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3章 解释
    以前的展云翔因为从小接受的待遇不公,很喜欢在别人面前展示自己,特别是一直以来看不起自己的父亲——也正是这样的性格让他从小到大不知道吃了多少的暗亏——因为大夫人总会设计他在意的人或者东西远离他,展云翔虽然聪敏,但是对于一个从小接受‘内宅教育’的大夫人而言,根本不是对手。

     后来上了军校,有了磨练,或者离开了那个无视他的家,他的性子也慢慢的沉稳起来,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自己的处境,不再为一点小事而沾沾自喜,为了自己的前程他也学会了隐忍。

     虽然上黄埔军校的事一直瞒着家里,但是这件事如果展祖望稍微关心一下他的话,绝对不会发现不了,毕竟上海里安徽可不近,可偏偏在上海呆了两年,家里一个人都不知道,要不是展云飞突然离家出走,展祖望让他回来,说不定现在他已经成了一个军官了。

     对于放弃自己的学业回家,展云翔心里还是有点不甘的,但是能让父亲对自己的能力得到认可,也是他从小到大的愿望,展云翔从来都知道,自己并不是上天的宠儿,很多事情不是努力了就可以得到,更不可能‘鱼与熊掌兼得’。

     与自己成为军官的梦想失之交臂,是自己的选择,虽然不甘,但也不后悔,只是尽量的让自己忙碌,不去想上海学校里经历的事,认识的人。

     如今大夫人当着展祖望的面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而展祖望第一个反应不是欣喜,也不是怀疑,而是不满。

     不满什么,不满展云翔会有事瞒着他,作为一个大家长他喜欢了对于身边的人的掌控,一旦脱离他的掌控,就会让他不安和愤怒,大夫人和他夫妻多年,自然知道他的脾气性格。

     如果换成原本的展云翔听了大夫人这般疑问,还有看见展祖望这样的表情,肯定会委屈吧,自己为了家里的事情放弃了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未来,而作为自己最亲的家人,从来不知道不说,更是怪他的隐瞒。

     展云翔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在人际关系方面经营的也不错,不管在军校的时候面对自己的同学和教官,还是在生意场上面对自己的合作伙伴或者竞争对对手,他都会将自己伪装的很好,时而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学生,时而是能并肩作战的伙伴,时而又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面对不同的人带上不同的面具。

     但是面对家人,他从来都不会伪装自己,总是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面对自己在意的人的误解和不支持,他会变的执拗,不会说讨好的话,面对现在的情况,如果现在是原来的展云翔,反而会当面和展祖望腔起来:我在上海两年了,我不说,你们难道不会问吗,每一次寒假放假回家,我都比镇上另外的学生晚回来,只要稍微关心我一下就会知道,但是两年来,家里一个人都不知道。

     不用怀疑,按照展云翔冲动的性子,肯定会说出类似的话。然后,就算这些话在理,也会变得没有理了,作为一个儿子,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的父母,随时都可以扣上一个‘不孝’的名头。

     但是现在的展云翔已经不是原本对亲人格外在意的‘展云翔’了,对于这份亲情,他早就看开了,不在抱有希望,于是他也带上了温宽和的面具,对着内里藏奸表面亲和的大夫人和喜欢用高姿态面对他的父亲,他依然很坦然。

     “因为我的成绩突出,我的教官,将我推荐到了上海的黄埔军校,那个时候,我想给老爷一个惊喜,所以没有说出来。”‘展云翔’或者说杨戬带着笑意的对着两个‘长辈’说道。

     “你这孩子,想要给我们惊喜,你老早就可以喝我们说了,怎么到现在都不说呢,要不是寸心姑娘来找你,说不定我和你爹到现在都被蒙在鼓里呢!”显然大夫人没有看到‘展云翔’发飙的场面本不甘心,有继续拉仇恨。

     “因为去黄埔军校学习的名额不止我一个,当时我也没有信心在那么多人里面脱颖而出,就先不告诉你们这件事情,免得到时候没有选上空欢喜一场,毕竟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之后到了上海,那里不管是学习氛围还是设备都比安徽的学校好太多,但是竞争压力也大,很多上海的本地学子都看不起我们外地的,那段时间过得很压抑,也不敢让这种事情被老爷知道,免得老爷担心,所以也没有说。”杨戬依然很温和,言语间没有半点埋怨,反而处处为自己的长辈着想。

     展祖望听了很感动,看着杨戬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柔和。

     杨戬一直都知道这个展老爷是一个感性的人,只要说的深情一点的话就能感动他,从这一点上看,展云飞真的遗传了他,看着这位名义上的‘父亲’态度的转变,杨戬继续说道:“其实那个时候接到老爷的来信的时候我还有三个月就毕业了,到时候我最差也能在上海军部领一个‘副官’的官职,我想在学业有成的时候和父亲摊牌。但是老爷信上说大哥离家出走,而老爷自己生了病,家里没个男丁撑门面,希望我能回来。接到这封信我考虑了一个就放弃了学业回来了,毕竟学业再怎么重要都不如家人重要,虽说我做了这样的选择,但是并不后悔,只是有点遗憾罢了,我怕老爷知道后会自责,于是就隐瞒了下来。”论起演技来这位曾经在天庭和玉帝王母天界众神周旋的司法天神一点也不比他老婆差。

     杨戬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平稳,表情也淡淡的,但是话语里还是透露着遗憾与失落,但惟独没有怨恨,这样的表现使得展祖望更加的愧疚了。

     “云翔,你这傻孩子,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一个人扛着,是为父没有用耽误了你啊,你母亲(大夫人)说的对,如果不是寸心过来,你是不是要瞒我们一辈子啊!”展云翔现在的表现绝对是真心的,也却是心疼‘展云翔’的付出。

     但是他面前的‘展云翔’早已不稀罕了。

     上午的谈话以展祖望对云翔的愧疚而告终,经过这件事之后,他对杨戬的态度好了很多,话里话外都透入着对他的关心,展祖望这般举动最开心的莫过于品慧了,有什么比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和睦相处父慈子孝更让人欣慰的呢?

     当然与品慧心情截然相反的是大夫人,这位大夫人对于品慧母子可谓是眼中钉肉中刺,就算是除不掉也要想着法的硬格他们,以前她的儿子展云飞在的时候,大夫人是从来都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的,但是现在云飞走了,现在展家都是靠着展云翔这个小贱种乘着,展家上上下下都不敢得罪他们母子了,她一个人孤掌难鸣,只能是不是的在展祖望面前上点眼药,让展祖望不要太过信任展云翔,但是今天的事情,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展云翔这个贱种没有发火,而是变着法的向展祖望诉苦,反而让老爷更加的在乎他了。这怎么能不让她生气。

     不管是展祖望的感动,还是品慧的欣喜,亦或是大夫人的愤恨,这些都不是杨戬和寸心在意的,两人见完长辈之后,就出去逛街了,美曰其名:带寸心姑娘熟悉一下桐城。

     展园离闹市并不远,走出大门,拐个弯在走几步路就到了,在出门前,寸心先回了下人们收拾出来的房间还了一件衣服。

     寸心的衣服很多,不管是战袍法衣,或者洋装旗袍,衬衫西服休闲装应有尽有,每一件都精美绝伦,不管是在上海还是在英国法国,只要她敢穿,绝对会引领着时尚圈的发展,但是这里是桐城——一个封闭的小城,寸心包裹里面的衣服还真没几件适合在这里穿的,不管是哪一件都会引人围观。

     之前之所以穿骑马装,主要是为了骑马方便,而且帅气,虽然穿着紧身的裤子,但是全身上下都包裹着,就算人们看了会鄙夷,但也不会当面说,但是包裹里的民国时代的衣服,大多都是旗袍和洋装礼服,洋装礼服就不用说了,肩膀什么的都会露出来,走出去估计会被唾沫淹死,就连旗袍都会在小腿部岔开。

     最会挑挑拣拣,寸心穿了一件青色荷叶边旗袍,外面披着一件貂绒坎肩,下面一双白色的中跟靴子,将头发挽起,留了一点小刘海,显得有些慵懒俏皮。

     这样的装束虽然还是很新奇,但是至少不会被人骂伤风败俗了,现在是民国初期,上海也开始渐渐的流行了旗袍,很多贵妇少女都喜欢,因为旗袍不仅能撑托出精致的身段,还能显出女人独有的风姿。

     就算是那些眼高于顶的外国女人也很喜欢旗袍,但是她们的骨架太大,穿不出中国女人独有的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