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油画
    几人随着梅二先生的指引,走过小桥,就望见在梅树丛中,有三五石屋,红花白屋,这里的景色异常的漂亮。

     就算是见过瑶池仙境的杨戬二人也觉得这个地方有着一种‘悠然田园’之色。

     走的近了,梅林中隐隐有人声传来,紧接着他们就见到一个峨服高冠的老人,正在指挥着两个童子洗树上的冰雪。

     铁传甲悄声对众人介绍道:“这就是梅大先生。”

     梅二先生无语的扯了扯嘴角道:“除了这疯子,还会有谁用水来洗冰雪。”

     这是阿布好奇的问道:“这里的雪难道也被施了魔法,一定要用水来洗冰雪,可是看这个天气,还是要下雪的,倒是又要落在树上,水也立刻就会结成冰的。”

     梅二先生这个人脾气虽然古怪,但对于这么乖巧的孩子也是板不起脸的,苦笑道:“他可以分辨出任何一幅画的真伪,可以配出最厉害的□□和解药,但这种最简单的道理,他却永远也弄不懂的。”

     阿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里奇怪的人真的好多啊。

     这时间,他们说话的声音传入梅林,那高冠老人回头看到了他们,就好象看到了讨债鬼似的,立刻大惊失色,撩起了衣襟,就往里面跑,一面还大呼道:“快,快,快,快把厅里的字画全都收起来,莫要又被这败家子看到了,偷出去换黄汤喝。”

     梅二先生笑道:“老大你只管放心,今天我已找到了酒东,只不过特地带了两个朋友来……”

     他话未说完,梅大先生已用手蒙起眼睛,道:“我不要看你的朋友,你的朋友连一个好人也没有,只要看一眼,我至少就要倒三年的霉。”

     梅二先生听他这么说也跳了起来,大叫道:“好,你看不起我,我难道就不能交上个象样的朋友么。好好好,李探花,他既然不识抬举,咱们就走吧!”

     李寻欢他们也没有怎么生气,反而觉得这两个老头吵起架来很可爱。

     谁知这梅大先生听了梅二先生的话后反而回头走了过来,招手道:“慢走慢走,你说的可是一门七进士,父子三叹花的小李探花么。”

     梅二先生冷哼一声道:“你难道还认得第三个李探花不成。”

     梅大先生看到梅二先生领来的众人,寸心和两个小的直接排除,小李飞刀不肯能是女人和孩子;然后是铁传甲,李寻欢如果长这样,也不会被封为‘探花’了。最后就只剩下杨戬和李寻欢了,两人长得十分的相像,但是气质却截然不同,一个冷傲不怒自威,一个温和春风拂面。

     梅大先生看了半响才对着李寻欢,道:”就是这位。”

     李寻欢微笑道:”不敢,在下正是李寻欢。”

     梅大先生上上下下望了他几眼,又看了看杨戬,疑惑道:“传闻李寻欢是有一个兄长,但是已经死了啊,怎么又多出了一个兄弟?”而且看上去非常的不好惹。

     李寻欢听了笑着摇了摇头:“梅大先生误会了,我与杨兄只是长得相像罢了,并无血缘,但是杨兄才学武功都不在李某之下,能与他相识,在下也十分荣幸。”

     梅大先生又看了看两人:“你确定你爹没有在外面留种?”

     一般人说这话是非常的无礼的,但是众人经过刚刚用水洗梅树的事件之后,都知道这位梅大先生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这是梅二先生出来道:“人家老爹有没有在外面留种关你什么事,那个‘寒鸡散’的解药呢,快点拿出来,先给李寻欢吃了,等下我还要和杨夫人一起研究□□呢。”

     梅大先生根本没有理会他弟弟的话,反而一把拉住李寻欢的手,大笑道:“慕名二十年,不想今日终于见到你了,李兄呀,李兄,你可真是想煞小弟也!”他前倨后恭,忽然变得如此热情,反差之大在场的人都摸不着头脑。

     现在的梅大先生见到李寻欢十分的热情,竟然让小斯去拿他珍藏了二十年的酒,请李寻欢喝。

     寸心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该说不愧是主角吗,光环真是闪瞎人的眼,竟然连这样的老头都不放过。

     酒过三巡,梅大先生忽然道:“据说大内所藏的‘清明上河图’,亦为膺品,真迹却在尊府,此话不知是真是假。”

     李寻欢这才知道他殷勤待客,其意在此,笑道:“这话倒也不假。”

     只是他是一个败家的,十年前因为情殇散尽家财,远走他乡,当然古董字画也一件不留。

     梅大先生听了这话傻了,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嘴里不住喃喃道:“可惜,可惜,可惜……”他一连说了十几声可惜,忽然站起来,大声命令小斯将就藏起来,说李寻欢已经喝够了。

     作为看客的阿布又一次被这里的人刷新了三观,杨炎清摸了摸阿布的头表示安慰,以后经历多了就会习惯的。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势利的人,连他弟弟都觉得丢脸:“难道没有‘清明上河图’,就没有酒喝了么。”

     梅大先生冷冷道:“我这酒本来就不是请人喝的。”

     寸心迟疑道:“那没有酒,是不是连解药都不打算给了?”

     梅大先生理所当然道:“连酒都没有了,还有什么解药。”

     铁传甲听了这话勃然大怒,似乎就想扑过去,虽然杨夫人说也能配出解药来,但是要一个星期左右,谁知道一个星期内还会发生什么变故,现在有了更快拿到解药的方法,铁传甲听了高兴坏了,谁知竟然会碰到这样的人。

     李寻欢非但不生气,反而笑了,他觉得这人虽然又孤僻,又小气,但率性天真,至少不是个伪君子。

     如果寸心知道李寻欢现在心里的想法一定会让‘三圣母’的头衔让给他,这人到底有没有脾气啊。

     这时阿布开口:“我这里也有一幅画,你要不要看?”

     梅大先生看了看阿布:“小孩家家的一边玩去!”

     “哼你不给我看,我偏要给你看。”说着拉着杨炎清往他们来时坐的马车上走。

     上了马车看了看外面没有了,将胸前带的银蛇吊坠给拿了出来,这是杨炎清小时候送给他的‘斯莱特林吊坠’被他改造成空间吊坠之后,送给了阿布,阿布一直都珍藏着,就算是经历了空间裂缝,也把她含在了嘴里,才‘幸免于难’。

     “想不到这个竟然没有碎掉!”这是杨炎清也好奇了,要知道他身上的空间储物全都壮烈牺牲在了时空裂缝之中。

     “当然!”阿布得意的抬起小下巴,然后从吊坠中取出一幅长约8尺的油画,

     这幅画在后世算是一幅名画,名叫《天上的爱与世间的爱》是提香早期的作品,也是威尼斯画派古典绘画形式巅峰的代表。

     杨炎清都不知道阿布是怎么弄来这幅画的,但是也没有在意。

     好吧,他没有在意,但李寻欢他们已经没震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刚开始众人都是不怎么在意小孩子说的话的,当小孩很傲娇的说‘你不想看就偏偏让你看’的时候,梅大先生觉得这个小孩很对他的胃口,准备给这个小孩个面子,就在大厅等他,看他到底会那什么样的画来。

     等两个小孩抬着两米多的油画,病在桌上展开的时候,众人已经惊的说不出话了。

     画面上,在一个古代罗马式石棺的两端分别坐着两个女人。坐在石棺右端的是一个赤身*的女人,她手拿着一盏油灯,而坐在石棺左端的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中间那个象征爱神的小天使,竟是一个淘气的孩童,他在专注地嬉弄着池子里的水,传达了人间的生活气息。

     现在是什么时期,现在是连画春.宫.图都遮遮掩掩都不敢画的太清楚的时代,阿布突然给了他们一幅8尺多的裸女图,直接惊吓到了在场的四个男人。

     梅大先生首先反应过来,细细的观摩这幅油画,这是他从来没有的绘画技巧,它并没有画在纸上,而是在画布亚麻布上,整幅画带着植物的清香,这幅画的色彩感非常的鲜明,不像现在黑白两色的水墨画,里面的人物连细微之处都刻画的非常清楚,立体感十分的强。

     梅大先生越看越喜欢,眼神直盯着桌上的油画,就像是色狼看到裸女一样,而他看的画上面正好也画着一个全身□□的金发女人,这画面简直猥琐的不认直视。

     阿布同学对于‘裸.女’没有什么概念,但他也很喜欢这幅画,看到梅大先生的表现自然也是欣赏的,这让他也非常的得意。

     “好好,小兄弟,来来来,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我看大家也都别回去了,在寒舍住一晚再走,对了,骑鹤,快拿酒来,给小兄弟常常我二十年的女儿红,这比刚才的竹叶青可不差的。”梅大先生的态度一百八十多大转变,对阿布那个热情啊。

     “我是小孩子不喝酒。”阿布看到小斯有拿了一壶酒开口道,但是又好奇的瞄了瞄,之前看大人喝酒好像喝很好喝的样子啊,有别扭的开口:“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就勉为其难的喝一口。”

     当然阿布最后还是没有喝到这二十年的女儿红,因为身边三个‘家长’‘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这女儿红最终都进了李寻欢的肚子,当然还有‘寒鸡散的’解药。

     当晚梅大先生对着阿布软磨硬泡,想要讲话拿回房间欣赏,对于这厮之前的变现,阿布当然没有答应,哼,别看他小就以为他好骗,他可是比李叔叔聪明多了,这画真的借给他一个晚上,明天也就别想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