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三毛里各三毛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差不多快到中午了,当寸心睁开眼的时候,对周围的环境有点迷糊,有一种“身处不知是何方”的感觉,过了好一会才清醒,身边的位置已经空缺,可见二哥已经起来了。四周很安静,窗帘也拉着,只有一小束光亮偷偷的透过窗帘照射到木质地板上。正是这个原因房间并不敞亮,昏昏暗暗的特别容易让人嗜睡。

     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十点一刻,呼,来到这个世界她还是第一次睡的这么晚呢,随即掀开被子下了床,冰蚕丝质的睡衣并不能掩盖寸心胸口季臂膀的上那些暧昧的红痕,寸心没有一点小女儿态的害羞,赤脚踩着绒毛地毯来到窗台边上,拉开了遮挡光线的窗帘,“次啦”一声,随着窗帘的拉开,阳光如瀑布般倾斜而下,照亮了整个卧室。

     沐浴着阳光,寸心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因为他们的卧室在最顶楼,地势很高,从窗户往下看可以看见很远的地方,四周的景色一览无余,昨天因为在车上的缘故并没有好好的欣赏周围的景色,现在正好看个够本。

     别墅位于英租界的最里层,四周都有身着军装的英国人在巡逻,而且可以说他们的房子占地面积是最大的,又因为她老公现在的身份,所以说他们是重点保护对象。

     在中国的土地上,别国的军人可以明目张胆的行走,对于一个独立国家来说的确是一件讽刺的事,不过过不了多久这个国家会站起来,虽然国力大不如前,但之后绝不会出现这种尊严让人践踏的事。

     不过现在的她也没有资格去讽刺,因为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外国人”,更没有能力去帮助她们,就像是修真者渡劫一般,他们的磨难需要自己去克服。

     至于为什么那么想要回来,只是她对这个国家还有眷恋吧!

     “咚咚咚”一段平稳的敲门声打断了寸心的思绪,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夫人,请问您起了吗,老爷出门前吩咐过说您乘船累了,不要让我们打扰您休息,直到午时才可以叫您起床。”

     “请进!”寸心已经听出声音是管家老李的妻子,也算是这里的一个管事,因为是女人所以就专门负责照顾寸心的起居,听从寸心的派遣,地位相当于旧社会是的嬷嬷。

     尽管本质上寸心并不太习惯当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官太太”,的现在的身份,只能学着习惯。

     当李嫂开门进来的时候,被出现在眼前的画面看呆了,因为刚刚起床的关系,寸心并没有隐藏她那本性,全身散发着慵懒的味道,沐浴在阳光下,就想是一只高贵的波斯猫,让人有种抚摸的**,不同于出门时换起的长发,如今的秀发如瀑布般倾斜而下,可能是没有来得及打理,头发微卷,但更添一股自然,原本不凡的纱衣穿在她身上更像是一种点缀,白色的纱衣下是修长完美的身材,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那暧昧的痕迹更是显眼……

     “怎么了?”在庄园的时候随心所欲惯了的寸心,并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对,更不知道现在这个样子在别人眼中是多么的诱人,即使是同为女人的李嫂都看呆了。

     李嫂在寸心的问话中惊醒,暗骂自己在主人面前失态,“不,没什么,夫人还是快换一下衣服吧,已近快中午了,老爷带着两位小少爷先出去了,出门钱特地吩咐我,让我中午的时候记得要教您吃饭,还让我转告您一声,刚到上海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午饭就不陪您吃了,您可以先自己熟悉一下这里,还有就是这是老爷公司的地址,您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去熟悉一下那里。”李嫂也是从一些大户人家那里出来的,做起事来有条不紊,从最开始的视觉冲击中缓过来就一本正经的交代自家老爷说的话。

     “嗯,知道了,你下下去吧,一会我就下去。”寸心从来都不是那种悲秋伤春的女人,对于二哥独自扔下她出门办事。也没有一点想法,夫妻这么多年,对方是什么性子,彼此早已了解。

     李嫂听到吩咐后就退下了,临走时关了房门,这让寸心很满意。

     李嫂关上门后,还是有点恍惚,没有了在面对寸心是的一本正经,实在是太漂亮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外国人,这样的女人美的让人看不出年纪,十七八岁的外表,三十多岁的风韵——这样的女人,不管是哪个男人都会捧在手心里的吧。

     在挑挑拣拣之后,寸心还是选了时下最流行的修身旗袍穿在身上,她的皮肤白皙,身材修长,凹凸有致,这样的女人不管穿什么都是漂亮的,也就是所谓的“衣架子”。

     肯能是寸心刚刚来的缘故,现在别墅里的下人还不习惯寸心的容貌,毕竟他们是普通人,即使在仙界也可以“傲世群雌”的容颜,并不是他们能吃得消的,当一身水绿色旗袍的寸心扶着楼梯慢慢走下楼的时候,让下面那些等候的人,又一次的失了神。

     不过能在这里伺候的人定力也是很好的,在李嫂的一声咳嗽之后,就恢复过来,很有素质的向寸心行礼。

     不是寸心故意炫耀自己的美丽,而是一直以来她身边的人——不管敌人还是亲人,美丽值都是爆表的.

     在神仙妖孽齐飞的世界,就算再美丽也不会引起什么轰动的,先不说远的,就她的老公的外貌,与她相比就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为了不让自己自卑,所以寸心会卯足了劲的打扮自己,更何况女人本来就是爱美的动物。

     一直以来寸心都过的很随性,刚穿过去就是龙族公主,不需学凡尘礼仪,只要不做的太过火没人会在意;后来即使跟二哥还有那帮不着调的师傅师叔伯一起在昆仑的时候,也因为是唯一的女弟子,而过的在一群师兄弟中过的最逍遥,凡尘俗物一概不理。之后嫁给了二哥偌大的宅子更没有什么仆人丫鬟,都是一些单纯率性的妖魔鬼怪,只要负责他们的吃就行,另外的一概不管——在里德尔庄园也一样。

     说起来她还是第一次担任“管家太太”这一职务,不得不说,这对寸心来说很新鲜,管家可不是仅仅那两个字那么简单,除了安排各个人的职务,还要明确个人的工资,更要关注他们的衣食住行,如四季更换的衣衫,每天采集的调配等等,还要与同阶乘的人多多聚会,务必做到了解社会新动态的第一手资料……

     总之,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活,不过千年的的光阴不是白活的,早在得知自己需要扮演的角色的时候,寸心狠狠的补习了一番,所以吃好午餐,寸心就将老李与几个地位相对较高的下人叫到跟前,稍稍的立了一下威,敲打了几下,在吩咐他们各自的事,就出门了——寸心表示作为一个高级领导,不需要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而是适当的掌控全局,让人来为你做事——好吧,她是为自己偷懒找借口!

     来中国的第一天老公儿子都不在身边,但并不影响寸心逛街的兴致,20世纪30年代的旧上海,其实是一个很迷人的地方,这里的女性可以说是这个年代最特立独行的,她们可以穿紧身的旗袍,可以穿时尚的洋装(虽然在寸心眼中很甜)可以不用裹小脚,可以穿高跟鞋,可以剪短发,可以念书……

     可以说现在的上海因为她们而显得更加迷人,寸心一个人行走在大街上,寸心的美丽使她不管在哪里都能成为别人的焦点,这一点也不夸张,本身容颜的精致加上出尘的高贵的气质,想让人忘都忘不了。更为重要的是,从她的五官上来看,并不是中国人,一个外国人穿中国旗袍并不怎么稀奇,但能传出中国独有韵味的就少见了,那种纤弱飘渺的气质,从背影来看,就像是从古代做来的的高贵公主。

     尽管寸心美的惊心动魄,很遗憾,还是没有出现恶霸调戏的戏码,现在在一般中国人眼里,外国人是绝对不好惹的,所以一路走来寸心获得的更多的眼神就是惊艳中带着敬畏。

     “前面的阿姨,你等一下?”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不过寸心并不认为这是在叫她,所以没有回头,依然自在的逛着。只是随即就感觉有人在靠近,本能的运起法力,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既然决定用凡人的身份在这里生活,就得改掉依赖法力的习惯。

     感到自己的裙角被人拉扯,寸心低下头,一个圆圆的脸蛋出现在自己面前,瘦小的身形,脏乱不堪的衣服,翘的有些夸张的鼻子,更为明显的是他那圆圆脑袋上的三根毛。

     “三毛?”寸心脱口而出。

     三毛,这是一个几乎家喻户晓的小孩,张乐平笔下的他自幼丧父,一个人品尝着人生的酸甜苦辣,见识着这个混乱时代的光怪陆离。

     可以说这是一个真正让人疼惜到骨子里的男孩,能激发人们骨子里的同情心。

     在寸心看来这是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小孩,他受到的苦难一点也不比自家孩子的少,甚至前期两个孩子的际遇都很相像,同样的孤苦无依,同样的坎坷艰辛,却造就了这样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孩子,一个始终保持这善良的本心,一个却穿上黑暗的外衣。

     如果是邓布利多肯定会喜欢这个名叫三毛的孩子吧!

     但寸心喜欢不起来,最多只是同情,可怜他的遭遇——这个孩子的性格太过善良,甚至与软弱,又有点固执,不知变通,其实他有很多次可以改变他人身的机会,但他从不曾把握过,让这种机会从他手边溜走,一切回到原点,下一轮的苦难从新开始。

     如果是小TOM的话。哪怕是一丁点的机会,他都会抓住,甚至不折手段,他从不期待别人的解救,只信奉他自己——啊,还是TOM更可爱一点(←^←这个女人)。

     “阿姨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看到寸心望着着他,这个小孩有点局促,小手也下意识的放开了寸心的裙角,两个黑色的指印留在了上面。

     真的是三毛!

     这还真是已奇怪的世界!除了有HP,还有三毛,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寸心蹲□子,微笑的问道,对于小孩子寸心大多是宽容的,而三毛也确实算是一个乖巧的孩子,寸心无意为难他。

     “没,噢不,有事,这位阿姨您刚刚有东西掉了。”说着摊开那只看不清原有颜色的小手。上面正事一只翠绿色的耳坠,的确是她的东西,现在她身上穿戴的都不是什么仙品神器,都是普普通通的凡人的饰品——当然这是相对而言的,就这颗绿宝耳坠在这个世界的人的眼中是绝对的宝贵。

     “谢谢!”其实这种东西只是寸心无聊的时候自己顺便制作的,她的空间里到处都是,在仙人眼里这和普通石头没什么区别,所以即使丢了寸心也不会在意。但对于小三毛拾金不昧的品质还是要加以表扬的。

     想着站了起来,摸了摸那只有三根毛的头顶,“谢谢你呀小朋友,你真是个诚实的好孩子。”

     三毛小朋友腼腆的摇摇头:“这是我应该做的!”随即他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这下三毛的脸更红了。

     即使不怎么喜欢怎么“傻”的孩子,但寸心还是有这么一刻感动,自己都饿成这样了都不贪墨捡来的东西,这样的举动寸心根本没有资格去评价。

     这个还是看起来只有八岁的孩子,是真正的面黄肌瘦,那只乌黑的小手骨头都是突起的,看的寸心有一点点的心酸,“真是一个好孩子,但不管怎么样阿姨还是要谢谢你,不如我们去吃蛋糕吧。”说着就拉起那只细小的黑手,不给三毛拒绝的机会。

     蛋糕店里的蛋糕,当然不及寸心自己做的精致,上面涂着厚厚的奶油,味道也不怎么纯正,但三毛却吃的很开心,刚刚开始有点拘谨,但后来实在抵不过食物的诱惑,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还吃的满脸都是,这让一旁几个贵妇模样的女人嫌恶的用扇子遮起来鼻子,对寸心这一桌指指点点。寸心也没说什么,拿起了一杯咖啡抿了一口,对那些女人礼貌的笑笑,大方自然,半点尴尬也没有。

     这让那些女人有点不自在,讪讪的对寸心笑了一下,转头聊自己的天去了。

     “还要吗?”三毛小朋友人小胃口却不小,整整吃了一桌子的糕点,把这些全都消灭完后,还舔着脸津津有味的回味着,寸心好笑的用纸巾擦了擦他小脸上粘着的蛋糕。

     “母亲,你也在这里吃饭吗?”这时自家儿子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寸心回头,正好看到已经是少年模样的杨炎清,以及被他牵着手的阿布小朋友。

     看到自家儿子没有表情的面瘫脸,寸心有点小心虚,话说这孩子最近只长个,但心智什么的还是没长,醋劲比谁都大,有时候纳吉尼和斑比黏着她,这孩子都会不动声色的使绊子。如今这情况她该怎么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支持啊,看了大家的留言我很开心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比较忙,更新有点慢,不好意思啊,呵呵

     还有就是错别字的问题,我是写一章发一章,根本没时间好好改,因为都是在上班的时候赶文的,所以要一心二用,错字肯定会多,请大家见谅

     其实有想过辞职好好写文,一天至少两更什么的,但实在是对自己的文笔抱有怀疑,就怕到时坐吃山空,那只能去讨饭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