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婆媳’的相处方式
    19世纪,上海良好的港口位置使其开始展露锋芒。1842年《南京条约》签定后,上海成为中国开放对外通商的口岸之一,并很快因成为东西方贸易交流的中心而迅速发展。至20世纪30年代,上海的跨国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树立起来。

     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允许英国在上海设立租界。上海的租界地区享有完全独立的行政权和司法权。租界的存在使得上海未被战火所波及,并享有实际独立的地位和充分的国际联系,给近代的上海带来了繁华。不得不说这也算是事物的两面性,至少它打开了中国封闭的国门,为中国在这一段时期培育了许多优秀的人才。

     ——前言

     在这个云集着大资本家、洋人、日本人、军阀、投机商人、流氓、骗子、小偷、舞女、□以及许许多多穷苦百姓的城市里,每天总是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每个人都是自己故事中的主角,也是另一个故事的配角和路人。

     在来中国之前寸心曾想过要更改这个时代的轨迹,让这个国家的人民免受战乱之苦,后来顾忌着天道循环,没有一直行动。但这样的想法一直没有变过,只是在她能运用法力的时候,做这一切只是举手之劳,她的脑袋结构很简单,信奉的是以暴制暴。

     但一旦失去法力,她就什么也不是了,或许能依靠一些小聪明在这乱世中独善其身,但是让她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什么的,不出意外会会死无全尸的,她并不适合与人斗志,这一点寸心很有自知之明,她是一个很懒的人,做不到那样的牺牲。

     上天本来就不是公平的,乱世使得生灵涂炭,但也造就了无数的英雄和枭雄,她想要改变中国现状的想法太过天真,自以为是的拯救往往也断送断送了一些人该有的仕途命运,这对他们来说是何其的不公。

     多年上位者的生活让她不免有些自以为是,不过她所悟的“道”本就是随心所欲,顺心而为。

     面对这个不公的世界,有人迎难而上,抓住机遇,改变自己的人生;有人安于现状,独自生活在小小的蜗居,冷眼看待世间的一切;有人置身事外,不解世人艰苦,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豪华舒适的生活,却不知一切过眼云烟转瞬即逝;有人被艰苦的生活折弯了腰背,却没有勇气去改变,期待别人的救赎……

     形形□的人、各种各样的生活、变幻莫测的际遇组合成了百态人生,及时是神也没有资格去随意改变他们的命运,活了那么久,有一句话寸心是坚信的:自己的命运自己掌握。天道际遇一切的一切都有自己的循环体系。

     “母亲,你还想逛什么地方,我和阿布陪你吧?”杨炎清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对着魂游天外的寸心说道。

     儿子难得的‘孝心’让寸心感动了,心满意足的挽起自己儿子的手腕,另一只手牵起阿布小包子离开了蛋糕店。

     其实寸心还是有一点小小的遗憾的,自己的孩子在一夕之间突然长大,让儿控的她没享受完照顾孩子的乐趣,就不得不接受“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无奈。

     现在杨炎清的身高已经和寸心差不多高,骨架已经张开,摸上去不是**的骨头就是梆梆硬的肌肉,再也回不到儿时肉嘟嘟的样子了,在挽着儿子的时候寸心很忧伤——她多么想左右各牵一只包子啊!

     当然寸心只能在心里想想,如果被自家儿子知道了,肯定会丢下他可怜的母亲自己带着媳妇去玩的。

     不过这孩子的成长速度要是让哪吒或者红孩儿知道了的话,估计会来找他拼命的——眼红嫉妒的人(神)是伤不起的。

     要说想要去的地方寸心真的没想过,最后还是让杨炎清带她到了他们的公司,杨戬便面上的身份算是一个拥有高等爵位的外国投资商。

     在现在的上海,二哥这样的身份地位无疑是非常高的,公司的占地面积很大,从大门走入,给人一种严谨的感觉,职员各司其职,井然有序。

     当寸心他们进入公司的时候就有前台的小姐微笑的站了起来,因为杨炎清早上来过,杨戬也带着他和公司各高层一一介绍过,所以现在大半的人都已知道杨炎清这位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是他们的小老板。

     对于这两父子的第一印象,全公司的人可是非常深刻的,在大上海这样的地方洋人并不少见,有钱人也是不在少数,样貌俊美的他们这样的精英更是见过很多。但见到这对父子的第一眼,他们还是被震撼到了,特别是杨戬,他的相貌看起来只有而十七八岁的样子,面如刀削,神入冰雕,看上去稳重而冷冽。瞬间吸引了全公司上下性别为“女”的动物。实在难以想象这么优质的男人不仅结婚了,而且孩子都已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小男人”了。

     言归正传,看到自己的小老板,前台小姐当然是很笑容满面的迎上去:“少爷好,董事长现在正在开会,他让我转告您如果您来了就去会议室!”

     “知道了!”杨炎清点头,随即对前台说到“这是我母亲,你们的董事长夫人。”说完看了一下寸心。

     “去吧,我先带阿布去你父亲的办公室等你们。”接着转头对知道她身份后表情有些呆滞的前台说到:“我第一次来公司,不太熟悉,麻烦你,帮我带一下路。”

     “哦,好、好的。”前台从寸心的相貌中回过神,紧张的答复到。老天,这位不会是里德尔先生的小老婆吧,这么年轻根本就看不出她生过孩子,等一下我要去和小芳说说,这小妞还想在公司勾引我们的大老板,就她的相貌,连为这位夫人擦鞋也不够。

     就这样寸心带着阿布去了杨戬的办公室,中途小阿布转头对杨炎清做了一个鬼脸。

     杨戬的办公室如他的人一般低调的奢华,严谨的张扬。办公室很大,中央是一张檀木的办公桌,中规中矩的放着,办工桌的背面是一个很大的书架,占了除窗户之外的整面墙壁,上面放满了各类书籍,寸心知道,这些书并不是摆放着做做样子的,这一点是他们两夫妻唯一显性的共同点,二哥和她一样爱看书,或者说二哥是一个真正爱书的人,上辈子玉鼎收场的三界各类宝书,全都没有逃过二哥的魔掌,都被二哥浏览了一个遍。

     来到这个世界,看书也几乎成了二哥的习惯,现在正处在新旧文化交替的时期,各种种类繁多的书籍层出不穷,这大大满足了二哥的爱好。

     阿布来到办公室之后,很乖觉的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英语书籍在沙发上看了起来。寸心四处看的无聊,虽然想像阿布那般坐在一旁看书,但考虑到这并不利于“婆媳”之间的感情培养,于是寸心露出了灰太狼诱拐小红帽时的经典表情:“阿布,看书多无聊啊,陪寸心妈妈一起玩游戏吧?”寸心摇着从空间里拿出来的游戏机。

     闻言,阿布抬起头,看到寸心手里摇晃着的闪亮亮的游戏机,^△^小包子立马放下手中的《理想国》,欢快的跑到寸心身边,“寸心妈妈怎么会带这个东西,杨炎清都不给我玩?”

     “他不给你玩,阿姨给你玩,这个还可以两个人一起玩,比那个好玩多了,来寸心妈妈先教你怎么玩……”

     于是在杨戬父子在苦逼的工作的时候,寸心和小阿布我在杨戬的办公室了兴奋的玩《冰火游戏》。

     “妈妈快点,我已经到达了,你真慢!”小阿布催促道,果然游戏很能拉进两人的距离,现在阿布连‘寸心’两个字都懒得说了,直接喊妈妈了。

     “小鬼,刚刚要不是我去开那个机关,你现在还在小黑屋里关着呢,现在嫌我慢,真是忘恩负义。”

     “嘻嘻,我又没叫你帮我!”果然乖巧的小阿布有着隐性的腹黑。

     “给我等着,下次我一个人闯关了!”

     “啊!我掉下去了,寸心妈妈救我!”

     “哈哈,这叫现世报!”

     .

     .

     .

     当杨戬和阿布两人进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吵”得热火朝天的两人,“哈哈,我现在领先两分!”兴奋的扭了扭自己的小蛮腰,敢和老娘耍心眼,老娘就让你看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请问这是什么逻辑?

     “戚!这只是暂时的,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阿布连眼神都没分给她,全神贯注的顶着游戏屏幕。

     “哈哈,我先走了!”

     “我一定会追上你的!”

     .

     .

     .

     “这是什么情况?”杨炎清转头问着自己的父亲。

     “应该是他们两人特殊的相处方式!”杨戬顺手将办公室的们关上,应该庆幸这里一般人不会进来。

     四人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寸心和阿布两人的表情显得很不自然,特别是寸心左顾右看就是不看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太丢脸了有木有,和自己的小儿媳妇玩游戏不说,还玩的形象大丢,最最重要的事,她玩了几百年的游戏竟然输给了一个7、8岁的初学者!

     现实太过残忍,她好想找个地洞。

     “母亲,刚刚谭秘书跟我说程式金融的董事长今晚请父亲去‘百乐门’玩,您想去吗?”母亲刚刚在父亲办公室里的表现,确实挺好玩的,杨炎清心里闷笑但脸上还是一本正经,只是寸心作为他的母亲,对这家伙还不了解吗?

     白了那对“表里不一”的父子一眼,“当然要去,不过丈夫去应酬,妻子跟去太不像话了,所以你们去玩你们的,我玩我的!”

     一直以来寸心的心态都挺好的,就像现在,在纠结一阵之后就放下了,反正丢脸什么的丢着丢着就习惯了。更何况在自己家人面前丢脸不算丢脸,叫耍宝!

     寸心,你和阿Q是亲戚吧?

     “我也要去寸心妈妈带我去,好不好!”阿布听到要去什么地方立马抛却两人之间的“过节”,狗腿的讨好。如果他父亲看到阿布这个样子,绝对会哭的,将自己儿子交给寸心他们培养绝对是他人生决策上的巨大失误!

     杨戬和杨炎清各自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无奈!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