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章 展云翔
    “那个,展二爷,您看我这个孙女怎么样,过了年就十岁了,到时收拾一下也挺俊的,要不这个丫头以后就跟您了?”

     在场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老婆子会将自己唯一的孙女卖了抵债,都愣了一下,但随即一旁的妇人连忙将自己的女儿拉回自己的怀中,警惕的看着自己的婆婆和那位‘展二少’,生怕‘展二少’一口答应。

     这妇人是刘老三的妻子,两人结婚也差不多已经十年了,但是膝下就只有大丫一个女儿,因为没有生儿子的缘故,整天的被自己的婆婆挑刺,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而刘老三又是一个孝子,不管他婆婆提出什么样的要求都会照做,就算真的将大丫抵了债,刘老三回来也不会说什么,但是对于只有一个孩子的妇人来说,女儿就是她的命。

     ‘展二少’挑了挑眉,仔细的看了一眼这个据说已经十岁的孩子,第一个印象就是面黄肌瘦,穿的衣服上面都是补丁,头发不仅稀少而且干枯,脸上张兮兮的,一点也看不出一点‘俊’样,这女孩也知道她奶奶想要卖了她,吓得都在自己母亲的怀里,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就这干瘪的小丫头还想抵那五十大洋,你这老虐婆也太异想天开了吧,待月楼的头牌也只要几块大洋就能睡一晚,这小丫头回去除了浪费粮食还能干吗?”‘展二少’看白痴一样看着那个婆子。

     虽然这个‘展二少’话说的难听,但是也知道他看不上自己的女儿,这让那妇人送了一口气。

     紧接着突然听到自己身后传出刘老三的声音:“展夜枭,你个丧尽天良的东西,想要睡我女儿,我跟你拼了!”转眼间就看他他手里拿着一个木棍往‘展二少’的头上轮……

     ‘展二爷’带着马队气势汹汹的往刘老三家赶的消息,很快被和几个兄弟玩牌刘老三知道了,刘老三本来上头有两个哥哥的,但是都没有站住,从小就夭折了,只有他被保了下来,所以他娘将他当眼珠子一般的护着,或许宠过了头,从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二愣子,还好吃懒做,唯一的优点就是孝顺。

     刘老三是个孝子,当初他娘得了重病,普通的郎中根本就治不好,只能到那洋人开的医院做手术,但是那要一笔很大的钱,他们家的情况,是根本拿不出来的,但是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娘病死,最后只能向展家开的钱庄借钱,那个时候他什么也没有就是地契,他们住的那个地方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最后抵押的是他这条命——如果还不出来就到矿上去做免费的苦力,桐城的人都知道,矿场这种地方根本不是人呆的,进去了差不多就是半只脚踏进棺材了,那里做工的除了罪犯,就是被人卖了的下人。

     现在他们还钱的时间到了,但是根本就还不出这五十大洋,他本来还带着侥幸,那位‘展二少‘贵人是忙,不会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现在他直接带着马队来了,这刘老三也呆不住了,放下手中的牌直接往家赶,老娘老婆女儿都在家里呢,就算他在不是东西,对待亲人还是有几分真心的。

     刘老三还是有几分心眼的,没有直接回去,而是躲到了离家不远的一个巷子口,先观察一下情况,他的家门口已经被一群大汉挤满了,各个长得虎背熊腰,比他要壮实的多。

     看清楚情况后,他悄悄的从后门溜回了家,躲在柴房,柴房离院子并不远,能听见‘展二少’说的话,但是听的不太清,只能断断续续的听清几个字‘待月楼’‘头牌’‘小丫头’‘睡一晚’,但就单单这几个字就让刘老三听的血气上头,那股子鲁莽劲再一次没有收住,捡起地上手臂粗的一个木棍,串了出去,他长得矮小,速度又快,谁也没有想到刘老三会从屋里串出来,想要将他逮住,只是那时已经晚了,刘老三的木棍已经轮到‘展二少’的头上……

     一时间——“二少!”

     “三儿,你干嘛?”

     “爹!”

     “儿她爹!”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刘老三会胆子这般的大,他真是不要命了吗?

     但是现在说什么也已经晚了,刚刚还意气风发的‘展二少’已经被打晕在地,额头上海冒着血,一旁和‘展二少’一起过来的马队青年,虽然被这一状况弄懵了,但是现在也没有时间给他们发愣,立马分成两批,其中两个连忙扶起昏迷不醒的‘展二少’,检查他的情况,剩下的人将刘老三和他的家人全部都绑了起来。

     现在展家大少爷刚刚离家出走,不知道还回不回来,家里只剩下二少爷了,如果二少爷出来什么事,他们这些人都会被连累的,现在只能绑了罪魁祸首回去向展家交差,希望展老爷将怒火全部都撒在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刘老三身上。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这个‘展二少’被台了回去,先不提这个展老爷看着一向身体健康的小儿子被人抬着回来时的反应,也不提那刘老三和他家人的下场。

     一直跟着‘展二少’看热闹的杨戬,在‘展二少’被打晕的那一刻就被一股吸力吸进了进了‘展二少’的身体里面。

     这股力量并不是很强大,如果杨戬想要抵抗的话,未必能将杨戬给‘吸’进去,但是杨戬知道这是冥冥中注定的牵引,现在正是他和‘尸虫彭侯’融合的最好时机,也就顺从的进入到‘展二少’的身体。

     展云翔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是他那一生的经历,他是桐城展家的‘二少爷’,但他并不是他爹的嫡子,而是一个妾生的儿子,上面有一个大哥,他才是这个展家真正的少爷,是他爹看中的嫡子。

     他的大哥叫展云飞,比他大三岁,因为他是嫡长子的关系从小就被大家关注,展云飞读书很好,一直被夫子夸赞,这让身为商人的父亲更加的偏心大哥。他和他大哥一起长大,由同一个夫子教书,但是谁都没有留意到,他比他哥小三岁的事实,他去去学堂的时候只有三岁,那个时候连说话都不清楚,在没有大人督促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比得过已经六岁的大哥。

     和他们一起长大的还有管家的两个儿女,儿子比他大一岁叫纪天尧,和他很玩得来,女儿叫纪天虹,比他要小一岁,因为是三人中唯一的女孩,大家都喜欢和她玩,但是比起大哥和天尧对天虹的照顾,展云翔更喜欢逗弄她,这使得天虹从小就怕他,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天虹和大家一样都喜欢他大哥,只要他大哥出现的地方就一直呆在他身边,像一个小影子一般,这样鲜明的对比,使得展云翔对他大哥越来越嫉妒。

     父亲的偏心偏爱,大哥的优秀傲慢,下人的区别对待,使得心高气傲的展云翔越来越偏激,为了得到大家的关注,他处处和自己的大哥做比较,态度嚣张,喜欢在下人面前作威作福,俨然成了别人眼里骄纵无礼的少爷。

     一直以来他都生活在他大哥的光环之下,直到十二岁那年,他大哥成亲了,成亲之后他父亲渐渐的将展家的家产教给大哥打理,为了替他大哥清除不必要的障碍,他父亲将他送去了上海军校读书。

     那个时候他也差不多死心了,这一辈子,在他父亲的眼中他永远没有大哥重要,他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庶子罢了,在军校的三年他过得很平静,虽然很累,但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最重要的是没有他大哥和他比较,他发现自己也可以做的很好。

     但恰恰在这个时候,展云翔受到了他父亲的来信,信中说他大哥受不了妻子难产去世的打击,离家出走了,他父亲现在也没有多少精力在管理展家的家业,希望他回去帮忙。他在军校三年多了,再过几个月他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了,但是父亲的这封信让他原本压抑在心中的不甘又升起来了——之前有大哥在父亲的面前,父亲永远都看不到他的好,现在大哥走了,留下一堆烂摊子什么都不管的走了,如果他去接手,是不是就能让大家注意到他,而不是出来读书什么都不会的展云飞。

     为了这个他放弃了成为一名军官的可能,毅然休学回家,担起展家的重担。

     大哥走后,果然父亲更重视他了,大哥的小影子天虹也嫁给了他,这样的生活他很满意,这样过来四年,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大哥展云飞回来了,然后大家的目光又全部转到了他大哥的身上,连他的妻子也是,看着他大哥的目光是那么的入骨。

     父亲因为展云飞回家,高兴的举办宴会,桐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他心情不爽,想要找点事做,就去欠他们银钱的萧家收账,但是却没有想到阴差阳错的烧了他们家的房子,而他们家的小女儿为了一只什么兔子冲进了火场,家长萧明远为了救自己的女儿被活活烧死了,那个小女孩也严重烧伤。

     那萧家的人将这一切都算在了他的头上,展云翔承认这件事自己有错,不该这么鲁莽,但是那些萧家人实在是太不讲理了,也就没有管他们,只是没有想到这些看上去柔弱的萧家姐妹最后弄的他家破人亡。

     展云飞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萧家姐妹勾搭上了,听到萧家人说的话,将他当成了一个杀人放火,丧尽天良的坏人,口口声声的指责他凶残、霸道、没有良心!

     之前展云飞亲口说过‘不要展家的财产’,但转头就说‘口说无凭,萧家的那块地他要定了’,口口声声说不想当展家大少爷,但对那些工人又拿出大少爷的派头,还威胁纪总管,‘那么,你回去告诉他,我要了这块地!我今天就会跟他亲自说!所以,你管一管这些工人,谁再敢碰这儿的一砖一瓦,就是和我过不去!也就是纪叔您督导不周了。’

     厌恶着腐朽家庭的人却大把大把花着他不屑家庭的钱,且理直气壮的花;明明看不起弟弟自己却又不事生产还遑论弟弟赚来的钱带着血腥

     这样的云飞让云翔不耻,但所有的人还是偏向他,于是,他就更嫉妒了。

     这样的嫉妒让他做了一系列没用脑子的事情,之后他的运气越来越差,他的妻子也中途两次流产,后来被待月楼的幕后老板和萧家姐妹设计,弄得倾家荡产,而他大哥最终却和萧雨凤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