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真假李寻欢
    赵正义,在江湖上有着‘铁面无私’的称号,或许真的是被人捧得太高,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了,只要自己看不惯的人都是‘阴险狡诈’之辈,他就要代表‘正义’消灭他。

     李寻欢年纪轻轻的就名满江湖,不仅是探花郎,一手飞刀绝技更是出神入化,江湖上能奈何得了他的寥寥无几,这般惊才绝艳的人,难免会遭人妒忌。

     赵正义就是其中之一,他赵正义年纪比李寻欢还要大上一轮,按理也算是李寻欢的前辈,但是李寻欢从来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这让赵正义非常的气恼,他誓要将李寻欢拉下神坛,让那些崇拜他的江湖小辈看看李寻欢的‘真面目’,这样他的名气会再一次的提升,成为武林中泰山北斗般的人物。

     想到那个画面,赵正义不免有些激动。

     计划很成功,他们逮到了进林仙儿房间的李寻欢,他并不承认自己就是梅花盗,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这里那么多‘人证’,到时让他百口莫辩。

     但是这个家伙实在太过狡猾,三言两语的就将话题带偏,让他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李寻欢,你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我们现在在说梅花盗的事,你说和林仙儿约好来这里相会,可是林仙儿早就离开这里了。”

     “那又怎么样?就算是这样,阁下也应该问清楚再下毒手也不迟。”‘李寻欢’双臂抱胸开口说道。

     “对付梅花盗,只有下手为强,等问清楚就迟了。”赵正义理所当然道。

     这般的合情合理、正义凛然,‘李寻欢’听了不由的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赵正义三番两次的被人下面子,非常的不爽。

     “没什么,李某生平第一次见赵大爷这般人物,叫人好生佩服,能把歪理说的这般理直气壮,真是世间少有。”

     龙啸云干咳两声,出来打酱油道:“黑夜之间,无论谁都会偶然看错的,何况……”

     “何况,也许我并没有看错呢?”赵正义已经和‘李寻欢’杠上了。

     ‘李寻欢’道:“没有看错?难道赵大爷认为李某就是梅花盗?”

     “这个说不准,江湖传言梅花盗轻功很高,出手很快,至于他究竟是姓张,还是姓李?是谁也不知道了。”

     “不错,李某轻功既不低,出手也不慢,梅花盗重现江湖,也正是李某再度入关的时候,李寻欢若不是梅花盗,那才是怪事一件。”‘李寻欢’说着也觉得自己很有嫌疑,笑了笑,对赵正义缓缓道:“但赵大爷既然认定了李某就是梅花盗,此刻为何还不出手?”

     赵正义冷笑道:“早些出手,迟些出手都无妨,有田七爷和摩云兄在这里,今日你还想走得了么?”

     龙啸云很应景的变了脸色,强笑道:“大家只不过是在开玩笑,千万不可认真,龙啸云敢以自家性命担保,李寻欢绝不是梅花盗。”

     【无正义沉着脸道:“这种事自然万万开不得玩笑的,你和他已有十年不见,怎能保证他?”

     龙啸云胀红了脸,道:“可是……可是我深知他的为人……人”

     这时忽然有人冷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龙四爷总该听说过吧。”

     这人瘦如竹竿,面色腊共,看起来仿佛是个病夫,但说起话来却是语声清朗,正是以摩云十四名震天下的摩云手公孙摩云。

     他背后一人始终面带笑容,背负双手,看来又仿佛是个养酋处优的富家翁,此刻忽然哈哈一笑,道:“不错,我田七和李探花也是数十年的交情,但现在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我也只好将交情搁在一边。”】(原文)

     ‘李寻欢’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演戏,不得不说这群人的演技实在是不错,她是提前就有准备,才能这般‘置身事外’,原著中的李寻欢说不定还真的以为龙啸云在为他说话呢。

     听到田七说的这般正义凛然,‘李寻欢’很给面子的拍起了手:“好好好,这位兄弟也有一颗宽宏正义的心,李某佩服,只是在下朋友虽不少,但像您这么样有身份的朋友却一个也没有,也用不着我攀交情。”

     田七脸色一沉,目中立刻现出了杀机。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田七爷翻脸无情,脸上一瞧不见笑容,立刻就要出手杀人,谁知此番他非但没有出手,而且连话都不说了。

     这时公孙摩云、赵正义、田七,三个人将‘李寻欢’围在中间,三个人俱是脸色铁青,咬牙切齿。

     但三人知道李寻欢的厉害,都没有想要抢先出手的意思。

     ‘李寻欢’并没有感到紧张,依然抱着双臂,悠然道:“我知道三位此刻都恨不得立刻将我置于死地,只因杀了我这梅花盗之后,非但立刻荣华富贵,美人在抱,而且还可换得个留芳百世的美名。”

     赵正义扳着脸道:“我们是为了江湖除害,别把我们想的这般无耻!”

     ‘李寻欢’大笑道:“赵大爷,您又一次刷新了我的下线,果然不愧为铁面无私,侠义无双!但阁下为何还不出手呢?”

     三人的确想将李寻欢杀之而后快,但是都忌惮这他手中的飞刀,江湖高手过招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要看李寻欢现在这个样子,好像全身都是破绽,谁知道他什么地方会扔出一把飞刀,所以三人心里早已都恨不得将李寻欢踢死,但小李神刀,例不虚发,李寻欢只要一刀在手,有谁敢先动?

     他们三人不动,别人自然更不敢劫了。

     一时间场面变得很寂静,没有一个人说话。

     龙啸云忽然笑道:“兄弟,你到现在难道还看不出他们只不过是在跟你开玩笑?走走走,我们还是喝杯酒去挡挡寒气吧。”

     他大笑着走过去,挽住了李寻欢的肩头。

     战况一触即发,在龙啸云挽桩李寻欢’之际,田七的手已自背后抽出,一条尺二寸长的金丝夹藤软棍,已毒蛇般的抽在李寻欢腿上。

     ‘李寻欢’一直都知道这个龙啸云是个小人,忘恩负义,但没有想到这般无耻——李寻欢掌的飞刀绝技独步天下,无人能出其右,但身子已被龙啸云热情的手臂揽住,这飞刀那里还能发得出去。这个龙啸云故意拖住他,好让那些人对他下手。

     幸好他不是真正的李寻欢,手上的飞刀是用来装样子的,她真正厉害的是她的身体——就算是仙器也上不了她,更何况是凡铁?被龙啸云挽着的时候,‘李寻欢’一阵硬格,幸好只是一瞬,看到田七背后偷袭,他一动也不动,金丝夹藤软棍甩在他腿上的时候,只听‘砰’地一声,但是‘李寻欢’依然完好的站在那里。

     在田七出手的时候,公孙摩云也紧随其后,想等李寻欢被出其不意打倒在地的时候,点了他背后七处大穴,控制住他,赵正义最后出手,跟着飞起一腿,想要踢他两脚,出出之前的那口恶气。

     三人应该在之前排练了很多次,才会这么默契,但是他们今天恐怕要功亏一篑了,因为他们的攻击虽然对于‘李寻欢’来说和饶痒痒差不多,但是‘李寻欢’可不喜欢别人碰他,在他们没有反应的直接一人一脚将他们踢到三里开外。

     寸心知道自己的力气大,尽量控制了自己的力度,但是出手的三人依然被踢的吐血不止。

     这个场景看起来复杂,但是前后加起来也不到一分钟。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的时候,三位‘大侠’已经倒地不起了。果然不愧是李寻欢,厉害!

     龙啸云也惊呆了,这根本没有按剧本走啊!

     ‘李寻欢’弹了弹脚上的灰尘,对着虚空喊道:“你老婆都被人联合起来欺负了,你还想看戏看到什么时候。”明明是八尺男儿,但是刚刚的声音却是女人娇媚的声音,说不出的违和。

     这时大家看‘李寻欢’的眼神已经变了,这难道根本不是小李飞刀?

     “你是谁?怎么会冒充我的兄弟?”龙啸云惊恐的问道。

     这是虚空中飞来一个人影,几息之后来到‘李寻欢’的身边,一样的身材,一样的面容,只是来人身穿玄衣,气场更加强大。

     又一个李寻欢!

     在场的人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比不觉得,一比之下,大家才发现,后面来的那个李寻欢好像更像传说中的小李飞刀。

     这时,之前单挑‘三侠’、舌战‘群雄’的‘李寻欢’撕下了自己脸上的一层皮,露出了一张比星空还要耀眼的脸庞。

     在场很多人都是新出来的‘少侠’,来这里是为了打酱油混资历的,见识并不多,之前被那一系列的意外弄得有点蒙圈,猛然之间见到一个‘帅哥秒变绝世美女’的画面,脑子彻底卡壳了。

     寸心撕掉了自己脸上的面具,走到那三个‘大侠’面前,开口问道:“现在还觉得我是梅花盗吗,几位正义的大侠?”

     “你——”三人怎么也想不到打伤他们的竟然会是一个女人,更想不到他们不仅没有抓到李寻欢,还把自己栽了进去。

     “妖女,就算你不是梅花盗,那也是梅花盗的同伙,不然你三更半夜的易容成李寻欢的模样闯进林仙儿的闺房干什么?”田七之前并没有见到过寸心,不知道她就是传说中探花郎的夫人。

     “这个说来话长了。”寸心慢条斯理的说道:“但是看你们衣服快要晕过去的样子,我还是长话短说好了,让你们安心的晕倒,事情是这样的,那位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林仙儿小姐看上了我的夫君,三番四次的勾引他,第一次在一个酒店的厨房里脱了衣服想要献身,不过我家男人嫌她长的没有我好看,没有理会她;第二次,直接去了我们暂住的梅庄,然后看到我长得比她漂亮,就落荒而逃了,没有好意思在见我家男人;第三次,她知道在美貌上面已经无法胜过我了,另辟蹊径,想要用才情征服我家男人,大半夜的对着月亮吹箫。”

     讲到这里寸心停了一下,故意制造一点悬念。

     “然后呢?”有时候男人比女人还要八卦,那群来打酱油的‘少侠’们,都很喜欢这种江湖艳事,没想到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美人’这么风骚啊。对于寸心的停顿很不满,但又不敢太放肆,只能小声的催促。

     “然后啊,然后我忍无可忍了,就易容成我男人的样子去勾引她啊,平且和她越好,今天晚上冷香小筑见面,但是我到冷香小筑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房间的桌子被五个酒杯安梅花的形状嵌了进去。我以为林仙儿被梅花盗抓走了,想要查一下房间有什么线索,后来发现,那五个杯子不是被人用内力嵌进去的,而是有人故意用刀刻出痕迹,在将酒杯放进去的,因为那陷进去的地方很粗糙,如果用内力的话应该很滑润。”

     听了寸心的话,在场的人脸色都有些变化。

     “再后来,等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位赵大爷带着各位将我围了起来,不由分说的乱射了一阵暗器……接下去的事大家应该都知道了,不用我细说了,中间的是非曲直大家可以自行判断,这个江湖上可不是什么‘一言堂’,你赵正义说什么就是什么,有一句话:公道自在人心。”

     说完,寸心就蹦到杨戬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笑着对他说道:“已经很晚了,我们也回去休息吧,还有三位你们可以晕了,你们的龙四爷会帮你们抬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