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蠢萌兔的用途
    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杨炎清,阿布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这个家伙连霍格沃茨都有能力混进来,随便串个门什么的实在是小意思。面无表情的看了一下那面平整干净的应绿色墙壁——杨炎清就是从那面墙出来的,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好奇心,之后又继续刚才所在的事——整理衣服。

     杨炎清看着眼前自顾自整理东西的小家伙,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小家伙还在生自己的气,天知道他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而已,不过对于阿布时不时的小脾气,几年来杨炎清也已经习惯了。

     相反,还有点沾沾自喜,毕竟阿布只有在自己亲近信任的人面前才会变现的这么‘幼稚’,就算是在他自己的父亲面前,也只是偶尔的撒撒娇,并不会使小性子做出出格的事来。

     连阿布自己都没有发现,只有在他面前,他才会肆无忌惮的展现自己的另一面,这说明他杨炎清在阿布心里是独特的,对于这份‘独特’杨炎清欣然接受。

     十一岁的阿布,身量已经拔长,穿着霍格沃茨的制服,显得严谨纤长,铂金色的发辫在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散开,几缕调皮的发丝绕过耳尖沿着脖颈蜿蜒而下,精致的小脸越发显得雌雄莫辨,在魔法灯下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杨炎清几乎着迷的看着这一切,手不由自主的抚上阿布的脸颊,将那几缕发丝带回耳畔。

     或许是杨炎清那突兀的动作提醒了阿布,又或许是杨炎清的目光太过专注,阿布不得不放下自己手中的事情,转过头看向始作俑者,小脸尽可能的绷紧,以显示自己在‘很生气’。

     “嘴巴翘的可以挂指引灯了,难看死了!”杨炎清不由的笑出声,修长的手指绕过脸颊捏了捏那微翘的嘴角。

     阿布不客气的将那只作乱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打掉,“你才难看,你全家都难看!”

     小家伙炸毛了,如果还是兽形的话,杨炎清敢保证连狐狸毛都会竖起来,“好好,我难看,总行了吧,你在这样叫,你的新室友就要从浴室出来了!”

     正说着浴室里的布莱尔传出声音问道:“阿布,是你在叫我吗?”

     “没有,你听错了,继续洗吧!”阿布赶紧回到,要是布莱尔从浴室出来看到这个家伙也不好解释。

     听完阿布的话,布莱尔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紧接着洒水的声音又从里面传出了出来,阿布偷偷的呼了一口气。

     转身对杨炎清狠狠的问道:“这么晚了你过来干什么,来炫耀你高贵的斯莱特林血统吗?”很早之前阿布就已经知道杨炎清是与斯莱特林有着剪不断的联系,据说寸心妈妈是萨拉查的后人,所以对于杨炎清会来霍格沃茨是并不太惊讶,能够在霍格沃茨来去自如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阿布气的是,杨炎清瞒着他一个人偷偷的来,亏他以为要来霍格沃茨,以后很难见面,还特地选了一只红眼蠢兔子当宠物,来个精神寄托来着,混蛋!

     蠢萌兔不知道自己被迁怒了,红彤彤的小圆眼看着自己的小主人瞪着大大的双眼,气鼓鼓的瞪着自己的前主人,而前主人对着小主人笑的很无奈的样子,被他们两弄得莫名其妙,但还是很有义气的跳上阿布的肩头,用自己的小眼睛狠狠的瞪着杨炎清,腮帮子一股一股的,和它的主人现在的表情神相似!

     “好了,我错了,阿布,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而已。”杨炎清好脾气的解释,顺便把碍眼的蠢兔子从阿布身上拽下来。

     “哼!”阿布傲娇的甩头,其实阿布看到杨炎清的时候已经不怎么生气了,几年来的相处让阿布习惯了与杨炎清的形影不离,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虽然之前早有准备——但还是觉得很失落。

     刚才不理杨炎清,也只是傲娇的个性,里面‘故意’的成分比较大,阿布其实很享受杨炎清低声下气向他赔不是的样子,这可是在平时很难看到的。

     在阿布的脑海里闪现的是,一只萌版的小狐狸做着将萌版杨炎清踩在脚下唱征服的女王梦。

     好吧,这只是小阿布美好的野望,现实生活中只能靠这样的傲娇形式来满足自己的小小虚荣心——可怜的孩子!

     杨炎清可不知道在他面前傲娇可爱的小阿布背地里的‘野心’的,多年来的相处也知道阿布其实并没有怎么生气,现在也已经‘消气’了,于是进行下一步‘拐带计划’。

     “阿布我来这里其实是想寻找斯莱特林的秘密,你也知道霍格沃茨其实是我的祖先萨拉查的城堡,后来为了给予那些受迫害的小巫师保护捐献了出来,从而建立了这所学校,里面有着斯莱特林很多珍贵的古籍以及已经断了传承的魔法。”看到小家伙乖顺起来的样子,杨炎清习惯性的将小家伙抱到怀里,开始讲故事。

     阿布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很没节操的随他去了,乖乖的呆在杨炎清的怀里,“这里是斯莱特林的地盘,而我的是有就快洗好澡出来了,你确定准备在这里继续讲下去吗。”阿布学着杨炎清的语调说道,并且很形象的挑了一下眉。

     杨炎清爱死了小家伙这幅样子,伸手揉了揉阿布柔软的长发:“所以我来带你我的房间啊,这样就不用怕了。”

     自从血脉觉醒之后,阿布也带了一些动物的习性,比如他很喜欢杨炎清揉他的头和下巴,这样会觉得很舒服,比如现在,阿布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之后阿布被顺毛的很开心,于是很轻松的被杨炎清给拐带了回去,至于该怎么对自己的新室友交代,这不有蠢萌兔吗,虽然蠢了一点,修炼了几百年都没有修成人形,但是被杨炎清强行灌了复方汤剂顶替阿布来忽悠新室友,于是当布莱尔洗完澡出来就看到高贵的马尔福先生已经整理完毕自己的东西,洗好澡,换好了睡衣,在床上睡着了——好高的效率,不愧是马尔福家的继承人啊!

     对于霍格沃茨,可以说这个世界没有人比杨炎清更熟悉了,上辈子当他知道自己是萨拉查的后裔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得到斯莱特林的继承权,基本上名面上的霍格沃茨都被他探查过了,也找出了几条密道和一些密室,就算是后来的著名的‘劫道者’(詹姆斯.波特和西里斯他们一伙,最大的爱好就是夜游和找教授的茬)也没有他的功绩多,只是没有人知道罢了。

     特别是斯莱特林的休息室,里面的密道基本被他全都找出来了,有一条甚至直通校长室,基本上那些密道所用的机关谜语都是需要用使用蛇语打开,利用这一便利,很方便的将阿布‘偷渡’了出来。

     两人回到了杨炎清的休息室,虽然杨炎清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教授,但是待遇方面与别的教授没有什么区别,卧室面积很大,里面也被杨炎清特地布置过了,在享受方面杨炎清并不怎么在意,但是阿布却很注重这些,所以按照阿布的品味来,从床单到地毯所用的东西五一不是凡品,以一贯的银绿色为主,处处显示出来古典低调的奢华。和阿布的寝室比起来就是两个等级。

     阿布免不了羡慕嫉妒恨了一下,但一直以来他都秉着‘杨炎清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的原则,就很欣然的将这个房间规划为自己的了。

     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热水澡,换好睡衣,阿布扑向的那张大号的真丝床,嘴角不由的发出一丝呻吟,这样无意识的诱惑惹得杨炎清有点口干舌燥,喉结不由的滑动了一下。

     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杨炎清道:“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漱洗一下就来。”

     “去吧,去吧。”阿布无所谓的挥挥手。

     等杨炎清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床上的阿布已经发出了可爱的呼噜声。

     看来这一天也累坏了,杨炎清走到阿布面前,轻轻的上了床,躺到阿布的身边,将阿布小心的揉在怀里,低头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晚安,我的阿布!”

     杨炎清并没有直接睡着,伴着阿布轻微的呼噜声,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每年的开学典礼都差不多,没什么特别,但有一个人引起了杨炎清的注意,利迪娅.S,孤儿,十五岁,从一年级开始,所有的一直保持这全‘O’的成绩,今年获得斯莱特林年纪首席,最重要的是上辈子根本没有这个女孩的存在!

     到底是父母的和他的重生引起的蝴蝶效应,还是和他们一样穿越了时空之门来到这里?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正好可以用这个女的磨一磨阿布的傲气,这些年来阿布一直顺风顺水,小小年纪就觉醒了血脉,使得阿布的性子越来越高傲,而自己又该死的舍不得说他,这个女人出现的正是时候。

     第二天一早杨炎清乘着阿布熟睡的时候,小心翼翼将阿布抱回了他的寝室,期间蠢萌兔已经便会了原型,枕着阿布的枕头睡的正香,杨炎清嫌弃的拎起兔子的耳朵,甩到床尾,轻轻的将阿布放上去,盖好被子,期间又甩了一个‘昏昏欲睡’给快要被吵醒的布莱尔小盆友。

     蠢萌兔被甩到床尾后依照惯性滚了几圈,睁开红彤彤的小豆眼,气鼓鼓的看了一眼罪魁祸首,然后身子一卷继续睡回笼觉,前主人真是越来越残暴了,真是的,明明有着和它一样的可爱的眼睛,这么会这么不可爱呢,还是现在的小主人好,和它一样,萌萌哒!

     作者有话要说:我们的目标是:将V殿培养成二十四孝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