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蛊虫
    “好个狗仗人势的奴才,竟敢以下犯上,待老夫来教训教训你!”正当铁传甲和秦孝仪打的白热化阶段,突然冒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来人是‘铁面无私’赵正义,他也是龙啸云的结拜兄弟,排行老大——不得不说这个龙啸云真的很喜欢和人结拜啊,可能当初和李寻欢结拜之后,不仅得到娇妻美眷,还名利双收,让他‘结拜上瘾’了,觉得很江湖上有名的人结拜就能捞到好处。

     李寻欢在关外的这段时间他陆陆续续的和三个人结拜,分别是‘铁面无私赵正义’,‘洛阳判官田七’,‘铁胆正八方秦孝仪’,这三人在江湖上都有狭义之名,但是内里怎么样还有待商榷。

     结拜之后江湖上的人分别称他们为‘赵大爷’‘田二爷’‘秦三爷’‘龙四爷’,四人的关系很不错,连着小辈的关系也很融洽,所以龙小云才会为了秦孝仪的儿子去杀李寻欢。

     秦孝仪现在死了儿子,现在又被一个籍籍无名的仆人打压,‘大哥赵正义’看不下去了,出来想要帮忙,一般大侠想要杀人之前总会‘先声夺人’,表明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然后再‘替天行道’。

     吼声中,赵正义从人群中飞了出来。

     只是他正想向铁传甲扑过去,就听见杨戬清冷的说道:“若有人不要脸,想要以多欺少,李某手里的飞刀正好也要见见血了。”

     赵正义身形猛地一顿,再也不敢伸出一拳,转身对杨戬喝到道:“你带来的奴才以下犯上,你非但不管教他,反而还来助长他的气焰,你以为江湖中已没有公道了么?”

     杨炎清一旁冷笑道:“什么叫江湖公道?无缘无故迁怒与人,并杀之而后快是公道;还是两个打一个才算是公道?”

     赵正义没想到一个十岁的孩童竟然敢这般和他说话,冷冷道:“小李探花真是好家教,不但纵容家奴仗势欺人,还让一个小辈这般的目无尊长,看来赵某先帮李探花管教一下儿子的好。”说着掌风一拐,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向杨炎清袭去。

     卑鄙!

     杨炎清自然不怕这种不入流的招式,他本身就继承了寸心神龙血脉,世间凡兵根本伤不了他,对于这个赵正义的武功更是不放在心上,既然想要来找死,他就成全他。

     杨炎清不躲不避直接迎上他的掌风,十岁的杨炎清个子一米五都不到,相对于赵正义一米七多的身材显得特别的瘦小,赵正义这般对一个孩子突袭实在不是‘狭义’之道,但是这个江湖本来就不怎么‘正派’,他讲求的是‘笑道最后的才是赢家’——赵正义明显不敢和杨戬比试,只能捏看上去比较软的杨炎清,他先出手教训这个嚣张的小鬼,如果李寻欢出手相助,就是‘以一对二’,自己打自己的脸;如果李寻欢忍住没有出手,也正好好好教训这个小鬼一番,绰绰李寻欢的锐气,最后只要不打死,到时候就说‘指导一下小辈的功夫’,在场的人也不会说他怎么样。

     这个赵正义脑子还真不错,配上他忠厚老实的面孔,还真是能忽悠那些脑子长满芨芨草的江湖侠客,但是这一切的计划都有一个前提——他的武功必须必杨炎清厉害,江湖上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潜规则’,但是实力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只要你的拳头硬,很多时候能省很多事情。

     杨炎清的外边实在是太有欺骗性了,他的样貌六分像杨戬,长得十分的精致,长发梳了一个马尾扎在身后,安安静静的,脸上有着可爱的婴儿肥,不说话,大家以为是个女孩子,这样一个孩子,就算老爹是江湖上排名第三的小李飞刀,也让人产生不了危机感。

     一大一小两掌相对,‘啪’的一声,杨炎清并没有众人所想的那般吐着血被拍飞出去,而是安然无恙的留在原地,微笑的看着赵正义,对他拱手道:“小子多谢‘赵大爷’手下留情。”

     原来,赵正义赵大爷只是吓唬吓唬这个小鬼,没有下重手,围观的众人了然。

     而赵正义僵硬的站在原地,他那铁面无私的脸上因为疼痛而肌肉不停的抽搐——杨炎清震碎了他手臂的骨头。但是赵正义只能强忍着,如果让人知道他偷袭一个十岁的孩子不成,反而增加受了内伤,那这个江湖就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自己种下的果再苦也要咽下去。

     赵正义以为杨炎清只是震碎了他的手臂,却不知道杨炎清在他们两掌相触的时候,顺便下了一个蛊虫,名为‘真言蛊’,这个东西是杨炎清在寸心的收藏典籍里面找出来的,当时因为好奇,找了一个巫师界的虫子按照典籍里面的要求试验了一下,没想到尽然误打误撞的研究出了这个‘蛊虫’,不过这种东西对于杨炎清来说算是‘鸡肋’,毕竟在巫师界想要探索别人想法的魔咒不要太多。

     但是这个‘蛊虫’也花费了他很多的时间,弃之也可惜,所以一直带在身上,没想到还有用得着的一天。

     这个赵正义不是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名号吗,那就让大家看看这个铁面无私赵大爷的真面目。

     杨炎清做的虽然隐蔽,但是依然逃不出杨戬的眼神,他的天眼自然看到赵正义的体内有一条小虫子,往他的心口爬去,直到停在了心脏的地方才停止。

     杨戬面无表情的收回自己的眼光,和自己的儿子对持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一下。

     龙啸云虽然奇怪自己的结拜大哥虎头蛇尾的举动,但是两边都是他的结拜兄弟,如果他们真的打起来,他也是‘左右为难’的,如今两边和好了,他也松了一口气:“寻欢,你别在意,大哥最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了,平常的时候也是经常这么考校我们家云儿的,可见他是把你当成自家人了。”

     “大哥这话严重了,寻欢的家人只有寸心和孩子们,当不起赵大爷这般厚爱。”杨戬很在乎‘家’这个词,就算是虚以为蛇,也不容人践踏。

     “你,唉!”龙啸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原以为你变了,没想到还是原来那般。”

     “十年不见,或多或少变了一点,但是终归‘本性难移’不是!”杨戬随口说道。

     赵正义也听见了杨戬对他的讽刺,但是手臂疼的说不出话来,暂时没有讽刺回去,但就在这时,只听‘砰’的一震,两拳相击,秦孝仪的人已几乎被震得飞了出去,踉呛着跌倒在地。

     龙啸云赶紧过去将他扶起,赵正义只能有心无力的在一旁看着,幸好这时大家都关注着铁传甲和秦孝仪两人,并没有发现他反常的举动。

     铁传甲刚才虽然和秦孝仪对打,但是也关注着杨戬这边的情况,看到赵正义这么无耻的偷袭他家的小少爷非常的愤怒,别以为他像那些没有见识的人一样以为赵正义看他少爷是一个孩子,就对他手下留情。

     小少爷的年纪虽然小,但是武学天赋异常惊人,小小年纪连他也不是对手,那个老东西下手肯定不留情面,但是他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只是这个赵正义的举动也让他恼火,决定帮小少爷出出气,于是厉声道:“还有谁想教训我的,请出手吧。”眼神却是看着独自站在一旁的赵正义。

     这个赵正义能混出‘铁面无私’这个名堂来,也不是傻子,现在可不是他逞能的时候,只当看不见铁传甲的挑衅,来到秦孝仪面前查看他的情况。

     游龙生看杨戬不顺眼,这个时候也出来挑刺,负手冷笑道:“看来今日主子非但教训不了奴才,奴才反而要教训主子了。”

     “我怎么不知道,铁叔叔什么时候成了赵正义的奴才了?”阿布反击道,这个地方的人实在是太讨厌了,明明没有什么实力,还要到处挑衅,真以为地球绕着逆转啊。

     “你师傅是龙四爷的结拜兄弟,赵大侠也是龙四爷的结拜兄弟,那你师父和赵大爷也算是结拜的关系,他的奴才也就是赵大爷的奴才。”游龙生‘好心’的解释道。

     “寻欢自认这一世到目前为止,只结拜了一个兄弟,突然冒出这么多的‘大哥’来,恐怕是无福消受。”杨戬融合了李寻欢的感情,李寻欢这一生的经历他都有,对于龙啸云,杨戬自然早已不是之前的李寻欢这般盲目信任,但是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的,也算是真心实意的叫他‘大哥’,但是这个大哥还是让他失望了。

     这个时代‘结拜’可不是嘴上随便说说的,是要摆上香炉歃血为盟的,像龙啸云这般到处和人结拜,并且没有通知李寻欢,这样的‘结拜’太过儿戏了,也从另一方面看出他并没有这么在意李寻欢。

     龙啸云听了杨戬的话,也有些惭愧,但更多的是恼怒,怪李寻欢说话太过得罪人。

     这时秦孝仪喘息着在赵正义耳畔说了几句话,赵正义眼睛一亮,忽然长身而起,目光灼灼,瞪着那铁传甲道:“想不到朋友你居然一身江湖罕见的横练功夫,连老夫都小看了你,难怪三爷一时不察,要被你暗算了。”

     铁传甲早就看出这位‘大侠’的真面目,不甘示弱道:“你们若败了,就是受人暗算,我若败了,就是学艺不精,这道理我早已明白得很,你不说也罢。”

     赵正义怒道:“姓铁的,老夫念你是条汉子,有心保全你,你休想不知好歹。”

     铁传甲听见赵正义叫出了他的姓氏,脸色变了变,知道这个人已经认出他来了:“铁某没有赵大爷保住,也活到现在了,正觉得已活得有些不耐烦,赵大爷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赵正义瞪着他,眼睛里似已冒出火来,冷笑:“很好---”说着扶起秦孝仪就走。

     龙啸云连忙上前赔笑道:“各位有话好说,又何必……”

     秦孝仪仰天打了个哈哈,惨笑道:“我父子两人俱已栽在这里,还有什么好说的!”

     龙啸云知道这件事无法善了了,只能看着赵正义和秦孝仪两走远。

     见闹事的主角走了一半,大家也陆陆续续的散了,龙啸云毕竟是主人,去了前厅招呼客人并主持晚宴。

     这个地方就只剩下杨戬一家——除了寸心,她还在隔间里面和那些夫人小姐聊家常。

     铁传甲独自站在原地,正也是心事如潮,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对着杨戬道:“少爷,我恐怕已不得不走了。”

     “你要上哪去?”杨戬问道,虽然是问句,但也拒绝了铁传甲的要求。

     铁传甲黯然道:“我身受少爷你们父子的大恩,本来已决心以这劫后的残生来报答少爷的恩情,可是现在……”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接着道:“赵正义他们显然已看出了我的来历,现在只握已去通知我的仇家,我本已未将生死放在心上,倒也不怕他们,可是……”

     “你知道的,我不怕连累,寸心和孩子们也不怕,如果今天放你走,寸心是不会原谅我的。”杨戬笑着安抚道。

     铁传甲也笑道:“我也知道少爷和夫人不是怕被连累的人,可是十八年前的那段公案,其中曲折本是在我,我怎么能让少爷陪着我一起受人耻骂。况且现在少爷找到了夫人这般的女子,不在漂泊无定,老铁就算走也走的安心了。”

     杨戬看他这般坚决,有些无奈,只能放他而去。

     杨炎清听着他们的话,并没有插嘴,看到铁传甲黯然远去的背影,悄悄的放出一只蛊虫跟着铁传甲,十八年的那段恩怨一直是铁传甲的一个心结,是到了该了断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