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铁传甲
    今天是林诗音的生日,但是龙小云并没有出现在宴会中间。龙啸云说他的身体还没有好,需要静养,所以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这让寸心很奇怪,自己的儿子刚刚从鬼门关游历了一遍回来,这做爹妈的怎么还有心情办生日宴会呢,当然寸心也只是心里嘀咕了一下,并没有这么没颜色的说出来。

     对于龙小云,可能是他给寸心的第一印象太坏了,所以即使他是一个孩子,寸心也喜欢不起来,但是如今知道他爹妈和李寻欢的恩怨纠葛,对他也恨不起来。

     有时候大人下意识的觉得孩子还小,什么也不懂,所以在孩子面前往往会不加掩饰自己的情绪。

     但是孩子总是比大人敏感的,特别是像龙小云这般早慧的孩子,林诗音或许表面上很宠爱他,关心着他的衣食住行和生活日常,给了他优越的生活,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深入的去了解自己的孩子,她不知道龙小云今天干了什么,不知道他交了什么样的朋友,不知道龙小云今天因为什么事不开心等等,她都不知道,她所知道的儿子,是一个从小聪明伶俐、乖巧可爱,天真善良的孩子,就像李寻欢小时候一样。

     而龙啸云,在没有遇到李寻欢之前几乎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只是江湖的一个无名小卒,但是机缘巧合之下,他得到了一个美丽温柔的妻子,一笔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借着李寻欢的名头认识了很多江湖上的豪杰,这一切美好的不真实,让他沉迷其中,对于自己的孩子,就不怎么上心了,他给了龙小云最好的物质享受,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关心过他,和林诗音一样……

     龙小云很聪明,他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知道父辈的所有纠葛,但他无法恨自己的父母,只能将所有的过错转嫁到李寻欢身上。恐怕他的邪恶里有一些自暴自弃,那源于他失和的家庭。有一些是他的天性,荀子说,人之初,性本恶。

     龙啸云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拉着杨戬,为他介绍江湖中的‘后起之秀’和‘各路英豪’,杨戬的神色一直淡淡的,没有表现的多不耐烦,也不热络,但是他的身上有种不怒而威的气质,这种态度反而让人觉得是‘高人风范’,对他越发的敬重。

     当然也有例外的,臧剑山庄的少庄主——游龙生,他算是新一辈‘少侠’中的佼佼者,也是林仙儿的爱慕者之一,他长得一表人才,剑法很出色,在一群虎背熊腰的江湖草莽之中算得上是‘鹤立鸡群’,但是今天李寻欢的风头完全将他压了下去,这让这位少侠心里很不舒服。

     阿飞始终跟杨炎清和阿布,对于这种宴会他从来都没有参加过,一开始觉得好奇,但是看了一会之后又觉得很无聊,那些所谓的大侠一直都在相互的吹捧,或者讨论着一些江湖的八卦——还不如和杨炎清比剑来的痛快。

     杨炎清和阿布也不喜欢这样的氛围,之前他们也参加过很多宴会,但是那些宴会是上流社会或者贵族举办的,为了各自的利益,宴会中的勾心斗角、溜须拍马什么的也属正常。

     但是今天的宴会不是说来的都是江湖中人吗,不是说江湖中人不拘小节吗,不是说江湖是我行我素的吗,为什么这里的宴会和以前的一样无聊,毫无新意。

     阿布知道自己的外貌和头发和这里的人有很大的区别,为了不引人注意,他给自己还有杨炎清使用了忽略咒,至于阿飞,刚刚闯荡江湖,还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他也不是什么‘招黑体质’,并不会惹什么麻烦,就省了‘忽略咒’了。

     三人来到一处‘梅花林’,现在是冬天,梅花开的正旺,这里环境清幽,空气中还带有梅花的清香,三人很喜欢这个地方。

     但是好心情并没有保持多久,就听见了打斗声,中间还夹杂着叫嚣和怒骂,三人对视了一眼,都匆匆往哪个方向走去——因为他们已经听出打斗的其中一人正是‘铁传甲’。

     梅林的正前方有几座假山,假山后有三间明轩,这时轩前的空地上正有两人在恶斗,两人俱是拳风刚猛,震得四下积雪漫天飞起。

     打斗的两人正是铁传甲和铁胆震八方的秦孝仪。

     两人的实力差不多,对掌之后两人都后退了几步,这时阿布他们都走了过来,看到铁传甲被震的后退,连忙上去搀扶。

     “铁传甲叔叔,你怎么样?”阿布紧张的问道。

     铁传甲看到杨炎清三人脸色也缓和了很多:“阿布小少爷,老奴没有什么事,这个姓秦的我还不放在眼里。”说着又对秦孝仪说道,“姓秦的,你自命侠义,其实却一文也不值,你儿子伤重不治,和别人又有什么关系,你怎能对他下毒手?”

     秦孝仪是龙啸云的结拜兄弟,排行老三,连龙啸云都要叫他‘三哥’,如今听一个仆人敢这样和他说话,自然十分愤怒:“你算什么东西,也不问自己是什么身份,只不过是李寻欢身边的一条狗罢了,居然敢来管老夫的闲事,老夫索性连你也一齐废了!”

     杨炎清听了这话皱了皱眉,铁传甲和杨炎清本来没有什么交集,但是杨戬融合李寻欢之后,天道将几人的命运也进行了‘调整’,那份多数来的‘记忆’中,这个铁传甲对他十分的照顾,他和阿布‘不小心’闯了祸,都是铁传甲帮他们背的,十几年的相处他们更像是亲人。

     虽然杨炎清知道这份记忆是假的,但是铁传甲对他和阿布的关爱却是真的,这是这份真心让杨炎清很快的将铁传甲划入了‘自家人’的范畴,虽然杨炎清也只当铁传甲是仆人,但是被旁人这般说,也触及到了杨炎清的底线。

     这边的打斗不仅仅吸引了杨炎清他们三人,也惊扰了大厅中的‘高谈阔论’的一干人等,众人也纷纷往这边赶来。

     “发生了什么事?”龙啸云现在是兴云庄的庄主,自然第一个出面问道。

     这个地方除了打斗的两人和杨炎清三人外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梅二先生,他无力的躺在一旁,听到龙啸云的问话,半扶着假山走了过来说道:“这个姓秦的,之前不是到梅庄请我救他儿子的命吗,因为他自己袖手旁观让姓龙的小鬼暗算你,惹出了一大堆的事,耽误了他儿子的病情,导致他儿子不治生亡,算是报应,但是这个混蛋竟然迁怒到了我的身上,刚刚想要暗害我,幸好被铁兄弟看到了救了我一命。”

     梅二先生也算倒霉,高高兴兴的来喝酒,但是酒还没喝到,自己的小命差点交代在这里,因此对于救他的铁传甲特别的感激。

     众人听了梅二先生的话,对于秦孝仪的人品更加的怀疑,但是龙啸云却悲天悯人道:“他们父子情深,秦三哥自然难免悲痛,一时失手伤了梅二先生,在下给先生道歉,请先生不要再责怪我三哥了。”

     梅二先生听了龙啸云的话,冷哼一声,并没有说话,感情他要杀的不是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但是看热闹的众人却纷纷赞叹龙啸云高义。

     秦孝仪一向睚眦必报,阴险狡诈,对于自己儿子的死,他没有能力找李寻欢和龙小云算账,只能找梅二先生这个既没有武功也没有后台的出气,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中间杀出一个铁传甲,不仅打乱了他的全部计划,还将他的脸面丢了个精光,看向铁传甲的眼神渐渐的透入出杀意。

     也不管什么场合了,双手握拳,又向铁传甲冲了过去,招招致人与死地。

     铁传甲自然也不怕他,对于这个姓秦的,他早就看不顺眼了,拳风虎虎,次次拦住秦孝仪的招式,并且全力反击,他的招式未必精妙,但是他身上有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

     人称‘铁胆震八方’的秦孝仪竟似已被打压得透不过气来。这让在场的人啧啧称奇,小李飞刀果真厉害,身边顺便一个仆人都能将江湖上排的上号的人物打压。

     龙啸云看着又打起来的两人,无奈的对杨戬说道:“你劝劝他吧,秦三哥只是太过伤心了,他并没有歹意,我知道他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杨戬冷冷道:“我为何要劝他,这样的人活在这世上也污染空气。”

     龙啸云怔了怔,没想到李寻欢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这几年他真的变了不少。

     游龙生在一旁冷笑着又道:“尊仆的这种招式,倒的确少见得很。”

     杨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游龙生虽然不满杨戬的态度,但还是说道:“他每招发出,好像都准备先挨别人一拳,这种拳法倒实在令人有些看不懂”

     杨炎清三人在一旁关注着两人的比斗,听到游龙生的话语,阿布自然知道杨戬懒得理这个自视甚高的‘少侠’,于是接口道:“其实这道理也简单得很。”

     游龙生这是才看到杨炎清三人,虽然奇怪自己竟然会如此忽视李寻欢的儿子和爱徒,但是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只是好奇的应道:“哦?”

     阿布眨了眨眼睛,笑道:“只因别人打铁叔叔一拳,他根本不在乎,他若打别人一拳,那人只怕就吃不消了。”

     游龙生脸色变了变,还未说话,突听一人怒吼道:“好个狗仗人势的奴才,竟敢以下犯上,待老夫来教训教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