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6章 展家
    宁心是大夫人吩咐齐妈叫她来的,自从见过张志宇,短暂了解的张家的财大气粗之后,大夫人更加认定自己原先的想法——就展云翔那个妾生的孽种,也只能配像天虹这种下人的女儿,或者宁心这种毫无根基的贱民。/shuotxts/想要娶大家小姐,做梦!

     当然宁心一直希望成为豪门夫人,正愁着找什么理由怎么再次进展家,没想到大夫人还记得她,想也没有想就跟着齐妈来了展家。

     两人各有各的心思,一拍即合,都想要利用对方,所以相处起来特别的愉快,快到饭点的时候,宁心已经一口一个‘魏姨’叫着大夫人了,大夫人也表现的非常的和善,两人相处起来就像是亲生母女一样。

     于是晚饭就自然而然留在了展家吃了。

     展祖望私下里也不喜欢寸心那般强势的儿媳妇,他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喜欢被人捧着,寸心的家世一看就不一般,别的不说,就单单她的弟弟,就不是好相处的,在他的面前,展祖望感觉自己直不起腰来,这种感觉非常的槽糕。

     如果他的云翔真的娶了寸心,借助了张家的势力,那么这个儿子会更加的不受自己控制,这对展祖望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相对来说,他比较满意像宁心那般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子。但是他不能直白的说出来,于是,大夫人亲近宁心的举动,展祖望心知肚明,也热见其成。

     和这两人相反,品慧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巴结着大方的女孩,即使有着天真的面孔做伪装,但是这女孩毕竟还小,眼里的虚荣和算计一点也逃不出品慧的眼睛,和大夫人一样喜欢装腔作势,但是这个家还轮不到她做主,老爷和大夫人都欢迎宁心,二夫人品慧也没有资格反对了。

     展家在桐城算是‘大户人家’,也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就餐的时候还是非常安静的,宁心还是有点不习惯这种规矩的,显得有些拘谨。

     不过就算再难熬,她也不后悔留在这里,她可是打听过了,上次开车来他们桐城的那些人,可是从上海来的,做的是大生意,单单一辆车就她们这些平民百姓一辈子都赚不到,而这些人是来找那位寸心小姐的,听说来人是她的弟弟。

     现在他们两姐弟都住在展家,不过今天展二少和张家两姐弟都出去了,并不在,宁心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稍稍有些失望,但是很快就调整了状态,没事,大不了就在展家等他们,今天大夫人还邀请她也住在展园呢,一定会见到那位有钱的张少爷的。

     果不其然,就在他们快要吃完的时候,他们回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是依然是冷峻的展二少,之后是哪个寸心——对于这个女人,宁心一点好感也没有。寸心的旁边是一位宁心没有见过的男人,长得没有展二少那般英俊,但是身形挺拔,脸部的线条刚毅,非常的有气势,他的眼神无意间的扫了过来,使得宁心的心跳漏了半拍。

     这是一个除了展二少以外,她见过的最出色的男人!

     三人逛了一天,心情还不错,寸心和张志宇也混熟了,两人的性格都有点二,不到一天就混的比杨戬还像哥们,就单单性格而言,还真像是一家人。杨戬像大家长一般的走在最前面,寸心和张志宇在后面边走边说着笑。

     三人毫无阻碍的来到了餐厅,这个时候差不多五点左右,太阳快要下山了,展祖望他们也差不多吃好晚饭了,现在在展家,杨戬自然不能太过随意,既然进了门,就要和展祖望这个一家之主打声招呼。

     “老爷、夫人、娘!”这是杨戬的称呼。

     “展伯伯、展夫人、品慧阿姨!”寸心也跟着叫道,或许是恶趣味,故意叫展祖望‘伯伯’,叫品慧‘阿姨’,显得两人更亲密,仔细分辨,大夫人到成了‘外人’了,果然寸心这么一叫大夫人的脸色就拉了下来。

     展祖望这人虽然也精明,但是对于内宅的明争暗斗一点也不上心,自然没有注意到寸心对他们的称呼,但是二夫人品慧听出来了,看到大夫人那铁青的脸色,心里舒畅了很多。

     经过了那么多年,她与大夫人已经水火不容了,两人之间也只能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了,大夫人这人是典型的‘笑里藏刀’,表面上柔柔弱弱,和和气气的,背后什么阴损的招数都使得出来,二夫人平日里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的亏。

     自从寸心来了之后,就经常帮品慧挡住大夫人的‘软刀’,所以品慧现在特别满意这个‘儿媳妇’,恨不得他们明天就成亲来着。

     其实寸心一点也不支持‘小妾上位’的,作为一个女人都不喜欢男人有小老婆,但是作为‘小三’的品慧也很无辜啊,要怪就怪这千年以来流传下来‘三妻四妾’的制度,一般男人有了钱和权,如果还守着一个女人,还要被人说什么‘惧内’,然后他的上司,爹娘、朋友还有敌人还想方设法的以不同的理由给他塞女人……

     展云翔的母亲就是这么一个牺牲品,她的人生完全都由不得她自己做主,算是一个可怜可悲的人,毕竟是从小所受的教育不同,寸心也没有什么‘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想法,既然杨戬这一世是她的儿子,他们夫妻两会尽力满足她的愿望。

     要说品慧真的爱展祖望,那也不见得,她是被她的父母卖给展家的,身不由己,况且展祖望从来没有表型的喜欢她,这么多年,就算再多的好感也被磨没了。

     她是大夫人选出来给展祖望的,这几年表面上看起来锦衣玉食,但是大夫人暗地里总是打压着她,品慧并不聪明,而且很冲动,有时候把她惹毛了,会和大夫人对着干,但是这更加显示出了她的粗鲁不堪。

     在展祖望的心里,他的二夫人就是那种只有脸蛋没有内涵的女人,只能‘玩玩’。连带着展云翔也不喜欢,毕竟这样的女人生的孩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品慧对展祖望无感,对大夫人就是恨了,是这个女人一点点的将她推倒现在这个地步,只要能让大夫人不痛快的地方,她就特别的痛快。

     正好,寸心也不喜欢这个欺负过‘展云翔’的女人,顺带着为自己的‘婆婆’报仇,这几天在展园有事没事的硬格大夫人一下。

     大夫人也看寸心很不顺眼,觉得这个女人自甘下贱的看上了展云翔这个庶子,没有眼光,但是不管是寸心还是张志宇,她都不敢招惹,只能将宁心‘请’来,让她和寸心打对台戏,这是女人间的把戏,作为一个宅斗高手,这样的手段她玩的得心应手。

     果然宁心不复她的所望,见到杨戬他们打招呼也跟着站了起来,对着展云翔娇羞的叫道:“云翔哥哥!”

     张志宇听了之后恶趣味的看了寸心一眼,没有想到啊,这个桐城漂亮女人还挺多的,就是脑子不怎么好使,没看见他好哥们身边已经有女人了吗,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喜欢往他身边凑,难道她们自信能比得过他的这位‘干姐姐’?

     寸心当然看到了张志宇那搞怪的表情,本来对于宁心这种不自量力的女人,寸心是不太理会的,心情好的时候稍稍的逗弄一下,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当空气。

     不过,如果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她的警告,寸心也不会手下留情的,不是玩宅斗吗,姐以前可是混的,什么阵仗没有见过。

     自从经历了嫦娥事件之后,杨戬对于主动接近自己的女人都会自动的选择无视,这能解决不少的麻烦,而且他的确是不太会应付女人,一般寸心在场,这些事情都会交给寸心的。

     所以宁心娇滴滴的叫了‘云翔哥哥!’之后,发现这位展二少完全没有理会她,直径在她的面前走了过去。

     这让宁心非常的气恼,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过她的心理素质还真不错,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转而来到寸心的身边,撒娇道:“寸心姐姐,我听说你们今天出去玩了,去了哪里啊,好玩吗,我也很想去啊,能不能下次去玩的时候带上去啊?”

     宁心今天特地收拾了一下自己,脸上擦了一点胭脂,十五六岁的年纪本来就是女人最美好的时光,她的脸本就白嫩,经过这一小小的点缀,显得更加娇俏可人,撒娇的模样,的确很难让人拒绝。

     寸心笑眯眯的看着她,没有拒绝,也没有反对,她的眼神很温柔,但是不知道什么宁心感到毛毛的,背后一片阴冷。

     品慧早就看这个小丫头片子不顺眼了,刚才只有她一个人,只能忍气吞声的和这丫头一起吃饭,现在自己的儿子和儿媳都来了,她还会怕吗?

     “宁心是吧,我们云翔和寸心还有志宇是骑马出去玩的,你会骑吗?到时候不要冲马上摔下了,摔了胳膊或者腿就不好了。”二夫人笑着讽刺道。

     宁心对于这个展二少的亲娘不是很看得上眼,感觉她很庸俗,一点也比不上大夫人,而且感觉展二少也不是很亲近她,所以并不把这位二夫人放在心上。现在这位二夫人当面这么呛她,这使得宁心非常的气愤,但是她惯会装可怜,等品慧一说完,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雾蒙蒙的了,好像而品慧怎么羞辱她了一样。

     “不会骑马怎么了,好人家教养出来的女孩子又有几个会骑马的,就你这不懂规矩的乱说话。”展祖望最受不了女孩子这种表情,以前大夫人也是用这种欲语还羞泪先流的表情吸引他的,直白一点的说:他就好这一口。见到自己的小老婆又‘欺负’人家小姑娘了,展祖望自然要站出来‘英雄救美’了。

     不过他也含沙射影了寸心的‘教养’问题,寸心说了张家现在就只剩他们姐弟了,父母双亡,所以寸心才会这般的不守规矩,大庭广众之下穿着裤子骑在马上抛头露面。

     “老爷,我可是听说了大城市里面的大小姐都是上洋人的学校,那里教的东西和我们小地方的可不一样,那些上流社会的大少爷们就是欣赏这些留过洋,上过学的大家小姐,有共同话题的,现在谁还稀罕扭小脚的大小姐了。”品慧的性格本就不怎么好,说的好听一点叫口无遮拦,说的难听点就是嚣张跋扈,得理不饶人,所以即使她长的再漂亮,展祖望也喜欢不起来。

     “你……无知蠢妇,懒得跟你计较。”展祖望见品慧这般的不给他面子,越发觉得这个妾上不了台面了。

     大夫人在一旁看好戏,没有上前劝阻,眼里满是讽刺。

     寸心冷眼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觉得品慧这个女人真的不适合做‘小妾’这一个职业啊,一点也不懂得装柔弱,讨好自己的丈夫,相对来说,还是大夫人更加的适合。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被展祖望和品慧将话题带歪了,杨戬和寸心也懒得继续和他们扯皮,随便找了一个理由离开了。

     张志宇没有见到寸心发飙的场面,很是失落,寸心见他这样的表情很是‘温柔的’对他笑了笑,然后,张志宇瞬间清醒了,狗腿的跟在杨戬和寸心的身后。

     宁心开着三人离开,脸上看不出什么,但是藏在袖子里的手紧握着拳,手背的青筋暴起。她真的好不甘心,为什么寸心那个女人什么也没做,就会得到那么多,不管是展二少还是那位张少爷都那般在乎她,这个该死的女人,有机会她一定要她好看。

     突然间想到了今天下午大夫人和她说的那些话,宁心下定决心今晚放手一搏。

     今夜,月朗星稀,一个穿着月牙色衣衫的俏丽身影,悄悄的潜入了展家二少也的院子里,须臾间房间里面出现了暧昧的叫声。

     <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