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走亲戚
    没过十五都是年,躲在家里看看书,写写字,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干,再也没有比这更舒服的日子了。

     丁海峰赶了两套热水器出来,不过没有保护装置,只能先把水烧热,然后人工断电之后再洗。根本就是一个大水桶加一个大号的热得快,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不过赵林还是欢喜的不得了,七手八脚地就腾空了一间屋子做专门的浴室用。煤火烧水太麻烦,还是用电来的方便一些,不过烧水之前还得把家里的保险丝换成铜丝才行,不然烧一次就得断一次。

     这么大功率的热得快还真不能普及,不然家家都用的话,总电路的线非烧着了不可。

     泡在热水桶里,赵林仔细想了一下这半年做过的事情,就像这个大号热的快一样,任何拔苗助长的行为都会带来灾难。超前一步是天才,超前两步是妖孽,而妖孽向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畏首畏尾也不行,只要出门在外的时候别像在家一样孩子气就行了。

     找到赵卫国,让他把热水煤炉快点弄出来,烧煤虽然不环保,但是总比不洗澡要好,能让大家多洗两个热水澡总归是好事。

     走亲戚是个累活儿,没有机械化的交通工具,乡里也没修路,回去一趟好像打仗一样,还好村里为了往外运粉条方便一些,把路上的大坑小坑都填上了,不然还得受更多的罪。

     有了经济驱动才好办事,不然赵林就算自己把钱出了,这路也修不起来。

     赵林借喝酒的功夫把蔬菜大棚也推荐给了沈重,只是这东西也是个技术活儿,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楚的。只能让他先招集人手,南边好像有专门研究这个的研究院,等赵林打听清楚了再让他把人送过去取经。

     做粉条剩下的红薯渣拿来养猪养鸡都是好饲料,村里人这个年过的比往常要肥的多,家家都有肉吃有酒喝,比城里人还逍遥自在。

     到了农村这个广阔天地,老三老四恨不得长出翅膀来,城郊虽然也很宽阔,但是和这里比起来还是要弱上三分。不考虑吃饭、卫生、教育等等问题,小孩子还是应该在农村过的自在些。

     比方说挖冬眠的毒蛇这种活动就很有趣,保证肾上腺素一直往上飙。斗狗、斗鸡、就更让人疯狂,只是血淋淋的有些少儿不宜罢了。

     这边大人吃着饭,老三就和几个表哥表弟装着夹肉的馒头出门打群架去了,就因为之前邻居家的小孩儿抢了他们的炮仗,从来没参与过这项活动的老三表现的很勇猛,新衣服被撕了几个大口子,眼皮子都肿成馒头了。

     估计脑子也被打傻了,拿着抢回来的一把炮仗还向家长请功,屁股马上也被揍得不能要了。

     在家的时候他往外送都不知道送了多少,现在居然为了这几个东西和人打群架,男子气概真是突飞猛进的往上涨。

     人都回来了,可是老四却不见了,赵林问了老三好几遍才让他回想起来把妹妹丢哪了。

     赵青倒是没看打群架,因为走半道被人家一个磨豆腐的石磨给迷住了,哭着喊着要搬回家去,还要把人家拉磨的驴也牵走。

     倒不是花不起这钱,只是买来也搬不动,把驴和人一起累死也走不出这十几里土路去。

     “快点回家吧,回家给你买绢花带好不好?还有新衣服,你三哥穿带补丁的,你天天换新衣服好不好?”赵林耐着性子哄她,没办法,这要让赵红阳知道非得揍她不行,到时候她哭起来就更没完没了了。

     赵青呜呜不停,拉着驴耳朵就是不放手。还是拉磨练出来的性子好,那头驴被赵青小手扯得头都歪一边了都不叫一声。

     赵林看也不是办法,只能和人家商量着把驴放出来让她骑一会儿过瘾,要知道这时候的一包红塔山,可比后来去公园骑马贵多了。

     骑在驴身上,赵青马上就不哭了,连个鞍子都没有,也不知道她高兴个什么劲儿,那神气的样子被其他小朋友看到,肯定友尽。

     在家里当老幺就是好,谁都宠着,犯犟也不用怕挨打。要是赵海这样干,非被揍成猪头不可。

     赵青一直骑回舅舅家,和一群小孩一起玩起来之后,才把石磨和驴和事儿给忘掉。赵林还得牵着驴给人家送回去,一路上发誓以后绝对不要女儿,不然一巴掌都不舍得打,非被他宠坏不可。棍棒底下出孝子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回来的时候带了半只狗、三条蛇、两只下蛋的母鸡还有好几包晒好的菜干,还好赵青一直走到家也没想起来她心爱的石磨和驴,让回来的路上安静不少。

     回家之后,赵林又去了趟老汪家,毕竟现在他是陈南雁的家长,总归是免不了的要去叫声岳父大人。

     老家伙摆足了架子难为赵林,不是亲爹胜似亲爹。

     其实要来拜访赵林的人更多,跟着张全混的人都知道大老板近在眼前,谁不想来凑个热闹,混个眼熟?

     不过赵林让张全把他们都拦了下来,一直等忙完走亲戚的事情才在张全的饭馆把他们接待了一遍。这要是在家里摆大老板架子,非被赵红阳的拐杖敲破了功不可,架子倒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张全全程狗腿地站在赵林身边倒酒,生怕被别人抢了先,得了赵林的恩宠。比他能干的、比他能吃苦的人多的是,万一冒出来一个入得赵林眼的,他的地位就难保了。

     还好最终赵林还是把聚拢人和钱去南面办厂子的事情交给了他,紧张的心情才得以放松下来。

     县城有万般不好,独有一样是京城比不上的,那就是满天的繁星。不用望远镜,肉眼就能分辨出教科书上所有的星座。

     赵红阳坐在轮椅上指着天给一家人讲这些星座,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明天就要回京城了,家的温馨、家的欢乐以后的一年半载就只能在梦里怀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