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另一个世界.开端
    杨戬身着玄色长衫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身边不是的有人走过,他的装扮与街上的男男女女显得格格不入——男子有着穿着长褂青衫,有的麻衣草鞋;那些妇人也穿着朴素,头发都聚拢在后面,梳成一个简单的发髻,未嫁的姑娘大多梳两个大辫子,垂在胸前。

     杨戬身上还是维持着‘李寻欢’的模样,是明朝的时候的服饰,而他在街上看见的男男女女则是民国早起的装扮,杨戬现状的状态很奇怪,好像是处于隐身的状态,街上的人都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过,没有好好奇,也不惊讶。

     以前杨戬在天上感到累了,也会来凡间散散心,他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会隐身走在大街上,独自感受着人间的繁华与落寞。

     现在的情况和那个时候很像,但又不一样,因为那个时候他是能控制自己的法力的,隐身状态随时都可以解除,但是现在完全他并不能控制,他的法力虽然没有消失,但是他却控制不了现在的隐身状态。

     他又到了另一个世界,而且这一次似乎比上一次还要糟糕——寸心和孩子们没有和他一起过来,他感受不到他们的气,或许他们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他在找寸心和孩子们的时候,神识扫荡了一圈,发现这个世界和之前他还是汤姆.里德尔的时候的世界很像,不管是历史还是人文化境,基本上都一模一样,现在是民国六年,即1917年,之前他还是汤姆.里德尔的时候是在1934年来中国的,所以对这段历史比较熟悉。

     之前他他还以为已经回来了,后来才知道只是两个很像的时空而已,虽然这个地方也一样有着‘八国联军侵华’,有‘鸦片战争’,有‘辛亥革命’,但是这里没有巫师,没有灵气,也没有任何超自然的未知生物。杨戬的神识整整扫了三遍,才确定这个时空太过薄弱,承受不起一点的法力碰撞。

     就算是他,也只能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因为他的实体太过强大,这个空间支持不住。

     看着现在自身的情况杨戬有点无奈,本来他想和先前一样,直接开辟空间离开的,但是这个世界似乎有什么吸引着他,和上一次李寻欢的世界很像,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时空也有一个他的‘尸虫’。

     正想着,一群骑着马的青年从他们身边飞速而过,这个街道并不怎么宽敞,他们这般‘畅行无阻’自然惊到了不少的人,好在没有人员伤亡,最多受到一点惊吓而已,等那群人走后,不少人在他们后面指指点点,一脸的愤怒,但也无可奈何。

     杨戬的眼光一直追随着那个领头的人,不为别的,只因那个人长得和他几乎一模一样!

     看到那个人的脸,杨戬就已经确定那个骑马的领头人就是他的‘上尸彭候’。两人虽然长得很像,但是还是有点区别的,那个骑马的人看上去非常年轻,十七八岁的模样,不仅仅满脸稚嫩,连眼神都透露着懵懂与鲁莽。

     明明是一张俊美无暇的脸,硬生生的被他眼中透入出的气质给破坏了。

     目前老婆儿子都不在身边,杨戬可以说是孑然一身,来这个世界估计和‘彭侯’有关,杨戬想了一下就跟了上去。

     那群骑马的人沿着街道来到一个类似于平民窟的地方,这里伫立着的都是低矮简陋的平房,门口坐着一些面黄肌瘦的人,不仅仅是老人和孩子,就连那些年轻人看上去皮包骨头,严重的营养不良。

     杨戬从那些人的眼中看到了麻木与痛苦,身为天上的战神,杨戬对于凡尘的人总是抱有一丝悲悯之心的,但是也仅仅只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想要改变命运只有靠自己,就算他是神也不会无端端的给人财富与希望。

     那对人马差不多有几十个人,各个看上去都身强体壮,和贫民窟的那些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些老人和孩子看到这样一帮凶神恶煞的人都害怕的缩在角落,或者直接躲回家中,关紧门窗。

     那群人对于这样的举动并没有太在意,他们来到一个阴暗胡同里,因为这个胡同太过狭窄,他们纷纷下了马,从里面走去,杨戬也跟在这群人的后面。

     他们来到一个四四方方的四合院,站在门口,门是木头做的,经过成年累月的风霜雨雪,木门被腐蚀的有好些个洞,隐约能看清里面的情形,声音也传的格外清晰。

     其中一个壮汉一脚踹向木门,直接将木门踹到了,这样的动静当然吸引了院子里面的人,有两个洗衣服的中年妇女,四个玩踢毽子的孩子,西厢房抽大烟的老伯,他们全都往门口看过来,当看清来人的时候,其中一个洗衣服的妇人顿时脸色变得惨白。

     尽管被这些人吓得要死,但是那个妇人依然哆哆嗦嗦的站起来,对为首的那个少年问好:“展……展二少,您……您怎么来了?”

     那个少年正是杨戬的‘彭侯’,他精致俊美的脸上没事桀骜,眼神阴狠,半笑不笑看着眼前的夫人:“本少爷为什么会来,你会不知道,就算你不知道,你家男人肯定知道,刘老三呢,怎么不出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的时辰到了!跑也跑不了,躲也躲不掉,干脆一点,出来解决,别做缩头乌龟!”

     “二少,您先座一下,我家那口子今天出去了……还没有回来,我们欠您的钱已经在想办法凑了,很快就会还上,求您再宽限几天!”那妇人点头哈腰的对着眼前的少年道。

     这个四合院住了三口人家,之前和这妇人一起洗衣服说说笑笑的另一个妇人,看到这样一群人已经吓得回自己房间去了,另外的人也陆陆续续的远离这是非,只有一个看上去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紧张的来到妇人的身边挨着她。

     女孩还太小,虽然这群人看起来很凶的样子,女孩胆怯中也带着好奇,抬起大大的眼睛懵懵懂懂的打量着这群高高壮壮的人。

     那位二少也没有动怒,似乎也猜到了这般的情景,他把玩着手里的马鞭,慢悠悠的说道:“既然换不了钱,你们当初干嘛借啊,你以为本少爷每天都很闲吗,你不还钱我身边的这群兄弟吃什么,这样我很为难的。”

     明明很温和的语气,但是听的人却汗毛直立。

     杨戬看着这个长得和自己这般相像的人,做出这样的姿态,不由的皱眉。

     这是屋里走出一个蹒跚的老婆婆,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向他们走来,那妇人看到了老人,急忙过去搀扶:“婆婆,你怎么出来了?”

     “这里这么吵,我怎么不能出来,你个贼妇,衣服还没有洗好吗,都大晌午了,还没有做饭,想饿死我这老婆子啊。”这老婆婆看上去瘦瘦小小的,连路都走不稳,嗓门到挺大。

     “婆婆,展二少今天来了,您稍稍忍一下,等我这边处理好,就给您去做,大丫快扶你奶奶进去。”妇人在这老人面前畏畏缩缩,比在这个‘展二少’面前好不了多少。

     “什么展大少展二少的,我看是你这婆娘想要偷懒,我们刘家到底造了什么孽啊,娶了你这么个懒婆娘,什么都不会做,你说你进门几年了,到现在只给我生了一个赔钱货……”这婆子骂起儿媳妇来连气都不喘一声,一个劲的往死里骂,而那妇人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那个妇人能忍受,但‘展二少’已经受不了了,大声喝道:“好了!”

     顿时世界清静了!

     ‘展二少’用小拇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说道:“我不管你们要洗衣还是做饭,把钱给我还了,我立马就走。”

     “钱,什么钱?”那婆子也只是一个窝里横的,骂起媳妇来嘴上不留德,但是看到‘展二少’的模样和气势,就不敢放肆了,只是问她媳妇道。

     “婆婆,您去年不是生病了吗,三哥为了您的病向钱庄借了五十块大洋,还没有还上,今天展二少过来催了。”妇人小声的解释道。

     “什么五十大洋!”那婆子听到这么多钱,惊叫道:“我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我的病怎么可能要五十大洋,肯定是你这婆娘自己私吞了,你这挨千刀的懒婆娘,自己拿了这么多钱还赖在我的头上,等三儿回来,我一定要告诉他。”

     “婆婆,我没有……”妇人听了连忙解释,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展二少’截胡了。

     “我不管谁用了这钱,反正现在期限到了你们就得还钱,别给我弄这些有的没的,没钱就把刘老三卖到矿上去。”‘展二少’最烦的就是收账了,那些人明明没有能力还钱还偏偏要借,每次还钱都要他带着马队‘三请四崔’。

     “那个,二少,咱们家真的没有这么多钱,您就行行好,放过我们一马吧!”那婆子看到‘展二少’和他身边这帮打手凶狠的模样,立马变了脸色,可怜兮兮的哀求道,不明真相的人以为这个‘展二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呢!

     ‘展二少’皱着眉头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婆子,很想上前踢一脚,不过真一脚下去这婆子也就上西天了,到时候他自己也逃不了好。

     虽然桐城这个地方他的名声并不好,但也不会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最多召集一群人马将欠钱不还的人收拾一顿。

     “我们是开钱庄的,不是善堂,你们自己欠的债,还想免了,如果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我的钱庄也就不用开下去了。”

     那婆子原本想用苦肉计,但是看那‘展二少’的表情就知道这人根本没在意,想了想就将藏在自己身后的小姑娘推了出来道:“那个,展二爷,您看我这个孙女怎么样,过了年就十岁了,到时收拾一下也挺俊的,洗衣做饭样样都在行,这个丫头以后就跟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