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小兽斑比
    这里是庄园的深处,种植着各种主珍贵的植物,也是那些飞禽走兽的根据地,自从来这里安家后,寸心就特地腾出这样一个地方,让这些稀有动物在这里繁殖生存,可能都具有灵性的原因,这些动物相处的颇为愉快,也遵循着强者为尊的法则,选出最厉害的麒麟作为这里的“领主”,进行管理,还有各个种族都选择一位代表当长老,为自己种族谋取利益最大化,每种动物都各安其职——青鸟负责传信,花精灵培育花草,独角兽进化空气,美人鱼贡献优美的歌声……

     今天算是这片森林的一个大日子——它们将迎来一个新生命,对于这个大家族来说不可谓不是件大喜事,在碧幽湖的中央有一小块陆地,陆地上有一颗茂密的大树,树的阴影处有一只独角兽,艰难的生产着,尽管辛苦,但它的眼里充满了幸福的期待。

     当寸心赶到的时候,碧幽湖的四周围满了动物,它们都在期待着新生命的降临,寸心也找了一片空地坐下,安静的等待。有几只小动物看到了她的到来,礼貌的行了礼,蹦蹦跳跳的来到寸心身边求抚摸,寸心本来就是绒毛控,这样的要求自然不会拒绝,要求满足后,继续对着那魔法加持过的陆地望眼欲穿。

     渐渐的那魔法光圈减弱,最后消失,在消失的刹那,一匹天马迅速朝那片陆地飞了过去,那是翔,独角兽玛嘉的丈夫,小家伙的父亲。

     接着,寸心也和别的动物赶了过去,新生的小东西,还没睁开眼睛全身湿漉漉的,后腿拼命的支撑的身子想要站起来,翔来到玛嘉的身旁,颈额相贴,满眼的幸福,接着目光转向它们的孩子,充满了慈爱。

     小家伙在磕磕碰碰中终于站了起来,嗅着小鼻子,似乎在找妈妈,随着母子之间的感应,来到了玛嘉身旁,一家三口幸福的依偎着,寸心和一帮动物安静的呆在一旁静静的观察着这只混血小天使。

     天马和独角兽的外形很相近,都是马的形态,相对来说独角兽纯净柔和,而天马更加的彪悍壮硕,但最本质的区别是独角兽前额多了一只角,天马多了一对翅膀,新出生的小家伙继承了父母各自的特点——头上有只晶莹的小角,外加背后还有一对小翅膀。

     围观者纷纷献上自己的祝福小鸟高歌,人鱼吟唱,整个林子都洋溢着欢快的气息,小家伙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纯洁无暇,似乎可以净化一切黑暗,它好奇的观察着周围,所有的一切对它来说都是那么的新奇,嗅着飞舞的花瓣,不由自主的去亲近周边的一切,大家小心的逗弄着它,看它不小心翻了个跟头发出了怜爱的笑声。

     寸心欣慰的望着一切,想象着自己孩子以后的摸样,小家伙来到了她的身边,好奇的弯着脑袋,似乎觉得她跟自己很不一样,没有浓密的毛发,还不用四肢走路,不过她身上的气息好好闻,小家伙决定喜欢她。

     寸心弯下腰,轻抚着小家伙的颈间,小家伙舒服的眯起了眼,“想好小家伙的名字了吗?”边伺候着小家伙,边问着一旁刚刚升级的父母。

     “玛嘉说叫他斑比。”翔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摸样。

     寸心囧了一下,望着还在卖萌求抚摸的小家伙,确实挺像小鹿斑比的,特变是那双眼睛。

     “这个名字和小家伙一样可爱,真羡慕你呀,翔,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做爸爸了,我的女神还不知道在哪呢。”同为天马的宇羡慕的说道。

     “呀,宇也到了想老婆的年纪了!”寸心故意调侃道。

     “主人~”宇不好意思的刨着马蹄,这货不好意思了。一只仙鹤飞了过来,给了宇一翅膀:“不能随便破坏公物,小草也知道痛的。”

     “你们都欺负我!”

     看着这耍宝的两只,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小斑比望望这个,看看那个,莫名的挠挠小脑袋,不明所以。

     前方有些骚动,寸心顺眼望去,原来是二哥来了,那些灵兽纷纷让道,对于二哥它们无疑是敬畏的,这里有一大半的灵兽是寸心从原来的世界带来的,从小它们就听着二哥的事迹长大,有二哥劈山救母斩杀金乌的事——那时的二哥可谓是不畏强权挑战神威的绝对英雄人物;还有封神榜之战——在那群魔乱舞的时代,二哥的神勇和才智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最耀眼的新星;更有关于他妹妹三圣母和宝莲灯的事——更夸张的是这位真君大人利用这件事对天条进行了一次改革,将仙妖魔各界人士都算计在内,就连他的亲人,朋友,兄弟和他自己都不放过,这份狠绝,这份睿智,试问天下间谁能敌得过?

     所以经过青鸟这位信使,将二哥的事迹传达给当地本土居民的时候,二哥的威信可是提高到了n个档次,各种敬仰崇拜不要钱的往二哥身上传递啊!

     有个太出名的老公寸心表示:鸭梨很大!

     现在的二哥经过前段时间的闭关,法力已恢复了九成,可能是这个空间脆弱的原因,二哥怎么也无法达到大圆满——如果真的这样可能这个空间会奔溃的。

     当然,因为法力的提升,相貌也恢复了九成九,除了面部轮廓还有汤姆里德尔的影子,另外处处都显出司法天神的神威,让人望而生畏。

     杨戬自然而然的走到寸心面前,在她旁边坐下,“真是越来越不会照顾自己了,出来也不换件衣服,还赤着脚,小心着凉。”说着将那双洁白如玉的脚放在自己胸前。一切做的比吃饭还自然,如果以前有人告诉她杨戬会这么对她,寸心一定会认为这人脑子有问题。

     自从来到这里,一切都像梦一样美好,寸心挪到二哥身边将头靠在二哥的肩上,希望这一刻能成为永恒。

     “有什么关系,在自己家,这里有没有外人。”瀑布般的黑发洒在肩上,绝美的五官因撒娇变得娇俏可爱,周身洋溢着幸福的味道,这样的寸心是外人绝对不会看到的,杨戬有种想把她藏起来的冲动。

     小斑比看到刚刚抚摸自己摸的很舒服的人,这会不理自己了,去和别人玩了,很生气,不甘示弱的挤到了他们中间。

     触不及防,望着胸前多出来的小东西,寸心无奈的笑了一下,将它抱到怀里继续抚摸,小斑比很喜欢这样,小小的身子继续往寸心怀里钻,杨戬却在一旁铁青着脸,小东西那里是你乱钻的地方吗,想着捻起还在卖萌的小斑比,往它父亲怀里抛,翔顺势接过调皮的儿子,往身后藏,默默的替自家孩子捏了一把汗——儿子,你真牛,当着真君大人的面调戏他老婆。

     寸心在一旁看的莫名其妙,二哥怎么了,他们玩的正高兴呢,突然把小斑比还回去了,她还没玩够呢?杨戬被寸心看的不好意思,只好转移话题,“咳,今天孩子没吵你吧,你现在怀着孕,毕竟不是你的真身,这副身子还是很脆弱的,应该小心着点。”

     寸心一听也觉得是自己鲁莽了,摆出一副受教的样子,“孩子很乖的,只有饿的时候他才动,平常的时候我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我们的孩子就是聪明,在母体了就开始修炼了,每天我都会感觉自己的法力被他吸收,虽然很少,但对一个胎儿来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母亲眼里的孩子那是千般好。

     杨戬也没有否认,每晚双修的时候,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孩子在吸收自己的元阳,虽然少的可以忽略不计,但就像寸心说的这对胎儿来说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真是期待他的降临啊!

     突然间寸心想到了一件事:“对了,二哥,根据我脑海中的传承记忆,我们龙族在生育的时候一般都是要化形的,可是现在这具身体并不是我的原身,不知道生产的时候会是人形状态,还是龙身。”

     听完杨戬蹙眉,“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你的元神是真龙,以你现在的法力可以凝成实质吗?”

     “应该可以,但生产很需要花力气,灵魂凝成实质需要耗费大量的法力,真正到生产的时候可能会脱力,至于开始的时候没说是因为刚来的时候灵魂不稳定,法力不够,无法打开传承记忆。”寸心平静的说着,虽然这有点麻烦,但她已经想到办法了。之所以告诉二哥只是想看看二哥担心她的样子。

     看着二哥低头思索,寸心俏皮的将自己的发梢抚弄者自己亲亲相公的完美脸颊,杨戬无奈的任由自己的妻子对他为所欲为,反正已经习惯妻子的脱线了。

     “这样吧,倒时你先运用法力化形,然后我在将自己的法力传输给你。不用怕,我在身边,一切都会没事的。”现在的孩子已经成型在想打掉已经不可能了,再说不管是寸心还是自己都很期待这个孩子,经过寸心将近八个多月的孕育和自己时不时的法力维护,这完完全全是他们的孩子了,无论如何,他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妻儿。

     “嗯!”她一直都想象他,他们水□融一千多年,法力早就可以相互转换不分彼此,这就是双修的好处。

     算算日子,孩子应该在圣诞节那晚出生,现在应该开始着手准备了。

     作者有话要说:V殿将会脱胎换骨的,他算是真正地重生,但暂时失去了记忆,放心他将会是一个可爱的包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