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雷奥卡斯VS邓布利多VS杨炎清
    坩埚、魔药瓶、望远镜这些仪器很普通,也不需要像购买长袍制服那般要小巫师测量身形,也不需要像购买魔杖那般要小巫师亲自去挑选,所以雷奥卡斯.土豪.马尔福直接去了成品店,把店里最贵的质地最好的仪器打包走了。

     之后就来到了与自家儿子约好的弗罗林冷饮店,点了店里新出品的几种冰激凌,找了一个靠窗视野开阔的位子,等待着与自家儿子的会和,期间给了店里一个服务员一个硬币让他帮忙买了一份预言家日报来打发时间。

     “马尔福先生,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遇到您,真没想到我们会有相同的爱好。”正当雷奥卡斯看到报纸政策版面关于魔法部选举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雷奥卡斯随之抬头。

     赤褐色长发和胡子,短截的鹰钩鼻,花哨的粉色长袍,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巧克力味的冰激凌,看似在和雷奥卡斯打招呼,但眼神时不时的瞄向桌上各种口味的冰激凌。

     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

     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邓布利多教授,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好久不见了!”对于自家儿子未来的教授,雷奥卡斯虽然不待见,但是也不会得罪他。

     “马尔福先生不用客气,叫我阿不思就行了!”邓布利多自来熟的坐在了雷奥卡斯的对面,又舀了一大口冰激凌放在嘴里。

     “……”雷奥卡斯。

     话说他们很熟吗?‘阿不思’什么的实在是叫不出口。

     邓布利多比雷奥卡斯大四岁,两人也曾在霍格沃茨一起上过学,不过一个在格兰芬多,一个在斯莱特林,又不是同一个年级,所以两人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后来等到雷奥卡斯上四年级的时候,邓布利多毕业了,申请留在霍格沃茨当老师,正巧当时的变形课教授年岁大了需要找人接替,就让邓布利多先担任变形课的助教,熟悉一下教程,期间身为助教的邓布利多也成教导过他们这些原本的学弟学妹们。

     不过这个家伙是格兰芬多的,很多时候,特别是在斯莱特林对上格兰芬多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偏帮这那帮莽撞没头脑的格兰芬多,所以以马尔福为首的斯莱特林都不怎么待见这个家伙。

     后来雷奥卡斯顺利的毕业了,两人就更加没有交集了,不过对不利多这个家伙确实有两下子,在学生时代的时候成绩就一直很不错,虽然不是贵族,但是在格兰芬多的声望一直很高,丝毫不下于隶属于格兰芬多的几个贵族继承人。在儿子的通知书上知道这个家伙已经担任了副校长了——晋升的还真快,这个可能与前年他发现龙血12种用途,并且得到梅林一级勋章有关,不出意外的话,下一届霍格沃茨的校长就是他了,对于斯莱特林来说,这真不是一个好消息。

     “有什么事吗,邓布利多教授?“雷奥卡斯还真不想与他磨,这个家伙可不是表面上那班简单,好不容易请了一趟假,陪自己儿子来买东西,可别被给他破坏了。

     “没什么,只是没有想到马尔福先生会喜欢这里的冰激凌,过来和你打声招呼而已。”邓布利多自认为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天晓得对面的雷奥卡斯看了有多胃疼了,对于颜控的马尔福来说,邓布利多那满脸胡须的脸庞实在是妨碍他的审美观,天知道他两明明差不多的年级,问什么这个家伙要把自己弄得可以当他老爹的样子。

     “父亲!”正在雷奥卡斯纠结胃疼的时候,阿布天使般的声音将儿控马尔福瞬间治愈了。紧接着就看到自己完美精致的儿子拿着魔杖兴冲冲的向自己走来——雷奥卡斯果断的巫师了与阿布形影不离的杨炎清。

     阿布并不认识邓布利多,这么多年来随心所欲关了,对于不合眼缘的人,都不会主动去搭理,所以彻底的无视了坐在自己父亲对面的、形象不怎么靠谱的怪老头。

     “哇,父亲,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冰激凌?”阿布很自然的坐在了雷奥卡斯的身边,看着桌上各种颜色口味的冰激凌幸福的浑身冒着甜美的泡泡。

     雷奥卡斯看着这样的阿布,森森的觉得自己的儿子太好拐了,为什么几个冰激凌就让他幸福成这个样子,虽然这样的儿子很可爱——但是,作为马尔福的继承人这个样子真的好吗——还有这么软萌的儿子是谁教育出来的!!!

     “阿嚏“ 远在中国的寸心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难道两个孩子在想我了,看来得快点回去了。

     “父亲,这是我的魔杖!“阿布拿了一个香草口味的冰激凌吃了起来,顺便将自己的魔杖给自己的父亲欣赏一下,”好看吧,只有这么华丽的魔杖才配得上身为马尔福的我了!“好像他关注的重点不太对!

     “非常不错,这上面的雕文非常符合马尔福的品味!”雷奥卡斯拿着这个十三英寸的银白色魔杖观看。

     “……”邓布利多。

     “……“杨炎清。

     雷奥卡斯选择的位子靠着窗边,只能两两对坐,雷奥卡斯坐在对门方向的里边,阿布坐在他右边,邓布利多坐在他的对面,所以跟在阿布后面的杨炎清只能——坐在邓布利多的旁边!

     杨炎清努力阻止自己抽出的嘴角,泰然自若的坐在了邓布利多旁边,梅林的短裤,虽然对于前世的仇恨终于放下了,但是想让他和邓布利多和平共处实在是个问题,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杨炎清始终不待见这个老蜜蜂。

     邓布利多那对被半月形眼睛遮挡的双眼,看着这个刚刚出现的年轻人,在看到他的一瞬间他还以为看到了盖勒特格林德沃,尽管容貌不同,但是两人的气质实在是太像了,这个少年拥有着不逊于他的魔力,运筹帷幄的从容,还有双眼掩饰不住的野心……

     看着这样的杨炎清,邓布利多下意识的捏紧了魔杖,英国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了,而且看样子还和马尔福交好。

     “马尔福先生不介绍一下这位小先生吗?“看到杨炎清没有自我介绍的打算,邓布利多只能问旁边的‘二十四孝老爸’实在是难以想象,马尔福在私下里会这么宠儿子,他难道没有看见有外人在场吗。

     “哦,抱歉,邓布利多教授,没想到你还在这里!“雷奥卡斯毫无诚意的道歉,并且适当的表现一下自己对他的不欢迎。

     “没关系,小马尔福先生很可爱,要是我有这样的儿子,我也会对别的事视而不见的。”显然邓布利多的脸皮特别厚,完全的无视了雷奥卡斯让他滚蛋的意思。

     ‘就你这未老先衰的样子,还想生出阿布这样的孩子,先把你眼角的皱纹扯扯吧!’马尔福心里吐槽。果然不管是什么时候邓布利多都是最讨厌的。

     但吐槽归吐槽,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指着杨炎清对邓布利多说道:“这位是我儿子的朋友Tom Marvolo Riddle,今天是陪我儿子来买学习用品的。”接着又对杨炎清介绍到:“这位是霍格沃茨的副校长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对于这两人雷奥卡斯都不怎么待见,随他们两去折腾吧,虽然邓布利多很难缠,但是那个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乐得在一边看好戏,哈哈!

     “你好!邓布利多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从年龄上看杨炎清算是小辈,所以先出声打了招呼。

     “里德尔小先生,素我冒昧,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请问你是哪里人,在那个学校读书的?要知道我是霍格沃茨的校长,对于你这样优秀的孩子免不了有些好奇。”邓布利多边说着,边扶了扶鼻梁上的那副半月形的眼镜。

     杨炎清漫不经心的转着食指上的空间戒指,并没有立刻回答邓布利多的问题,主要是现在的场景让他忍不住想起了上辈子初见邓布利多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还只是孤儿院受人排挤毫无力量的可怜虫,并且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存在,直到获得了霍格沃茨的通知书,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对于那位通知书上写的将会引导他买学习用品的教授,他忐忑的期待着。

     只是这位他一直期待的教授,从孤儿院院长那里听到了一些‘汤姆里德尔’的劣迹,——吊死一个孩子的兔子,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和诱拐两个孩子进海边山洞等事之后,也没有进一步的求证,而是第一次见面就烧毁了他的衣柜,里面是身为孤儿的他唯一的家当以及他的战利品!

     从那一刻起,他对力量的渴望无与伦比的强大。

     哈!多么可笑,这个家伙一直都将自己恼补成正义的化身,可他永远也不会认识到,正是他的自以为是,才成就了一个,别人连名字都不敢提的魔王。

     “我是英国人,只不过我没有在魔法学校读书,我认为读书实在是没有毁灭世界来的好玩!“杨炎清黑色的瞳孔直视邓布利多那双睿智有悲天悯人的双眼,开口轻轻的说道,带着一丝疯狂。

     邓布利多听完杨炎清的话,蓝色的瞳孔微缩,猛地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身边这个充满黑暗气息的少年。

     对面的马尔福父子也不吃冰激凌,不讨论魔杖花纹了,都齐刷刷的看向云淡风轻,好像刚刚没有说什么的杨炎清。

     看着在场三人的举动,杨炎清轻笑道:“我开玩笑的,邓布利多教授实在是太认真了,这个世界这么美好,我怎么可能会把她毁灭呢?”

     作者有话要说:V殿V587!

     清大家多多留评,给我更文的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