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一章差距
    梁爽把这几个月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大概就是一行人在某个地方,手工验证美国方面最新传来的关于基因方面的报告。

     然后就是讨论赵林这学期学习的事情。专业课的新课本是没有的,老师的时间也是没有的,所以赵林这学期的任务就是和梁爽一起把课本编写出来,就用他这段时间翻译过来的那些期刊资料。

     “你把这些理出顺序做好目录,剩下的都交给我吧。”赵林现在手里的人手再充足不过,来做这些排版、改错字之类的功夫活再合适没有了,还能借此得来大把空闲时间。

     梁爽迟疑了一下道“这样不好吧,活儿都你干了我会不好意思的。”

     “就咱俩人,不是你干就是我干,谁来不是一样的。”赵林大方道“再说老师们那边这么忙,你平时少不了去帮忙,也没那么多时间。我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来做也是应该的。”

     梁爽感动得快哭了,拉着赵林的手说道“好兄弟,下次再有大活儿,我一定把你拉进来!”

     “你省省吧。要是下学期不来新学生,你再一毕业,系里就剩我一根独苗儿,不拉我当苦力还能找谁?我还不如在图书馆看看文献呢。”赵林巴不得他不帮这个忙。没有大型计算机做辅助,谁做基因方面的活儿谁是傻子,他可不想在一个地方做算术题一做就是小半年。

     梁爽不好意思道“也不全是做苦力,有些资料学校是接触不到的,去开开眼也是好的。”

     赵林可有可无道“到时候再说吧。咱们先喝一个去,这么长时间没出来,估计你也该缺肉了。”

     “是馋了。这趟的报酬还不错,我请你涮羊肉去!”梁爽大方的拍拍口袋道。

     有钱归有钱,免费的大餐该蹭还是要蹭的。赵林把东西还好,利索地跟着他出了校门。

     赵林只想顺当地把大学生活过完拿到毕业证书,至于学术上的成就一直也不是他的目标,人力有时而穷,这些事情还是交给那些有志向的人去干吧。

     涮羊肉的百年老店,不管是刀功还是味道都无可挑剔,关键是价格还不高,两人一人吃了两斤羊肉都没把梁爽吃破产。

     “味道真不错,什么时候有空了再来吃。”赵林满意地摸着鼓成球的肚子说道。

     梁爽也撑得不行,但是理智还在道“一年吃一回解解馋就得,吃多了就不好吃了。”

     穷就是穷,拿味道来说事也是有意思。赵林喝了口汤溜溜缝,然后说道“那我带我媳妇来吃,就不请你了。”

     “别啊,我怎么会不给你面子,你说请我吃几顿吧,不管什么时间我一定赏脸,撑死也无怨。”梁爽的馋虫明显没有被满足,一边在锅里掏肉渣一边说道。

     赵林拍拍肚皮道“行吧,冲你给我出的期末试卷也得请你吃两顿。”

     “一言为定。”梁爽扔下筷子,下顿涮羊肉有了着落,这点肉渣也就不值什么了。

     好厨子真是太多了,真是该多养几个好能经常性的换换口味。皮特的专业是素菜,荤菜虽然做的也不错,但是做工和味道还是和这里的差了点。

     把学校的事情搞定,临天黑的时候终于赶回家里。赵林闻着味儿就进了厨房,小涛正在给她老娘熬药,皮特在旁边跟着忙活,不用想也知道是怀火那老家伙的补药。这么大年纪还天天进补,也不怕哪天流鼻血流死。

     “你怎么有空在这伺侯怀老头了,店里的事都忙活完了?”赵林捂着鼻子问道。

     皮特看到赵林闪躲了一下,发现地上也没地缝可以钻,只能低头小声说道“饭馆的事情黄了,官家不给批营业执照。”

     “学生呢?不会也没招吧?”赵林淡定道。本来就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没成就没成,大不过过两年情况缓和了再说也不迟。但是人手储备问题不提前准备可不行。

     皮特道“学生没敢招,不干活儿还得养着,我怕再浪费你的钱。”

     “你媳妇呢,不会又跑了吧?”赵林不满地刺了他一句道。年前还答应人家一个经理呢,没想到皮特这家伙这么不会办事,没执照就老实地不干,这点胆子也只能当家庭妇男了。

     “她才不会呢,家里准备给她活动个公交车售票员的工作,这儿应该也办的差不多了。”皮特老老实实回答道。

     “哥,我先给我妈送药去。”小涛的药先熬好,懂事地先出了门。

     赵林冲他点点头道“去吧,这边完了去找你。”

     等小涛把药端出门,赵林看了看皮特道“别让她忙活了,我答应的事从来没办不成过。饭店的事不能放下,营业执照我想办法,你们继续把其他事都办好。”

     “能行么?”皮特蹲在灶火边上,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赵林。看来这事对他打击挺大的,在新女朋友面前失了面子,换谁也不好受。

     “少废话。”赵林说完,指了指火上的砂锅问道“这玩意儿能行么,别把老家伙吃死了。”

     这就是差距,看看人家张东城那办事能力才是好员工,哪里像皮特这样,办点什么事还得让老板操心。

     虽然不知道赵林有什么办法,皮特还是兴奋了起来道“能行,怀老现在黑头发都长出来了,那班武警都快把他当活神仙了。”

     人家是警卫班,比武警级别高得多好不好。赵林摇摇头道“让他悠着点儿,是药三分毒,可别孩子没生出来就挂了。”

     “应该不会吧,我看他最近气色比以前好多了。”皮特有点动摇道。他药膳做的也不错,接触的草药方子也不少,是药三分毒的道理还是懂的。

     “赵阿姨最近来过没有,我看还是让老家伙快点生一个算了,一连喝这么多天,我看着就怕。”赵林看看在沸水里翻腾的药渣子,他手里还握着这个方子呢,要是怀火真的老树发芽,这东西还真不能轻易露出去。

     皮特把柴火抽出来,让剩下的炭火慢慢煨着,开口道“没来,我估计是被难为住了,他这个年纪想找个能生的可不容易。”

     “还有畏难的媒婆?”赵林不信道“不都说跑路的腿、媒婆的嘴,他不会红包没包够吧?”