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伪君子
    要说李寻欢是一个迂腐的人,也并不正确,有时他也有点离经叛道,不然他当年不会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就把李佳多年来的财产和祖业都送了表妹当嫁妆——尽管他表妹并不领他的情。

     李寻欢做事很任性,有时候仅凭自己的意愿来形式,所以他不适合留在官场,他更适合快意恩仇的江湖,但是江湖也是不缺乏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人。

     江湖中从来不缺乏伪君子,他们远比真小人多得多,这类人是李寻欢最讨厌的,就像那个被誉为‘铁胆震八方’的秦孝仪,对于这类人李寻欢从来都不屑与之打交道,但是偏偏这些人总是喜欢找他的麻烦。

     李寻欢很感激阿布对他的维护,这个孩子机敏皎洁,灵慧异常,很多时候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没有阿布把事情发展一步步的说出来,他们往往只会关注李寻欢和龙小云这两个人,反而把秦孝仪这个人给忽略掉。

     首先这件事的确是龙小云莽撞狠辣,是非不分,任性妄为,但是他的初衷是好的,为了救人——话说人总是偏心的,相对于自己认识的好朋友,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的命,真的比不了,如果对方不是李寻欢,那么死了就死了,根本不会在这个江湖掀起半点的涟漪。

     对于孩子大部分人都是宽容的,就算是做错了是,大家都会下意识为孩子开脱,但是大人呢,龙小云还小,从小就被娇宠着长大,我行我素惯了,大家可以理解,但是当时和他一起去的除了家丁还有秦孝仪,这个人算是龙小云的长辈,如果他出面阻止,龙小云未必会不听他的话。

     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做,而是任由事态的发展,看着龙小云对李寻欢步步紧逼当做没有看见,反而兴致勃勃的在客厅和梅二先生聊天,甚至拿出龙啸云夫妇的用来压人,如果龙小云真的将李寻欢杀了,梅二先生就会去给他儿子治病,他才是最终的受益者;但是龙小云没有杀掉李寻欢,自己反而受了重伤,秦孝仪却什么事也没有,他将所有的是推给了李寻欢,怪他狠辣无情,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这么重,并且这个孩子还是他的好兄弟的孩子。

     李寻欢愧疚之下也不会再去理会秦孝仪,龙小云之会怪罪李寻欢。这里没有秦孝仪什么事,他依然可以当一个旁观者置身事外。

     但是当一个旁观者将所有经过事无巨细的说出来之后,周围的人看秦孝仪的眼神变了,要真的说起来,小李飞刀真的是受了无妄之灾,本来受了伤找梅二先生看病,却半路冒出一个小孩子莫名其妙的要杀他,当他然无可忍让徒弟教训这个小孩之后,才出来一个马后炮,说:你伤的这个孩子是你好兄弟的儿子,你这么冷酷这么无情,想想怎么和你兄弟和表妹交代吧。

     伪君子!这个时候秦孝仪已经被人贴上了这样的一个标签,很多时候伪君子比真小人更可恨,毕竟这类人防不胜防,说不定哪天在你们说说笑笑的时候,突然给你一刀。

     在阿布交代事情经过的时候,不仅仅龙小云紧张,秦孝仪也十分的担心,他千算万算没有先到李寻欢身边的这两个孩子这么的厉害,会将事情脉络屡的这么清楚,他不是不想阻止,而是真的阻止不了,昨天晚上在场的人,除了他们还有梅二先生,就算是他否认,到时梅二先生过来一对证,就更加的难堪。

     秦孝云的武功的确还不错,但是比起李寻欢来真的差的很远,一直以来他对李寻欢都是带有羡慕嫉妒恨的,明明比他年轻,但是声望却比他高的多;还有就是龙小云这个小子,只是一个小辈,他的父母没什么本事,却因为李寻欢的关系,在江湖中混的如鱼得水,威望也在他之上,一直以来龙小云都是任性狂妄的,这次虽说为了他的儿子,但是龙小云这人本身就心狠手辣,就算这次不杀人,下次还是一样,他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让他们狗咬狗,应该很有趣,事情的确是往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虽然没能杀了李寻欢,很可惜,但是没有想到半路会杀出这样一个程咬金,不仅让他功亏一篑,更是让他成为了众矢之的。

     秦孝仪脸色灰白的站了出来,对龙啸云拱了拱手:“啸云,这次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你,还有小云,要不是为犬子求医,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三哥这就给你一个交代。”说着就拔出别再腰间的剑,往脖子上抹,这个秦孝仪是他的拜把兄弟,就算龙啸云再恨他,也不可能真让他自刎。

     按理说秦孝仪的武功在龙啸云之上,如果他真的打算自杀,龙啸云是绝对阻止不了的,但是这只是秦孝仪做给大家看的,他知道今天他若在没有什么表现,那么这个江湖就再也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龙啸云郁闷的要死,但是还是会配合秦孝仪的举动,上千阻止道:“这事也不能全怪秦三哥,是我管教无方了,还请秦三哥不要往心里去。”

     之后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但是事情是不是真的就这么结束了,这就不知道了。

     而对这件事打击最深的却是林诗音,龙小云在她面前一直都是乖巧懂事、天真无害的,但是谁能想到,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这个儿子会化身恶魔,杀人如儿戏。

     今天她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一时间无法接受,于是,众目睽睽之下,林诗音直接晕了过去。

     “娘亲!”

     “诗音!”

     “诗音!”

     “夫人!”

     一阵手忙脚乱,等一切事情都平静之后,李寻欢向龙啸云告辞了,龙啸云当然是极力挽留,说他们是结拜兄弟,他的家就是李寻欢的家,既然回来了哪有再走的道理。

     这个地方承载了李寻欢太多的回忆,,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都有着李寻欢和林诗音童年时的痕迹,呆在这个地方他总是会忍不住回忆过去,就算现在他想通了,对诗音的感情也放下了,但是这里早已不是他的家了,他的心依然在外漂泊,所以他不想在继续呆在这个地方。

     李寻欢是一个心软的人,他总是会委屈自己成全别人,如果今天就他一个人的话说不定真的会留下来,但是这次他还带了两个‘小拖油瓶’,当阿布眨巴眨巴眼睛说想寸心妈妈的时候,李寻欢就毫不犹豫的回绝了,说他的伤还没有完全治好,还要回梅庄呆上几天。

     既然李寻欢说出这个原因了,龙啸云真的不好再挽留了,只能遗憾的送他到门口。

     望着李寻欢一行人远去的脚步,龙啸云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深沉,中间夹杂着愤恨、嫉妒、愧疚等情绪,似乎有一场暴风雨在酝酿。

     这时,一个粉色的窈窕婀娜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站在了龙啸云面前:“你没有将他留下?”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魅人心魂,就算是只听她的声音就能让人软了一半。

     龙啸云没有转身看身边耳朵女人,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十年不见,我变了,他也变了,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对诗音的痴迷。”

     “怎么?龙四爷后悔了,又想起你兄弟的好了,打算放过李寻欢?”女人带着笑意的问道。

     这是龙啸云转身看向身边的女孩子,她带着面纱,她的脸并不能看的真切,但却露出了一双残落星辰的眼睛,那时那是一双能将所有男人吸进去的眼睛,但是龙啸云并没有受到蛊惑:“你不用担心,我们的合作还会继续,这次没有成功,不是还有下次不是吗,过不了多久,李寻欢还是会回来的。”

     “龙四爷可真有信心,李寻欢这个人最是心软,对付他这样的人,只要赢得他的信任就非常的容易,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这次回来,竟然会带着一个和小云差不多的儿子,这个小孩看上去可不好唬弄。”女人继续说道。

     这次龙啸云没有说话,这也是令他十分费解的地方,十年前,的是的确是他算计的李寻欢,才让他得到了林诗音,但是他是一直都知道李寻欢是一个长情的人,就算他真的把诗音‘让’给了他,但是心里依然会想着她。

     这件事是他们三人心照不宣的秘密,所以他对李寻欢感激不起来,甚至恨他,毕竟谁都无法忍受别人惦记自己的妻子,而妻子的心也一直都不在他身上。

     但是,十年不见,李寻欢不声不响的有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可能是他们计划的变数,他必须想办法将这个孩子除去,而且他可儿忘不了,之前在大厅之中这个孩子狂妄的话,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他也必须这么做。

     因为李寻欢和杨炎清下意识的忽略了大家的误会,没有当场解释清楚,于是大家都默认了他们是父子的关系。

     “今晚,你也去一趟梅庄吧。”过了一会之后,龙啸云对着女孩说道。

     “你不说我也会去,去看看是什么女人抓住了小李飞刀的心。”女孩说这话,眼里闪过一丝愤恨。

     如果李寻欢李寻欢在这里的话,就一定会发现,站在龙啸云身边的女孩就是之前在破庙里为了一件金丝甲,而脱光衣服想要勾引他的女人。

     林仙儿被誉为‘天下第一美女’,自然有着绝美的容貌,在遇到李寻欢之前她自已对于自己的容貌非常的自信,没有人能在□□下还能把持得住,她的裙下之臣如过江之鲫,她也喜欢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但是这一切优越感自从那天遇见李寻欢之后,被打的粉碎,那个男人并没有被她诱惑,反而平静的拒绝了她的求欢,并且看她的眼神和看一半物件一样,没有丝毫波澜。

     这个林仙儿最狼狈的事情,那天她骂完李寻欢之后,突然受到撞击直接晕了过去,大雪天,她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穿,昏倒在雪地里,她是被冻醒的,醒来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一定是李寻欢这个男人袭击她的,这让林仙儿又害怕又兴奋。

     第一次遇到这么顽固的男人,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强的男人(她以为是李寻欢在这么远的距离神不知鬼不觉的袭击她的,不得不说李寻欢又为别人背了一次黑锅),这样的男人引起了她的征服*,如果李寻欢没有被他迷惑,那么她只能毁了他。

     坐在马车上的李寻欢猛的打了一个喷嚏,十分的响亮,引的阿布和杨炎清双双看向了他,连外面赶车的铁传甲也关心的问道:“少爷,你的毒没有解完全,柜子里有件披风,先披着吧,到时候得了风寒,就更加麻烦了。”

     “知道了,我没事,可能是别人想我了,我们快点回去吧,杨夫人和他丈夫估计也挂念他们的孩子了。”

     “是,少爷!”马车向着城外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