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霍格沃茨分院+武术教练
    斯拉格霍恩已经提醒了幽灵们注意分寸,所以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毕竟他们是幽灵,身上带着阴气,这些小巫师刚刚冒着大雨来的,再和他们亲密接触,很容易生病。

     虽然不能穿过那些新来的菜鸟小巫师的身体,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欢迎仪式,但是这几只透明的生物,就这样直挺挺的飘在半空中还是吓坏了那些刚刚来巫师界的父母是麻瓜的孩子。

     看着下面几只害怕的挤在一起的小动物,幽灵们觉得很满足,邓布利多和斯拉格霍恩都忙着给这些新生施保暖咒和派发魔药,暂时没空关注这些恶作剧——这些都是城堡的幽灵,和霍格沃茨缔结了契约,是无法伤害这些小巫师的。

     只是报应来的太快,还没有等他们得瑟完,就感觉到了一阵恐怖的吸力,似乎要将它们仅有的魂魄给吸走,还带着阵阵威压,使他们发不出任何声响,这是从没有过的感觉,比死亡还要恐惧!

     万幸的是它们是霍格沃茨的幽灵,受到整个城堡的庇护,就在它们被眸子恐怖力量吸走的时候,霍格沃茨震颤了一下,直接压制了蠢萌兔的毫无经过大脑的行为,蠢萌兔被霍格沃茨强行阻断了法力,那些功力一下子没有收住,被反弹了回来,虽然没有受伤,但是由于惯性的原因,整个兔身从阿布身上被弹落了下来,中间翻了三个跟头。

     几只幽灵没有威压的压制,能够行动了之后,吓得尖叫,动作一致的奔向霍格沃茨,以寻求更深的庇护。

     事情的发生只是刹那的时间,很多目睹了全程的小动物懵懵懂懂的看着‘生死极速’奔跑的幽灵们,满脑子的问好,这些家伙到底是来干嘛的?

     而邓布利多和斯拉格霍恩还没有派发完药剂,所以并没有关注到这些,只是莫名的听到幽灵们高分贝的尖叫,等他们回头的时候,只看到幽灵逃跑后的滚滚浓烟。

     唯一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有所了解的阿布,从地上捡起摔懵了的蠢萌兔从新塞进衣袖,当然, 动作一点也不轻柔。表面上依然一副傲娇淡然的模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来和某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脸皮也练出来了。

     不过这只兔子太不让人省心了,看样子要好好调教一下了,不然,就这一猪队友,以后说不定被它坑了也说不定。

     重新窝在暖和的衣袖里的蠢萌兔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咦,难道刚刚睡醒的时候,吹了冷风,感冒了?蠢萌兔疑惑的想着。

     邓布利多整顿好小巫师之后,简单的向在场的小巫师介绍了这所学校和四个学院,期间有意无意的扫视了一下阿布。

     介绍完,霍格沃茨的大门打开了,邓布利多敞开手臂,对着小菜鸟们说道:“欢迎来到霍格沃茨!”

     小菜鸟们听了这句话,都显得很兴奋,只有阿布在一旁抽嘴角,主要是邓布利多今天的造型布——满银色星星的深紫色长袍,带着尖尖的睡帽——整一个马戏团里的小丑,加上他刚刚的动作,就像是马戏团的开幕式。

     跟随着大部队从大门进入,阿布就觉得自己进入了另一个时代,另一个世界。辉煌庄严的城堡,高的几乎看不到顶的天花板,豪华的大理石楼梯直通楼上。

     走出房间,穿过门厅,经过后边一道双开们进入豪华的餐厅。

     阿布之前跟着杨炎清东奔西走,也见识过了不少神奇美妙、富丽堂皇的地方,不说别的就单单里德尔庄园就和神秘典雅,只是真正看到霍格沃茨的时候,他还是很激动,因为他是巫师,而霍格沃茨是巫师的历史、巫师的文明。

     学院其他班级的同学都已经围坐在四张长桌旁,桌子上方成千上万只飘荡在半空中的蜡烛照亮餐厅。四张桌上摆着熠熠闪光的金盘和高脚酒杯。新生们在几百人的注视中僵硬的站着,心里为了呆会的分院仪式而忐忑不安。

     “天啊,看天花板!”一个赞叹的声音响起,孩子们抬头,只见天鹅绒般漆黑的顶棚上点点星光闪烁,没有星河的浩瀚,但有着星座的神秘。此时的阿布也真正的融入到了这次的旅行之中,为霍格沃茨感到敬畏。

     “这里施过法术,看起来跟外边的天空一样,“一位纯血小巫师为着身边的人解惑,整个天花板就像是一片纯净的星空,吸引着小巫师欣赏驻足。

     突然阿布感到一股视线凝聚在自己身上,好奇的抬头看向教授坐的位子,当看到来人的时候,冰蓝色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杨炎清,这个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无怪乎阿布一眼就注意到了教授桌上的杨炎清,主要是一群平均年龄看起来在四十上下、长得奇形怪状的老家伙里边,突然出现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精致英俊,贵气逼人的小鲜肉,视觉冲击不是一般的大啊!

     很明显关注杨炎清的不仅仅是阿布,几乎在场的二年级以上的所有斯莱特林、格兰芬多、拉文克劳、以及赫奇帕奇的小动物都在关注这个坐在教授席上,突然冒出来的,看起来很神秘,并没有比他们大几岁的男孩。

     杨炎清看到阿布投向他的目光,优雅的举起杯中的红酒,嘴角勾勒出一抹坏笑,隔空向阿布敬了一下,一饮而尽。阿布别扭的将脸转向另一边,不去看这个自作主张又不提前跟自己打招呼的家伙,顺便将手伸进袖子里,对着蠢萌兔一阵蹂躏。

     可怜的小兔子,受了这无妄之灾!

     在场的几个和杨炎清有一面之缘的布莱克,是了解坐在教授席上的那个人和阿布的关系匪浅,但现在分院仪式就要开始了,而且这里人多也不好再这里试探。沃尔布加望着旁边,一脸别扭的阿布,总感觉聪明狡黠的马尔福继承人一碰到这个人,智商明显下降到幼儿期,不过这并不关她的事?

     分院仪式很快几开始了,人群变得安静。气氛开始变得紧张,奇异的,阿布也开始紧张起来,他知道自己肯定是会分到斯莱特林的,但是具体怎样分院,他死缠烂打这自己的父亲,就快磨破嘴皮子了,都没有套出话来,只听父亲说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

     阿布慢慢的运气,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的状态,虽然在场的小豆丁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使出全力也是对对手的尊重——至于队手需不需要这样的‘尊重’,阿布就不管了!

     但是接下来的过程,实在是超乎阿布的想象——

     首先正前方中央椅子上的破烂帽子——分院帽先来了一段激情洋溢的演唱,这破落嗓音差点将阿布体内运气的真气打乱。

     当这帽子唱完整首歌,阿布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了,接着副院长邓布利多走到帽子旁边,手里拿着新生的名单:“下面我叫到名字的同学,请一个个上来!“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没想到第一个就叫到了阿布的名字,不过名单都是按字母排的,而阿布正好是A开头。

     阿布闻声走了上去,在此期间阿布有了不好的预感,当邓布利多拿着那顶好像已经几百年没有洗过了的帽子要往他头上套的时候,阿布整个人都绷直了,梅林在上,他宁可和巨怪去搏斗,也不要带着个东西。

     不过幸好,分院帽刚刚要碰到阿布头发的时候,杨炎清清丽的双眼微微一眯,霎时,分院帽那破锣嗓子高分贝的喊道:“斯莱特林!“

     分的可真快啊,在场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得有‘多斯莱特林’才能分到斯莱特林啊!一旁拿着帽子的邓布利多眼神惊疑不定,上一次他与马尔福父子两接触了,这位小马尔福一直赖在他父亲的怀里,就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虽然娇贵,但看着也单纯,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了那个和格林德沃气质非常相像的少年身上,从而忽略了他。

     目前看来,这位小马尔福先生也不简单啊!

     阿布松了一口气,淡定的站了起来,向教授席鞠了一个躬,然后优雅的走到斯莱特林的上桌上面,长桌上想起了矜持却热烈的掌声。

     长桌的最前面空了一个位子给了阿布,阿布完全没有心理负担的坐在了学长们的中间,斯莱特林等级分明,主要看家世与实力,论家世,马尔福当之无愧的站在贵族顶端,论实力,刚刚分院的时候可是以最快的速度确定阿布的属性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差到哪去?反正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他!

     接下来,邓布利多一个个的叫着新生的名字,一个个的上台套帽子,不过那些小家伙分的可没有阿布这么快,差不多要一两分钟才能决定去那个学院。

     当然那些小巫师也不可能向阿布那样从容淡定,毕竟有几百人注视这你,这些小菜鸟第一次碰到这种‘大场面’基本上上去的时候都是同手同脚,下去的时候也是同手同脚,稍微几个表现好的,也会向教授鞠躬,绝对学不来阿布的从容优雅。好有更搞笑的是一个小巫师测试完后,直接跑向自己学院的长桌,帽子都忘记摘下来了。

     杨炎清看着下面紧张无措的小菜鸟们,又回想阿布刚才的表现,心底深处一股自豪感。

     分院分好后,校长阿芒多.迪佩特站起来说了几句没什么意义的演讲,听的阿布昏昏欲睡,接着就对大家介绍杨炎清了:“想必大家都好奇我身边的这位先生,接下来我给大家介绍,这位是Tom Marvolo Riddle先生,他将是我们这学期新增的武术教授,这门课,只对三年级以下的小巫师开放,当然三年以上的可以选修报名!“

     杨炎清顺着校长的话,站了起来,对着下面那些稚气的面孔微微一笑:“大家好,接下来这一学期我将会是你们的武术教授,,希望我们相处的愉快!”

     杨炎清的话一说完,下面唧唧喳喳的已经讨开了,基本上都是关于这位年轻的过分的教授的,也对于‘武术’也存在着好奇。

     “天呐。他好帅!”

     “我感到我的心不是自己的了?“

     “等一下我一定要去报名这门课!“

     以上基本上是霍格沃茨女生代表。

     “武术是什么,为什么高年级的不学,而去教低年级的?”

     “武术是麻瓜的一种格斗,没什么厉害的。”

     “里德尔这个姓没有听说过啊,是麻种巫师吗?”

     “他几岁了,看上去还没有我大,怎么会成为教授?”

     “武术教授,巫师学习武术干嘛?”

     以上基本上是霍格沃茨男生代表。

     四个长桌上,只有斯莱特林最是安静,他们也在讨论着这位教授,但是并没有瞎嚷嚷,不过很快,大家的热情就被长桌上突然冒出来的美食给分走了。

     长途跋涉了这么久又是暴雨,又是分院,在场的小动物都已经饿坏了,就连阿布也不例外,放开手大,吃起来!

     这是蠢萌兔不甘寂寞的出来刷存在感了,本来阿布这一桌的孩子吃的是最优雅的,他们的礼仪是刻在骨子里的,与格兰芬多的粗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也为此自豪,但是,谁能告诉他们这只在他们长桌上蹦跶的欢快、吃相与格兰芬多毫不逊色的兔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还有,你一直兔子抱着鸡腿啃正常吗?

     而作为主人的阿布小朋友,很想将这只蠢萌兔扔到教授桌上看戏的某人脸上,太丢脸了,你对得起‘玉兔’这个词吗?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在外婆家玩。

     蠢萌兔的原形是我外婆家的那只小白兔,是我哥从网上买来的,刚买的时候只有巴掌大小,超级可爱的一只,我哥买来哄我嫂子开心的,只是这只兔子特能吃,而且随地大小便,被我哥嫌弃了,将它扔给了我外公外婆,给他们作伴了。

     外公外婆住在山里,家里的院子很大,养了鸡鸭鹅猫狗猪,外婆没有养宠物的经验,,就将这只兔子和土猫土狗鸡鸭鹅一起放养,就不管它了,这只兔子‘交际能力’很好,没几天就和猫猫狗狗,小鸡小鸭这些不是同种族的动物混熟了,小狗撒欢的乱跑的时候这只兔子也撒欢的跟在后面乱跳;小猫咪和老猫一起躺在草墩里晒太阳的时候,它也会挤到它们中间睡觉,小鸡小鸭们在草丛里捉虫子吃的时候它也会跟着凑热闹——不过它是吃草。

     这只兔子什么都吃,青菜萝卜,各种各样的野草,还有黄瓜玉米笋包菜苹果香蕉西瓜葡萄……在外婆家养了三个月巴掌大的兔子,目前已经到我膝盖上了,整一只巨无霸兔子,多少重我不清楚,但我是抱不动的。

     这家伙一点也不怕人,我们吃饭的时候,和小狗老猫一起在桌子底下卖萌求投喂,就算给它吃白米饭它也吃的麻麻香。晚上被我外婆和猫狗一起关在小屋里,几只小动物完全没有隔阂的打打闹闹,一起舔毛抓痒,更搞笑的是老猫给小猫喂奶的时候,这只兔子也往上凑,搞的老猫没有办法,将三只小猫叼到木架子上喂它的孩子,这只兔子瞪着它的小白腿也想上去,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怎么也跳不上去,一旁的小狗意外它在玩什么也跟着兔子跳,上面的老猫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两只二货,非常的不屑。

     我在旁边看的笑的直抽筋,每次看到这几只完全没有隔阂的玩耍的时候,我都觉得很神奇。

     PS蠢作者的懒虫又出来了,这章是被冰零雪小伙伴的地雷给炸出来的,谢谢亲的地雷啊,都弄的我不好意思偷懒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