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魔杖+布莱克兄妹
    阿布虽然觉醒了血统,但是他的本质还是一个巫师,巫师的身体结构很魔力循环还是和杨炎清不一样的,虽然学过一些小法术,但是想要有所成就,还得自己摸索出来。

     作为一个巫师,魔杖是必不可少的伙伴,以现在的阿布来说无杖魔法也顺手捏来,但是与自己契合的魔杖可以使得招式威力翻倍,而且省时省力。

     阿布按照杨炎清所说的方法召唤与自己相契合的魔杖,慢慢的闭上眼睛感受,自从觉醒血统之后,他对灵力之类的感知很强,进入莫章店之后,他不就感到这个地方的灵力非常的充沛,是他非常的舒服。

     仿佛每一根魔杖都有生命一般,当阿布用灵识寻找魔杖的时候,那些货架上的魔杖都闪着不同颜色的光亮,阿布知道这些光亮代表着不同的属性,不管是魔法还是仙术,本源事相同的,金、木、水、火、土、风、雷、冰、光、暗,是初始的结构,亘古不变。

     找到了!

     就是它,在众多闪耀的魔杖中,有一根魔杖的光芒最亮,与他散发出的灵力相交呼应,随着灵力的牵引,魔杖也慢慢的向阿布飘过来……

     而外界的奥利凡德只看到阿布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一根十三英寸的魔杖飞落阿布的手中,在阿布握住的刹那,一阵奇怪的啸声划过耳际,仿佛是远古而来的,带着庄严的神威,吓得奥利凡德两腿打颤,差点没有站稳。紧接着,阿布身后幻化出了九条巨大的白色狐尾,中间闭眼的阿布神秘而妖媚!

     画面持续了几秒,直到有人从外面进来打破了着庄严的平静。

     进来的是布莱克几人,他们刚开门进来就看到了着诡异的一幕,都惊讶的站在了门口。

     阿布得到了属于自己的魔杖,也不管另外几人震惊的表情,开心的跑到杨炎清身边炫耀自己新的战斗伙伴。

     奥利凡德毕竟也是经历过世事的,很快反应过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期待又着迷的对阿布问道:“真是让人惊讶啊,马尔福先生,能让我看看你选的这个魔杖吗?”

     “当然。”阿布将手中的魔杖交给一旁莫名期待且兴奋的老头。

     奥利凡德顺快速的接过,银白色的瞳孔一眨也不眨的静距离观察魔杖,嘴里也不断的絮絮叨叨:“这根魔杖还是我祖父在的时候制作的,距离现在也有八百多年了,当时我还没有出生呢,没有想到我祖父制作的魔杖还有没卖出的,真是出乎意料,看质地是枷罗木,但内芯是什么我要翻看一下记录了。”说着又急急忙忙的冲进内室,想要去翻看制作记录本。

     “等一下,先生。”杨炎清眼疾手快的扯住奥利凡德的后颈,“我们并不着急,您又有新客人了,可以先招呼他们。”用手指指着门口的一众布莱克。

     奥利凡德这才反应过来,开口问候:“下午好,先生小姐们,快请进,不好意思,刚刚我太过激动了。”

     “下午好,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依旧是柳克利霞,她是长姐,第一次是她的父亲和她一起来买魔杖的,后来又陪两个弟弟来买魔杖,所以算是‘老顾客’了。

     “哦,原来是布莱克小姐,今年是你家的另一位小姐要去霍格沃茨上学了吧,您带她来买魔杖?”

     “是的,先生!”柳克利霞回到,并且牵着沃尔布加的手往里走去:“她叫沃尔布加,是我堂叔的孩子,需要一个属于她的魔杖。”

     这边柳克利霞和奥利凡德为沃尔布加挑选她的魔杖,另一边的几个男孩就向阿布走去了。

     “嗨,阿布,我们又见面了,你的魔杖买好了吗,刚刚那个场景是你搞出来的?”奥莱恩自来熟的把手臂搭在阿布的肩上。

     “你怎么有那么多问题,就不能少问一点吗?“阿布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他也想回答他,问题是很多事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在在这样下去他都要躲这个小子了。

     “人家不过是关心你吗。”奥莱恩无耻的嘟嘴卖萌,可惜没人欣赏。

     “阿布,这位是?”阿尔法德和西格纳斯一早就注意到了一旁的杨炎清,他们可没有奥莱恩这般没心没肺,刚刚这个小子将手臂搭在阿布肩上的时候,那位的眼神可是很恐怖的。

     阿布也懒得管这个自我感觉两好的人,甩开奥莱恩搭在肩上的手,对布莱克兄弟介绍道:“这是Tom Marvolo Riddle,不过他不喜欢别人叫他tom,他有一个中午名字,炎清.yang,你们可以叫他炎或者里德尔。”

     “炎,这位是阿尔法的.布莱克,旁边的叫西格纳斯.布莱克,矮个的是奥莱恩.布莱克。”阿布很少叫杨炎清的名字,主要是他的名字太多了,他都不知道要叫哪个,所以一直用‘喂’、‘诶’、‘混蛋’、‘小鬼’等代替。只是今天人太多,就很给面子的叫了一声‘炎’。

     “喂,你这个家伙,说谁矮,我只是比你们小罢了,以后我会长高的。”奥莱恩不满的叫嚣,但是没人理会他。

     可怜的家伙!

     对于称呼什么的杨炎清现在已经看开了,但阿布这么亲密的叫他‘炎’,听着还挺舒服的,而且对于刚刚阿布甩开奥莱恩的举动也愉悦了杨炎清,所以也没有再板着脸,主动和他们大招呼。

     “你们好,布莱克先生们!”布莱克家一直以来子嗣繁盛,家族也兴旺,最后却也算是断送在他的手中,因为他的暴政,使得他们家族走向落寞,特别是奥莱恩,他的两个儿子也都

     因为他的原因而死去——就算其中一个在他看来是咎由自取——所以对于刚刚他将手臂搭在阿布肩上的行为,他也没有怎么‘惩罚’他,不过下一次,就不一定了。

     “你好,里德尔先生,这个姓很特别,你是第一次到英国的,之前我们没有见过你,要知道巫师界就这么一块地方,很难想象您这么出色的人,而我们没有见过或者听过。”阿尔法德半开玩笑的试探。毕竟从杨炎清身上的气质来看不像是普通人,而且和马尔福认识并得到他认可的,就更加不简单了,但是里德尔的姓氏他都没有听过。

     “谢谢你的赞美,的确,我虽然出生在英国,但经常和我的父母去旅行,所以对于英国的巫师界不怎么熟悉。”对于这种小儿科,杨炎清根本不放在眼里,只是简单的将话题引向别处。

     “真的,那么你去过哪些地方?”果然奥莱恩.逗逼.傻冒.布莱克上钩了。

     杨炎清正想回答,突然脸色一变,撑起手掌几人所在的位子出现了一个椭圆形的黑色光圈,将几人护住,随之而来的是货架倒塌压在光圈上的场景。货架上的魔杖倒了一地,看上去非常的凌乱。

     “天呐,奥莱恩、艾尔、西格你们没事吧!“自知闯祸了的沃尔布加赶忙喊道。

     奥利凡德将手中的魔杖一挥,霎时,整间店铺恢复成立原样:“布莱克小姐,不要担心,我想这几位先生都没有什么!“

     此时柳克利霞已经跑到奥莱恩他们几个面前查看了,毕竟她是长姐,今天出来也想父母保证了会照看好他们的,如果出了什么事,她也难辞其咎。

     “我们没事,你不用这么紧张,是里德尔救了我们。”奥莱恩看到她紧张的样子,连忙解释到。

     看到几人真没没事,柳克利霞也松了一口气,也感觉到不好意思,毕竟刚刚的那场意外,是沃尔布加弄得——虽然她并不是故意的,只是在试魔杖的时候动静稍微大了一点,而站在货架旁的几人被波及到了,而且她刚刚也只在乎几个弟弟的安危,变现的过于激动了。

     “抱歉,阿布,还有这位先生,刚刚的事故差点连累你们,还有谢谢您救了我弟弟。”

     “这没什么,您不用太在意,布莱克小姐,刚刚只是意外,而且我也只是在救自己,而且没有我,布莱克先生们也有能力自保。”杨炎清绅士的回到。

     柳克利霞看到杨炎清至始至终这般优雅淡定,配上这无懈可击的外貌,不由得脸红了,当然只是一下下,接着说道:“您太谦虚了,不管怎样是你救了,我的弟弟们,不知您是否有时间,我要好好的感谢您一下。”

     “我们该走了,父亲还在冰激凌店里等我们呢?”阿布适当的插足,对与杨炎清老是有意无意的惹桃花,他早就习惯了,对于怎样摆脱桃花也非常的有经验,“不好意思,柳克利霞,我的父亲还在等我,我们还有东西没有买,要先走了,说着就拉着杨炎清往外走。

     “等一下,马尔福先生,您的魔杖的内芯属性还没有查清楚呢?“奥利凡德连忙叫住阿布,其实他想留下杨炎清来着,请教一下他关于魔杖的挑选方法,实在是太奇特了。

     只是他注定要失望了,阿布直接拿了自己的魔杖,在柜台上放了十个金加隆,“没关系,您可以慢慢查,倒时查到了写信给我,那么,再见,先生。”

     。。。。。。

     看着远去的两人,沃尔布加一阵无语,“柳克利霞,你刚刚是思春了吗?”

     “去挑你的魔杖!”柳克利霞‘狠狠’的回到,阿布那个家伙,真是的,干嘛一副防御第三者的姿态,虽然,那位里德尔确实很帅,但她也需要时间观察,在看要不要下手啊!

     几个弟弟妹妹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笑了出来。

     。。。。。。

     “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杨炎清看着牵着他的手狂奔的阿布问道,这么小孩子气阿布只会在熟悉的人面前表露出来,布莱克家和阿布很熟吗?

     “没关系啦,我们几个从小就一块长大,而我也没有兄弟姐妹 ,柳克利霞几个在没有利益纠缠的情况下对我还是很照顾的,这点小事不会放在心上,而且再过几天我就要去上学了,可能要一个学期在见你了,你不想和我多玩一会吗?”阿布回到,“还是你还想和柳克利霞多呆一会,和她一起玩?”

     “……”杨炎清。

     对角巷其实不大,弗罗林冷饮店离奥利凡德魔杖店不远,两人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就到了,雷奥卡斯就坐在窗户边上,两人一进去就看到了,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对面还有一个人,看上去又高又瘦,赤褐色长发和胡子,长长的鹰钩鼻,不过看上去好像被人给打断一般,带着渐渐的巫师帽,看上去有点滑稽,只是半月形眼镜下锐利而明亮的湛蓝色眼睛,极具穿透性。

     邓布利多!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杨炎清勾了勾嘴角。

     作者有话要说:我挺喜欢克莱克家的,主要是V时代就他们家和马尔福家出镜率最高,邓布利多这个人还真难写,不知道亲们对他的印象是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