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2章 面见
    来人是展祖望身边的丫鬟,长得一般般,是大夫人拨给他的,因为是伺候老爷的,在下人里面地位还算高,所以对于展云翔没有像别的下人那般卑躬屈膝,但也算得上恭敬,家里的下人都是看菜下碟的,‘展云翔’目前第家里唯一的少爷,而且帮助展祖望打理展家的产业,所以现在对他都很恭敬,就连大夫人院子里的人,对他也没有以前那份轻视了。

     寸心和杨戬习惯性的对视了一眼,没想到这个展祖望这么沉不住气,真不知道当年是怎么走南闯北做生意的,一般来说寸心只是一个小辈,现在时辰也早,等见了杨戬之后,再去拜见展祖望也不失礼。

     但是他们还没说几句就派人来叫了,如果说是大夫人叫他们也算正常,毕竟她是嫡妻,管理者内宅,一个陌生小辈来府里,见上一见也是诚意,但是展祖望一个大老爷们这么迫不及待的插手内宅,见一个女孩子,让外人听起来还是怪怪的。

     展家毕竟不是什么有传承的大家族,他们发家也不过几十年,现在虽然是桐城数一数二的大户,但是底蕴真的不够,展园里面下人的规矩实在是散漫,就算表面上装得很是那么一回事,很多时候‘画虎不成反类犬’。

     不过大家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行事,都不觉得什么不妥,只有寸心和杨戬见识过真正‘大家族’规矩的人,才会不习惯——有种小孩过家家的感觉。

     展祖望对于这个独自前来他们家找云翔的女孩很好奇,刚起来听下人禀报的时候,第一反应的是,云翔在外面招惹了不三不四的女人,后来听下人说她的装扮的时候,又感觉不对,毕竟真的是这样的女人,不会这般的傲气,于是就派人到云翔的院子外面‘打听打听’。

     回来禀报的下人说,那个姑娘自称是上海来的,还说云翔和她弟弟是同学,因为他弟弟的原因认识了云翔,而且他们的关系真的如同预料的那般‘不清不楚’。

     展祖望听后皱眉,他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应该说是一个很‘信奉’传统的男人,早年的时候展家还没有像现在这般强大,他出门做生意的时候,不太懂大户人家里面的规矩,惹出了不少的笑话,大家都说他:是‘泥腿子出生’,不懂规矩也算正常。

     这始终是展祖望心中的一根刺,后来他娶了大夫人,大夫人家以前也算是名门望族,祖上当过官,就算渐渐落魄了,也有底蕴,大夫人是真的的大家闺秀。

     所以一直以来对于大夫人和敬重,而且大夫人还给他生了云飞这般有才气的孩子。云翔是庶子,在大户人家的眼里庶子当然是比不过嫡子的,展祖望也在、一直秉承着这样的‘规矩’,无视着这个出身低微的嫡子。

     在展祖望的眼中,去妻子一定要娶想大夫人这般的大家闺秀才行,那种顺顺便便出门的女孩子太过不安分了。

     不过,展祖望毕竟活是一个商人,就算是不喜那个女孩的性子,也会考虑她的身份,听下人的汇报,那个姑娘家是在上海做生意的,虽然家里只有她和弟弟了,但是从只言片语中,展祖望还是听出了这姑娘家底不错,这个弥补了她原本的缺陷。

     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如果今天寸心和展云飞这般的关系,展祖望是绝对不会赞成的,毕竟展云飞在他心目中是千好万好,绝不是寸心这般‘轻佻’的女子配得上的,但是云翔展祖望就不会这么反对了,毕竟原著中展云翔的妻子可是‘管家的女儿’啊,现在寸心不管怎么说也是‘上海来的千金’,两人对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当然这一切都基于寸心没有撒谎的情况下。

     所以展祖望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寸心,试探她一下,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上海人,出门有洋车有保镖,是正经的千金小姐,就算是死了爹娘,配云翔也不错。

     听到展祖望说要见寸心,当然不可能让寸心一个人过去,杨戬和品慧都跟着去了,来到大厅的时候就看到展祖望坐在首座,坐姿很气派,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有气势很有能力的大家长’,不过在杨戬没有过来之前,展祖望在展家的地位的确无可动摇,不管是展云翔还是大夫人都要看他脸色。

     “老爷!”杨戬和品慧见到上座的展祖望,‘恭敬’的叫道,现在杨戬可以叫品慧‘娘’,但依然无法叫展祖望‘爹’,在大户人家家中,庶子叫自己的爹‘老爷’也正常,展祖望对于这个称呼还是很满意的。

     “展老爷!”寸心也微微行礼,虽然看不起展祖望的为人,但是寸心没有杨戬那般的傲气,她会尽量半夜好自己的角色。

     “嗯。”展祖望微笑的点了点了说道:“你们,坐吧,自己家不必拘礼。”

     杨戬和寸心依言找位置坐下,品慧却没有而是站到了展祖望的身边,为他到了一杯茶:“老爷,现在已经入冬了,大清早的天气冷,你先喝口热茶。”

     展祖望很自然的接过,茗了一口,有放在了桌上,对于品慧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

     “这位是张姑娘吧,听说你是从上海来的?”展祖望第一眼见到寸心的时候也被她的相貌震撼了一下,不过他也算是有过见识的了,很快就反应过来,对着寸心‘和蔼’的问道。

     寸心听了以后扯了扯嘴角,听说!您哪里听说的啊,光明正大的听儿子的墙角,不但不掩盖,而且很这般的习以为常的说出来,你是想要对我说你对展家了如指掌吗?

     “是的,展老爷,现在是我们学校放寒假了,我们家里只有我和弟弟两个人,因为我弟弟和云翔是同学,所以来向这里看看他,我弟弟因为有点事估计要过几天到,我自己先过来了。”虽然心里在吐槽展祖望,但是表面上寸心还是很恭敬的回答了展祖望的问话。

     “张姑娘,客气了,既然你和云翔是平辈,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一声‘展伯伯’。”展祖望在没有见过寸心之前或许会怀疑寸心的身份,但是见到寸心之后,看她的言行举止,就不怀疑了,毕竟外表装扮可以用衣服首饰来衬托,但是气质这种无形的东西,是要靠多年的锦衣玉食养尊处优来培养的,就寸心表现出来的大家气派,是展祖望从来没有见过的,至少桐城是没有的,就连他引以为豪的‘大夫人’也不及寸心的十分之一。

     “展伯伯!”寸心这个几千岁的老妖怪,装起嫩来一点也不含糊,一点也没有心理负担的叫了出来,“展伯伯,您也不要叫我张姑娘了,您是长辈,可以叫我寸心。”

     “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寸心了。”展祖望笑着抚了抚自己的胡须,“寸心啊,我听说你是自己甩了保镖偷偷来的,既然你叫我展伯伯,我可要好好的和你说一下,现在的世道可是很乱的,你这般年轻漂亮的姑娘,很容易出事的,以后可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

     寸心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回道:“知道了,展伯伯,我以后不会这般鲁莽了,之前是我考虑不周。”

     “那好,你年纪轻轻的一个人过来,可要好好玩玩,这几天就让云翔带你走走,别的地方不敢说,我们展家在桐城还是比较说得上话的,有什么事云翔会解决。”寸心的长相是那种明艳型的,并不妖娆,看上去尊贵大气,一般人见到她就会不自觉的对她产生好感,当然个别人除外。展祖望现在对寸心很满意,虽然之前的事做的跳脱了些,但是知错能改,沉稳大气,长得又漂亮,家世暂时不太清楚,但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唯一的遗憾,云飞不在身边,不然的话,云飞这么优秀,一定会得到女孩的芳心的。相比起云翔,展祖望觉得还是云飞更适合这般的女孩子。

     杨戬和寸心可不知道展祖望心里在想什么,知道的话,估计会呵呵他一脸。

     “大夫人来了!”寸心和展祖望交谈的很‘愉快’,杨戬和品慧当摆设当的也很称职,就听见门外的下人喊道。

     大夫人随着这声音施施然的走了进来,除了展祖望,杨戬和寸心也站了起来,对大夫人打了招呼。

     “我听说家里来了客人,就过了看看,就是这姑娘吧,长得真俊,我还没有见过长得这般好看的孩子呢?”大夫人笑着走了过来,到了寸心身边的时候,亲切的拉起寸心的手,对她说道。

     “大夫人,您过奖了,您也是我见过的最亲切的长辈了。”寸心笑着回到。

     “不知这位姑娘,是哪里人,怎么会和我们云翔认识的呢?”大夫人也在展云翔院子外面安排了人,对于寸心的来历当然也清楚,这人的宅斗手段明显很高,就算知道了,也会当做不知道。

     “我弟弟和云翔是同学,云翔以前在上海的时候,曾来我们家玩,我们就在那时认识的。”寸心笑的很得体,认真的回到道。

     “上海?云翔不是在安徽读的书吗?”大夫人‘疑惑’的望向展祖望,之前展祖望一直关心的寸心的家世,反而遗漏了云翔在上海读过书的事情,现在被大夫人提醒,也疑惑的看向杨戬。

     见大家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杨戬也不紧张,很坦然的说道:“因为我的成绩突出,我的教官,将我推荐到了上海的黄埔军校,那个时候,我想给老爷一个惊喜,所以没有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