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舞
    百乐门是国际化的综合性娱乐场所,高处有竖写的“百乐门””招牌,大门的上方还有横写的“Paramount”的英文。其原意可能是突出它的高档,当然不可否认这在现在的上海是一件很“潮”的一件事。“百乐门”就是取自“Paramount”的谐音。这个名字很迎合现时上海人追求吉祥如意大富大贵的心理。百乐门舞厅全称“百乐门大饭店舞厅”。

     这座建筑共三层。底层为厨房和店面。二层为舞池和宴会厅,最大的舞池计500余平方米,舞池地板用汽车钢板支托,跳舞时会产生晃动的感觉。大舞池周围有可以随意分割的小舞池,既可供人习舞,也可供人幽会;两层舞厅全部启用,可供千人同时跳舞,室内还装有冷暖空调,陈设豪华。三楼为旅馆,顶层装有一个巨大的圆筒形玻璃钢塔,当客人准备离场时,可以由服务生在塔上打出客人的汽车牌号或其他代号,车夫可以从远处看到,而将汽车开到舞厅门口。

     这样的建筑真可谓是别出心裁,在上海也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时间刚过7点,百乐门的门口早已车水马龙人流不断,可见它的受欢迎的程度,一辆黑色的汽车驶来,在这名流云集的地方,这并不显眼,汽车在百乐门门口停下,从副驾驶座上下来一个老者,身着考究的黑色西装,面容严谨,他恭敬的走到后座,拉开了车门。

     “夫人、小少爷,百乐门到了!”老人微微躬身,礼数周到。

     “知道了。”从车里传出一个悦耳的女声,清脆中带着清冽,优雅中带着高傲。接着伸出一只带芊芊素手,纤长的手指被黑丝手套包裹着,带着禁欲的美感。老人象征性的扶着那只手,带着手的主人下车。

     总算见到这个女人的全貌了,那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神秘?高贵?冷傲?都不对,但又都包括在内。在女人出现的瞬间,这百乐门门口的时间仿佛霎时停止一般,原本进进出出的人流仿佛排练好了一般同时刹车,定定的看着这个仿佛从另一个世界里出来的女人。

     女人身着黑色中性唐装,身材玲珑有致,银色暗纹若隐若现,黑色的秀发扎成马尾,高高竖起,额头饱满不留一丝刘海。黝黑的眼珠不染一丝杂色,剑眉飞扬,双眼微翘,鼻梁高挺,面容白皙,薄唇鲜红——这并非是一张东方人的脸庞,却诠释着“风华绝代”这个词汇。

     女人无视着周围呆滞的人群,微笑的伸出那只魅惑的芊手,开口道:“宝宝,我们到了,下车吧!”不同于刚刚开始的清冷,此时的语气算的上温柔。但依然给人高不可攀的感觉。

     下车的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面容精致的如同洋娃娃一般,身穿一身白色唐装,金丝绣线依然生辉,最耀眼的是他那头铂金色的长发,更显他的高贵。男孩的表情与女人如出一辙,但没有人会他们生出厌烦的感觉,这样的人本该如此。

     黑与白的强烈对比,相互反衬,冲击着在场众人的视觉,这样的效果可不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的叠加,而是翻倍的。一阵抽气声不自觉的传出。

     看着周围那些人的反应,老李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上了车。但心里还是有点安慰的,至少不是自己一个人在看了夫人和小少爷的打扮后表现的像个傻帽。

     就这样,老李自我安慰的回家了,而寸心带着阿布走向了百乐门。

     寸心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出场会这么轰动,这样酷帅的装扮,她很久以前就想过了,绝对的女王气质,决然霸气。当然再加一条鞭子的话就更帅了。

     对于被人关注阿布小朋友也早已经习惯了,对于自己的外貌铂金家族的成员有一种盲目的自信,今天的装扮是寸心妈妈给他弄的,阿布非常的喜欢。两人如出一辙的表情,说他们不是母子,也不会有人相信。

     像百乐门这样的娱乐会所,都是成年男女消费玩乐的地方,实在很难想象会有一个女人带着自己的孩子来这里。

     在场的人都不算是普通人,在最初的惊艳过后,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继续做着自己的事,但依然会有人偷偷的往寸心这边看一眼,对于这些明目张胆的‘偷瞄’,寸心也没在意,那些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小姑娘,对于寸心这样的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偷看的时候眼里有着好奇与痴迷。

     杨戬和杨炎清来的比寸心他们要早一点,正在与上海的的几个大佬调侃,这一桌的人在政界商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他们所在的地理位置是最佳的,可以说大厅里发生的事他们一清二楚。

     寸心和阿布进来时引起的轰动,也第一时间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杨戬和杨炎清脸色没变,但瞳孔都反射性的收缩了一下,随之都恢复平静。与此同时,寸心和阿布都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的感觉。

     阿布机灵的望杨戬他们的方向看去,正好对上杨炎清的似笑非笑的双眼,阿布立即露出讨好的笑容‘不关我的事,是寸心妈妈带我来的。’——死道友不死贫道,阿布丝毫没有负罪感的将寸心出卖了。

     ‘我怎么记得某人好像说过想来的。’

     ‘那是我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所以想来看看吗,现在知道了,这不是好孩子该来的地方。’

     ‘噢~那现在还不过来!’

     两人隔着一个舞池传音,阿布知道杨炎清生气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PP,希望今晚小鬼下手轻点。想着看了一眼兴致勃勃的寸心一眼,“寸心妈妈,我先到爸爸那边去了。”说着不等寸心回答,就逃命似的跑走了——马尔福的人可是很会审时审度的。

     这个没义气的小鬼,寸心被气笑了。不过难道她的教育方法不对,怎么一个好好的女王受变成了一个呆萌受了。不过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一定是自家小鬼的气场太强,阿布还小暂时压不住而已。

     感觉到强烈的目光注视,寸心抬起头,正是自家的二哥,寸心拿起一旁的酒杯,挑衅的挑了挑眉,向杨戬举杯,然后一口而尽,鲜红的酒液顺着光滑的下巴顺势而下,隐入那优雅的脖颈。

     杨戬的眼神又不自觉的暗了几分,寸心却好像没有发现一般转身向舞池中央走去。

     另一边,阿布娇小的身影灵巧的穿过人群,在大人们有意无意的避让下,畅通无阻的来到杨炎清所在的地方。只是刚刚想要进去的时候,被一旁尽职的保镖阻扰了一下,但随即听见杨戬的声音:“程会长,他是我的小儿子。”

     然后,阿布被放了进来,在外人面前阿布的礼仪还是非常好的,不紧不慢的来到杨戬面前:“爸爸!”不像叫寸心‘妈妈’那样叫的比较自然,叫杨戬‘爸爸’阿布还有有点别扭的,在来中国之前他们已经说好了,在外人面前就称他们为父母,这样就免去了一些麻烦。但在私下里阿布都叫寸心为‘寸心妈妈’,叫杨戬却叫‘杨戬叔叔’,这还是第一次叫杨戬为‘爸爸’。

     听到这个精致的洋娃娃暖暖诺诺的叫自己爸爸,杨戬的心情明显好了一点,面瘫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到你哥哥那边坐吧!”

     阿布乖巧的走到杨炎清面前,心里却在吐糟:明明我比小鬼大一岁的,不就是长得比我高吗!

     杨炎清看到阿布走过来,不等他反映,就将他抱上了自己的身上。阿布乖乖的坐在他的腿上不敢动,那乖巧的样子,瞬间萌住了在场的怪叔叔怪阿姨。

     “哦,TOM我真羡慕你,不仅有Vi(V殿的化名)这个能干的儿子,还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天使。对了刚刚那位夫人是?”虽然已经猜到但还是需要确认一下。

     “是我夫人!”杨戬顺势开口,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寸心的方向。

     在场的陪酒女郎,看到杨戬这样的表情,心里微酸,好不容易来了这样一个极品的男人啊,不仅名草有主,而且他的夫人看上去还是很不好惹的样子。目光转向抱着阿布的杨炎清,这个男孩再过几年一定不会比他父亲差,得乘机下手才是,只是被坐在他身上的小朋友银灰色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全身上下好不自在啊!

     男人们的聚会无非就是喝酒吹牛拉关系玩女人,现在突然来了一个白白嫩嫩的洋娃娃,这让在场的男人下意识的收敛了一点,恢复成了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模样。气氛有点冷场。

     与这一边的气氛不同,舞池中央妖艳的舞女郎、俊秀的侍者、悠扬的音乐、奢靡的灯光……诠释着百乐门的紫醉金迷。寸心自在的穿梭与其中,却又游离之外。如堕落凡尘的暗□,冷艳,高贵,诱惑……

     音乐突然戛然而止,曼舞的人群也停了下来,慢慢向舞台中央靠拢,这时司仪上来台,“谢谢大家对百乐门的支持,接下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我们的舞台皇后樊露小姐。”

     随着掌声而来的是暗下来的灯光,接着一束直射向舞台中央,不知何时那里已站着一个美丽妖娆的女人,接着火辣的音乐随之而来。

     探戈,是一只双人舞,但此时完全成了那个舞女的一枝独秀,那妙曼的身子,那华丽的舞裙,那时动时静的舞步,那顾盼留恋的眼神,使得女人一旁的舞伴变成了陪衬。音乐滑翔二拍,男女舞者顺势分开,而原本紧接而下的动作被一个‘第三者’插入。

     那时一个穿着黑色唐装的绝美女人,她接替了探戈中的男方的舞步,拉起那个舞女的手,一个转身,四肢相贴,随即下一段舞步开始,不同于刚刚开始的舞女的一枝独秀,现在的两方分庭抗礼,又难舍难分。

     两人都是美女,豪放的舞步,暧昧的舞姿,一个如高高在上的女王,风华绝代;一个是妖艳的舞后,魅惑天成,瞬间将今夜的舞会带向了□。掌声如雨点般倾泻。

     一曲舞终,金兆丽向在场的人微微鞠躬,接着向寸心行了一个淑女礼仪,寸心微微一笑,向台下走去。

     “请等一下!”樊露趁机攀谈道:“您的舞技这好,我叫樊露,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寸心,我的中文名字叫敖寸心!”

     但话还没说完,紧接着被一个凶猛的力道拉住,接着跌入了一个宽阔的胸膛,熟悉的味道萦绕鼻尖,寸心笑吟吟的抬头:“怎么,二哥想请我跳舞吗?只是这样的邀请方式也太不绅士了吧!”

     杨戬没有回话,因为寸心的话语刚落,优美音乐想起,伴随着音乐,杨戬那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微笑,接着拉起寸心滑入舞台中央。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