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兔子继续卖蠢中
    霍格沃茨的晚餐很丰盛,就算是在家锦衣玉食的斯莱特林的少爷小姐们,对此也不怎么挑剔,特别是‘长途跋涉’的新生。

     正当大家或细嚼慢咽、或狼吞虎咽的吃着晚餐的时候,一只小又肥的小白兔,不知从哪个地方溜了出来,正拿着鸡腿啃的欢快的高尔,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用眨巴眨巴着红彤彤的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小白兔,表示很疑惑。

     ‘这只也是霍格沃茨的产物吗?’

     ‘看上去和普通的兔子没什么两样,而且它干嘛老是盯着自己?’

     ‘不过好可爱呢!’

     兔子菌溜出来到时候很小心,确定没有被自己的阿布小主人发现,桌上的食物好多啊,兔子菌狠狠的吸了吸鼻子,好久没有吃人类的食物了呢。

     和阿布小主人同一桌的人吃的真慢(那是斯文,没见识的蠢兔子!),看样子不用抢食物了,等一下,那个小胖子,吃的怎么这么快,不行好吃的都被他给抢了。

     蠢萌兔蹦到小胖子面前,瞪大了自己‘阴郁’的双眼,狠狠的盯着这个敢和它抢食吃的愚蠢的人类,呵呵,总算停下来了,看来它的眼神和杨炎清主人一样,是很有杀伤力的呢,以后就用这招了,省力又实用。

     看到小胖子不这么急哄哄的啃鸡腿了,蠢萌兔满意转身用白花花的小屁股对着他——吃起了高尔面前的那盘蛋糕,唔,先从这个人类面前开吃,其他人吃的慢不要紧。

     从蠢萌兔蹦到高尔面前开始,长桌上的小蛇就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这只肥兔子,看上去没什么稀奇的,只是不像一般的兔子那般怕人,应该是某个学生带来的宠物,鉴于这只兔子看上去很干净又可爱,蹦蹦跳跳的也没有碰倒盘子,大家也没有将它赶下去。

     没想到这只兔子竟然蹦到了高尔面前,盯了他一会,而后没事人的吃起了高尔面前的蛋糕,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只巴掌大的兔子转眼之间就消灭了比它体积还要大的蛋糕,吃完后,还人性化的揉了揉根本没有突起还是软绵绵的小肚子。

     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揉完肚子,很自然的喝了一口南瓜汁,又将目光移向了中间那盘烤肉,然后三两下将烤肉吞下了肚,接着又瞄下了另一盘子的鸡腿……、

     这些大家都反映过来了,接着也不淡定了,靠!这是神马兔子,这吃饭的速度简直比‘鬼飞球’还快,而且还荤素不计,就这样的吃法,一般人是养得起吗?

     这下子大家都不吃了,就看着餐桌上的一边啃鸡腿啃的欢实,一边有用鄙视的眼神瞄着他们的肥兔子,众小蛇有种玄妙的感觉。

     看着在餐桌上奔达的欢实的蠢兔子,阿布默默的转过头看向教授席上的某人,又默默的转过头,默默的吃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

     虽然比不上寸心妈妈做的,但也还不错,至于那只蠢兔子,阿布表示,他不认识,蠢萌兔的正牌主人是教授席上的那位。

     杨炎清一直关注这斯莱特林这一桌,对于那只到处卖萌的蠢兔子,表示有点幸灾乐祸,阿布选择这只兔子当宠物的原因,杨炎清自然清楚,每次看到这只眼球和自己瞳孔颜色相似的蠢兔子在阿布面前各种的卖萌打滚求包养,杨炎清的胃就有点隐隐作痛。

     。。。。。。

     斯莱特林桌上的骚动,很快被其他桌上的小动物发现了,纷纷跑到阿布这桌来围观,但这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而且蛇院一直很高傲又特立独行,所以大家也只是远远的围观,一个三年级的斯莱特林的男生看着吃相迅猛的兔子很喜欢,想要逗逗它,此时蠢萌兔正对他面前的一盘火鸡上下其口,此男生故意将一只火鸡的鸡腿拽了下来。

     这位学长刚刚将鸡腿拽走,蠢萌兔那对红彤彤的兔眼就阴(直)狠(愣)狠(愣)的盯着他,这位学长被蠢萌兔的眼神萌化了,但还是没有将鸡腿还给它,于是过了几秒后,蠢萌他看到对方没有被自己的眼神给镇住,就发动了攻击。

     一团蓝色火苗在众人没有反应的时候,从蠢兔子的口中喷出,只是火苗没有接触到这位学长就被一盆水给熄灭了,紧接着,这只蠢兔子就被气势汹汹的阿布给拎了起来,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从兔子喷火到被人拎着耳朵拖走只是眨眼功夫,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刚刚兔子喷火这个场景,在场围观的人都看见了。

     蠢兔子一回到阿布手里就变得特别的乖,老老实实的蹲在阿布身边,两只耳朵塔拉这,它明白自己刚刚又做错事了,所以它很乖,很听阿布小主人的话,特别是杨炎清主人也在场的情况下。

     阿布对于刚才这只蠢兔子喷火的事也吓了一跳,还好,杨炎清一直关注着这里,及时组织了这只蠢兔子完全不经过大脑的行为,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阿布,这只是你的宠物吗?”沃尔布加就坐在阿布的旁边,看着这只人性化的兔子忍不住问道,刚刚她没有看错的话这只兔子好像可以喷火,这是神马魔法生物。

     “不是!”阿布坚决否定,打死也不承认这只蠢兔子是他的宠物。

     周围的人一圈黑线,不是你的宠物,为什么会这么听你的话,你当我们的眼睛是摆设的吗?

     蠢兔子一听阿布的话,两只塔拉的耳朵立马竖立起来,那双红彤彤的大眼睛泪眼朦朦的看向不理它的阿布小主人。

     这是要被抛弃了吗,不要啊,我很乖的,会卖萌,会犯蠢,求包养,求投喂。

     蠢兔子亦步亦趋的跳到阿布的左手边,试探性的头拱供阿布的左手,阿布将头偏向另一边,不理它。

     ⊙▂⊙怎么这样以前这招百试百灵的?蠢兔子有点小着急,看来要采取方案二了。

     蠢兔子有蹦蹦跳跳的来到阿布的右手边,啪嗒犯了一个身,将自己柔软的小肚子露了出来,那双红彤彤的大眼睛依然不屈不挠的望着阿布,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要多萌就有多萌!

     好可爱啊!

     它这是在撒娇,怎么这么萌!

     好像抱回去自己养啊!

     这招很有效围观百分之九十的群众已经倒戈,完全忘了刚才蠢兔子袭击人的事件,特别是围观的女性同胞,早已眼冒红心的看着这只有白又肥有萌的小兔子。

     好吧,这招很有效,最终阿布还是抵抗不了这只蠢兔子的魅力卖萌魅力,将自己的魔爪伸了过去……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怎么肯能?

     虽然很多人已经摆到在蠢兔子的白毛腿之下,但是依然有冷静自持的人冷眼围观了全过程,比如——邓布利多!

     教授席上邓布利多装疯卖傻的和杨炎清打机峰,两只狐狸你来我往,聊的很嗨,至少在场的人都认为这两人话语投机,虽然两人的年龄相差的非常大,但看上去像是忘年交。

     只可以邓布利多这次踢到铁板了,面前的少年说话滴水不漏,问到现在连他的家世都没有问出来,反而从少年的话语里,可以看出这个少年对他很了解,敌在暗,自己在明,这种感觉真是让人不舒服。

     对于面前的少年,邓布利多本能的感到警惕,虽然不想要恶意的揣测人,但是不管是感官,还是实力,这个少年实在是深不可测,特别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少年,邓布利多就像是看到年轻时的盖勒特格林德沃——这个世界上实在是经不起又一个魔王的出现了。

     所以邓布利多利用自己的副校长的全力和威望,向校长提议将这个深不可测的少年聘请到了霍格沃茨,毕竟对于未知危险的,还是放在了眼皮底下让人感到放心。

     现在唯一的突破口就是马尔福家的小少爷,上一次邓布利多就发现两人的关系非比寻常,所以对于这位马尔福的继承人邓布利多也很关注,刚才那只古怪的兔子引起的骚动,使得邓布利多深思。

     很明显这并不是普通的兔子,而是一直魔法生物,但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魔法生物。

     “马尔福先生的兔子实在是可爱呢,但是这只兔子好像会袭击霍格沃茨的学生,这样实在是危险,要不是刚才里德尔教授及时出手,那位学生可要受伤了。”邓布利多笑眯眯的喝着南瓜汁,对着杨炎清说道。

     “那只是一只小宠物,就算真的被它的火苗碰到,也不会有多大的伤害,毕竟那只是孩子的恶作剧,而且刚才不是没有人受到伤害吗,只是无伤大雅得玩笑,你看那些孩子笑的多心。”杨炎清也看这只蠢兔子不顺眼,但是想到以前邓布利多对格兰芬多的各种偏心,就勉为其难为这只蠢兔子说了好话,还用着邓布利多的语气。

     邓布利多明显的噎了一下,过了一会又打哈哈的将话题引到别的地方去了。

     。。。。。。

     等大家吃完晚餐(虽然很多人光顾着看蠢兔子卖萌了,没吃多少),各个学院的级长带领他们回了宿舍,阿布抱起明显没有吃饱,还想留下来吃肉肉的蠢萌兔,跟着大部队一起离开食堂。

     每个学院都有男女级长各两名,柳克利霞是女级长,另一位男级长的家世没有布莱克显赫,所以很多事都是以柳克利霞马首是瞻。

     在去公共休息室的途中,柳克利霞.布莱克遵守着级长的职责,对霍格沃兹的大致情况作了一个介绍,阿布觉得霍格沃茨就像是一个神秘的宫殿,有着很多的秘密等着来人的发掘。而且霍格沃茨最初并不是魔法学校,而是斯莱特林的私人城堡,后来和另外三个创始人为了安置战乱中的小巫师而捐献出来的。

     而杨炎清曾经和他说过,寸心阿姨的肉身有着斯莱特林的血统,那杨炎清这个家伙会在这里找到斯莱特林的密室呢,毕竟他算是斯莱特林的后人,不是吗?

     说道斯莱特林,阿布又想起了格兰芬多,明明这座城堡是斯莱特林的,为什么最后走的是斯莱特林,而不是格兰芬多。

     现在四个学院,就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到处叫板,好像听柳克利霞说两个学院很不对付,就连宿舍都是两个极端——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在八楼,寝室更是建在高高的塔楼之上,而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和寝室却是在地窖之中,一天一地,中间几乎隔了整个霍格沃兹。

     正当阿布胡思乱想之时,大部队已经走到了公共休息室的门前。

     “大家记住,通关密语是血统。”柳克利霞对着新来的小蛇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想要让我安安心心的写文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网线拔了,不然的话蠢作者会在玩游戏、看小说、逛淘宝、聊QQ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写嘛小说啊,太费脑细胞了。

     话说在我这脑袋长着就是当装饰的,我怎么会一时想不开挖了一个坑呢,填的好幸苦啊。

     谢谢冰零雪的地雷,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