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事情发展
    寸心对于《小李飞刀》的认知恐怕只剩下主角叫李寻欢,他有个好兄弟叫‘阿飞’,他喜欢的人叫‘林诗音’,却将她让给了他的结拜兄弟,至于叫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反正这个人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多次陷害李寻欢,至于再多的剧情暂时还真想不起来了。

     但是印象中李寻欢这个人好像特别的不得古龙老先生的喜爱,按照后世的话来讲,李寻欢和陆小凤楚留香等人比起来就像是后娘养的,不仅仅心爱的女人另嫁他人,一路走来被人误会,被人陷害,被人辱骂,活的特别的惨。

     虽然最后的结局是好的,但是吃的苦头也是特别的多。

     就像现在,昨天他们分别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虽然谈不上意气风发,但是和阿飞的结实还是很开心的,转眼过了一夜,就变成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

     听阿布说他是中毒了,毒是下在酒里的,寸心忍不住翻白眼,在后世连三岁小孩都知道,陌生蜀黎给的东西是不能吃的,你说李寻欢这个混江湖的怎么这么‘单纯’。

     好吧对于酒鬼来说最拒绝不了的就是酒了,酒鬼看到酒哪有不和的道理——这是李寻欢的逻辑。

     现在寸心知道这个酒鬼的身体为什么这么查差了,因为他的逻辑不是一般人的理会的,比如他明知道喝酒会对他的身体伤害越来越大,但是他就是任性,千金难买我愿意。

     不过这次再见李寻欢,他身上的气质好像发生了些变化,如果说昨天晚上见到李寻欢的时候,虽然他看上去风流倜傥,长得挺帅的,但是周边总是又、有一层化不开的忧郁,有点‘男版林妹妹’的感觉。

     现在虽然看上去狼狈,但是他的眼神是坚定的,有着求生的意念。

     寸心对着李寻欢切完脉,再看了看他的脸色,果然种的是剧毒,毒素已经进入他的经脉,再不救治恐怕真的要去见阎王了。

     但这凡间的毒对寸心来说真的是小意思,虽然现在她暂时没有神力,无法拿到空间里的丹药,但是她身上的一滴血也可以就上上万人的命,当然这毒还是没有要寸心放血的地步。

     不过,现在寸心皱着眉头考虑着要不要救他,原著的剧情她已经想不起来了,如果他插手此时,会不会打乱李寻欢的命数,一般来说武侠主角中毒受伤的话,都会有奇遇帮他解毒,到最后说不定还有艳遇,或者武功秘笈什么的,典型的有:张无忌、杨过、段誉、令狐冲等等。

     如果寸心现在救了他,最后却打断了他的奇遇怎么办,这可不是帮他而是他、在害他。

     这边寸心低头思考着,一旁的铁传甲急得抓手绕耳,但又不敢打扰,现在这是救少爷唯一的希望了,就连一边站着的阿布也眼巴巴的看着寸心,眼里全都是信任。

     看着这样的阿布,寸心最后还是没有把‘治不了’这句话说出口。

     “这个毒的确霸道,我也一时半会配不出解药,但是我可以暂时将这个毒缓一缓,差不多一个星期以后就可以配出药丸了。”最终寸心还是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先压制这个毒,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有李寻欢命中的贵人来搭救,最后还是没有人的话再帮他解毒。

     虽然没有立刻解毒,但是听了寸心的话也知道这个毒能解,铁传甲这个九尺大汉双眼又红了,他郑重其事的来到寸心面前,‘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多谢夫人的仗义相救,若不是夫人和贵公子,我家少爷恐怕真的凶多吉少了。”

     寸心是修炼了几千年的龙神,对于一个凡人的跪拜当然不会感到‘受宠若惊’,但是对于铁传甲的忠义还是很欣赏的,并没有让他跪着,只是说以后有什么事会找他的,铁传甲才笑呵呵的站了起来。

     主角的命运冥冥中自有注定,是很难更改的,就算这次铁传甲没有带李寻欢去牛家庄这个小镇,最后他们还是遇上了‘梅二先生’。

     李寻欢的毒不需要什么仙丹灵草,压制毒素的话只要到附近药店买几味普通的药材稍稍加工一下就行了,寸心知道李寻欢这个酒鬼离不开酒,就将解药制成了药酒的模样,让他喝,对于这点李寻欢自然是非常高兴的。性命没有了后顾之忧,李寻欢也是个呆不住的人,这次他没有在看他的木雕,而是和杨戬寸心他们一起,带上两个小豆丁去了小镇街上游玩。

     在hp的世界,杨戬和寸心曾带着杨炎清满世界的有玩过,看过不同国家的风景,也经历过不同地区的风俗,但是这里对他们来说是全新的世界,这里是几百年前的中国,这里的武功并不神秘,基本上混江湖的人都会一点,而且还会各种的机关暗器,其精彩纷呈丝毫不输于巫师界,甚至更加的复杂。

     他们一一行人长的都很出色,而杨戬和李寻欢走在一起都会被认为是兄弟。

     阿布的发色实在是太过与众不同,使得他们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这个时候很多江湖人都打扮的怪异,这里是边关,又是也会有一些红头发的胡人走动,所以他们虽然好奇,但也没有感到害怕,况且阿布还长的如此的乖巧可爱。

     几人逛了一上午感到累了,就找了附近的一家酒店进去吃饭,几人刚点了菜就看到一个人踉踉跄跄地冲了进来,扑倒在柜台上,嘎声道:“酒,酒,快拿酒来。”看他的神情,就象是若喝不到酒立刻就要渴死了。

     只见这人穿着件已洗的发白的蓝袍,袖子上胸囗上,却又沾满了油腻,一双手的指甲里也全是泥污,虽然戴着顶文士方巾,但头发却乱草般露在外面,一张脸又黄又瘦,看来就象是个穷酸秀才。(原文)

     掌柜看到这人这样一幅打扮,不由的皱了一下眉,这样的人很可能没有钱美酒的,但是毕竟是客人,他们也不好赶出去。

     只能用眼神暗示小二拿一些惨了水的酒应付他。

     这人看到酒来了也不用酒杯,直接对着壶嘴就将一壶酒喝下去大半,只是很快又全都喷了出来,跳脚道:“这也能算酒么。这简直是醋,而且还是掺了水的醋…”。

     那店伙横着眼道:“小店里并非没有好酒,只不过……”这是显他没有银子。

     不过武侠世界就是有这么一些人,你看他们落魄,其实说不定就是什么武学宗师什么的,老祖宗有些话传下来是非常正确的,人人不可貌相。

     那人也看出了店小二眼中的鄙夷,也没有在意,随手一抛,竟是锭五十两的官宝。

     大多数家□□和店伙的脸色,一直都是随着银子的多少而改变的,这店伙也不例外,于是好酒立刻来了。

     穷酸秀才还是来不及用酒杯,嘴对嘴的就将一壶酒全喝了下去,眯着眼坐在那里,就象是一囗气忽然喘不过来了,联动都不动,别人只道他酒喝得太急,忽然抽了筋,李寻欢却知道他这只不过是在那里品位。(原文)

     这人看上去落魄但是对吃的到非常的讲究,对酒更是精通,再晚生几年或许可以当一个美食评论家。

     过了一会儿杨戬他们的酒菜也上来了,在场有四个大人,但是铁传甲没有和他们坐在一桌,而是独自坐在了李寻欢旁边的桌子,而杨戬他们那一桌,除了杨炎清和阿布两个小孩坐在同一条凳子上,另外三个凳子更好一人一个。

     阿布喜欢看戏,看到之前那个人的做派,应该也是大人口中的‘江湖人’,这两天阿布对于‘江湖’的概念就是:有奇怪的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又奇怪人的地方的江湖就有争斗。

     所以他故意选择了一个正对着穷酸秀才的位子坐着。

     事情的发展果然没有让阿布失望,没过一会儿店里就来了几个凶神恶煞的人,这几人劲装急服,佩刀挂剑,看来身手都不太弱,齐冲了进来,将穷酸围住。

     紧接着就听一人道:“我早就知道只有在酒铺里才找得到他。”

     其中一人瘦削颀长,手里提着马鞭,指着穷酸的鼻子道:“得人钱财,与人消灾,你拿了咱们的诊金,不替咱们治病,却逃出来喝酒了,这算什么意思。”

     原来这个酸秀才是个江湖郎中,拿了别人的钱却不替人治病,反而拿了钱自己来买酒,阿布一边优雅的吃着饭,一般竖着耳朵专心‘听戏’,怎么这些江湖人都有些无耻呢。

     事情发展到最后却有点出乎意料,这个酸秀才虽然有点无耻,但是他却很有骨气,就连那些人将刀架在脖子上他也没有妥协,还说什么平生有三不治:诊金不先付,不治,付少了一分,也不治;第二,礼貌不周,言语失敬的,不治;第三,强盗小偷,杀人越货的,更是万万不治!

     而那几个人就对他不礼貌,并且不是好人,所以他就是不治!

     好任性!阿布这个熊孩子突然觉得这样也很酷,要不要学一下?

     可能是他的‘三不治’赢得了铁传甲的好感,帮忙将他们些人打跑了,其实那些人也不是被铁传甲打跑的,而是被‘小李飞刀’的名头吓跑的,因为那时李寻欢的手里正拿了一把飞刀,这些人看上去很厉害其实都是一些草包,平时只做一些持强临弱的勾当,遇到真正的高手只有夹着尾巴逃跑的份。

     这是那个酸秀才也注意起来李寻欢,看他的面色像是中了“寒鸡散”的毒,但是已经超过了三个时辰,却没有毒发的迹象。

     这个毒是他制得,当然知道这个毒的厉害,现在看到这么稀奇的事也不顾脸面的凑上来,想要了解情况。

     聊着聊着,就将杨戬一行人带到了他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