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心灵鸡汤
    来人是一直跟着李寻欢的虬髯大汉,他答应过李寻欢将黑蛇的尸体掩埋,并且等他一个时辰,他知道李寻欢这是不想要拖累他,尽管他心急如焚,但还是遵守这个约定。

     一个时辰之后,他一刻也不耽误,牵起之前驾车的马,直接飞奔而来,这方圆十里就只有一家酒店,非常的好找。

     当铁传甲跑进酒家的时候,就看到李寻欢双手撑地半走半爬的走到玄关处,他的白衣也被灰色的污渍浸染,十分的狼狈。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连路都好像走不了的人会是十几年前高中探花、文武双全、意气风发的小李飞刀!看到这样的场景,铁传甲的眼睛红了,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来到李寻欢面前,将他扶起。

     “少爷,你怎么了,那里受伤了?”一边说一边打量着李寻欢。

     “我没事!”

     “他中毒了。”

     两个声音同事想起,第一个自然是李寻欢的,他呼吸沉重,说话的声音也很有气无力,他总算这样,对别人的安危,念念于怀,对自己的生死,却全未放在心里。

     另外一个声音是跟着他后面的阿布说的,只几年跟着杨炎清东奔西跑,也见识过非常多的人,就算是为了理想为了国家大义不怕死的也见过,但是还真没见过像李寻欢这么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阿布有些生气,虽然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但是看到这个和杨叔叔长得那么像的人这个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事铁传甲才看到赶在李寻欢身后的两个小豆丁,其中一个竟然和李寻欢有五分相似,看到杨炎清的时候,铁传甲楞了一下。

     “这两位是之前外面在小镇上遇到的杨氏夫妇的孩子,你等一下带他们去之前的客栈找找,这么小就和自己的父母失散了,总归是不安的。”李寻欢知道自己和那个孩子长得像,怕铁传甲误会,就将孩子的出处说了一下。

     “我的少爷,您都中毒了,还操那份闲心干什么!”铁传甲就不明白了,李寻欢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咳咳,给我下毒的人,已经死了……就是那个最胖的,他是几年前,咳咳,凑名昭著的‘妙郎君花蜂’,下毒的功夫非常的厉害,但是他的身上没有解药。”他知道自己的运气一直不怎么好,所以对于也不怎么期待了。

     铁传甲听了这花似乎再也支持不住,扶着李寻欢的身体也晃了晃。

     李寻欢微笑道:“你用不着为我难受,死,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现在我除了身上没力气之外,心里反而平静得只想喝杯酒。”

     “你能不能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你自己觉得死没有什么,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身边这位爷爷的感受,他很担心你。或许对你来说‘死’是解脱,可是对于关心你,牵挂你的人来说,你的死会带给他们无穷无尽的痛苦和思念;我这么小都知道要保护好自己,因为我受伤了,爱我的人会比我跟难过,为了他们我也会过得开开心心、健健康康。你这么大了连这个都不懂。”阿布觉得眼前的这个叔叔太‘自私’了。

     谁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身高都不到他们腰间的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李寻欢更是复杂的看着眼前为自己红了眼的老仆,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铁传甲也惊愕的看着这个孩子,他的五官和发色都与中原人不同,但是他说的官话却非常的标准,刚刚对于李寻欢说的话,可以说过于无理,但是铁传甲第一次没有因为这样的‘无理’而呵斥他,因为这个孩子把他想要说的都说了出来。

     杨炎清也难得的看着这样的阿布,不知不觉那个软萌的小阿布长大了呢,竟然会说出这样贴心的话来。

     “叔叔,说然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我的父亲跟我说过,人生在世不过短短几十年,这几十年里,并不是事事都能顺心的,只有懦夫和呆子才会永远为”昨天”的事而流泪。昨天已然过去,无论花多少时间来忏悔都不能令时间回去。真正有勇气的人会把时间用物面对现实,面对今天,绝不会将自己埋葬在眼泪里。眼泪并不能洗清耻辱,更不能弥补错误。你若是真的忏悔,不是麻木不仁的或者,而是拿出勇气来,从今天做起。只有这样才能不辜负这短暂的一身,或许等你缠绵病榻回忆往昔的时候,那些悲伤的记忆也会成为你人生的点缀。”杨炎清也看出眼前的人可能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得这个样子,从这个人的做派之中可以看出这个人是个烂好人。

     对于这样的人,杨炎清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但是阿布好像听喜欢这样的人的,于是也拿出来寸心之前给他的‘鸡汤’来浇灌这个颓废的人。

     铁传甲听着杨炎清的话,越听眼神越亮,到最后看着杨炎清的脸满是崇拜,这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的话,但是以外的符合李寻欢的经历,这两个小孩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他家少爷的。

     果然李寻欢听了这些话,有些愣神,呆呆的站着,眼神从迷惘,到痛苦,再到释然,最后变得坚定,他看着直到他腰间的杨炎清:“谢谢,你有一个伟大的父亲,你也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说完,李寻欢露出了一抹真心的微笑,那笑容就像是千年冰霜里的一抹春风,有着万物复苏,春暖花开般的魔力。

     铁传甲一直都是知道他家少爷是俊美的,但是却第一次被他的笑容给震撼到,他知道少爷说是想通了,他是应该感到高兴的,但是一想到少爷中的毒却又一点也笑不出来。

     为什么老天总是这样,少爷好不容易看开,但是却是在他中毒将要身死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认他们早一点遇到这两个孩子?

     “你不用担心,我的命老天不会这么容易收走,现在离毒发还有三个时辰,或许在这三个时辰之内我们能找到解药也说不定。”李寻欢看出了铁传甲的忧心,宽慰道。

     “我一直都相信少爷吉人自有天相的。”虽然也知道希望渺茫,但是看到李寻欢一扫刚刚的死志,铁传甲也为自己打气。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可以解毒的人,就算有,也来不及这样毫无头绪的找,但是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可以带我一起去找我的父母,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解毒,但是却一定可以延迟毒发的时间,然后在慢慢研发和寻找解药。”杨炎清虽然知道自己的父母能力很强,但是也不能肯定他们会不会插手这件事,并没有把话说的太满。

     “对对,之前我就看那位杨大侠和他的夫人就不是一般人,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吧少爷您治好的。”如果是之前有小孩对铁传甲说这些大话,铁传甲是根本不会信的,但是刚刚杨炎清三言两语就把自家少爷从存了死志的边缘拉回,铁传甲现在对于杨炎清有着盲目的信服,而且能教出这样的孩子,那他的父母肯定不是一般人。

     “那这样就麻烦这位小少侠了。”这次李寻欢也没有推辞,直接对杨炎清道了谢。

     “没有什么麻烦的,我们也要找我的父母,如果没有你们带路,我们不知道要何时才能找到。”

     毕竟李寻欢中了毒,事不宜迟,大家也没有多余的寒暄,铁传甲先骑马将之前的马车快速赶来,等李寻欢三人上了车就立马驾车往之前的小镇赶。

     “李叔叔,你是怎么认识我家杨叔叔他们的呀?”李寻欢中了毒精神不济,想要昏昏欲睡,但是在这样的雪夜睡过去的话,就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于是阿布就扯着话题。

     李寻欢的脾气是出奇的好,对于这么聪慧乖巧的孩子更是爱的不行,如果当年他和表妹成亲,他们的孩子也会是这般聪慧吧,算了不想了,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如果’,这几十年他也应该放过自己,也放过表妹了。

     “其实我是先和杨夫人认识的......”想通之后,伤感也只是一瞬,李寻欢就给杨炎清他们讲起了与杨戬寸心的相遇,当然为了使得故事更为生动,也讲到了那个名叫‘阿飞’的少年,还有金丝甲引发的事情。

     “那个什么诸葛雷的可真够卑鄙无耻的,这样的人竟然还是混镖局的,你们这个江湖还真乱。”阿布听完后发表自己的看法。

     一旁的李寻欢听了无奈的笑了笑,虽然那个名叫杨炎清的孩子更加的成熟稳重,但是他的眼睛太过深邃,就连李寻欢这种人都看不清他的想法,想不起了这个叫阿布的才更符合这个年龄的单纯。

     马车行的飞快,明明需要三个时辰的路,被铁传甲急赶慢赶整整缩短了一个时辰,不过等他们到达之前的那家客栈的时候,天也已经亮了,客栈的访客陆陆续续的下了楼,铁传甲,刚要向掌柜打听杨戬他们的房间,就听见一个清丽的女声从楼上传来。

     紧接着他就看到一到倩影从他身前飘过。

     寸心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真的找过来了,而且到这个地方都不忘带上他的‘小媳妇’,看到这两个小豆丁的时候,寸心十分的激动,直接将两个孩子抱在胸前‘揉搓’:“宝宝,你们怎么过来的,有没有受伤?”

     杨炎清和阿布任由寸心的动作,几个月不见,还是有点想的,对于寸心的问话他们摇摇头,至少外伤没有,内伤么等一下向母亲要几粒仙丹就行了,只是他也没有想到他的母亲也受了内伤,虽然昨天晚上杨戬帮她‘梳理’了一下,但是没有那么快好,至少目前为止还打不开她的空间。

     “咦,宝宝,怎么几个月不见,你变得这么矮了?”寸心望着经绷着脸的杨炎清,又忍不桩调戏’道。

     果然,杨炎清满脸黑线,自家母亲2b性格即使换了时空都改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