力的肯定。

     “当然。”杨炎清爽快的回到。

     阿布听到他们要比剑也很开心,连忙举手道:“我知道哪里有空地,我带你们去。”说着自己先跑了起来,阿飞和杨炎清相视了一眼,紧随其后。

     这边李寻欢并没有阿飞的冷落感到失落或者尴尬,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少年在为人处世方面单纯的可爱,他包容的看着这三个孩子的互动,有种岁月静好之感,难道他真的老了?

     转头看到杨戬夫妇他们并肩而立,李寻欢并没有什么失落,而是走到杨戬面前,对他说道:“杨先生,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一下,能和我谈一谈吗?”

     杨戬和寸心对持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了然,估计李寻欢自己也感应的到吧。

     杨戬点了点头,往房间走去,李寻欢跟在他的身后,远远看去,他们两的身影,走路的姿势都一般无二。

     一下子走了这么那么多的人,寸心也没有在意,从新坐会古筝旁边自娱自乐,她的琴技是伯邑考教的,封神之后,他直接被封为了紫薇大帝,这个人的性情很温和,和杨戬的私教也不错,那个时候寸心想要学一点拿得出手的才艺,就恬不知耻的去请教。

     虽然最后只学了一半就被杨戬喊回了家,但是名师出高徒,就算只学了一半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之后寸心无聊的时候就会时不时的拿出来弹奏一番,杨戬有时会在一旁惬意的喝茶聆听,有时闭目养神,这是他们夫妻间固有的相处模式。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这样很无聊,但是他们夫妻却一直乐在其中。

     林仙儿下车的时候隐隐的听见梅庄传出悠远的琴声,有种悠然旷达之意,让人忍不住驻足聆听。

     来之前林仙儿打听过梅庄,里面只住着梅大先生和梅二先生两个糟老头,一个只知道喝酒,一个只对古董字画感兴趣,所以这样的琴技不可能是他们二人弹奏的出的。

     林仙儿随着琴音来到一个种满梅花树的院子,就看到梅树下坐着一个清丽绝尘的女子在那里抚琴,那样的画面仿佛让人以为不小心误入了仙境。

     但是林仙儿并没有被这样的场景所迷惑,同性相斥,女人总是会对比自己漂亮的女人产生排斥,这位‘天下第一美人’也一样,看到寸心的第一眼,林仙儿就特别想要划花她的那张脸。

     怪不得那个李寻欢会将林诗音让给他大哥,原来找了这么一个绝色。

     寸心现在的法力也回来了大半,从林仙儿的马车停在梅庄门口,她就知道了,但是寸心对于林仙儿这个人没有半点印象,虽然觉得这个女孩子非常的漂亮是人间难得的绝色,也没有引起寸心太多的好奇。

     之后林仙儿循着琴声找来,寸心才发现关注她起来,不管是金庸还是古龙,他们对于美女的定义都十分的相像,美女代表的麻烦和危险,她们往往喜欢往主角的身边凑,给主角带来很多的麻烦。

     他们身边的主角只有一个——李寻欢,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应该和李寻欢有关,如果是平日里,寸心不会多管闲事,反而会拿张板凳在一旁看戏,但是今天恐怕不行,所以寸心故意用琴声将这个女孩子引到她的身边。

     走的进了寸心感受到了这个女孩子周身的‘气’,十分的吵杂,这让寸心感到吃惊,这个女孩子看上去清纯美好,没想到她这么开放。

     ‘气’是人身上特有的属性,一般不会受到别的什么影响,除非与人交合,才会让别人的‘气’感染自己,一般来说这里的女人都是只有一道温和的‘气’,或者两三道,寸心还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多道,一下子都数不清,不知道这女人私下里和多少男人上过床了。

     林仙儿可不知道自己的老底都被寸心看光了,她施施然的来到寸心面前,对着寸心行了一个礼:“仙儿来这里寻人,不小心打扰了姐姐的雅兴,还请姐姐勿怪。”

     “没事,不知这位姑娘,来这里找谁?”寸心停下抚琴的手,问道。

     “我听说小李探花李寻欢就在此处歇息,我想来见见他。”林仙儿红着脸对着寸心说道。

     寸心表面上温柔端庄,但是内心已经在吼了:我靠,姑娘麻烦你不要再装了,我已经看穿你的本质了,我到现在都没有数清楚你身上的‘气’一共有几条呢,放过李寻欢吧,虽然他的名字很坑爹,黑历史也很多,但这货还是一个处男呢,虽然这很难令人相信,但是李寻欢身上的‘气’真的是纯白色的,谁能想到花名在外的李寻欢还是个处.男!

     “他现在有事要处理,估计没有时间,你有什么事吗,可以直接告诉我,我帮你转达。”

     “仙儿没有什么事,只是听家中长辈说了很多关于小李探花的事迹,新生向往,得知他在此处,就想来看看她。”女孩的声音真的非常好听,再加上她那娇羞的神态,估计是个男人都很难把持住,这让寸心想到了另一个女人——妲己,但是妲己也只有纣王一个男人啊!!!

     自从看到林仙儿寸心的打击比较大,这个女孩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感情经历竟然会这么丰富,这样活了上千年的寸心感到特别的挫败。

     这在寸心胡思乱想之际,远处传来阿布欢快的声音,紧接着三个身体不等的身影由远及近,阿布第一个来到她的身边,在她怀里撒娇,寸心温柔的帮阿布擦汗,多看几眼小阿布,洗洗眼睛,刚才她都快被这个女孩身上的五颜六色晃花眼了。

     看到寸心身边有个陌生人,阿布好奇的转过头,看到林仙儿的刹那,阿布惊奇的叫了出来:“咦,vodiy你快看是那个喜欢在大雪天裸奔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